小品剧本
【春色】见
作者:飘飘飘 时间:2022-04-17
浏览:105次  字数:4650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57 篇,  月稿:769 篇

  “蒹葭已不在,白露难成霜。

  你独独不该落在我心上,又距我千丈。”

  小引说这世上爱情是万万碰不得的。

  三月,街边的桃花乌泱泱地开着。

  小引的黑色体型衫有点煞风景。

  “春天这么好,你却不在场。呸,”闺蜜跟她说这句话时,小引说比我还矫情。

  “你看猫都叫了,你还装啥?”

  风在拂柳,肆意地摇。

  “男人就那样,嘴里一套,心里一套。最终目的还不是下了这床奔那张床。”闺蜜有点酸。

  “你们见了,”我不信啥也没发生!

  “爱信不信”小引不想说了。她隐隐的涌上些失落挫败感,自怜句老娘原来这么不堪。

  天秤座原来是固执的,爱一个人也就爱一个人了。

  闺蜜说,这年头谁没有备胎啊!就你傻吧!

  夜。月亮隐了。

  男人开着白色的丰田。小引对车没感觉。她走到车前,看到牌照上的尾数3.

  男人摇开了车窗,“没错,上车吧!”微信里他说见一面吧,她回你认不出我就回。

  车座有点温,男人很细心。也许他也冷。她想。这次见面之前他们冷了很久。

  “上哪?”小引侧过头问。

  “带你溜达。”男人没转过脸瞅,目视前方开车。

  “这是我当年上班的地方”小引在车开到那条岔路口时叫了出来,二十年了,居然以这样的方式看见,像梦似的不真实。她仿佛看到他们当年在这条路上骑着单车约会。可怎么只一拐就不见了彼此的身影。

  “这是哪?”天黑,小引没看出开到哪了。

  “这是我的工厂”男人说。白色瓷砖,院墙很高。

  “租的地方?”她问。

  “买的”男人轻声说。

  “挺大的”小引说。她一点不意外,只不过不知道离得这么近。

  男人车开的很慢,手指纤长。小引撤回了余光。

  “这又是哪?”小引都有点不好意思再问,自己是个路痴。

  “你亲属家啊,你常说的那个。”

  “哦,他家搬这啦”小引接了句,其实是远方亲属。

  “我们不聊天,她知道我不爱她。”男人说。

  “没有共同话么”小引看过他妻子照片,很温婉的样子,有几分像她。

  “她喜欢独处。”男人说。

  “那是你的问题”小引说。女人没有安全感会封闭自己,其实她也是。

  现在形影不离了,她随时监控我。小引愣了一下。

  男人拐出了胡同,上了大道。街面上亮了,灯火通明。

  “你喝什么水?”男人把车停在一家超市转头问。

  小引感觉男人眼睛还是没瞅她。

  “你渴了?我不渴。”

  男人拎着一瓶雪碧一瓶酸梅汁出来,递她酸梅,她接过来放下没喝。

  他拧开咕嘟嘟都喝了。

  “你真渴了。”小引觉得夜晚还很凉,也不热啊!

  男人嗯了声。

  车又往前开,桥南的木门厂,米粮店。

  “这里是老合作社,姥爷在对面开过食杂店呢!”小引有点激动,那时还没认识他呢。

  车路过邮局,她说当年我还在这汇过款呢,怎么不见了。

  男人说“变镇政府了”。我有个同学……小引没说下去,那个男子曾让她失去了方向。仰望有什么好处,还他妈不是空中阁楼。

  醒了才知道,她恨自己醒的晚了。

  车在一个修配厂停了下来,男人挺了挺身子,往后靠了靠。小引问“这是小果的修配点?”

  男人嗯了下。

  男人有一刻没说话,两人沉默了。

  他又把手握到了方向盘,车狠狠地倒退几下,漂移似的转了过来,车开过小桥,到了桥北。

  小引看了看他的侧脸,头发很浓,挡住了额头,她赶紧挪过了视线。用手拽了拽自己帽子外露出的黄头发,连着捋了几遍才把手放下。

  男人把车停在来时的路口。有雨打在了挡风玻璃上。

  “下雨了”小引瞅着窗外嚷了一声。

  没大雨。男人安慰说。

  男人的电话骤然响了。他说老婆来电话是要视频的。小引急忙推开车门,一闪走出多远。她能听到心的咚咚声。

  回头。车灯闪了一下,几分钟后,他发来一句“你到家了吗,跑的真快!”

  后来微信里男人说,那晚他有过冲动,但他克制住了。

  还说你和别人不一样,不能说放弃就放弃的。

  小引只在心里说,我只要这一句。

  小引摁了删除键。

  雨还在下。树下的梨花落了。

  小引念了声“你春风摇曳,我一身白雪”。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审核人:站长】

《【春色】见》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男人 老婆
评论(105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18:14
    美文苑
    小说的情节安排,行文铺排以及立意都精巧独到。男女主角的过往故事都隐去没有讲,选择了多年后一次见面来重点描写。两人的所有行为都在文章最后一句话里:“你春风摇曳,我一身雪白。”女主苦苦恋着一个不该恋的人,也知道选择离开,明智却有点凄苦,就像春雨打落的梨花,美丽的凋零而去。意境挺好。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