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刘军:不要被太熟悉的东西束缚
作者:美文苑 时间:2022-03-14
浏览:12次  字数:13730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2715 篇,  月稿:1130 篇

  我这里所说的太熟悉,主要是指人们的思路、工作方法、专业特长以及多年形成的惯性思维等。这些太熟悉的东西可能一个时期有效,或者正常的工作程序有效,但面临着创新瓶颈、历史转折或重大疑难问题的时候,太熟悉的东西有可能成为障碍,需要突破,需要改变,需要蜕变。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列主义。可是这个主义,这个经验是苏联的,是没有经过转化的,没有中国化的主义和经验。但我们的“左”倾冒险主义和“左”教条主义者,却生搬硬套地拿过来,奉若神明,不许有任何改变,否则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结果一而再再而三地碰壁,碰得头破血流,差点把老本赔了进去,还认为碰得不够。他们不肯从主观找原因,更不肯承认自己的路线有错误。要么就认为敌人力量太强大,要么就是执行的不力,从来就不想也不敢去想这个经验是不是不适合中国国情?只有毛泽东打破了这种教条、这种迷信,另辟蹊径,才走出了一条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的道路,也就是一条走向成功的道路。真是转换思路天地新呢!

  在1865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笼罩了法国南部的养蚕业。这里的蚕几乎都得了一种奇怪的疾病,更为严重的是,这种疾病蔓延于整个欧洲大陆。症状就是蚕身上长满黑色斑点,染上这种病的蚕不再吃桑叶,也不再吐丝作茧,不久便成批地死亡,当地的养蚕业遭到巨大的损失。1853年,法国的蚕茧产量是2,600万千克,到了1865年则下降到了400万千克,仅1865年这一年,蚕茧数量减少导致的丝绸业损失就高达1亿法郎。这次蚕瘟持续了近20年。

  蚕农们为了挽救病蚕,想了各种办法,人们用硫黄、木炭,甚至用烟灰撒在病蚕身上,以求能治愈这种怪病,但是,这样做没有产生任何效果,蚕还是大批地死亡,蚕病也在继续蔓延扩大。无奈之下,蚕农们请求政府给他们派出专家来挽救即将毁灭的养蚕业。法国政府先后请了不少对昆虫有研究的专家来商量如何对付此事,其中少不了大名鼎鼎的昆虫学专家法布尔。专家们根据自己积累的知识和经验,提出了不少长期以来对付此类现象行之有效的办法,但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巴斯德问道:“听说南方的蚕成批的死亡,这是为什么呀?”“这就是目前本国昆虫研究界最头痛的问题;我们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但还是没有效果”。法布尔耸耸肩,表示无奈。巴斯德只好起身告别,临行时带走了几只蚕茧。望着他的背影,法布尔教授不禁喃喃自语:“你虽然满腹学问,但对蚕一无所知,怎么可能解决这个困惑了蚕民二十多年,国家损失达几十亿法郎的难题呢?”

  这一灾难使法国受到重创,时任法国科学院常务秘书长的著名化学家杜马向他的朋友、同事兼学生巴斯德求助,他几乎是以个人的名义真诚地恳求巴斯德来研究这种家蚕疾病的。当时的巴斯德根本就没见过家蚕,他极力强调自己的经验不足,并以此答复了杜马。不过杜马很清楚巴斯德具备承担这项研究所需的能力,因而没有接受巴斯的经验不足的拒绝理由。他说:“我们国家的状况可谓惨不忍睹,我愿出巨资请您来研究并解决这个问题。”

  巴斯德与法布尔年龄相仿。当时,他在一所大学主讲化学,正沉浸在化学研究中。他曾发现一种微生物让啤酒变酸,从而名声大振。此次南方之行,主要是给老师杜马教授的面子。

  巴斯德虽然对蚕一窍不通,缺少关于昆虫方面的知识,但由此他也没有受这方面的束缚和限制。当时,关于这种家蚕疾病的小册子大量地出现,除了偶尔有那么一两本还算有些用处外,其他大部分都是单调空洞的废纸。1860年,科尔纳利阿先生曾写道:“眼下,治疗家蚕疾病的药就像人吃的药一样复杂,有气体的,有液体的,也有固体的。从盐酸到硫酸,从硝酸到朗姆酒,从糖类到硫酸奎宁,所有这些药品都被用来处理患病的家蚕。”无助的家蚕养殖者们大胆地尝试着各种新的治疗方法,尽管盲目却信心十足。1863年,法国农业部部长亲自签署了一项协议,花费50万法郎推行一个据称是绝对有效的新治疗方案,该方案在法国12个不同的地区试行,可惜的是,试行结果表明该方案完全无效。当时所有试图治疗家蚕疾病的尝试没有一例成功。在这种情况下,巴斯德只好答应朋友的请求,并于1865年6月初在艾雷斯开展研究。艾雷斯是法国最重要的生产丝绸的地区,同时也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巴斯德来到法国南部,一边学习养蚕知识,一边查找蚕病原因,探寻救治方法。他认真地实验观察着。巴斯德把病蚕用水磨成糊汁,取出一滴放在玻璃片上,在显微镜下观察。经过多次细微的查看,他发现病蚕身体内都存在着一粒粒棕色的微粒,这是一种椭圆形的细菌。而在健康的蚕的身上是不存在这种细菌的。又经过了几百次的观察,巴斯德最后肯定这些微粒椭圆形的细菌,就是蚕害病的根源。这种细菌是从外部进入蚕身上的,它不仅在病蚕身上存在,在产卵的雌蛾体内也同样存在着。

  根据这个推断,巴斯德采用了一种简单而又准确的检种方法。他把产卵后的雌蛾用水磨成糊状,在显微镜下观察,如果发现这种病菌,就将母蛾和卵一起烧掉;如果不存在,就把卵留下作为来年的蚕种。

  之前,家蚕曾受到白僵病的攻击,巴锡研究表明,这是一种由蔬菜寄生虫引起的疫病。白僵病虽然不具有遗传性,但是通过随风漂浮的寄生虫孢子,它也会传播到远离疫情中心的地区。巴斯德说,白僵病现在已经非常罕见了,但最近的15~20年间出现了一种更严重的疾病。这种疫病的一个鲜明标志是患病的蚕身上通常有许多黑点,根据这一特征,德卡特勒法热先生最先将这种病命名为微粒子病,巴斯德沿用了这一名称。患微粒子病的家蚕生长受到阻碍且体型发育不均,蠕动缓慢无力,挑食且易早死。关于传染性疾病内在机制的研究从此揭开了序幕。

  经过6年的努力,1869年,法国养蚕业采纳了巴斯德首创的检种方法。他的伟大发现和制止病菌的理论挽救了濒临危亡的蚕丝业,拯救了法国的工业,繁荣了法国的经济。法布尔得知巴斯德制服了蚕瘟的消息后大为震惊,他既为自己只是沿用一套老办法感到遗憾,也对巴斯德这位昆虫学的门外汉竟然完成了这一创举深感钦佩。

  建国前后我们党已经认识到熟悉的东西可能闲置起来了,不熟悉的事情必须强迫自己来做。比如打仗的事情已经基本结束了,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的任务已经来临。所以从思想上和工作方式上都要来一个大的转变,甚至可以说一次蜕变。

  1956年党的八大正确分析了国内形势和国内主要矛盾的变化,大会《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指出:由于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我国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基本上解决。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并宣告党和国家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这个论断应当说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也是完全正确的。这不但说明把经济建设放在了主要地位,阶级斗争已退居次要地位。正如《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所指出的:党的八大“开得很成功”,“八大的路线是正确的,它为新时期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和党的建设指明了方向。”可惜的是后来因为国际国内发生了重大变化,特别是1957年反右斗争扩大化之后,毛泽东改变了八大关于主要矛盾的正确论断,在1957年9—10月的八届三中(扩大)全会的讲话中,毛泽东正式提出批评,并强调:“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疑问,这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到1958年5月,八大二次会议正式改变了八大一次会议关于国内主要矛盾的界定。

  改变八大的正确决策,成为“左”的错误的理论基础。在这之后,理论上不断强调“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以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实践中不断发动政治运动,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使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走了一段弯路。这一曲折告诉我们,坚守对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正确判断,对于党和国家的命运具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胡乔木认为,我党是在群众性的革命战争中过来的,用这个办法对待经济建设可能要出问题。近30年新民主主义革命搞的是阶级斗争,我们的胜利让我们深信,阶级斗争是个法宝。太熟悉的东西,容易形成固定思维,惯性思维,别的形式和方法又不太熟悉,特别是用经济的手段管理经济并不擅长。所以一遇到问题,很自然地就想到用阶级斗争的办法加以解决。这就很容易把不是阶级斗争的问题当成阶级斗争,或者用阶级斗争的办法加以解决。

  “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在理论和政治上所要解决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重新确定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断然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作出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实际上从根本上改变了50年代中后期以来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错误认识。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进一步规范和明确表述了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指出:“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我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党实现了三个转变,一是党的政治路线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二是从闭关自守转向了对外开放;三是党的思想路线从“两个凡是”转向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那么作为个人如何转向呢?就要从“左”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学会和增强经济建设的本领。再搞阶级斗争那一套,就要被时代所淘汰了。尽管这个转变对有些人来说很艰难很痛苦,但又是必须的,不然就会被时代的车轮无情地甩下。邓小平说过:“搞建设这件事情比我们过去熟悉的搞革命那件事情来说要困难一些,至少不比搞革命容易。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全党还是小学生,我们的本领差得很。搞革命不能说我们没本事,我们把革命干成功了,搞建设我们还说不上有多大的本事”《邓小平文选》卷一第261页)面对快速发展的世界经济和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面对党和国家“具有专业知识、专业能力的干部太少”,许多党员干部的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同实行改革开放的要求存在不小差距的现实,党中央发出了“全党同志一定要善于学习,善于重新学习”的号召。邓小平提出,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这样一场深刻的伟大革命,“全党必须再重新进行一次学习”“学习好,才可能领导好高速度、高水平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他指出:“在不断出现的新问题面前,我们党总是要学,我们共产党人总是要学,我们中国人民总是要学。谁也不能安于落后,落后就不能生存。”

  老鹰的寿命一般为70年,但是,老鹰在40岁时就已经开始退化。它的鹰嘴变得又长又尖,叼不住太重的东西;它的鹰爪也变得又长又尖,抓不住更重的东西;它的羽毛变的又厚又沉,因此老鹰飞得就越来越低。此时,在老鹰的面前有两大前途:一,饿死。因为它已经衰老,缺乏生存能力;二,蜕变。首先,老鹰会选择一处高山,然后在山上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为自己筑巢,接下来将会有很长的一段痛苦的蜕变过程将要在这里进行。蜕变的第一步:老鹰将自己的鹰嘴往岩石上咄,直到将鹰嘴全部咄烂,然后等咄烂的鹰嘴变痂,痂再慢慢地褪去后,新的鹰嘴就会慢慢长出来。蜕变的第二步:老鹰用自己的鹰嘴将鹰爪上的老甲一根根地拔下去,再等新的鹰爪慢慢长出来。蜕变第三步:老鹰同样用自己的鹰嘴将自己老的羽毛一根根地拔下去,再等新的羽毛长出来。蜕变的三步大概需要经历150天的时间,蜕变完成后,老鹰又获得了新生,它可以再活30年。

  老鹰勇于蜕变,使寿命延长30年的做法,给我们很深的启示,在历史转折时期,不下决心学习新东西,接受新事物,还是沉醉、迷恋过时的旧本领,就会作茧自缚,就没有生机活力,难以获得新生。

  2022年3月10日

【审核人:站长】

《刘军:不要被太熟悉的东》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刘军 束缚
评论(12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

    查看更多美文欣赏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