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冬至】饺子
作者:闲品秦筝 时间:2022-04-17
浏览:103次  字数:6383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961 篇,  月稿:837 篇

  临近冬至了,整个向阳村冷清依旧。

  尹五爷的家里热气腾腾,小儿子在前厅里洗脸,这个孩子洗脸的样子活像个河里的鸭子,把脸猛的扎进装满温水的大铜盆,浸一下子,从两个鼻孔里喷出二股气布鲁布鲁的冒出二串水泡,再猛把头从水盆里抬出,猛的一抖头上脸上的水,连毛巾都不用,就摔门仰天大笑着跑出去。

  身后的五奶正在炒花生,前一刻还在赞新花生香,冷不防身后一阵水花布鲁,溅了半屋地水,忙抄起鸡毛掸子追了过去“洗脸还得扎猛子,弄得到处精湿的!”那淘气的孩子早已跑到门口,一手扒着门伸着舌头做了个难看至极的鬼脸。

  天下父母爱小儿,孩子不像个人样,但对此五爷却是十分欣赏,坐在正中的椅子上美滋滋的喷了一口烟。

  五奶奶一边收拾着盆子和地上的水渍一面商量冬至那天祭祖要准备什么,中午吃什么,抱怨着没个闺女消寒图还得她弄,等到了那天还是挂铜钱格吧,不要挂梅花图……

  五爷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大门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来的是张三,一进门就压低声叫五爷出来,两人到了后院,才满脸难色的说出原由,“五爷啊,您可得出手啊,这大马猴又闹起来了。”

  “五爷,不得了哇,这村里家家准备祭祖的饺子都丢了,明明冻得好好的放在厨房窗子前,天一亮一个都没了。”

  “这马猴邪性了,都敢上屋里来了,抢孩子手里的吃食,我媳妇包了半帘饺子,一错眼一只毛手就抓走了一半。”

  “哎呀,行了,”五爷不耐烦的打断张三,“那不过是个山精野兽,你不惹他他不害你。天太冷了下来找点吃食,有什么大不了的。”

  “五爷啊,你可能不知道啊,这山精野兽没王法了,五里外前道辙村一户人家半个月被他们害了净光,这东西你不治它,他就成精治人了。”

  “嗯,”五爷喷了口烟,“我跟你过去看看。”

  五爷认同张三说的这一切,向阳村太穷了,家家户户不到年节吃不上一顿饺子,但这山精进村抢吃的,这事怎么说都有点不合常理。五爷问张三,“田里淀里没吃食了,山上山货野果也都没了?”

  那人说,“山上的山货野果说实话,就是怎么采都采不没,但这一两年您是没上山,天太旱了,山货没多少啊。”

  说话间五爷到了那人家门前,房顶和墙头的积雪上,有些个小脚印,像小孩子的脚印,明晃晃的映着日头渗人。

  五爷四外望了望,见背阴里几户人家的房顶积雪上也有同样的小脚印,心里就有了盘算,对张三说,“这不是个成年的马猴,没什么真道行,小猴跟孩子一样,就是淘气,你下几个饺子,馅儿里藏上辣椒,把皮用凉水冲一下,整这小崽子一下他就不敢来了。”

  五爷临走掐着指头算了算,今天晚上,八点之前把吃食备好,一碗饺子,门口撒上五颗黄豆,五颗红豆,五粒小米,五颗荞麦,五颗辣椒籽,明天以后它就不来捣乱了。

  那人唯唯喏喏的点头记下了。

  回了家儿子还是疯得没影,五奶奶还絮絮叨叨的忙和着,瞟他一眼“那山精野怪也是性命,你别做得太绝了。早知道就不该让你上关东学道,一个猎户又学了道真不是好事。”

  五爷爷叹了一口气,你这老娘们,我不闯关东,能有活路吗,我不当猎户,能有活路吗?学道那是机缘,别人想学还学不上呢!

  这一夜,张三按五爷的吩咐默默准备着,夜深后的向阳村格外平静,家家户户在为冬至饺子做着准备,馅子咣咣得剁到半夜,五爷心里想,这家家户户都有啥,一棵白菜也值得这么剁?家家户户依然在认真的剁着白菜和木头案子,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在明天一早,有干干净净的饺子供祖宗。

  但是五爷这一晚睡得很不安稳,九点过后一熄灯,耳朵边就有哭声,再掌灯一看,老婆儿子都睡得安安稳稳的。心里别扭但还是熄了灯。

  灯一灭,耳边仍是哭声。就在这哭哭啼啼中五爷睡着了,梦里的哭声越来越近,五爷看到一个瘦弱的女人,肩上流着血,怀里抱着一个死去的孩子。五爷走近两步想看得真切,这一对母子突然变成了一对面目狰狞的马猴,母马猴面色青红相间一双眼睛里喷着怒火,小马猴嗞着牙伸着舌头,四肢软软的垂着,早就死透了。

  母马猴突然口吐人言,“天寒地冻,我身重伤,我儿纯孝,盗粮饲母,汝加害之,血债血偿,我心之痛,汝心同伤。”说罢天摇地动,自家的房梁从中崩裂向自己砸了过来。

  五爷猛然惊醒,此时天已将亮。

  但这个冬至的向阳村,注定有些不一样,每家每户正准备煮饺子时,五奶奶突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那个每天像鸭子戏水一样洗脸的孩子,这个早晨,把头扎进水盆里却再也没有抬起来,一个天天淘气上房揭瓦的孩子,就这样,安安静静一声不吭的淹死在洗脸盆里了。

  五爷的脸阴沉的像块生铁,他一脚踹开门,向张三家走去,踹开张三家的门,从人群中一把揪住他的领子问,你昨天是按我说的办的吗?是在饺子馅里加了点辣椒吗?

  张三支支吾吾的说,“是是是,包了饺子,下了饺子,饺子里我没放辣椒,我放了点耗子药……”

  五爷一巴掌煽在他脸上,抡起拳头来在他身上一通猛砸,如果不是边上有人拉架,我想那天五爷能活活把张三打死。

  从那天以后,五奶奶像是变了个人,再也不忙忙叨叨,絮絮叨叨了,只是每年入冬了还会操持家里的冬衣吃食。每到冬至,会念叨“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饺子煮好后,她会盛上满满一碗,放在院门儿口。五爷也会拿一个碗,盛一碗,默默地放在那碗饺子的旁边。

  两碗饺子并着排飘着软软的香气,在晦暗晨光里好像两道招魂的灵幡。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审核人:站长】

《【冬至】饺子》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冬至 饺子
评论(103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18:23
    美文苑
    冬至的饺子,一代代传;马猴的故事,传出了神话。看似因果报应的背后,其实是呼唤善良、大爱和一切人间美德的精神和文化。生动的故事,娓娓道来。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