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欢欢(欢欢福娃)
作者:落叶半床 时间:2022-05-19
浏览:12次  字数:9316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66 篇,  月稿:765 篇

  当怀孕的欢欢妈尾随丁爸进入院门的时候,丁妈竟意外地没发火。丁爸说,他怎样也赶不走它。

  丁妈一向讨厌狗,欢欢的妈就是一条狗。丁妈竟对着这黑白花色的叭儿狗露出笑脸,说,来狗好,来狗发财。

  当欢欢妈的主人两星期后寻上门来,丁妈死活不肯让他把狗带走。丁妈说:“它一直跟着当家的从办公处到家里,要知道当家的并不喜欢狗啊猫啊的,怎么赶也赶不走它。它和我家有缘,自己跑进门的。”说着她摸着欢欢妈,“我们都和它混熟了,它也舍不得走呢。”那个人心里不大高兴,却轻声细语地说:“是是是。它和你家有缘。一看就知道你是好心人,把它照顾这么好。这么着好不好,这条狗跟我们家几年了,我家孩子离了它吃不下饭,它不在这些天,孩子天天闹。等它一下了崽,我就挑只最好的给你送来。”他说着招一招手,欢欢妈笨重的身躯就朝他走去,并亲热地舔他的手。丁妈说:“我不是得理不让人的人,进家的狗让给人,它不吉利。既然你这样说,谁家都有孩子,我也就答应了。”说这话的时候,丁妈看了看大丁和小丁。

  一个多月后,欢欢正式来到丁家。丁妈很高兴。虽然欢欢没有它妈妈那身漂亮的黑白花,长了一身黄毛,也就是狗中最常见的一种毛色,但它毕竟是条叭儿狗。所以丁妈一高兴,就给它取名欢欢。很快,欢欢就以它叭儿狗的本色赢得了左邻右舍的厚爱。它可以随便出入任何一个邻居家,只要摆出它最可爱的姿势便有手伸出来去抱它。周围的狗都是乡下的土狗,都没有欢欢那一脸乖巧相。欢欢既然拥有了这么好的皮相,受到众多人的青睐,丁妈对它的教育也从不放松,除了拉屎拉尿要找厕所,欢欢必须定期洗澡,理毛。夏天的澡更是每天必洗。夏日每天午后丁妈的必修项目便是给欢欢洗澡。欢欢小的时候对洗澡这件事极其配合,它知道洗澡的时候会帮它杀死跳蚤,洗完澡主人还会喷洒爽身粉,那感觉太好了。但是长大之后的欢欢对洗澡这回事就蛮不在乎了。它刚刚享受过五星级待遇,就跑到门前的灰窝里打滚,只是为了把它一身又长又卷的毛弄干。有一回它正熟练地做着这个动作,一个有名望的老者见了就送它一句话“扶不起的阿斗”。阿斗是什么,十岁的小丁听不懂,就说:“阿斗,还不如阿狗”。站在路边看热闹的人哄笑起来。

  欢欢来到丁家的这年,丁爸升级了,工资也涨了不少。丁妈喜笑颜开,说果然来狗好,此后对欢欢就更加疼爱。过年的时候,因为热闹和喜庆大人小孩都充满了高兴劲儿,欢欢总是躲得不见影儿。小丁光顾着玩,也就忘了欢欢。只有丁家的亲戚来了,欢欢嗅到曾经熟悉的气息,才跑出来玩一会儿。可是一听到鞭炮声,欢欢便钻到了床底下,小丁才晓得欢欢怕鞭炮,他乐得直拍手。因为他发现欢欢是条傻狗。

  三年之后,丁家搬迁到街市上的新居,欢欢也跟他们到了新家。新的邻居没有从前的邻居那么喜欢它,嫌弃它是条杂种狗。丁妈经常为此和邻居吵架,脾气也没有先前好了。

  新居的一楼是门面房,丁妈开了个杂货店。人来人往的,加上丁妈热情好客,丁家门前又成了左邻右舍的聚集地。马路对面的那个小女孩柔儿七八月大,很是可爱,小丁经常逗弄她玩。那天柔儿和小丁玩时咯咯地笑,她年轻的妈妈光顾高兴,没注意到脚边的欢欢,往后退的时候踩到了欢欢的尾巴。欢欢朝她脚跟就是一口。柔儿妈妈“哎哟”叫了一声,差点把手里的柔儿弄到地上。柔儿受到惊吓,哭个不住。妈妈见欢欢咬了人,顺手打了它几下。欢欢吃了打,跑到房内角落里,再不出声,它委屈的眼里盈满了水。丁妈要带柔儿妈妈去打狂犬疫苗,柔儿妈妈坚决不肯。

  成年后的欢欢每年至少会生一窝小狗崽。小狗崽还在肚里时便有很多人讨要。小狗崽生下来之后,欢欢不许任何人靠近它的窝。以前的邻居总爱逗它,它顶多呲着牙做出狠相。搬家之后再生狗崽,只要有陌生人经过,它就蹿出来狂吠。一个上街的人经过门前,被欢欢咬了一口。丁妈赶紧给人赔礼道歉,带人去医院打狂犬疫苗。邻居狠狠地说,咬人,还不一棍打死它!先前被欢欢咬过的柔儿妈妈盈盈地笑着说,欢欢护崽崽,欢欢是个好妈妈。她边说边把柔儿抛得好高。柔儿咯咯地笑着,开心极了。柔儿妈妈继续说,上次欢欢根本没有咬到她,只是她冷不丁地吓到了,差点摔到自己的孩子。邻居很不喜欢柔儿的妈妈,扫她门前的地时,故意把灰扬到柔儿妈妈的裤腿上。柔儿妈妈脸上总是充满着笑意,从不当一回事。

  接下来的几年,每年产崽,欢欢都会咬人。每回邻居都恶狠狠地说一棍子打死它,每回丁妈都要赔礼道歉带人打疫苗。

  那年,隔了三家的邻居名叫小真的,他姐姐因为超生被计生办的拖过去强行结扎,和其他违反计生国策的妇女全部关在一个大院里,执行命令的是他上学时候的同班同学,他想替姐姐求情,便带着礼物去同学家,请她照应下姐姐,结果他这同学半开着门,不接他的礼物,也不让他进门,冷冰冰趾高气昂地装作不认识他。他铁青着脸回来。另一个邻居跑到丁家讨要小狗崽,说要送给一个亲戚,她想起小真的姐姐,突发奇想地对丁妈说:“为什么不给欢欢做个绝育手术?”丁妈翻了这个邻居一眼,这个邻居一抬眼便看到小真那张气得发绿的脸。也是那一年的夏天,一个孕妇刚拐进丁妈店里,计生办的人就跟了来。欢欢在门前狂吠,计生办的人便问邻居:“你可看见刚才从医院出来的那个孕妇哪里去了?”邻居指了指另一条路,说:“好像朝那边去了。”邻居居然也为孕妇打起了掩护,很让丁妈吃了一惊。计生办的人虽然半信半疑,看见欢欢,也不敢贸然冲进店里。他假装到邻居店里买香烟,转悠了很久,也没见人从丁家出来,便悻悻离去。后来当邻居和丁妈弄清楚孕妇是第一胎,刚从外地回来时,便教导孕妇许多话,让她不要害怕计生办的。说着说着,邻居动了情,忽然流下了眼泪。那一天丁妈才知道,因为计划生育,邻居生了四个孩子,其中两个女孩都送了人。丁妈这才懂得邻居为何总是看人不顺眼。她见丁妈的两个孩子,也就是大丁和小丁,都没有因为计划生育而送人,又总在她眼前晃,不经意间就触动了她的伤疤。但是丁妈和邻居的感情并没有因此升温,邻居仍旧看人不顺眼,只是丁妈再看邻居的眼里多了几分怜悯。

  欢欢不太讨现在的邻居喜欢,却也在新居里随主人住了七八年。后来丁妈厌倦了街市的繁华重新搬回老宅,回到老宅的欢欢如鱼得水,过上先前的无忧生活。它每年还会产崽,但生完崽也不再东汪汪西汪汪了。只是好景不长,它生了毛病,两条后腿瘫痪了,每到犯病的时候它痛苦不堪,再加上老眼昏花,似乎进入了暮年。丁妈每每请兽医来看,经过街市,街市上那家邻居总是说:“还不打死它算了,乱咬人的狗。打死了,让你当家的吃狗肉喝烧酒。”丁妈回答说:“我当家的从不喝烧酒,更不吃狗肉,更不要说吃自家的狗。”

  欢欢最后病重的时候,大丁劝丁妈不要治疗了,让欢欢安心地走掉好了。欢欢死后,大丁背着人偷偷掉过泪。小丁就不管不顾了,想起欢欢,便放声大哭。

  埋葬过欢欢好几年,丁妈、大丁和小丁,还偶然提起欢欢刚来到家的时光。一旁沉默的丁爸不免也插句嘴:“奇了怪了,欢欢的妈非要跟着我回家,我赶它几次都赶不走,就围着我脚边转。”直到这时大丁小丁才知道丁爸一辈子不吃狗肉不光是因为吃狗肉会上火。

  欢欢死后,丁妈再也没养过狗。后来,为了照顾孙子,丁妈锁了老宅的门,搬到城里大丁家,小丁则住在大丁的楼上。住进城里的丁妈人缘仍旧很好,直到遇上新冠病毒。新冠进行时,一个邻居接连几年捣毁燕子窝,摔死小燕子。丁妈找他理论,邻居说:“我打死的是蝙蝠。”丁妈指着小丁说,他虽然傻,却也分得清楚蝙蝠和燕子。邻居咬定说燕子是蝙蝠,他说他不管,蝙蝠传播病毒。他见到燕子就打,打死也不处理。丁妈对着小丁说:“我老了,跟不上时代了。”说这话时,丁妈想起了当年村里家家都有的燕子。“它们和我们同住了十几二十年,也没有人说燕子是蝙蝠,更没有人说燕子传播病毒——倒是打过几年狗。”丁妈又说,“幸好欢欢没赶上那几次打狗。”

【审核人:站长】

《欢欢(欢欢福娃)》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欢欢 福娃
评论(12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