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请你喝料酒
作者:润溪 时间:2022-04-17
浏览:101次  字数:13069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57 篇,  月稿:773 篇

  时间:2020年春节前

  地点:武郎苟幸福的小院

  人物:

  黄小四:一个二十六七的末婚男,性格内项,胆小害羞,心细温柔,做事认真,痴迷于喜欢的人无发自拨。一身白西服白皮鞋,里面的厚毛衣把西服撑的格外精神。西服里暗藏一朵玫瑰花,一不小心,小刺就把心窝扎。小眼,长鼻子,白脸,一副耐看精干样。

  武郎苟:性格开郎,正直友善。浓眉大眼,大鼻子大嘴,大肚子。穿普通黑袄,牛仔裤,蓝鞋,一副发福样子。

  姜翠花:性格开朗,贤良能干,生气时脾气大,心底善良。柳眉亮眼,圆红脸蛋酒窝两个,鼻子嘴巴不大不小。

  身穿红小袄,蓝裤子粉鞋,一个美丽的家庭主妇样。

  姜翠莲:大美人一个。

  布景:

  台子中间一台旧茶机,茶机上一副旧茶具,右侧一副新沙发套装组合,左则墙上挂个大电视,电视桌两侧放两盆绿藤,长的很旺盛。从门外看进去整个家中无论新旧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台子前面是一个开阔的城镇院子模样,院子无围墙,院子外可以看到幸福的小家,家里可以看到外面的好风景,院子里左侧有两盆仙人掌,右侧有一颗过冬的小桃树。

  画外音:

  1自从上次在郎苟家看见了翠莲,她就像是仙女下了凡,真好看,我心里偷偷的把她恋,这几天她的影子在我眼前不断的闪现,我丢了魂的想把她见。我在她姐翠花家门口徘徊了好几天,为翠莲藏在我西服里的红玫瑰都捂焉了七八朵,还是没见到她来她姐家。今天我把这第九朵红玫瑰又藏在我白西服里的心窝处,去他姐夫家徘徊,希望她今天来她姐家,我为她送上我这朵玫瑰花,我这辈子就知足啦。走,出发!(黄小四画外音)

  2..春节提前放了假,假日过的真舒坦,我和翠莲感情好,就差生个小宝宝,这事还要早点干。最近黄小四真讨厌,有事没事就来我家们口转,我的幸福日子被他扰个乱。看!他又来我家门前徘徊了,唉!这可怎么办!(武郎苟画外音)

  黄小四:(又漫步在武郎苟幸福的家门口,来回的徘徊,焦急的心似呼在寻找惊喜,心里砰砰的跳着)

  武郎苟:别老在门外看!你嫂子在家里面,要看进来看!别在门口丢人又现眼!(郎苟站在家门口生气的喊)

  黄小四:我,我没看我没看,我就是路过你家院门前,只是头轻轻的转了一转,什么也没看见。(小四心慌强笑着说)

  武郎苟:没看你娘的蛋,你一天来我家门口看了三四遍,还说路过我家院门前。我看你是把魂丢到我的家里面,我今天把魂还给你。(郎苟生气的说)

  黄小四:我真,真没看。(害怕又没底气的说)

  武郎苟:来!来!来!进来看。(武郎苟很生气的硬是把黄小四拉扯到他家,看样子费了很大力气)

  黄小四:你怎么这个样子呢!学霸王呢。(黄小四为难惊慌的说。心窝被西服里的玫瑰刺扎了一下,轻轻的摸了一下心窝)

  武郎苟:你一天三头来我家门口看,看的我心里发毛乱,尤其你盯着翠花看,把我都快看完蛋!(很气愤又留有余地的说)

  黄小四:我没看!(死不承认的说)

  武郎苟:都这么大人了,要来就进门,要看就正大光明的看。就像以前一样,你来就来,看就看。现在偷偷摸摸哥不习惯!(很气愤又劝解的说)

  黄小四:我没看。(死不承认语气加重勃子拧了一圈的说,玫瑰又扎了他的心窝,他又摸了摸胸口)

  姜翠花:你看了,看就看,老不正经的看,看的人家不自然。(翠花从里屋羞嗒嗒的慢走出来娇声娇气的说)

  武郎苟: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翠花你去弄点酒炒两个菜,我和小四兄弟好长时间都没喝了。最近他好像有啥心事,喝点酒陪他说说心里话。他一个老光棍,一天也莫有个说话的人,我怕他心里憋的慌,做出啥出格的事来,听听他的心声做做思想工作。(情绪缓和了一点的说)

  姜翠花:炒个屁,你还把他当兄弟!(哭嗓着说)

  武郎苟:快去炒,他又没把你看少。(带点和气大声的说)

  姜翠花:炒!炒!炒!看少了谁来给你炒。(很不情愿瞪大眼睛咬着牙齿的去炒菜了)

  武郎苟:小四,你看咱哥俩关系都好了这么多年,咱俩又都是厂里最好的钳工,咱哥俩的关系可以用牢靠加亲近连在一起。你说你最近怎么了,老是跑到哥门口来东张西望的看几眼,还好像有意的在找翠花。我们让你进来你又不说话就走了,弄的我们都不知道那里得罪你了。你那样鬼鬼祟祟的看,看的人心毛乱,街坊邻居看见了会怎么想。你到底有什么想法,有什么难处给哥说说,别这么不说话。(劝说的口气,倒了一杯茶)

  小四:莫想法。(死不承认的样子)

  郎苟:莫想法你天天跑我家门前看,鬼都能看出你是有事的。(劝说的口气,又添了点茶)

  小四:我有啥心事,你说我有啥心事!(生气倔强的说,玫瑰又扎了一下他,他又摸了摸胸口)

  郎苟:哥不说,哥不好说。你老到我家门口看就是有事,有想法。(劝说的口气又添了点茶,茶满杯流)

  小四:你还把我管住了,我从你家门口过犯法吗?犯法吗?我九十度转头看见了翠花犯法吗!啊!犯法吗!(理直气壮大声的说,又做了个老动作)

  郎苟:不犯法,不犯法,你别误解哥!你也别老摸着胸口跟哥说话,哥相信你纯洁的心灵。(和气带解释的说,想添茶,茶满的都掉落到了地上)

  小四:你像审犯人一样审兄弟,你把兄弟当啥人了。(很气愤的说,又是老动作)

  郎苟:当然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很自信的说)

  翠花:好啦!(两瓶酒咣咣的的堆在两人面前的茶桌上,一盘花生米堆在桌中间,几颗都被振到桌上打着转转,翠花很生气)

  郎苟:怎么不拿筷子呢。(问翠花)

  翠花:王八瞧花生,拿筷子能挟得住吗?用爪子吃!(很生气的说,翠花坐在了客厅的一角,情绪很不好)

  郎苟:来咱喝酒。(两人拿起酒瓶干起酒来,一口气半瓶酒已下肚)

  小四:咦!你给我喝的啥是酒,咸咸的,味怪怪的,还有调料味,是啥酒。(一脸疑惑的说,又摸了摸心窝)

  翠花:吼啥呢吼叫,那是给你治骚气的酒。(生气的说)

  小四:我那有骚气,你说,你说。(闻了闻自己身上一脸疑惑的说)

  翠花:你个王八蛋,最近闲的没事干,老是朝着我家看,看见老娘就放电,骚里骚气真讨厌,问你看啥不作声,装做闷驴想着腥,你倒看个驴毛蛋。今天老娘治你病,拿瓶料酒去你腥,淹你这个骚包蛋,让你偷把老娘看!老娘生是郎苟的人,死是郎苟的魂,你就少骚蛋,放电我就断你的电,不信你就试试看!(生气的说)

  小四:既然你把我当骚包看,又把我当咸鱼俺,我的冤屈说不完。就算现在我被你淹成了咸鱼,可我还是有梦想的!我是有梦想的咸鱼。(从沙发上站起来委屈的说,又摸了摸心窝。)

  翠花:你还咸鱼呢,你就是个烂咸菜。你倒底有啥企图,老往我家门口溜。(气的说)

  小四:我,我,我喜欢…(说着说着没气了,又摸了摸心窝。)

  翠花:你喜欢啥。(惊讶生气的说)

  小四:我,我,我,我喜欢你…(话没说完又没气了,没底气,又摸了摸胸口,西服里的玫瑰花不见了,他的心更慌了。)

  郎苟:喜欢你妈的头,你可是要了老子的命,你敢喜欢我家翠花,我马上让你断子绝孙,胆子真大,把玫瑰花都带来了,可怕可怕真可怕,在我家里给我戴绿帽子,还雄纠纠气昂昂的。(一手拾起掉在地上焉不邋遢的玫瑰花,一手握住拳头准备打小四的脸)

  小四:我喜欢翠花漂亮…的…妹妹…翠莲。(急忙慌张的说,不由自主的又摸了摸空荡荡的心窝)

  郎苟:你说啥。(眼看打快打到小四脸上的拳收住了。)

  小四:我喜欢上了翠花的妹妹翠莲了。(很害羞的摸了摸心窝)

  郎苟:哎!…哎!…哎!…你他妈的,差点把我气死了,哎!…给你这烂玫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把玫瑰花塞到小四手中,气呼呼的。)

  小四:郎苟哥,你冤枉我了。(惊慌的说)

  翠花:你喜欢翠莲为啥不直说,倒好像喜欢上了我,天天我家门口转,还放了几道可怕的电。我是有夫之妇不怕你放电,若叫路人看见怎么办,你给我们丢尽了脸。(生气而又直白的说)

  小四:爱让我怎么才能说出口,自从那天在你家看见了翠莲,我就想多看她几眼。只要能看到她,我做你家看门狗都愿意!(右手摸着心窝祈求的说)

  翠花:就你这点出息,还给我说你是一个有梦想的咸鱼,你说我家翠莲会喜欢一个看门狗吗?真是做梦!(讽刺的说)

  小四:会的,我会忠实的守候着翠莲,就算她看不上我嫁给了别人,我还为她守候,我觉得这是值得的,有意义的。(左手摸着心窝很自信的说)

  郎苟:傻了,瓜了,小四你傻瓜了。(担忧的说)

  小四:傻怎么了,瓜又怎么了,谁人没有几回痴,痴人那能被猪懂。我就是喜欢翠莲,看一眼喜欢一次,看不够也喜欢不够,我也知道自己半近八两,不配翠莲,但我就喜欢她。喜欢她我不能自拨,我把魂都丢给了她!没办法,为了看到她,我就常常来到你家门口走,我就想看她一眼,把我这朵红玫瑰送给她,我就很幸福了!我看一天,看一天,看一天……到现在也没看见她,想起她我心里就热呼呼的,啥也不想了,没想到我竟然在你家门口徘徊了这么多天!我不是来给你们放电的,你们不懂得我这颗潮湿而又渴望见到翠莲的心,它狂热的让我止不住的徘徊在你家门前。(左手摸着心窝呜呜咽咽,泪流满面)

  翠花:呜呜,好感动呢。(泪流两行)

  郎苟:喜欢翠莲你就直说嘛,弄得我们都误解了你,你早说嘛。(诚肯的说)

  小四:爱让我怎么才能说出口,翠莲是那么的美,弯弯眉,樱桃口,纤纤手,又是那么地大方,那么地懂事,那么地明理,那么的善解人意,那么的温柔,温暖的照亮了我的心。上次在你家第一次见,她热情的招呼就让我沦陷。我对她痴痴一笑,她就半掩着脸不见了。我就知道事情不妙,连她的拒绝都充满味道。爱让我怎么才能说出口,她掩着脸早己消消溜走,留下我在相思的坟头,无尽的想念,永远的守候。

  郎苟:你怎么这么说话呢,坟头坟头的,爱情怎么能和坟头连在一起,二不二。(气的直说)

  小四:你不懂,你不懂我这颗失落的心!(伸一下手又摸着心窝失落的说)

  翠花:瞧你那怂样,尽说丧气话,爱情还没开始,你就将它埋藏,让人无比的忧伤和想不通。(生气的说)

  郎苟:嗯,就是要鼓起勇气呢。我追你嫂子,刚开始和你一样泄气。我真喜欢她,后来我硬是鼓起了勇气,千军万马都没挡住我追她的脚步,我们就成啦。(得意的说)

  翠花:只要你是一条心一根筋的爱我妹,我这个当姐的也不挡,这么多年对你人品还放心。就怕你是瓷瓜蛋,没碰爱情你先烂。(晦气的说)

  小四:那我还能见到翠莲吗?(祈求的说)

  郎苟:你个瓷瓜蛋,爱情不是看一看,见一见,要谈,谈一谈,恋一恋。苟哥为你牵红线。眼看马上就要过大年,你先花上几个钱,把你美容一翻。过年你扛猪,我扛羊,咱俩一起去见丈母娘。(得意的说)

  小四:能行吗。(不自信的说)

  翠花:我看行,你俩拜年也有伴,正好凑齐一桌饭,我想翠莲也喜欢。

  郎苟:瓜怂,来干!干了你那半瓶料酒,调和调和你这瓷怂。(高兴的说)

  小四:干!一口干,咱俩争取干成一挑担,我扛猪你扛羊,过年一起去见丈母娘!(高兴的说)

  翠花:嘻嘻嘻,这才像男人,雄纠纠气昂昂,这样才能见到丈母娘!别忘了带上你这朵在心窝子里捂的焉不邋遢的玫瑰花,拿出你的真城,吐出你的才华,献上你的痴情,这事就好成。

  修改于2020,01.03日凌晨

【审核人:站长】

《请你喝料酒》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101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20:28
    美文苑
    一个毛头小伙,爱上了一位美丽的姑娘,可就是怕拒绝不敢表白,于是天天往往姑娘的姐夫家门口跑,天天等着姑娘的出现。可是,这天长日久的就引起了误会,人家以为他喜欢上了姐姐,这故事呀就从误会中开始了。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