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秋水翁:夕阳里的杜鹃声
作者:秋水翁 时间:2022-05-10
浏览:0次  字数:6187  手机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36 篇,  月稿:58 篇

  ——访竹韵书院

  竹韵书院离我的故乡风岭村,只隔着一座山梁子。

  五月的山村,万物并秀,虫飞鸟鸣,——在杜鹃声里,可以听见连枷响起的“啪啪”声,劳动的汗水像演奏着一段优美而古老的乐章。故乡的五月,那是收获与付出的季节。

  书院就在风岭村后的山梁子对面。从长满芦苇的水库大坝走下去,直到山弯里,杂树掩映处,有一排房舍,刘叔的竹韵书院就在一丛竹林下,白墙青瓦,静寂无声。四合的围墙外,一口池塘,初夏的五月,荷叶冒出淡绿的嫩芽,有些没来得及展开的芽尖,直直地立在空中,没有蜻蜓停在上面,更有一种亭亭玉立的风韵。

  我没有敲门,径直推开半掩的院门,走了进去。一个不大的院子,正对门前的是一排四间、两进的房子,右侧有耳房,为日常生活所用;中为堂屋,其门框上有一牌匾,上面书写着“朝府”二字。我走近一看,那字体透着一种质朴的美感。堂屋正中的墙壁上,像传统的农家人一样,高高地立着神龛,下面一只香炉,袅袅的气息似乎并没有终止对祖先的祭奠。

  小院四周用砖砌了半人高的围栏,里面种了各色的花,五月的阳光正好,所以花开得正艳。一两只蝴蝶,绕在花间,曼妙地飞来逐去。也有一丛低矮的水竹,三五几根,直直地立在小院墙角一侧,显得格外地精神。

  堂屋前两三级台阶,阶沿一缕青苔,顺着台阶曼延至整个小院的墙角。那一丝绿意,在阳光下映着屋前的窗玻璃和粉白的外墙,就有一种幽暗青绿之感。

  从右转通过甬道一样的楼梯,便是刘叔精心打理的书屋。

  我进去时,他十分惊讶,一边热心地沏茶,一边饶有兴趣地介绍他的书屋来。对于刘叔,我从不客气,所以顺势一屁股就坐在书屋的椅子上了——我与他之间只隔着一张桌子、两杯热茶,茶汤冒出的热气,正好萦绕在人与书之间。

  书屋足有二三十平,深红的地毯,粉白的墙,其余除了书香,有一种泥土的气息填满整个房间。一张古铜色的长条桌,一排黑与蓝的靠椅,围着桌子,整齐地摆了一圈。靠椅上的网格布,干净而清晰,似乎透着一种古朴的味道来。长桌上堆放着还没来得及挂上墙的卷轴,展开一幅来看:字体苍劲有力,如古松翠竹一般。

  我绕着靠墙的书架转了一圈,嗅着书香粗粗地估计,应该有上千册的图书,其中有本土作家、国内知名作家以及古典文学作品;也有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和农业方面的书籍,——我一时十分惊讶,一个小小的农家院子里,竟然有这么多的藏书?

  我转身望着刘叔笑一笑,问及他为何在故乡的乡下建这样的一个书院。他不急不缓地告诉我,许多年前,他的祖辈,靠耕种和教书养育了一个大家庭,也因为读过书,所以世代都知道崇礼明智的道理。为了传承祖训,让知识更多地惠及四周的农家子弟,他不惜花钱出力,使这一座山村突然就了这样的书香气息。

  我站起来,走到书屋的窗前。窗外正有一棵老树,发出了新芽。它展开的淡黄的绿叶,在斑驳的阳光下,闪着光辉。“一片两片,三片四片,”我数了很久,却不知道那树究竟生了多少片绿叶。我问刘叔,这树为什么断了树尖,他说那是一棵银杏,从城里移来的,因为长得枝繁叶茂,与房屋挨得太近,为了使书室的光线变得明亮,所以砍了树尖,没想到这个春末,树越发地长得青绿了。

  我俩正为将来那种乡下闲适的生活而讨论着,不想从镇上的中学校赶来了两位女学生。她们不过十四五岁,一高一矮,乡下孩子稚嫩的脸,被阳光炙热地晒过,泛着健康的红晕,也透着青春的活力。刘叔问明来意后,显得非常高兴——原来两位孩子专程到书屋求书。她们第一次来书屋,显得羞涩而胆怯,说完话总是低着头,不敢正视于我们。

  刘叔很耐心地给她们讲解这个书屋的意义,并一再请她们坐下来,于是两位孩子才渐渐放松了自己,——缓缓地抬起了头。蓬松的头发下,两溜黑色的眸子,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清澈的光。

  许多年以前,我也曾像她们一样,对生命产生过一种美好的追求,也对未来充满着希望。然而我是不太幸运的,我那时能读到的书,少之又少,而现在的孩子,却能免费享受这样的畅读,是多么幸福的事!

  我对刘叔说,他干了一件伟大的事——尽管这样的事,不能直接地给乡村带来物质的丰盈,然而知识的力量却可以深深地扎在这片红土地里。当知识在这片土地里滋生的时候,我想这里的山更青;天更蓝;水更净,花儿也开得更艳……

  送走两位孩子,阳光已经偏西,书屋内渐渐地暗了,窗外竹林里一片幽静,从沙沙的竹丛声里,有一种幽冷浸进屋里来,使我感到一阵凉意。茶不再冒出热气,然茶味却留存于心。

  我不舍地向刘叔告辞,出门时,正对着门前的那座山梁,满目的绿意,一下子涌进这个小院里来了,让我避闪不及——人与山、与竹、与树,就这样融合在了一起。

  当夕阳的光辉照在山梁上,竹韵书院在黄昏时就更加地明亮起来,也温暖起来。山弯里传来四声杜鹃的啼鸣:“阿公阿婆,割麦插禾”,那种激烈而催人奋进的声音,一直在山村的上空响起。它不眠不休,最后消失在那片夕阳里

  ——天边一抹晚霞,正悄悄地在这个五月的黄昏里淡去……

  2022年5月2日于故乡风岭村

【审核人:雨祺】

《秋水翁:夕阳里的杜鹃声》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秋水翁 夕阳 杜鹃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抒情散文

查看更多抒情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