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栀子花下的秘密
作者:沉语落言 时间:2022-04-17
浏览:100次  字数:14205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57 篇,  月稿:773 篇

  喝下一杯冒着热气的水,裴玲燕的脸色才有了几分自然。她疲惫不支地靠在那张咖啡色办公桌上,双手的食指和中指不停地按揉着太阳穴。她和对面警官说话的时候,明显看得出她的唇色暗淡,不像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

  警官粱弘一边为她的口杯续上热水,一边温和安慰道,裴女士,你不用太着急,有的失踪1年了,都给找了回来,我们会尽快为你找到老公。一旦有好消息,我们会立即通知你。你在家安心好好休息,跑来跑去多费事啊。

  别介,警官!裴玲燕的脸色陡然一变,站起来一把揪住梁弘的衣袖,神色慌乱地说,是我自己杀死了他,我老公没被坏人绑架,我是来投案的!裴玲燕叫嚷这番话的时候,虽然脸色苍白如纸,但表达的话语还是顺畅的。

  裴玲燕的丈夫名叫赖义明,是一名事业有成的房产商。这赖义明虽然五十出头了,却仍然风流倜傥,温文尔雅。只是在两个月前,他在返回公司的途中突然失踪,连同那辆大奔车也没了影子。有人说他被黑道人绑架了,有人说他被对头暗杀了。七嘴八舌众说纷纭,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梁弘听了裴玲燕说的那些,浑身像触电似的一怔,一时手脚无措。他虽然见闻过不少凶杀命案,但对一个年轻而漂亮的女性,主动跳出来自我投案,还真叫他惶惑不安。他连忙放下记录本,起身叫来了女警员钱珊珊。梁弘对钱珊珊说,他要去方便一下,要她一边先做记录,一边安抚裴玲燕的情绪。

  裴玲燕一把端起了杯子,大口喝下一杯热水。她像是在抑制自己的情绪,双手一直不停地哆嗦,颤抖着嘴唇说,那天晚上,他动手打了我,我和赖义明吵架,一不留神失手杀了他。打起来手脚很重,我脾气爆发了拼命反抗,就在别墅的后山岭上挖了个坑,事后我害怕被人发现,把他埋在了那里……

  钱珊珊眉头一皱丢下了笔,疑惑不解再次拿了起来。她还从没见过像眼前这年轻女子,叙述案情的经过,竟然后语不搭前言的。她使劲盯着裴玲燕问道:“裴女士,你说你杀害了老公赖义明,那用什么器械进行谋害的?”

  裴玲燕把头部朝后歪了起来,蔫下了眉头想了一会说,我是用斧头,不对,我用手锯砸了赖义明的头。喔,是斧头。然后又挥着手锯割断脑袋,等他的血流完以后,然后拉到卫生间放血。我在后山上挖坑把他埋在灌木丛下。返回了办公室的梁弘,听到这番荒诞的说辞,朝裴玲燕惊疑地扫了几眼。

  钱珊珊低低地叹了口气,缩起了眉头,语调不轻地对裴玲燕说,看你的样子,是好几天没睡好觉了吧?我们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你也要信任我们啊!赖义明失踪以后,我们也一直努力地寻找。如果你总隔几天就来报一次假案,误导我们的追查,干扰正常侦破,这会要让你背负法律惩罚的!

  这番充满了火药味的话,让裴玲燕的情绪又激动起来。她不停地抓挠着自己的头发,挤着变形的脸蛋,放开了声调嚷道,我没有说谎话,是我亲手杀了他,我把他埋在玻璃花房的栀子花丛下,为啥你们总是那么不相信?

  咦?你刚还说把他埋在后山灌木丛下,怎么现在又变了?钱珊珊站了起来,连哄带劝地把裴玲燕送了出去。梁弘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接连两个月时间以来,裴玲燕在不停地投案自首。每一次,她所说的作案手法和工具都不相同,可她谋害的却是同一个男人——她的老公赖义明。

  梁弘第一次接待她报案后,当场叫来钱珊珊扣下裴玲燕。然后,他亲自带着法医和警员,开着警车前往弃尸地点搜查。可梁弘万万没想到,别墅后山岭上的灌木丛绿意盎然。别说是现场脚印,地皮上一点痕迹也没发现。

  后来过来报案的时候,裴玲燕又变换了说辞。声称她用鸟枪打死了赖义明后,把他埋在了别墅河边的河滩上。梁弘带着一队警员,把那段河滩几乎扒了个底朝天,始终没发现赖义明的尸体,倒是顺带挖出了一些破瓦罐。

  梁弘认为这是裴玲燕伤心过度,太过自责产生了幻觉,是心理发生了紊乱产生的反射。也或许是她故意编造谎言掩饰真相,但目前判断不出她的任何动机。他只好和钱珊珊温言软语安抚好一阵后,就让她独自打的回去了。

  只是上一回的报案原因,是裴玲燕把谋害赖义明的缘由、过程,以及细节说得清清楚楚。那天晚上,她提前回到家后,发现赖义明和小保姆做爱。两人赤身裸体滚在床上,看见她出现竟然我行我素!裴玲燕盛怒之下,冲上前一把拽住小保姆,将她使劲甩到了外面,当场愤怒地宣布和赖义明离婚。

  赖义明心中当然很清楚,离婚要被裴玲燕分去多半财产。这是自己风餐露宿创下的宝贵财富,他一万个也不能答应,想用暴力解决问题图个痛快。不过,赖义明想要是失手打坏裴玲燕,也得损失不少钱,他怎么也不会让这种损失发生。他提出一个更绝的要求,要离婚可以,除非裴玲燕净身出户。

  裴玲燕怒火填胸气得浑身发抖,明明他自己有大错在先,为什么自己还平白无故被牺牲?在一个雨天的夜晚,趁赖义明喝功夫茶的功夫,裴玲燕在茶水里下了安眠药。在他熟睡的时候,裴玲燕找来一截电线勒死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和那截电线,拽在汽车车厢里,埋在了垃圾处理场附近的土坑里。

  梁弘带着一众警员前去取证,几乎翻遍整个垃圾场,仍然没找出一丝和赖义明有关的线索。由于这么一耽搁,另一件大案里的嫌犯,趁着警方首尾难顾之时逃离了这座城市,想要再抓回来更困难,只得在网上发了通缉令。

  梁弘提着小心跟局长汇报后,果然遭局长尅了一顿。梁弘窝囊透了憋屈得不行,回到办公楼把裴玲燕以“妨碍公务”为由拘留了7天。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裴玲燕刚出拘留室不到10来天,就旧病复发,又来搞投案自首了。

  裴玲燕在这一回的陈述,话语说得还算顺溜。说她把赖义明用电线勒死后,并没舍近求远,而是埋在玻璃花房栀子花丛下,可谁会再去相信呢?可裴玲燕不管警察相不相信,反正要做的都做到了,也算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裴玲燕走出警务局大门后,嘴角浮起了一丝怪异的笑意。终于不会再有人怀疑她了。她伸手撩了撩飘下的头发,又轻轻揉了揉脸部,上妆用的白粉底一下褪掉了,脸上顿时透出几分红润来。她不觉仰起头来朝天舒了口气。

  裴玲燕悠然自得地走在街上,一辆出租车戛然而止停在她面前。她躬下身子正打算钻进去,却发现里面坐着个面目模糊的女人。她惊疑地再仔细一看,那个女人居然是她自己!那个所谓的自己不动声色地坐在里面抽着烟。

  裴玲燕吓得差点把胆水吐了出来,不觉往后面倒退了几步,说话打着结巴,对车厢里面说:“你,你不是已经死掉了吗?你怎么居然会在这里?”

  司机一把转过头来,冲着裴玲燕张口骂到,神经病,大白天说什么鬼话!狠狠骂了这一句,一踩油门,车子像被用力弹了出去一般一下蹿出老远。

  裴玲燕呆呆站在了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她使劲摇晃了脑袋也不敢相信,那个司机居然长着那女人的脸!她不禁大惑不解,张着失神的眼色朝四周看过去,来来往往的行人,像变了戏法一般,竟然也变成那女人的模样!

  啊!裴玲燕撕裂了声音尖叫了一声,顿时天旋地转晕了过去,倒在了马路边上。这一幕被悄然跟踪的梁弘瞧在眼里,急忙叫车把她送进就近医院里。

  赖义明莫名失踪之后,裴玲燕辞掉了原来的钟点工,留下烧饭的苏阿姨给她作伴。苏阿姨是裴玲燕在街上遇到的,她说要找做保姆的女儿。裴玲燕刚好要人烧饭菜,得知她的家乡菜烧得好便留下了。裴玲燕受伤住院后,苏阿姨给送来好吃的,还给她带来几朵栀子花,插在病床床头柜的花瓶里。

  裴玲燕天生有一个怪癖,闻不到花的香味,就会寝食难安,人也会枯瘦如柴。赖义明知道她的喜好,别墅买下后,请人装修了一间玻璃花房。一年四季,花房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裴玲燕唯独喜欢栀子花,把它看做自己圣洁的化身。没过多久,她把整座花房里的花全都换成了喜爱的栀子花。

  栀子花喜阴,越是阴气重的地方,花朵就开得越美。那些栀子花底下埋着一具尸体,自然开得更是茂盛了。裴玲燕一想起这事,心脏怦怦乱跳。玻璃花房成了放在她手上的烫手山芋,她毁不得又留不下,这该如何是好?

  裴玲燕悄悄把苏阿姨带的栀子花丢掉了。可到了晚上,苏阿姨又自作主张带来几枝。那花一定是她精心挑选出来的,香气浓郁,花型也很完美。

  或许是心里有了阴影,裴玲燕总觉得这些栀子花透出几分血腥气。她不再像往常那样爱不释手,而是把花远远地抛在窗台上,不管它会不会枯萎。

  挂在夜空的月亮,把微光撒上那张病床床头时,裴玲燕忽而起床撒尿。突然发现栀子花上居然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泽,就像它在自动吸收月光一样。

  裴玲燕悄悄地凑过去一看,顿时吓得心胆俱裂。那些栀子花居然全都变成了女人头,一朵花一个小人头,每一朵都长得眉眼俱活,弄得诡异极了。

  如果玻璃房里的那些栀子花,全都长成那女人的面相模样,她该如何是好?裴玲燕在那张病床上辗转反侧,耳畔不断传入凄厉的惨叫声,脑海里不断翻涌栀子花的花波浪。她片刻功夫也待不住了,起身收拾带来的东西。

  当天晚上10点多钟,裴玲燕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在医院门口叫来出租车,匆匆忙忙赶回了那所别墅。在住宅里兜了一圈后,裴玲燕琢磨着放一把火烧掉那些大不吉利的栀子花,永远地把花丛底下隐藏的秘密封存起来。

  夜静更深,周围一片寂静。裴玲燕悄悄拎了一桶汽油进了玻璃花房,看着栀子花开得婀娜多姿,每一朵花那么美,那么白,弥漫着熟悉的味道。忽而,栀子花的清甜香气霎时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缕不易察觉的血腥味。

  瞧着眼前变幻的一幕,裴玲燕不觉惨然地笑了。然而更为诡异的一幕展现在她眼前!花丛中出现一只瘦骨嶙嶙的手,那么苍白如霜。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花丛底下缓缓钻了出来,摇晃着庞大的身子一步步向她扑了过来。

  天哪,是她!是她!裴玲燕吓得扭歪了脸,张大了惊恐的双眼,提汽油桶的手下意识一抖,乓咚一声闷响,一桶汽油几乎全浇到了她自己的身上。

  栀子花的香味并没被汽油味遮盖下去,反而越来越浓烈了。那个骷髅女人的身影越来越近,一步步向裴玲燕逼了过来。裴玲燕吓得心脏跳在了嗓门上,鬼使神差摸出口袋的打火机,“啪”地一声,绿色的火焰喷了出来……

  轰隆一声剧烈震响,玻璃房炸得四分五裂,乒零乓啷撒到了四处,火光冉冉冲向了夜空。梁弘接到报警匆匆赶到时,大火已经被市消防队扑灭了。

  人们在清理废墟时,发现了两具女尸。一具是裴玲燕的,已经被烧成了焦碳。另一具深埋在花丛底下,几乎所有栀子花的根都生长在她的身体里。

  在两个月前的晚上,赖义明或许喝得烂醉了满面酡紫,搂着小保姆倒在了席梦思上。裴玲燕咬着牙齿持着一把水果刀,朝床前扑过去一把扎下去。谁知赖义明猛然惊醒了过来,身子迅疾打了个滚,那把刀子咔嚓一声扎在小保姆身上。赖义明一见情势不妙吓得拔腿就跑掉了,裴玲燕则壮了胆子在花房泥土上挖了坑,把她埋在那片栀子花丛下,以栀子花的芳香告慰她的英灵。

  苏阿姨落脚是来找女儿的,那天的巧遇纯粹是个安排。她女儿早告诉了她留宿的别墅,还给她拍下女主人头像。趁着裴玲燕醉酒蒙头大睡之际,苏阿姨借口出去买煤气,找到曾上过门的梁弘说出了隐衷。她知道栀子花闻多了会产生幻觉,但没有劝阻裴玲燕频繁接触。她觉得裴玲燕一直在跟自己演戏,更加怀疑女儿从没离开过赖家别墅,说不定就是她杀害了自己的女儿。

  赖义明伪装成乞丐潜逃后,曾偷偷给裴玲燕打过电话,要她想方设法误导办案警察,说只要挨过这一次难关,他就会送她30万巨款。裴玲燕虽然仇恨赖义明,但到了牵涉自己的时候,只得一次次地搞投案,谎称自己无意杀死赖义明,并且埋尸在哪里哪里,借此转移人们的视线,实现瞒天过海。

  正当围观别墅大火的旁观者不留意间,弥散在半空中的栀子花香幽幽扑向了破碎的玻璃花房。围观者门正要散开之际,一块碎玻璃从玻璃花房顶上坠落下来,坠落之时裹挟了一股力量,咔嚓一下插进一个旁观者的脖子里。

  围观者们惊疑地刹住了脚步,纷纷围着了倒在地上的男人。清理场面的梁弘也赶了过来,拨开围看的众人仔细看去,那男人的面目早已记忆,那是裴玲燕投案前给他看过的有关照片,眼前出现的居然是消失已久的赖义明。

【审核人:站长】

《栀子花下的秘密》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100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19:58
    美文苑
    故事扑朔迷离,情节变幻莫测,叙述神秘诡异,很吸引人,这便是小说的魅力所在!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