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
心灵的舞者:自然之贻
作者:木子饭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342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2篇,  月稿:61篇

  时间滴答滴答,在岁月的长河里不急不徐。脚步前行,往事后移。湿淋淋的日子里,适合在茶香袅袅中酝酿一场浪漫的回忆。轻轻唤醒味蕾,在舌尖游走总是那些是童年的味道。刻骨铭心,欲罢不能。

  早在旧年的冰雪中,人们心里就自然生出像对宁静渴望一样的对清爽的春风的渴望。春风日暖,春天是一个让人充满期待同时也绝不让人失望的季节。

  草芽呆萌的时候,春天的脚步轻悄悄。春天里,万物复苏,草木勃发。江南的春天热热闹闹,除却竞艳的花朵,蓬勃的绿叶,印在脑海中的深刻记忆,便是大自然馈赠的那些酸酸甜甜的味道。

  野草莓是春天送来的第一份礼物。当第一粒野草莓涨红了脸,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就成了我们狩猎的阵地。不用带任何器皿和工具,只需用手轻轻摘下,迫不及待塞进口中,清凉,清香。颜色鲜红的,甜味十足;红中透黄的,酸味占了上风;半红半黄的,质地硬,酸味更大。当然,如果颜色还是青黄的,那可心急不得,需再等上三两天才行。野草莓是春天里独有的,如果运气好,遇上没人采摘过的地方,一地红玛瑙似的果实散落绿叶中,扯下一根狗尾巴花,用其细茎穿串,一个,两个……九个,十个……一串野草莓,一件艺术品。舍不得吃,提着战利品开始炫耀。到村子里转了一大圈才开始近乎变态的表演,扯下所有的野草莓捧在手里,一把塞进嘴里,这样野蛮而又粗放的形象让旁人羡慕不已。其实这样出尽风头的机会少之又少,更多的时候只能是在叶丛中苦苦寻找。这些野草莓考验着我们的耐心,也许只有经得起等待的东西才会更加美好吧。

  春天里还有许多可以安慰口舌的东西,刺尖儿也是其中一种。怎么解释这东西呢,其实就是野蔷薇在春天里抽出来的嫩芽。扯下嫩茎,剥去外皮,像是去皮后的莴苣,里面青绿的就是可以食用的部分。遇上粗壮的也不过筷子粗细。带着青草的香气,有股清甜的味道。刺尖儿喜欢长在杂草丛中,不是因为嘴馋,我们也不会冒着被扎的风险。

  清明节前后,漫山遍野都是红艳艳的映山红,一丛丛,一簇簇。村子里的小山包上顿时热闹起来,折下几枝做个大花束,插在装有清水的啤酒瓶中。“把春天带回家”,这是我想到的最浪漫的句子。其实赏花之余还能尝一尝花瓣的味道。抽出花蕊,将花瓣放在手掌上用力一拍,花瓣蔫了,放在舌头上轻轻入口,带着淡淡的花香,又是酸酸甜甜的味道。抽花蕊,拍花瓣,一朵接一朵。和三两个同伴一起,捧着一大束映山红仰卧草坪,天上蓝汪汪的,地上绿油油的,心情美滋滋的。

  这些带着草木清香又酸酸甜甜的东西,不能填饱肚子,却可以慰藉心灵。有了它们,十里春风才更加层次分明。

  夏季里,一场暴雨是大自然借机馈赠的最好理由。雨前,整个世界装进了铁皮罐子,闷热得叫人抓狂。树上的知了似乎卯足了劲儿,聒噪的声浪一声高过一声。大黄也懒洋洋地趴在檐前柴垛一角,吐着大舌头,不住地淌着哈喇子,眼睛半眯着,它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旋风这个名号。中午时分,大人们纷纷歇了脚,整个村子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们可没有那么安分,找来两米多长的竹竿,在屋的角落处寻找蜘蛛网,将蛛丝缠绕在竹竿一头,像是给竹竿一头包裹上了双面胶。顶着烈日钻进门前树林,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示威似的叫得更欢了。我们屏住呼吸,循声望去。哈,有两只家伙正呆头呆脑地趴在桃树的主干上,比赛似的嘶吼。将竹竿轻轻伸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上去。此时知了依旧在叫,只不过叫声完全变了调,挣扎中带着恐惧,恐惧中裹着绝望。我们可管不了那么多,第一个战利品就到手了。粘知了讲究的是快、准、狠,伸竿,瞄准,粘住,动作要一气呵成。我们如法炮制,收获满满,虽然眼睛发涩,脖子酸痛,心里却乐开了花。

  接下来是快乐的根本,烤知了才是最终目的。把捉来的知了丢进灶膛里,用草木灰的盖住,如果温度不够,在添上一小把干松针。十来分钟后,灶膛里已经有异香传出,这香,是一种叫人无法用语言表达,十分好闻。赶紧连草木灰一起铲出,把烤熟的知了扒拉出来。我们来不及洗,抓起一个呼呼吹几口气,吹去草木灰就可以下手了,包去外壳,扯去头部和翅膀,只剩下尾腹部一小块,这就是我们垂涎的部分。不用任何调料,哪怕是最简单的盐巴也会破坏它原有的鲜香。

  等到我们从厨房出来,屋外已是雨的世界。坐在檐下,望着磅沱大雨静静地发呆,大黄摇着尾巴凑到跟前,似乎每个人都在想着心事。夏天的雨是任性的孩子,说来就来,想停就停。毫无征兆的,雨便收了场匆匆离去,只留下天之间清明的一切。

  新的快乐又登场,走,捡地皮菇去!带上小竹篮,撒开脚丫就往水库边跑。水库旁边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向阳面是地皮菇的梦床。这里的地皮菇很受大家的偏爱,因底下是岩石,捡起来的地皮菇很少有细沙和杂草,清洗更容易。不一会儿篮子冒了顶,我们把刚捡来的地皮菇拎水库里去清洗。清洗地皮菇也是一件技术活。将整个篮子放置水中,如果有细沙可以从竹篮的缝隙处漏掉,而杂草也漂浮着,只需轻轻用手一拂,大部分便清除出去。这样就清洗了一大半,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坐在堤坝上小心地挑拣出剩余的杂质,这可需要足够的耐心。

  地皮菇用来烧汤是无与伦比的美味。一勺香油,几粒葱花,简简单单。浇了饭,呼啦几口,一碗饭便下了肚,等到实在吃撑了才罢手。地皮菇味美是事实,而自己劳动成果让其更加美味,也是千真万确。

  大自然从不吝啬,她是慈祥的母亲,为天下生灵竭尽所能。她慷慨的同时又带给我们无尽的快乐。大自然像是一本书,书页上写着文字也留着空白,空白之处,由走过四季人自己做注脚,我们成长注定了书写内容的不同。四季周而复始,大自然的馈赠却让我们常品常新,即使记忆尘封,一旦开启,依然久品不厌。“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此时此刻,我又回到了魂牵梦绕的那个小山村。

【审核人:雨祺】

《心灵的舞者:自然之贻》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木子饭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抒情散文

    查看更多抒情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