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泄密潜意识
作者:沉语落言 时间:2022-04-17
浏览:98次  字数:19330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978 篇,  月稿:814 篇

  约莫11点多钟的样子,巫家华无聊地呆在跨江桥上,靠在桥侧围栏瞧着奔流的江水,胡乱地想心思。俗话说“事怕过三”,巫家华接连跑了4家对口单位应聘,遗憾的是,都没听到谁给个回复。

  他不由得发出深深叹息,没精打采垂下头来。突然之间,听得江面“嘭咚”一声巨响,伴着这令人惊骇不已的情景,有人惊慌地叫喊起来:“哎呀,不好啦,有人跳江了!不好啦,有人跳江了!”

  巫家华瞄了一眼叫喊的人,原是一个40多岁微胖女子。她脚蹬一双栗色高跟鞋,满脸通红地甩动着手臂,像要伸手打捞一般。瞧女子打扮显然身份不俗。巫家华一个激灵,鱼跃一般跳入了江水。

  台位跳水对巫家华来说,可谓是他的体育强项。无奈他的视力甚差,长相又显粗糙,屡屡去应聘,铩羽而归,日子过得寒碜。眼下为着施展身手的跳水,更能激发出巫家华不甘服输的一股劲头。

  跳水的女孩终于得救了,揽在了巫家华的怀里。闻讯赶过来的警察抱走落水女孩后,那求助女子激动地握了巫家华的手,连连摇着说着感谢,说救了她女儿要送礼品表示,还要留下电话号码。

  巫家华只记下她给的号码,态度委婉地推辞了礼品。

  事件被本地媒体捕捉曝光电台报纸后,一时间成为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不少市民夸巫家华是“见义勇为”的勇士,他一下成了小小的名人。求助女子老公闻讯后,对巫家华的表现大发感慨、赞赏,拍手称快。感慨赞赏之余,一颗强烈的念头在他心头翻涌。

  求助女子的老公不是别人,乃是海棠区教委书记辜广智。他指示老婆找到了巫家华,将他邀请到家中做客。女儿因抑郁症发作,送去治疗没有陪坐在旁。得知巫家华是半个老乡,眼下正为求职忧虑,辜广智当即许诺,要给他谋个合适差事。女儿自抱病以来,虽说到了谈婚论嫁年龄,却未曾出阁,他想把巫家华当准女婿看待。

  辜广智有藏友是市电大学校校长,找他安排一下想必不会太为难。市电大学校是所综合培训学校,在广播电视大楼里。除了成高班,中学复读班,也有各种培训班。巫家华被安排管4个复读班的学习与生活。2个学年结束毕业,新的机会降临在巫家华的身上。

  巫家华进了区教育局当了事务员。虽在事业单位干着,生活也基本稳定。但他觉得自己干的是临时工,人前低三下四,命运还是飘摇之中。这样尴尬的身份和位置,让巫家华内心很是纠结不已。

  自进入区局机关后,想方设法迎合辜广智,成了巫家华头等要事。他干脆给准岳父做起了义务钟点工,做得让人满意高兴。时光如西去流水,辜广智告知说来了转正机会,但要通过内部考试的。

  收集学习资料,巫家华自有优越条件。剩下的是抄录笔记,日读夜诵。经招录考试,他成了一名编外职员。巫家华为感念辜广智赏识之恩,孝敬了一对茅台酒,去派出所更名为巫怀智表达心意。

  上班爬上4楼转弯再走,往前就是领导办公室。突然,一张熟悉而姣好的脸孔,投入巫怀智的眼前。他不禁怦然心动,瞧了好几眼,眼里冒出亮光。巫怀智不禁感叹,庆幸在办公楼遇见樊巧巧。

  在中学同学期间,巫怀智就对樊巧巧很爱慕,时常给她送些小礼物。这次意外而惊喜的重逢,巫怀智心中的恋火重燃起来,脑海腾地浮现出华丽的婚礼图景。无尽的幻想,一下充盈了他的心头。

  两人站着对视了片刻,微笑浮满了脸庞。简单而平实地聊了几句,巫怀智趁机向樊巧巧讨电话号码,樊巧巧随意摆了摆手往旁边移出一步,浅笑地说了一句,有空可以到她就职学校去了解啊。

  平时空余时间,巫怀智爱到彩票站买彩票,渴望哪天能得个巨奖。这周末公布获奖消息时,买的彩票还真中了2万元,他高兴得又唱又跳。他拿着这笔款子,好主意立涌心头。他到专卖店买了款名牌女款手表,搭车跑去送给樊巧巧,谁知道她死活都不接受。

  巫怀智灰心失意回到单身宿舍,躺在床上把玩着那只名表,不停地胡思乱想,惆怅不已。樊巧巧那诱人的形体,久久萦绕在他的脑际。怎样才能让她喜欢上自己?是不是自己身份低微,影响两人的发展?他忍不住打了个电话,樊巧巧回说忙哩,便啪嗒挂断了。

  樊巧巧作为巫怀智的同学,不仅长得形象亮丽,家境还很不错,眼光不免傲娇。对巫怀智的苦心追求,自然不会放在心中。她是小学语文代课老师,因有3年党龄,被派为毕业班年级组长。把这城市作为跳板,是她父亲的一番授意安排。她父亲指望这里的舅父自会照应这个外甥女,所以樊巧巧一门心思期盼早日实现华丽转身。

  眼看小升初考试即将来临,内部有消息说,试卷由市教委组织出题。只是樊巧巧感到专业缺点火候,极为担心错失难得的提升机会。樊巧巧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岂会裹足不前甘拜下风?她不断自我打气暗下决心:这是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决不可坐以待毙!

  樊巧巧又被巫怀智邀约去茶楼,她却将他留在了自己的宿舍。两人相隔坐在床上,在聊谈中,从樊巧巧话里巫怀智得知,她的舅父是市教委督导,叫汪浩明,曾多次主持升级考试出题组工作。樊巧巧说舅父已不会搭理自己了,自己爸妈情感破裂已经离婚多年。她在春节前就买了礼品前去探望,找上门后,结果碰了个大钉子。

  得知樊巧巧有着这层关系,巫怀智心中依然不禁一振。他决意曲线借助这汪浩明,促使樊巧巧顺利过关晋升身份。到了眼下关头,对巫怀智来说,这条计策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事有凑巧,他有一张早期的“女皇”邮票,是极其偶然得来的,保存了好多年。现在搞收藏的,行情不断上扬。瞧着这小小玩意,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带着这张稀缺邮票,巫怀智去了辜广智家——他早已获知准岳父喜爱收藏。向准岳父递出了那张邮票后,接着坦露了自己的一番心声。求情之后甚至下跪作揖,一旁陪坐的夫人也搭着说好话。辜广智哼哼地沉吟了一会,并没明确答应,说是会尽量跟他问问看。

  辜广智的业余喜好是搞收藏,常去南区的跳蚤市场闲逛,无意结识了市电大校长熊吾道。得知对方是市收藏协会会员后,辜广智更是得空便邀约他,在茶楼里品茗畅谈。两人互相交换藏品,交流心得,把玩手中宝贝,关系好得如影随形。没多久,辜广智也加入了协会组织。

  内部消息传出小升初考试日期,辜广智获悉后忙给熊吾道打电话,邀请他在一家茶楼鉴别一件翡翠扳指。熊吾道应邀赶了过来,辜广智待茶点摆上后,虚晃一枪,草草讲述了扳指来历后,继而转移话题托求他办件小事。他知道熊吾道有条件做得到,说完请求后,他客客气气递上那只宝贝玩意翡翠扳指,一再恳请对方笑纳怀中。

  熊吾道一再推辞后勉强接下,碍于情面说尽力而为。他带着翡翠扳指找到老同学汪浩明,几番寒暄后道出了他的请求。汪浩明一见翡翠扳指,稀罕不已,爱不释手。要知道,这个物件放在市场上,起码2万元。再说自己欠下熊吾道一些人情,怎么也得网开一面。

  掂量了一番后,汪浩明从书柜上拿出小升初语文试卷清样,展示在熊吾道面前,由他用手机拍摄下来,并反复嘱咐要严加保密,切勿流失。熊吾道拍摄完毕,点头称是,收好手机伸手表示感谢。

  得到这份保密试卷后,辜广智并没有直接揣入怀中,反而将它委托了熊吾道。至所以这样处理,一方面出自他的人情,另方面身在幕后为好。熊吾道自然体会其中隐情,当即满口答应说,我就说是学校收集的外市试卷。因为受你老兄请求所托,权且给他个顺水推舟一回。当然强调要巫怀智严加保密,此事老兄大可放心就是。

  拍下熊吾道的电子密卷后,巫怀智当即告诉樊巧巧有好消息。回话说要他赶在“梦蝴蝶”茶楼会面。见面后不容分说,樊巧巧接过他的手机,当即跑向了茶楼雅座,那里有办公设施。看来这家茶楼她很熟悉,见到樊巧巧欢快忙碌的情形,巫怀智不禁心头大爽。

  6月25日这天小升初考试开幕了。应考学生有1万6980名,考点都设置了5所学校。第21中学也是考点之一,樊巧巧就在大礼堂等候考生。巫怀智并没前来陪伴,这倒不是出于她不同意,而是担心外露。他表示一待考试结束,会接她去“悠然”咖啡店小坐。

  小升初的考试是异常激烈的,关系到升入重点中学。同时也是检阅学校教学水平的重头戏,每个科任老师都是严阵以待。考场内的考生面色严肃,皱眉埋头,划动着笔杆。然而,樊巧巧所在年级的学生,却是气定神闲,像是稳坐钓鱼台,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考试结束,考生相继离开,试卷上收,预备装车移交。监考老师许老师给市教育局拨出电话,神色紧张,手指不停抖动。在刚才收卷之时,她抱着好奇心瞄了几眼样卷,猛然发现小升初语文试卷,跟前晚收到的信息竟高度重合!啊,该不会是泄密吧?仿佛凭空中了个什么魔咒一般,许老师抖瑟着嘴唇,慌忙汇报给市教育局。

  这城市近二百家个体书店,业务大多是11个大老板操控。书店设在“金茂大厦”的4楼,书商蔡老板踏入4楼走道时,不少书铺老板纷纷笑脸招呼。她也不停微笑挥手,飒爽英姿地走向手下的书铺。蔡老板是唯一的女老板,长相并不出色,手下书铺的铺货量却占据前列,都一律称她为“女书董”。

  警方数天追踪线索源头,试卷泄密竟然来自这位女书董。那么这女书商老板的信息又来自何处?现初步了解到,蔡老板原来老公是京城的,已离婚5、6年。离婚后,她接过老公的生意,做了有10年了。凭着雄厚的学科资源,什么三教九流,她都会结识了不少。

  蔡老板住在“彩霞”社区,属于高规格地方,楼层很高的楼盘,环境绿化优良。从16号16楼层找到她家时,已接近凌晨时分了。坐在她的轻奢装饰的大宅,让人不觉投出欣赏目光。问话开始后,从她口中了解到,她跟熊校长的楼盘还比较近。蔡老板说和熊校长只是泛泛之交,有来往但交情不深,平常多靠互通信息保持交往。

  继而查阅她手机的有关信息,并没发现涉及到关键信息。那条涉及泄密试卷的信息,蔡老板说没来得及看就被清理删了。但又说是熊校长的姨姐24号晚发来的。她姨姐是自己的长期客户,信誉表现不错,在她自家开设的小书铺,大多是做的教辅类资料的买卖。

  蔡老板最后说,给你们看了通话记录,我和教育界的人,关系处得一般。蔡老板身上的疑点一扫而光,警方只好跟她握手告辞。但观熊吾道姨姐的试卷来源,不言而喻,问题焦点指向了熊吾道。他只是从事培训类教育,并不能深入接触全日制教学资源。看来,从他的身上还要挖出更复杂的东西,以至于翻出更深层的黑料来。

  在小升初考试的前夜,派遣的专车将密卷运往各考点,暂时存放在各校的档案室。专车到达时间是21点40分左右,试卷由各室主任带2名保安卸车入库。2名保安对入库的物品,最多认为是些书本之类的玩意,根本不知道手中的大纸包,是命运攸关的物资。

  调查各校档案室,安保措施无懈可击。仅发现第21中学21点46分至21点52分监控影像缺失。泄密时间处于21点49分,这个时间段的变异,决非是天然巧合。可校方值守员证明说,这个时间段的影像消失,是电闸保险丝熔断所造成的,很快就被恢复好了。

  至于各校档案室的管理者,大都是室主任担任。尤其是对于重大的文件信息,更是室主任亲自上阵。调查各校档案室主任最近的动态,并没有任何疑点出现。只有调查第21中学校时,室主任在考试的前一天,因母亲劳作时摔坏了双腿,请假一天去了乡下探望。

  案情分析会上,有警官发言说,不查清试卷泄密来源,无以追索犯罪轨迹。据调查推测,蔡老板的密卷得于熊吾道姨姐,而他姨姐的密卷多是由他这流出。许老师密卷的信息来于个体书店的杜翠娥,而杜翠娥恰是熊吾道的姨姐。我提请对他采用非常规方式,突破侦查困境,从而获取根源所在。他的发言得到与会人一致认同。

  熊吾道被警方带走了,还保密地给他戴了口罩。警车开到交叉路口,等待红灯换成绿灯。熊吾道说忘了拿手机,突然扭开门跑了出去。不料一辆转弯车斜插过来,熊吾道一下倒在了马路边沿。警方抬上他立即送往就近医院,检查后,说他已造成了3级脑震荡。

  理疗了两天后,熊吾道还是给警方说了个线索。这个线索涉及到了巫怀智。巫怀智来电大务工时,自然知道了他和辜书记的关系。同时,巫怀智也清楚自己和辜书记的交情,做事还算中规中矩的。

  只是有一次在收纳学费时,巫怀智发现了7张假钞,借题发挥了几句,言辞由发挥上升到双方争吵。后来他表现了沉默,但对方仍纠缠不休,当场就退款宣告退学。这件事虽没给校方直接损失,可多多少少形成了一定影响,但巫怀智事后并没对这事表示歉意。

  一个候补科员成了要案重大嫌疑人,这让警方始料不及。那么,他的泄密资源又是从何来?即使他受着某种利益驱动,但断不会冒天下大不韪。如若要甘冒法律风险,他应该有更为强劲的后台。那么是谁胆大包天向公众利益伸出黑手,下作地挑战了法律的底线?

  出于某种客观原因,警方决定先稳住巫怀智,暂不正面接触,仅调查他最近的行动轨迹。可是不知何故,巫怀智闻得了气味。当他听说调查的起因来自熊吾道,感到气愤不堪,恶声地咒骂了一通。明明是他有所图谋泄密给自己,为何改弦更张成了自己的罪过?

  一年之前发生在电大学校的一段往事,像豁然揭开尘封的陈年旧账,呼啦啦翻卷在巫怀智脑际。因发现假钞问题,出于义愤跟某骄横跋扈的家长争辩了几句。谁知事后校方不但不主持正义,反而莫名其妙扣了他的月度奖金,气得他寝食难安无处声张饮泪独吞。

  巫怀智咬牙切齿恨熊吾道,一个卑鄙无耻的伪君子!旧恨新仇纠结交织,犹如翻滚的浪涛,朝着讨伐峰头奔涌而去。他怀着满腔的憋屈,打的跑到了电大学校。他对着那方敞开的校门,挥起拳头扯嗓门叫嚷:姓熊的,滚出来,不归还我的正义,誓将自杀铭志!

  竭力大喊一连持续了好一阵,竟然不见有人走出来劝慰自己。由于愤懑在胸,巫怀智急火攻心,气滞丹田。姓熊的家伙居然躲起来了!定是做贼心虚逃之夭夭!巫怀智觉得眼前一片灰暗,天旋地转:这世道还有公平可言吗?难道皇皇法律只针对普通老百姓?

  恼怒、忧虑、怨恨、心焦,一起堆积在巫怀智胸口。气息薄弱浑身抽搐的他,一个神智恍惚之下,栽倒了学校的栅栏门前。不一会,见状不妙跑出来的保安,立即给120拨了电话。120赶过来后,救护人员七手八脚将巫怀智抬上车子,然后一路呼啸朝医院奔去。

  灯火辉映时分,巫怀智才睁开了眼睛。只是他醒过来后,一下狂笑一下发呆,一下嘶叫一下哭泣,像神经错乱了。和医师交换意见后,警方在病床上开展了询问。询问他的是位女警官,尽管问得耐心和温情,他的回答很混乱。于是,建议医师是否注射安定剂。

  夜半时分,再次询问巫怀智,他的回答还是断断续续。启发式询问了3个钟头,他不是打哈欠,便是流鼻涕。医师来了一看就说,要转精神病院。天亮到了那里,再次去询问,医师说要观察一周再看看。等待了一周以后,巫怀智言语含混地说出了樊巧巧的名字。

  樊巧巧被请到了局政教处,接受了单独询问。听到怀疑她试卷作弊,她脸色大变,振振有词辩解自己。她说,你们可到我的宿舍,看看市图书馆借书证再说。对说是在茶楼交给她的,她断然否决。

  她气恼地说,警察同志,你们去打听打听,看我接触过巫怀智没?你们能相信,我一个知性女子会将一个未婚男子,单独邀在茶楼搞幽会呀?还在茶楼打印什么试卷,这岂不滑天下之大稽吗?

  樊巧巧晃了晃脑瓜,做出一副苦笑状,带着谴责的口吻说道:警察同志,想必你们已经知道,巫怀智曾经追求过我。他曾想送我一块2万元手表,我对他毫无感觉可言,表示了正当的拒绝。然而,他继续无理纠缠我,再度遭到了反击,他借故以此陷害我!对他泄密试卷来源与去向,我不便妄加猜测,不知道他为何铤而走险。

  有关试卷泄密的消息,传到了辜广智耳里,让他如闻惊雷。他顿时感觉泰山压顶,一旦熊吾道捅到自己,他这辈子彻底完蛋。那巫怀智也是猪头草包蛋,咋地捅了塌天的漏子呢?辜广智急得火烧火燎,吓得不敢回家,忙给老婆打电话,说是去审阅中考试卷了。

  辜广智趁警察还没找上来,赶紧在街头拦了辆的士。他一时没想好究竟去哪里,只吩咐司机往西郊开。他琢磨,此刻也不能找彭吾道了,说不定警察正审问呢。他左思右想,突然冒出了念头。他忙吩咐司机掉个头,往北城区开,他要赶到省城去。掉头开了一阵,辜广智觉得不妥,又对司机说,往南城区开,要到“婆仙观”去……

  过了几天后,晚间22点,电视台法制栏目播报了一则消息:

  据有关部门透露,发生在XX学校的小升初试卷泄密事件,现已收审3名重大嫌疑人,其中包括某部门职责人员。目前案件正在侦查审讯中……

  轰动一方的小升初语文试卷泄密案,随着市民们茶余饭后的淡薄,了无痕迹地消亡在历史长河……

【审核人:站长】

《泄密潜意识》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98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20:03
    美文苑
    小升初语文试卷泄密,让很多人诧异,在层层把关下为何还是出现了漏洞。这个,要从几年前有人跳江开始讲起。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