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一厂之长
作者:春之犁 时间:2022-04-17
浏览:107次  字数:2265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4054 篇,  月稿:849 篇

  所有的蝉声似乎都汇集在他上班的路上,烦躁而又单调地不停叫唤,好像有心向他抗议。

  他索性摘掉草帽猛搧一阵,尽力舒展眉间的小“川”,胸中不断上升的肝火怎么也不能平复下去。

  ……会议室的噪音不亚于聒耳的蝉鸣。好不容易,他把拳头在桌子上一擂,用了一个“行”字结束了争论,可不少人面面相觑……主观臆断,家长作风!难道顺着你们才行!一家之主,一庙一神,我才是一厂之长。

  如同骤雨转为冰雹,厂长满腔的不快在回家开锁的时候又为新的烦恼所代替。钥匙?拍遍周身上下,终究没有听到那希望的声响,他尽力搜寻记忆里有关钥匙的踪迹。

  家门至巷口三十步,巷口至家门三十步,烟蒂丟了好几个。突然,他想起了小儿子,肯定是他!“小家伙”早就看上了钥匙圈上的冰花小刀。

  儿子终于和妈妈一起回家了。

  “把我的钥匙拿来!”

  快活地奔跑过来的孩子骤然停下脚步,张着疑问和胆怯的眼睛。

  “装什么蒜!数!”

  “我没拿。”

  叭叭!

  哇哇!

  “你不能好好问吗?上次……”

  “不要多嘴。都是你惯的,准是他拿的!”草帽被摔得老远。

  “啪”,老婆拉起哭叫的儿子,将他拒之门外。

  有人路过,他才停止了擂鼓似的敲门,拾起草帽怏怏地返身回厂。

  南风卷着蝉鸣抛起一阵阵热浪。商业广告上的长发女郎在莫名其妙地傻笑。走进厂门,他头也不抬往办公室走去。登一级楼梯,怄三阵气。进了办公室,楼前高树上的蝉声更加逼近。七十五公斤的身躯往下一坐,压得藤椅连连叫苦。

  饥饿、闷热、蝉鸣……香烟也变得苦涩起来,他扶着桌沿起身泡茶。

  就在这时,他灰暗的眼睛蓦地像充足了电。钥匙!为之怄气的钥匙,竟然挂在抽屉锁上,冰花小刀知错似地躲在一把钥匙的后面,正闪耀着调皮的光环。

  袅袅而升的烟雾似乎成了一连串的问号。

  他忽然又想起了上午的会议。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审核人:站长】

《一厂之长》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光环 厂长
评论(107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18:20
    美文苑
    由一件小事的不当处理,折射出全厂大事的决策的问题。一厂之长,以小见大。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