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周勇:孩儿巷里有人家
作者:美文苑 时间:2022-08-12
浏览:4次  字数:4708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23744 篇,  月稿:9318 篇

  在杭州的孩儿巷98号,有一处幽僻的清朝宅院。山墙巍巍,崇门厚朴,可见门内朱红窗牖掩映。相传南宋时,曾有过一位头发花白、年逾花甲的老迈名人、学士居住于此。

  那个春天,他从6年的绍兴闲居之日来到临安听候皇上差遣。

  临安这个地方,他实在太熟悉了。用今天的话说“一言难尽”。28岁时,他参加锁厅考试,名次在宰相秦桧之孙秦埙之前,秦某不爽,但是皇帝监考又没办法,陆游取第一。后来,在礼部选拔考试中,秦桧专权,干脆让陆游考不上直接回家。直到5年后秦桧病故。陆游才被赵构起用做大理寺司直。

  在杭州做官,陆游曾慕名游览灵隐寺边冷泉亭,这个地方白居易来过,苏轼来过。31岁的陆游来时,在一个下着大雪的寒冷早晨,陆游去看朋友郑禹功,座中有一位老和尚,朋友介绍说是妙喜禅师。陆游年少轻狂,也不管长幼尊卑,直接占据上座,并向朋友讨要酒喝,然后旁若无人地与朋友喝酒谈诗论兵,妙喜禅师遂离去。

  多年以后,经历世事的陆游想寻机会向禅师道歉,禅师却圆寂了。这份遗憾都化解在陆游诸如《书浮居事》的文章里,对妙喜尊崇有加。

  后来,陆游调任外地,从镇江到南京,被贬,被起用。47岁调蜀州通判,56岁去职回家。再一次到杭州,那是一个春天的早上,他来到西湖边,来到曾仕居的孩儿巷98号,物是人非。陆游于一旅店住下来,天开始下起雨来了,陆游点两碗绍兴家乡酒,一盘熟牛肉,几粒茴香豆,乘兴挥墨写下《临安春雨初霁》: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写罢此文,陆游不禁大声吟哦起来。正巧,伙计收拾盘盏,听到此声。“敢问可是陆放翁相公?”陆游闻之侧身看看伙计。伙计说:“陆相公不认得我?以前我和婆姨在孩儿巷开饼店,卖缙云烧饼。”陆游听说后,“哦,想起来了,你是吴小二。”吴伙计说起二十多年了,您老记性真好。两个人聊起来,吴还告诉陆游,当初卖杏花的二丫头,他的姨妹子如今已嫁人,她的老公在众安桥帮人载货做搬运工。“前几日,江北(元朝控制区)又催了50船粮食,由禁军押送。听说还不够!”

  陆游感叹说:“我刚刚接朝廷通知,在等候觐见,不知去何处补缺。有机会也和皇上说几句。”小吴伙计说:“还是相公心系国家啊。”

  不几日,陆游见到孝宗皇帝。一番寒喧后。孝宗说吴编修传给他看一首你的诗,“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尤其美妙,很有想象。如今调你去严州府任知州,望珍重,好好干出一番事业。

  在陆游的人生履历中,因为一句诗而惊动皇帝,而委以官职显然有些牵强。陆游本人也没有这样考虑过。其实民间有“小李白”之称的他,早已见惯人生浮沉,在起起落落的宦海中犹如一叶扁舟的他,已然把个人生死抛开,除了头上有皇恩,地上,还有草根百姓。

  陆游虽喜欢临安春雨,也惦念四川成都的西楼。他曾做作《西楼宴》说:“西楼遗迹尚豪雄,锦绣笙箫在半空。万里因循成久客,一年容易又秋风。”是的,在任性放达,同时又患得患失的他来说,“万里因循成久客”与“小楼一夜听春雨”是他人生中两种截然不同的处境,更是命运的旋律和变奏!

  如果你有空,你应该沿着如今繁华的延安路往98号去看看这个地方——陆游纪念馆。对于陆游来说,62岁写就的《临安春雨初霁》恰恰是作者诗风转向的一个标志。

  陆游在任上,力求“宽期会,简追胥,戒兴作,节燕游”,因此得到当地人民的爱戴;在诗歌创作上,60几岁后,他的诗歌中偏重清新隽永的风格,这与一个人的诗歌阅历是息息相关的。

  究其所以,大概是奔波了一生,也看尽了世态炎凉,对于自己一生中执着的信仰也就看开了。既然知道自己已经是风烛残年,十有八九是完成不了在红尘中的壮志了,那还不如就放开心扉接纳世间的一切。

  因此,孩儿巷98号,不禁是陆游人生际遇的交割之地,还是他精神征程中的加油站!有空的时候,不妨来这里看看。一个人的心灵史,也许就是我们解读宋韵的典型章节。

【审核人:站长】

《周勇:孩儿巷里有人家》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周勇 孩儿巷 杭州
评论(4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

    查看更多美文欣赏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