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酒】果然一杯酒
作者:落叶半床 时间:2022-04-17
浏览:98次  字数:8392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4054 篇,  月稿:849 篇

  我是一个不能安守平静的人,在一个地方超过三年我便难以忍受,所以我换一个又一个工作,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给我留下深刻记忆之处的地方不多,千篇一律的仿制泛滥了整个国家,走到哪里都像从未远行。就在我陷入深深疲惫感无法厘清思想的时候,却走进一个看起来像是历史遗迹的村落。这里最吸引我注意的建筑不是庄严肃穆的机关大楼,不是孤寂高耸的牌坊,也不是梵音袅袅的寺院庙宇,到底是什么呢,我一下也说不上来,说是祠堂又没有供奉,说是村落又没有人间烟火。我独步其间,转过一个又一个独立的屋舍,每一间放置绝无相同,忙碌着的各式各样的人,每一处杂陈各式各样的器具,却没有一个容得下任何床具的空间。我边走边想,难不成这里的人都已经不再需要睡眠了?也许是我脑中出现了某种幻象,这些人很像是打地底下冒出来的,非常地不真实。然而念头一转,我安慰自己说,也许是我太困乏了,我的内心只是非常想找一间可以下榻的旅店吧,而我走入的不过刚好是这里的工作区,完全没有可供休息或是喘息的区域。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看见了子春。他坐的地方对着一个敞开的屋檐,右侧露出一片天空。他没有像我刚刚看过的那些人一样,他没有凝神贯注,没有聚精会神,相反倒是神态悠闲,犹如一个在无边的繁忙里不合群的人,在不断地忙里偷闲。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在摆弄几个坛子。

  他在干什么,他在坐着,根本没有动作,我却感到那些坛子在动。我疑惑地看着他,他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一会儿又像在闲庭信步。但是他没有动,没有起身,也没有走动。他面前燃着一炷香,青烟袅袅,散发着说不出来的香气,像是长久居住某处山间沾染了花香的雾气,游游荡荡,又无心来去。

  我正诧异,他却示意我坐下。我刚一坐下,便有酒香扑鼻,噢,原来那些坛子里装的是酒。我很疑惑的是在我没有坐下之前为什么闻不到这清冽的香气,于是我又站起来,酒香没了。我重新坐下,酒香便又袭来。我心里大惊,难不成这个人竟然是传说中的巫师?他一点不意外我的反应,笑着说:“还好还好,还算你有点好奇心。”

  子春自称自己仅仅是个酿酒师,潜心酿造,不修前世来世,只关注今生。“巫师,可是有未卜先知的功能。”他字斟句酌地说,“你打哪里来,我不关心,你往哪里去,我也不会追问。只是此时,你坐在这里,我便知你在这里。”

  然后我问他:“那些人怎么回事,都不用休息吗?”这个一直盘旋在我脑子的疑问,终于还是忍不住要问。“这不是问题,你看到的只是一种表象,你想看到的是一种现实的折射,越渴望什么便越是没有什么。”我在想,他回答得这么玄乎,等于什么也没有说。我便嘀咕道:“这算什么回答,还说自己不是搞玄学的巫师。”

  “你想想看,你一路走来,看见的那些屋舍是不是你渴望看到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正走进一个被遗忘的古老遗址?然而就算在这样古旧的地方,朴素而远古的房子里,一样是司空见惯的人群,重复单调枯燥无味看不到头。快要穷途末路,你却看到我这个另类?”

  我只好认输,承认他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他说:“这就对了,你不如随我来,我子春酿的酒,天下无双。知道杜康吗?打那时候起,我这个酒坊就没有停歇过。”我觉得他在吹牛,反正吹牛又不会死人。

  “曹操的《观沧海》你应该时时记诵的,‘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横槊天下的英雄,不仅壮志未酬,还常以酒来解忧,他不是也因为‘去日无多’而‘对酒当歌’,高唱‘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况普天之下,凡人乎?”我穿越了吗?听他说着这子乎者也的,我忍不住发笑。

  子春没有理会我的不礼貌,继续说:“你以为曹操杀人如麻,就不知道感情?他那两个多情的才子,怎么生出来的?”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更加想笑了。

  “看看,我都被你带歪了。玩笑归玩笑,我举这个例子,只是想说,我这酒源远流长。”子春毫不留意。

  “好好好,渊源得很。是不是竹林七贤也可以扯上关系,他们的哭哭笑笑和你的酒大有关系?”虽然认识不长,他的姿态,已让我忘记了我才刚刚认识他。

  “那当然咯。”子春毫不谦虚,真是个顺杆儿爬,“他们的故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讲得完的。你知道北邙山上葬着多少冤魂?那些鬼哪一个没喝过我子春的酒?”

  “老天,你这里不是人间?”我像从云端掉下来,不免大吃一惊。

  “吓不死你。”子春指了指屋檐外那一角蓝天,“那蓝天假不假?我不时看一看那天,就知道我在人间。你以为这是楚门的天空,用幕布做的?楚门的世界,最后被撕破了,他的海天一色,原本如此……他一天24小时完全活在监控之下,很多人因为他的喜怒哀乐才活着,他的生活就是那些人的一切。时间和空间本来就是一个魔法,你在看我,我也在看你。”

  “越讲越玄乎了。”我不想再继续玄学课,便说,“说说你的酒。说到现在,我也没觉得哪里好。”

  “酒嘛,自有其中味。你一个不喝酒的人,我和你讲酒也是惘然。”

  我以为子春不打算继续和我说下去,结果他却又说:“我的酒当然非常好,你单听我的名字,自然就已知晓一半。我在十月出生,小阳春,极短又反常,凡事讲究个节律。”“这都哪和哪?”我又咕哝道。

  他根本不理会我的打岔,继续神定气闲地说:“接着刚才的讲吧,竹林七贤。后人慕之,而无从游。他们携手之际,又怎知北邙山葬着多少无名之辈?还是讲讲那个悠然南山的饮酒人吧,他的‘天气日夕佳’,忘言多少真意,引得多少人思慕。不说别的,只要想想诗仙醉李白,那调戏皇上都不带眨眼的。”

  “你是说李白如此大胆就是喝了你的酒?还有那些竹林七贤、枉死的无名之辈,陶渊明什么的,他们的境界与潦倒都和你的酒大有关系?而且你一下就跳过多少年。你这思维没几个人跟得上。”我为他的奇思妙想大吐舌头。

  “要不怎么说你是不懂酒的人呢。”子春坦然自若,“我这酒,能让活人喝死,也能让死人复活。”

  “喝死的我倒见过不少,死而复生的倒稀罕了。”他说的话如此不着边际,我也不断地插科打诨。

  “一点也不稀罕。《还魂记》《聊斋》难道你没看过,死而复生的还少么?”子春理直气壮。

  “那和酒没啥关系吧。净瞎扯。”我越来越觉得他在胡说。

  “唉……”他叹起气来,“真个是不知酒为何物啊。酒有实物,有虚无,存在于绝妙无形,无时不在无刻不有。生活处处有,酒不醉人人自醉。山水皆可自带其意,放浪形骸之处皆可神仙。人与人之间,全凭杯酒长精神。我这酒,你站着或走过时为何形同虚设,你坐下为何就会生出如此具象?”

  “还是玄学。”我哈哈一笑,“那我就再问一个更门外汉的问题,你这酒传到你这里,多少代了?前路如何?”

  “果然一眼见底,问一个最不该问的问题。”子春笑道,“不知酒为何物,何谈传承,自是有来有去,万千明灭,终有一个归处。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既然造就屋舍俨然,又何须多此一问?”

  我望一望那蓝天。只好一再对自己说,我这个不喝酒的人,真不懂酒。而他在此处,似乎神光一现。

  我转身欲走,耳畔却传来他浑圆的问候:“不喝杯再走?”

  说明:子春,中国农历月份之一。十月,子春。

  2022年1月26日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审核人:站长】

《【酒】果然一杯酒》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98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20:02
    美文苑
    站着或者走着的时候,酒就抽象了,而坐下来的时候,酒就有了具象,果然是非同一般。其实,并非是酒的特别,而是人们的思辨的深刻和不同。故事虽然有点超现实,却完全是现实的影子或者折射,就像同样是酒,或者同样的的酒,对于不同的饮者、不同的时空,不同的心境,其意义和作用又会大相径庭。引申开来,酒是如此,世间万事万物皆是如此。这一杯酒虽然没有喝,却比喝了还了解酒。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