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海葬

作者:西部井水   发表于:
浏览:53次    字数:2969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44939篇,  月稿:7098

  老叶最后的日子,回到了乡下老家。按他自己说的法,这回真的是“落叶归根”,只是这叶子摇摇欲坠,暂时还没落在地上而已。老叶这病,是没法再治了,大夫说时间超不过两个月。老叶觉得趁着自己心里还清楚,带上止痛的药和其他药物,回到老家度过这人生剩余的时光。当然,这段时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做寿材、寿衣等,最重要的是墓地,还没有和村里说好,不知道让不让在老家土葬。他深知自己是城市职工,不符合土葬条件。其实,他早都想到了这问题,想让孩子们给村里的组长打个电话,可是,一直没有敢打,怕组长一句话拒绝了,就不好回来了!

  回来的当天晚上,就让妻子和儿子叶平赶紧收拾屋子,最后准备了一些从城里带来的酒菜,请组长过来说话。组长是不会同意他回村土葬的把?他心里忑忑不安,只有默默祈祷。其实他已经问过神了,只是神仙的话他似乎没有明白,或者理解不深。回来的时候,车子下了高速刚刚进入老家那条熟悉的乡间小路,老叶指着路边的一座庙宇说,我想进去看看。儿子听了父亲的话,稍微愣了一下,但也没有说啥,然后就把车子缓缓地打了一个右转,停在寺庙的门口。这座寺庙叫做二郎神庙,是老叶老家的一个古寺庙,后来被毁了,现在的这座庙是1993年重建的,很多人都参与了集资。老家的人都说这庙里香火旺,香火旺的原因是测字算卦很准。老叶却不信这个,虽然以前也来过,却不烧香,不算命,只是看看而已。但是,那也许是他少年轻狂,到了老来,特别是退休十几年之后,以前不信的东西开始信了;以前不曾关心的东西,变得特别关心。他让儿子虔诚地上香、上供之后,在这里抽了一签。只见签上写了这样的文字:宇宙大而圆,人间小又方。他问道长是什么意思,道长笑道:又圆又方,不就是一个钱字吗?叶平说:我还是不太明白,请道长明示。道长已经低头诵经,不再说什么。

  不一会儿,儿子叶平把组长请来了。组长名叫五福,是叶平的同学,老叶和五福的爹也是同学,两家还是从他爷爷那辈子刚出五服的本家人,不过五福的爹已经过世了。这样的关系,五福当然会给个面子的。一番寒暄之后,自然是叙旧。老叶也是多年未见五福,今天见了,简直是活脱脱一个自己的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同学,他们一起上学的那些画面,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伤感地说:你爹去世的时候,我也一直在身体不好,没有能够送你爹一程,内心很愧疚,我们曾是好朋友好同学,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五福说,三大,我爹过去也常说起你,说你考上大学的那天,天上打雷下雨,你高兴地在雨地里奔跑。我爹羡慕得不行,同时也为自己感到惭愧,跳了一回井,没死了,第二年又考了一次,还是名落孙山,最后就死了心,死心塌地地呆在农村务农。到了我们这一辈,总算祖坟冒青烟,我的弟弟和妹妹头同时考上了大学,家里总算有人进城了。妹妹毕业后在城里经商,经营小房子,这几年也挣了钱。弟弟毕业后回乡到镇上工作,也快升副镇长了,我爹心理也平衡了。我爹的后事办得非常热闹,唱了三天大戏,叫的是县剧团的名角,一百八十桌流水席待了全村老小,乡上的干部,学校的老师,都来了,喝倒了好几个,来了一堆叫花子也没让吃剩饭,吃的是正席。更欣慰的是,他老人家最后归了祖坟,松木棺材,柏木挡板,头顶龙凤,脚蹬莲花,样子是照秦始皇的棺材做的,下葬的那会儿,谁不羡慕?我这做儿子的,总算对得起辛苦一辈子的老爹了,让他老人家了无牵挂地、高高兴兴地和他的先人们在天堂聚会去了,这便是幸福啊。

  听到这里,老叶心跳加剧,四肢发软,头晕目眩,甚至有些呼吸困难。叶平赶紧给父亲拿药,按摩胸口,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

  老叶少气无力地对五福说:五福啊,大这身体,大夫说没有几天好日子了。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身后之事,能像你爹一样,当然大没有那个实力,不能办得那么排长,但能在老家操办就是幸福啊。他没有明说安葬在祖坟的事。虽然老叶没有明说,但五福自从叶平请他吃饭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老叶这次回来的缘由。他说:三大,你的意思是土葬?老叶点点头说:是的,我想和你爹一样,安葬在咱们村坟地,我们老同学还能经常见面呢。

  五福赶紧说,三大,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违反国家政策,也就是说犯法的。老叶妻子说:其实,我一直没有吃透安葬的政策,政策到底是怎么规定的?五福说,婶子,是这样,如果你和我三大有一个人是农村户口,另一个人去世后,就可以在咱们村坟土葬,最终两个人都可以土葬,而现在你和我三大都是城镇户口,而婶子你还是外地人,所以你们都是不能在村里土葬的。政策我吃得很透,三大回来土葬的事情,行不通,行不通。老叶妻子说:你三大这回回来,就没有打算回城里,恐怕也回不去了,不管他政策如何,我们铁了心了,非土葬不可了!我不信人去世了还得让我们把遗体运回城里去不成?五福说:婶子这话也对,政策是给死人定的,执行的都是活人,像我三大这种情况,也是有先例的,给村村上缴纳四万元,就可以土葬了。

  老叶妻子一听就火了,说:五福,村上这是要趁火打劫啊?给村干部送点烟酒都没有问题,你竟然狮子大张口,要四万元,没门!我们又不是外来户,你三大是这村里土生土长的,还和你爸是发小和同学呢,你爹能土葬,你三大也就可以!想不到你竟然说出这样话来!

  五福显得无奈地说:谁叫我三大那时候考上大学进城去呢?要是和我爹一样,那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了。这样吧,我和其他村干部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少一点,不过,也少不了多少,少个五百一千,问题不大。不过,婶子我给你出个主意,不如给我三大在城里买一块墓地,一平米大,四万元,而我妹妹就是干这个生意的,叫做买房子,实际是墓园,一块墓地,夫妻二人合葬,也是不错的选择。到时候让她给我三大选个风水好的,你看咋样?这样,以后清明和十月一上坟,叶平他们也省事,不用跑这么远的路了!

  还没等婶子和叶平说话,五福就站起来说:婶子,我有事先走了,咱们回头再商议。但愿我三大回到咱这农村,空气新鲜,心情好,或许病就好了,咱们也就不再谈论身后之事了。

  事情还真的就应了五福的话,老叶自从回到村里,思想疙瘩解开了,毕竟花钱可以土葬,心情慢慢地转好了,也不为那四万元纠结。每日拄着拐杖四处去转转,看看乡亲和在世的老同学,也经常到村坟里去给自己看地方。他自己也曾从网上看过一些关于死后风水的说法,经过几天踩点,给自己看好一处地方,西高东低,将来面朝东方,是个旺家的地势,心里兴奋异常。还给回到城里的儿子打电话说自己选的地方如何如何好。叶平听了电话,非常高兴,高兴的不是父亲选的墓穴好,而是从电话离感觉到父亲的精神状态很好。

  在故乡的日子里,也先后有两个人离世,这让老叶很担心,生怕人家抢了自己看看的风水墓穴,可是,偏偏没有人看好他选的地方,让他又紧张又高兴。在村里一呆就是三个月了,老叶突然想起大夫说的两个月大限的话,不由得想笑。可是,他又笑不出来,因为自己的妻子自从回到乡下,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出现了很多的以前没有的毛病:失眠、消化不良,冒虚汗,畏寒怕冷等症状,到后来,心脏也出了问题。最后,不得不让儿子开车把他们接回城里。

  在回城里的路上,妻子说出了自己生病的原因,就是对在老家土葬要收四万元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凭啥呀?太可恶了。她说,与其安葬老家,不如在城里买一块墓地,一样的花钱,跑那么远干吗?孩子们以后鬼节祭奠,也少跑路,少花汽油钱。于是,老叶也在儿子和妻子的劝说中也逐渐改变了主意。

【审核人:站长】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心怡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