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春色】初春
作者:河之畔 时间:2022-04-17
浏览:100次  字数:12290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57 篇,  月稿:773 篇

  此刻北方的大地还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山村里的年味还没有完全的弥漫开来,破落而干净的门口上新帖的对联还在诉说着人们对新年的祈福。

  土屋上的烟囱里升起的袅袅青烟无不是象征着团圆的喜悦,远方归来的人们正在火炉旁与父母和孩子唠着家常。

  当太阳开始亲吻大地,那些在寒风中沉睡了一个冬天的雪被阳光的温暖所感动,慢慢地融化了水,又悄悄的渗入了身下的这片土地中,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沉寂了一个冬天的的山村又开始了春天的模样。

  三十的团圆饭,初一的饺子,初二的面。这是农人们世代坚守的习俗,正是这样的习俗伴着他的香火世代相传。

  最先感受到春天的应该是那些远去了南方的候鸟。当它们还在南国的艳阳里沉睡的时候,北方的春天的气息早已在梦里向它们召唤。于是在某一个清晨,它们告别了南方,义无反顾的启程,昼夜行程追寻去了北方的春。

  像那些候鸟一样,山村里也有一群候鸟,只是他们去处是祖国的各个地方,或是繁华的都市或是茫茫的隔壁,总之有人的地方就是他们的落脚处。

  短暂的团聚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和煎熬,可是这一切都是在这个充满希冀的春天里开始了。

  (一)

  凌晨三点,大家都在熟睡的时候,阿强的媳妇早已经起来收拾家里,煮饭、再一次确认行李,然后把阿强叫起来,这是他们今年在家吃的最早的一餐。做饭的时候阿强媳妇看了一次又一次还在熟睡的孩子,盖子一次又一次的被子。看着孩子,她的眼泪掉了一颗又一颗,每一颗都那样有加力的砸在她的心头,一次又一次的刺痛着那早已经麻木的心。

  上房里的父母其实一夜没有睡,她们心里纵使有千般不舍但是这里太穷,留住了他们可是留不住生活啊。儿子和媳妇第一次离家的时候,他们清晰的记得回家后看着膝下的一双孙子,眼睛不争气的就红了,心里放佛有一根刺在隐隐做痛。

  等阿强媳妇将饭盛好,阿强和父母都过来了。一家人就坐在厨房昏暗的灯下,默默的吃了起来。父亲在吃饭的间隙叮嘱了阿强几句,母亲没有言语,只是眼泪刷刷地就落了下来。父亲佯装坚定的“训斥”了母亲几句。

  瞬间饭桌上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我们不在家的日子,你们不要舍不得花钱,该吃吃该喝喝,生病了要及时去看医生、、、、、、”阿强平静的说着。

  终于,门口传来了别人的呼叫声,半个小时以后进城的车就来拉人了。

  阿强和媳妇快快的吃完了碗中的饭,顺便把刚吃完饭的碗也洗了。

  离别前的时间过的总是很快,等阿强媳妇给孩子把被子又往严实里盖了一次后,就听到阿强喊她的声音。

  夫妻两提着行李踏着夜色,在黑暗中坐上了去城里的汽车。此时的车上已经有好几对像他们一样的夫妻。车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慢慢的行驶着,男人们一边抽着烟一边诉说着过年时发生的趣事,最后大家不约而同的谈到了今年出去以后的工作期望。

  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朴实的村落依旧沉浸在新春的祥气之中。醒来的孩子们发现自己的父母已经去了远方,表现的那么平静,早已没有了第一次的撒娇和哭闹,只不过是熟练的和爷爷奶奶一起操持起了这个刚刚还团圆的家,这个同样让爸爸妈妈梦里魂牵梦绕的家。然而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会不停的摆弄着父母来时给买的物件,仿佛那些物件上依稀留有爸爸妈妈的影子。

  山村里的候鸟就这样乘着初春的夜色悄然无声的去了遥远的他乡,那个可以给他们养活他们的全家生计的地方。

  (二)

  记忆中每逢正月十五快要到来的时候,山村里就会有大大小小的社火队,那些踩高跷的猪八戒、沙和尚、齐天大圣还有八仙过海里的神仙能把山村装扮的更加热闹。可是如今的山村今日早已成为过去。山村里少之又少的人们已经无法用他们的热情支撑起如此大规模的活动了。闲来无事的人们只能从电视上看看种种元宵晚会,看看那些光鲜亮丽的漂亮主持人们,还有那些人们口中的明星大腕。

  俗语打春背阴三日消,意味着立春后气温渐渐的开始升高。山村里的人们又开始了各自一年的忙碌。

  老何家的二小子,今年回来暂时没有出去。听村里人说,是过年的时候远方的姨娘给说了一们亲事,女娃是他姨娘家村上的,年纪和老何家的二小子差不多。女娃读完书以后在城里呆了几年,也没有个正经的营生。今年过年的时候回来,女娃的家人就张罗着要给姑娘寻一门亲事。

  老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于是二小子的姨娘就做了中间媒人。正是应了那句老话,没有找上来的却有恰巧碰上的。二小子听他姨娘这么一说,便早早的回来了。腊月里哏着姨娘去女方家里见了一下面。话说两个小年轻谈的比较投缘,因着都是山里长大的娃娃,心思自然也就能走到一块。于是女方就提了条件,彩礼六六大顺,在县城里给娃娃准备个房子,不求奢华能过日子便是。

  接下来的时间,乘着置办年货的空档,何家二小子和女娃便在县城里看了几天的房子,最后相中了一套一百平左右的房子,价格自然也是不菲。终究是何家家底颇丰,再加上二小子出嫁的姐姐给援助了点,这桩婚事也就这样定了下来。

  既然有了亲事,这段时间二小子也就没有外出,正在忙活房子的事,听他姨娘说婚期预计订在了五一的时候。

  这个初春,虽然还有些许的寒意,但是总有一些事情已经向阳而生,代表着希望和力量。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圆月,老李家的人却满脸惆怅。

  李家的儿子在县城里教书已经有好些年了,学校是一所小有名气的小学。当年儿子考上了师范学校,毕业后回来便到了县城,在这所学校上班。这一干就是小十年,如今也快是三十的人了,可是媳妇却不知道在哪里呢?全村人也在为这孩子的操心,要说这孩子也是很招人喜欢的,可是命运就好像卡在了这男女之事上。

  原本先前在学校谈哈的对象嫌弃现在工作的县城以后没有大的发展,中间断断续续经过了两年多的拉锯战最后也没成。后来听他娘说那娃去了大城市,这件事对李家小子也是一个不小打击。接下来的时间便一心扑在了工作上,经过几年的努力教书育人的事自然是做到了别人的前面,这也是李家人的骄傲。

  俗话说男在当婚女大当嫁,自然之事,天经第一。

  可是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女娃的眼光变得更加挑剔,再加上一个男的在小学校里工资也不是太高,慢慢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有时候当老李喝多了时候但向她媳妇倒苦水,说当初让他上大学如今连个婚都结不了,算什么事,还不如人家没上哈学的呢。

  也许是老李的苦水倒的太多了,媳妇每次都是以儿孙自有儿孙福为借口敷衍着他。可是谁不知私底下老李媳妇不知道托了多少人。为了儿子的婚事,她的头发都比同龄人白了很多,真是为了一个媳妇,操碎了心,眼泪都打湿了多少衣襟。

  到最后儿子还得继续工作,他们还得继续生活,至于媳妇还得接着张罗、、、、、、

  (三)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

  中国的孝道无外乎就是这样周而复始,代代传承。

  赵家世代单传,到赵国旺这一代还是单传,不过还两个姐姐和两个妹妹。今年过年的时候却只回来了四个,他大姐是去年走的,走的很突然没有受一点的苦。只是现在还瞒着生活在村里的父母,怕他们一时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再有个三长两短。

  过年的时候,父亲还问起了老三,老大一家咋没有回来。众人都说跟海南的女儿去旅游了。父亲只一个劲的夸老大的女儿有出息,孝顺老大丫头。

  一家人还是欢欢乐乐的过了个大年,到返城的时候了,母亲把老三拉到没有人的屋里说父亲最近身体不好,半夜老是咳嗽。都有小半年的时间,老三责备母亲有什么他来了几次都不告诉他,现在才说了呢?

  母亲说,父亲不让她说,怕你们担心,影响你们们的工作,都是黄土埋到脖子根的人了,自己心里有数呢。

  老三听后,虽然自责但是又安慰母亲说,暂时别给姐姐和妹妹们说,他来处理就行了。

  送走了远路上的亲戚,老三又多住了一天。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他对父亲说,过几天接他去城里转一趟,顺便看看孙子新买的房子。

  回到城里后,老三联系了医院工作的同学,又给家里人好好安顿了一番。

  几天后,老三开车把老父亲和母亲都接了回来,安顿在儿子的新家里。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也算是尽享天伦之乐了。

  后来,老三对父亲说,单位组织给配属体检,正好你在城里就去检查一下吧。

  老父亲听后反问老伴说道,“你是不是给老三说了什么?”

  老三连忙说:“没有,妈什么时候也没有给我说。以前这样的活动也有呢,只是你在乡下,我又忙哪有时间去接你。现在政策好了,我们每年都是有体检,今年这不你在这里嘛,顺便体验一下。”

  于是一家人,给老爷子演了一出双簧。老爷子看看一家人将信将疑的也就答应了。

  检查的日子早已经安排好了,老爷子很配合,更像是在向别人展示他的身体很好。

  三天后,检查结果出来了,一切都好,咳嗽的症状只是上了岁数身体机能的退化引起的。肺部有轻微的炎症,稍加调理也可康复。

  在城里小住了一周,老两口就嚷着要回去。老三也只好开车又送他们去了村子里。

  到家后,老爷子对老三说他想把院子里的菜园子收拾一下,种点时令蔬菜,因为他们送来的菜炒不出香味。老三心想,这么大岁数了整天的乱折腾,现在谁家不是买菜吃呢?但是口上还是连连的答应,等天气再热一点了就过来给收拾。

  回家的路上,老三一直在想父亲的话,想着想着就觉得这么多年了,自己自打进了城就没有种过菜了。现在父亲让收拾的菜地还是他们小的时候一起开挖出来的呢。那时候家里都穷,蔬菜更是少之又少,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吃西红柿,他们姊妹们都流口水,可是也没有钱买。后来大姐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棵西红柿苗,栽倒现在的菜地的位置。家里人都是有各自忙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人就注意,可是到了快麦黄时节,想不到那一棵长大的苗上却结了鸡蛋般大的五个西红柿。他们姊妹五个一人吃了一个,那种味道终生难忘。后来们姊妹们说起这事的时候都惊讶的是当年父母就没有发现家里的院子里长了西红柿吗?

  一个月后,老三在周末回到家里和父亲一起收拾起了菜地。父亲坐在椅子上,他在地里干的汗流浃背。就像小时候他们在院子里玩耍,父亲在地里干活一样。

  在这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他在土地里播种着孝道,父亲把希望用这种方式传递给了儿子。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这个咋暖还寒的季节里,山村里的人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播种自己的希望。

  这惹人的春风,让这个寂静的山村又焕发了生机。愿来年春天的时候那些候鸟能不再远飞,那些生命的香火能继续传承、、、、、、

【审核人:站长】

《【春色】初春》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100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20:06
    美文苑
    春来了,小聚后的打工人便要出发,不是狠心的放下家中老小,是要去远方赚回全家人的生计。也有家里条件好一点的说好了一门亲事,也有工作好的,还可以接父亲去城里尽孝,再帮父亲种些菜享受天伦之乐。为了生活,我们奔波着,我们骨子里的家风一代代传承下去,一切皆有希望。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