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春色】露浓花瘦
作者:粒儿 时间:2022-04-17
浏览:100次  字数:14399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66 篇,  月稿:766 篇

  向阳巷的盛夏中午是懒散而安静的,懒散到满地阳光都不想挪动,安静到绣花针落地可听见其声音。住向阳巷巷子尽头的苏寒影家中,此刻,她丈夫宋清达和邻居田红像两条剥了皮的蛇,相互缠绕、颤动在大红的床单上。

  突然,苏寒影如片飘落卧室门口的叶子,说了句,外面站满了人!

  惊得宋清达撑起身子,脱口而出,你没有上班?

  苏寒影已不见人影。

  待到宋清达与田红衣衫完整地走到门外,苏寒影是置身于一圈人中间,其中包括田红那个手持铁棍的老公石林。不知道苏寒影对他们说了什么,反正那些人转过头冲宋清达笑笑,散开了,只有石林没有笑,不过也没说什么,双手将铁棍横在屁股后面,歪个脑袋像条牛样往他上班的砖厂冲去。

  自家门口什么时候站满了人?正在上班的苏寒影为什么会突然回家?苏寒影对那些人说了什么?苏寒影怎么没生气,怎么没和向阳巷其他女人那样又哭又闹?还有石林手中的铁棍?宋清达的脑海里漂满了无数个问号。

  不过,宋清达是不敢问苏寒影的,他在小心翼翼地等苏寒影来找他闹,他也做好了应对她闹的准备,到时就说是田红在王姨家麻将馆桌上经常诱惑他,一来二去实在没忍住才犯下了错误。然后,信誓旦旦,不再成天耗到王姨家麻将馆混日子了,从明天起去跟苏寒影一起去她哥哥苏康的德康电器城上班,不管苏康安排什么工作,哪怕做搬运工,他也会认真干,关键时刻,他还得给自己来两个耳光……

  不过,宋清达的这点心思,全掐死在苏寒影那句“我把向阳巷口的家庭小厨盘下来了,你当厨师,我买菜、招呼客人”里。

  对于宋清达的厨艺,向阳巷人是这么说的,宋清达用三盘鱼香肉丝娶了德康电器城老板家宝贝妹妹。

  宋清达听到厨师二字,换在往日,他定会跳起来嚷,想我宋清达当厨师赚钱,除非我死。这回,宋清达的双唇蠕动了几下,可触及到苏寒影冷冰冰的脸色,只好以吞咽动作作罢。宋清达又试图去捕捉苏寒影的眸光,想从她那双瞳剪水里读到点信息后,再顺着那点信息充分发挥他如簧巧舌,他就不信苏寒影会对这事无动于衷。可此刻的苏寒影是双眸低垂,长睫如帘盖住了她眸子里的所有内容。

  宋清达像根大热天从地里拔出来的草,蔫在沙发上,定定地望着一言不发的苏寒影,突然感觉眼前的苏寒影好陌生,那个几分单纯、几分俏皮袜刬金钗溜的女子似乎不见了,他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又松开,在沙发上狠狠地拍了下,最终拿起了家庭小厨的炒菜勺子。

  还真别说,曾门可罗雀的家庭小厨,从宋清达与苏寒影接手后是人来人往,客聚如潮。忙得宋清达每天满眼里只有煎炸炒煮和猪牛羊肉,每天晚上收工回家后,整个人像散了架的椅子瘫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有时,宋清达也会丢下勺子,骂句管他妈的餐馆不餐馆,关老子鸟事,老子跑了算了。可瞧瞧同样忙得团团转的苏寒影,再看看存折上日益上涨的数字,尤其是第二年秋天的傍晚听到王姨家老公与田红被石林砍死的消息,吓得他一个趔趄,慌忙抓起勺子将铁锅里的菜翻得惊天动地。

  时间在宋清达的锅碗碰撞声和食客的喧哗声滑过他儿子宋楠的初中、高中,再滑向了宋楠的中南大学录取通知书。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宋清达扔下正炒菜的勺子,举起通知书冲出餐馆,跑进向阳巷子里大喊“快来看,我儿子的大学通知书,看,重本,重本呢!”

  也难怪宋清达激动,两公里长的向阳巷从头掐到尾,也掐不出一个大学生,就连像模像样的专科生都少之又少。

  宋楠大学第二年的初夏傍晚,苏寒影早早地叫宋清达关了家庭小厨的门,说有事回家与他说。

  一进家门,宋清达将自己扔在沙发,准备先来个大梦西游,苏寒影却推推他,将一本酱红色房产证丢在宋清达身上说,桂花园小区的房产证办下来了。

  本来如一团棉花样的宋清达霍然而起,先是举着房产证大笑说,哈哈,我宋清达也买得起小区房了。而后,又将房产证小心翼翼地贴在胸前摩挲,犹如摩挲一件稀世珍品,好几分钟后,才将房产证放到茶几上,往沙发后背一靠,长长地舒了口气说,咳,还以为咱一辈就要窝在朝闻鸡鸣,暮听犬吠的向阳巷呢。哈哈,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影子,你是我宋家的福星,福星,大福星。

  宋清达说完,不由自主地去亲苏寒影,苏寒影头一偏,起身走向客厅上端存放酒具的地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寒影养成了每晚喝一杯红酒的习惯。

  苏寒影手持红酒杯,在宋清达对面单人沙发上坐下,酒杯在她手中缓缓地转动,嫣红的液体随着她的动作在玻璃杯壁上铺开,犹给杯壁挂上一层纱幔,隔着纱幔,看宋清达的脸孔是模糊的,唯有模糊了,她苏寒影才能平心静气地说话,亦如在微醺状态下,才允许宋清达碰她一样,这些恐怕是宋清达一辈子也不会知道的事吧,苏寒影在心里想。

  宋清达的身子再度倾向苏寒影,深情款款地说,影子,儿子上大学,小区买房子,是我宋清达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你帮我实现了。谢谢你!

  苏寒影抿了小口红酒,淡淡回应,我只是尽了我应尽的本分。

  当然,苏寒影也明白宋清达的这声谢谢是发自内心的,那个曾眼高手低成天泡麻将馆的宋清达,已在家庭小厨的烟蒸火烤中彻底地消失了。

  宋清达又起身移步向苏寒影的沙发,顺势坐在沙发扶手上,伸手去揽苏寒影,就像以前,或者是他们恋爱时那样,将小巧的苏寒影揽在他的臂弯下。这时,他才发现他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地亲昵相拥了。

  苏寒影的身子一僵,搁下手中的红酒杯,甩了甩散落在肩膀上的头发,避开宋清达的手臂,轻声说,你坐到傍边沙发上去吧,我有话要说。

  不知道是苏寒影甩头发时,几绺发丝划过宋清达手臂缘故,还是房产证的刺激,更或者是他们已很多年没有亲昵地坐在一起说话了,反正宋清达有份想将苏寒影揽入怀中的欲望,他嬉笑说,搂着你更好说话。

  宋清达边说边又伸出手臂,苏寒影再次偏开说,坐到对面去,我有话要说。

  如果宋清达没有记错的话,苏寒影的语气和五年前说盘下家庭小厨一样,拒人千里而又不容人反驳。

  宋清达讪讪地走到傍边沙发坐下,带着几分玩笑说,苏女神,有什么话请讲吧。

  苏寒影像没听见宋清达说话,目光落在红酒杯上,曾如纱幔挂满杯壁的红酒,因为静止,又缓缓地顺着杯壁滑向杯底,回归到最初状态。

  真的能回归到最初吗?苏寒影在心里问自己,旋即摇摇头,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后,迎着宋清达的目光说,家庭小厨是转出去,还是你一个人做,你自己决定,我从明天起不再去了。

  宋清达先是一愣,接着一笑说,就这点事啊,还搞得这么严肃。咳,楠楠去年上学时就说了请个人替换你,你啊,总是不吭声。好了,你现在既然想通了,那请人的事我来安排。影子,以后不管是店子里还是家里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安排,你呢只负责享受,做个快乐、幸福的小女人。

  好熟悉的话语,尤其是最一句,当年宋清达站在她家院子里的桂花树下也说过,正是这句话,她才毫不犹豫地嫁给几乎一无所谓的他。想到此处,刚饮下去的红酒让不胜酒力的她生出一份恍惚与丝丝缕缕情愫,她忙竭力控制住自己,冷冷地说,谢谢!我会搬回我娘家住。

  什么?你搬回娘家住?宋清达瞪大眼睛问。

  苏寒影点点头,还有,我们之间以后是分居还是离婚,随你选择。至于楠楠,他已成年,跟谁生活由他自己决定。

  宋清达一听,似锤子敲在头顶上,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急切地问,你说什么?分居?离婚?为什么?

  分居或离婚这句话倘若放在五年前的那天说出来,他宋清达一点也不会惊讶,更不会放半句屁。而今一切是风过了,雨过了,按宋清达的想法是个天清气朗的大好时节,是个该谈谈夫妻携手去哪消遣的好时光,好端端的苏寒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宋清达抓住苏寒影的手臂,小心翼翼地问,影子,你今天是不是受气了?是来吃饭的客人吗?告诉我是谁,敢惹我老婆生气,我捏死他。

  苏寒影甩开宋清达的手,摇摇头,垂下眼帘,留给宋清达一个静寂而长长的沉默。这静寂与沉默默一如五年前的那个盛夏。

  宋清达先是手足无措地望了苏寒影好几分钟,接着一拳砸在茶几上,有点脑羞成怒的问,苏寒影,你还在介意五年前的事对不对?

  苏寒影的脸顿时煞白如纸,心像有什么东西拽着在急速地往下坠落,谁说过她不介意呢?那天正在仓库里核对进货单的她,接到隔壁珍婶的电话,一句“影啊,你快回来,晚一步会出人命的”话,让她羞辱难当,让她天塌地陷,让她甚至有和宋清达一了百了的想法。

  后来,她之所以能对正在翻云覆雨的宋清达说“外面站满了人”,能镇定自若地对围在屋外看热闹的邻居说,我家清达要盘下家庭小厨,正在屋里请教田红怎么经营才有钱赚,毕竟做餐饮我是外行,比不得人家田红,她可是五星级酒店的主管,这一切全在于当时护送她回向阳巷的苏康那番话。

  苏康当时对拳头攥得死死的苏寒影说,楠楠正在上初三,是关键时刻,你要不想楠楠成为第二个宋清达,不想楠楠像向阳巷的人那样活着的话,这件事你必须给我忍着!

  人常说孩子是女人的软肋,一点也没有错,苏康的几句话,让苏寒影嘴唇咬出了血,她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她的心是灼痛的,她只能无助地望着她的哥哥苏康,一个把苏家电器小超市做到如今鼎鼎有名的德康电器连锁店的老板。

  坏事在一定条件下也会变为好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借此事或不定他宋清达来个洗心革面呢,对一个眼高手低又认为自己怀才不遇的人来说,面子是他的软肋,你拿捏住了,正好发挥他的厨艺,你不是一直很希望他开个餐馆吗,哥来成全你。他要混出个样子来,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宋楠。你要是吵闹,男人嘛,大不了离婚,依宋清达的性格,宋楠是绝对不会给你的,那你要做好你将失去什么的准备。再说宋清达本质并不坏,哥和他从读高中就在一起玩,我比你更了解他。商人就是商人,苏康三五句话便把事情的利弊像个外科医生一样剖析得清清楚楚。

  苏康剖析得没有错。此时宋清达心里想的是,这几年自己做小伏低,不说厨房活累死累活,就连与苏寒影的夫妻生活上,全看她脸色行事,一月半年的一回,若碰上苏寒影冷个脸,他哪怕是火烧火燎也只能硬生生按灭,他有时难免自嘲活成了庙里的和尚,那又能怨谁呢,人家苏寒影当时没吵没闹,更没在向阳巷人面前扒下他面子,这辈子他就该对人家感恩戴德,就该俯首听命。

  尽管如此,苏寒影心里的坎还是过不去,她让自己一刻不闲地忙碌,每晚用酒精麻痹自己,也试图让自己去原谅或者理解宋清达,如苏康说的作为妻子她又未必十全十美,在宋清达嫌这事不适合他,那事干着累时,她也从没有认真地与交流过,一副总是随他去的心态面对,哪怕是在不希望宋楠活成翻版宋清达的事上,她也没有真正付诸过行动,哪怕晚上躺在床上涌出了千万个想法,等待天一亮所有想法又在鸡鸣犬吠的向阳巷里消贻殆尽。苏康的话可谓一针见血。但一想那天中午,她的心又碎成了玻璃渣。于是,她就像《射雕英雄传》中老玩童周伯通的左右互搏术一样,她的脑子里有原谅他与不原谅他两个小人在相互博弈,她知道依她的性格即便再过个三五年也难博出个结果来,唯一的选择是在恰当的时候离开,也许隔着距离后的冷静更能认清自我吧。

  想到此处,苏寒影五年来第一次直视宋清达,声调柔和地说,不需要翻旧帐,我们不是在搞清算,我只是想给自己一段冷静的时间,给你一个不让你小心翼翼的空间而已。

  苏寒影的这几句话让宋清达眼圈泛红,他伸出手稍微迟疑了一下后,将苏寒影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左手捧在掌心说,好吧,我听你的。只是,影子,答应我,让我偶尔去看看你,就像我刚认识你的时候……

  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同样是初夏,傍晚的余晖似一条橙黄的丝带,漂落在苏家院子里的西北角桂花树上,二十岁的苏寒影嚷嚷要减肥,在桂花树下将绳子摔得正欢,薄纱短裙已被汗水洇湿,苏康回来了,苏康后面跟着宋清达,未等苏康说,影子,这是我最好的兄弟宋清达……

  苏寒影瞅了眼面如冠玉的宋清达,脸飞红云,忙趿拉甩在一旁的拖鞋,掩嘴往房间里跑,慌乱中一只拖鞋摔到了宋清达脚边。

  苏康含笑说,瞧你的慌张样,哈哈,影子,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啊。清达,我这妹妹她是长不大,你不要介意哦。

  宋清达正弯腰捡起苏寒影落下的拖鞋……

【审核人:站长】

《【春色】露浓花瘦》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100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20:08
    美文苑
    小说开头即是高潮,高潮过后是平静,平静之后是两人最初的相遇,多么的美好。小说最后四段是全篇的点睛之处,春色犹在,春心荡漾。小说善于用细节刻画人物的性格,细腻的心理描写,精到的比喻为小说增色不少。赞。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