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春色】陈旧的春天
作者:寄北 时间:2022-04-17
浏览:98次  字数:7050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978 篇,  月稿:806 篇

  我与李眉在临湖的长椅上,各自摊开掌心,两只一样纷繁的掌纹被春日的花影打乱,在暖风里像两座迷宫,湖水对面,桃花万倾,李花如雪,油菜花一目十行绽放。

  我说,这樱花真个是铺得连绵好颜色,象云、象霞、象雪、象雾。

  李眉收掌道,就是不象花,因为花是一树一树开,一朵一朵放,而不是这样万水千山屋瓦山川月光掩路般不讲道理地怒放。

  我要说的是,我是一名杀手,李眉也是一名杀手。纷繁的掌纹是我们组织的暗号。我俩像湖边如织的游人那样看云,看山,看水,看花,看流年,然后接收组织放置在椅背某暗格里的任务。周边绘有组织纹饰的纸上,如一首诗般排列着此次的任务。

  地址:子虚镇

  目标:春色

  理由:老来多健忘

  时间:一朵花开了又谢,一只鸟飞过流水,一场雪融化。

  风吹过,花朵纷纷,我们再次摊开纷繁的掌心,一朵花掉下,擦过我的掌缘坠地而去,另一朵花掉下,落在李眉的手心,我俩相视一笑,这是由春风决定的最公平最合理的任务:李眉将前往子虚镇完成任务,我则为辅助。

  前往子虚镇的道路曲折而繁复,传说那里永远处于春日黄昏,如同纸张上泛黄陈旧的春天。每个人前往子虚镇的方向可以完全不一样,最后却都能准确抵达,换种说法,子虚镇根本不在特定的物理地址上,它更像是个代号,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地方。

  翻过山,越过河流,经过月光之地,路过春花胜雪的村镇,穿过一些需要借助梦境才能跨越的沼泽地,纷乱的时间与朝代里,我们在官道的槐树下遇到一名豹头环眼的屠夫,屠夫上下打量我俩片刻,忽然磕起头来,不等我们问,屠夫说他上月梦见一名天师,嘱咐他春光炽盛之时,守在这官道上等一大耳朵之人,让他死心追随,将来定当显祖荣宗,扬鞭走马显威荣。如今一看李眉双耳垂肩,想来正是他要等的贵人。我俩骇然笑问,你是不是叫张飞?屠夫瞪眼道,俺叫刘竹简。

  小镇异常寂静,穿过植满桃柳的十四条幽深窄巷,我们被带到门前悬挂着“味灯客栈”四字的地方。进入客栈屠夫很快消失于其中的一扇门后,片刻,出来一卧蚕眉,丹凤眼,重枣脸的高个汉子,我在李眉耳边笑道,这人若留上长须就是关羽了。一如屠夫那般,高个子磕头后,自称是南北贩卖绿豆红枣的,叫赵波。我问他,你的梦中启示是什么?赵波答:紫袍金带尘高堂,万古留名姓氏扬。

  剧情朝着意料之中熟悉而生硬地发展,他们仨在客栈后院的几株桃下,磕头结起义来。李眉道,今日良辰好天,桃花半亩,春光万田,我们三人义结生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赵波也道,今日晴天,好风翩翩,明日下雨,河水滔天,我们三人义结生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轮到屠夫誓言,想了半天,他大声道:俺也一样!

  第二天,当我俩悄悄离开味灯客栈数十里后,我问李眉,你不想带领他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干嘛还与他们结义,李眉道,我只是区区一杀手,俩义弟的远大前程,我可给不了。

  我笑,你忘了组织中的许军师曾为你相掌纹,谓之:“乱麻如织,奇也!经纬交织,五星互现,偏道辅助,偏才、偏财层出不穷,不可系数,奇命奇运,命终于奇情也!”也许你真干得了刘豫州之大业,也不枉我跟你远赴子虚镇这一趟。李眉神秘一笑,却不置一词。

  几天后,我们在船中被两岸明媚缓慢的春景所吸引,于是弃舟登岸,行过数亩芳香的花林,是一个陌生的小镇。

  午后的小镇异常热闹,人们用红绸绑着一名眉目如画的美少年,朝着县城蜿蜒而去,他们说这是小镇的英雄,帮他们打掉了山岗上的恶虎。李眉在我耳边暗道,这英雄一看就是女扮男装的。我奇道,如何见得?她用眼睛扫了一圈道,你看这么多大姑娘小媳妇赤橙黄绿青蓝紫地看着他,他却视若不见,而且脸不红,心不跳。

  李眉的猜测数日后得到证实,以为招得佳婿的花员外在他女儿新婚的第二天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因为新郎给他的宝贝女儿留下一纸话后,连夜逃走了。大意是她有隐情,为救含冤入狱的青梅竹马,也为避人耳目,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我们看完了热闹,发现身上的银两不知所踪,捱到黄昏,饥肠辘辘让我俩变得胆大妄为,试图月黑风高时翻越某所庭院找吃食。

  翻过墙,我俩同时吓了一跳,因为墙里仍然晴天白日,缓慢而寂静的春日景象里,暖风吹拂,花影流淌,光线堆积在美丽愁人的万物上,虚幻而动人。

  我们如同穿越梦境般曲折往前,看到睡在一块青石上如同花朵那样芳香的醉女孩,她头枕鲛帕包的芍药花瓣,扇子半埋于落花里,花飞花坠,蜂蝶来去,红香散乱。其时,一群女孩嘻笑前来,她们扶起醉女孩,睡梦中的女孩口中犹言: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当我俩在这是似曾熟悉的景象里不知所措时,那群女孩中的一人发现了避于花枝后的我俩。吃过酒食,得到一荷包的银两资助后,我们返回月黑风高的墙之另一面,准备逃离这让人难以承受的奇异小镇。

  当我们跨过石桥,穿过一片桃林后,眼前是一片流水。对岸,一座黛瓦黄墙的寺院掩映于花团锦族的春光之中,寺门打开,一名僧人沿着石级下到水边,其时,上游飘下一只木盆,盆中睡着的婴儿,粉雕玉琢,脸上呈现着不属于婴孩的慈悲。

  我拉着李眉转头就走。我说,你不觉得我们这一路走来,碰到的人和事都太熟悉而诡异了吗?

  李眉道,词语无边里,也许组织的任务就是:让我们知晓境由心造,我们路途所见,如风动,如幡摇,春色满园,红尘滚滚,眼耳鼻舌心意堪不破,他乡作故乡,不懂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也未识菩萨,妖精,不过是心生魔生,心灭魔灭。

  李眉又道,但是,不识,不悟,不懂又如何?天上云聚云散,世间花开花谢,生而为人,万物皆美,我们就做一个失败的杀手,任乱花迷眼,杂树迷途,看花缓归,且相思,且有情,且春色如愁。

  我们展开任务单,在“老来多健忘”五字后写下:唯不忘相思。然后折身踏花归故乡,我们知道,那里风在吹,鸟在飞,花在开,云在走,浅窗之前有慢椅。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审核人:站长】

《【春色】陈旧的春天》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98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20:07
    美文苑
    虚幻的目的地,虚幻的世界,却又并不虚幻,似曾相识,似曾来过,一切皆源于境由心生,物随心转,心之所向,境之所在,人世间的春色纷繁,看透了很简单。这篇禅味的春色,妖娆又素简。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