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
殷国然:有关西瓜的故事
作者:殷国然 时间:2022-06-21
浏览:6次  字数:8443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43 篇,  月稿:53 篇

  清明时节,风和日丽,姹紫嫣红。难得一天假期,我和最铁的一个朋友视频。朋友在老家县城经营一家很大的水果店,应季的,反季的,各种各样水果都有,视频里红的苹果,黄的香蕉,橙的橘子,紫的葡萄,绿的西瓜……色彩纷呈,琳琅满目,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垂涎欲滴。

  祭祀节日,我们也不能免俗,自然而然讨论起人之生死,仪式礼节,及至中国传统孝道。这时,朋友忽然话锋一转,给我讲起春节时发生的一件事,和西瓜有关……

  除夕,一整天阴沉沉的,天空像坠着一个巨大的铅块,没有风,零下七八度的冷空气咬着人死不松口,仿佛整个世界冻成一坨冰疙瘩,裸露在空气中的耳朵,鼻子被咬得疼痛到了麻木,甚至眉毛都有了痛感。店里却人头攒动,拥挤不堪。我和老婆笑容满面,嘴几乎咧到耳朵根,边和客人热情洋溢地应酬,边手忙脚乱地称重、收款,还得紧张而又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客人们的一举一动,谨防有心怀不轨者浑水摸鱼。

  下午四五点钟,最后一位客人满载而归,我和老婆瞅着空荡荡的柜台,禁不住长吁一口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满意足地笑起来。

  “收摊吧,老婆,今年圆满大收尾。”我搓着酸痛的双手,眉开眼笑。

  “好!收工!明年再接再厉!”老婆小手轻捶腰间,眉梢眼角也都藏不住盈盈笑意。

  合上卷闸门的瞬间,老婆忽然想起什么,急忙又拉开,跑回店内,不一会儿出来了,手里捧着剩的最后一个小西瓜。“黑美人”品种,饭碗那么大,特别甜,很贵,我们卖二十块钱一个,不还价。

  “咱妈爱吃,等吃完年夜饭,让她边吃边看春晚。”

  老婆想得真周到!我心里暗叫惭愧,我这儿子当的,自己妈爱吃啥居然不知道!无限爱怜地伸手摩挲一下老婆疲态尽显的脸庞,喉头有些哽咽:“老婆,谢谢!”

  老婆举手拍拍我的手背,微笑一下,没说话。

  不知何时,落雪了。纷纷扬扬,鹅毛般的雪花在渐浓的暮色中飘洒,门前,大街,房屋都披上一层白。街道上空无一人,冷冷清清,一眼望去,远处的街道,只有一长串路灯昏黄的光柱,光柱里飞舞翻滚的雪花。大概严禁烟花爆竹的缘故,往年鞭炮齐鸣,烟花绽放的盛况不复存在,整个世界沉浸在一片静默之中,仿佛能听到雪吻大地的声音。

  到家,忙碌的父母已把各式菜肴摆满餐桌,只等我们回来下饺子,开启辞旧迎新的年夜饭。

  突然,老婆的手机屏幕亮开,响起悦耳的来电铃声。老婆看时,却是个陌生号。犹豫一下,没接,随手挂断了。可如影随形,很快又响起来。

  “大年夜的,是谁呀?这么不识趣!”我不耐烦起来。

  老婆这次不再犹豫,利索点开:“喂,您好!哪位?”

  “是吉祥水果店吗?”一个土得掉渣,粗豪的男人声音,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听得出,有些急迫。

  “是,有事吗?”老婆再问。我们店招上印有老婆电话,有时顾客打电话订货也有,但像今天,除夕之夜,大风雪天,有些特殊。我不禁怀疑,这男人是有什么企图。

  “我想买个西瓜,要多少钱都行——有吗?”男人用央求的语气说,似乎还隐着担心。

  “这——”老婆犯了难,她不由自主望向厨房,那个唯一的“黑美人”正千娇百媚卧在那里。

  “老板,只当行行好,卖我一个吧。”男人听出了玄机,不失时机地央求,似乎为了证实害怕买不到,他略微停顿一下,接着急迫得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周围的店……都跑遍了……没有,我确实……必须要买!”

  听话音,这名男顾客买西瓜的决心很大,老婆和我对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这时,母亲捧着西瓜从厨房出来,面色严肃地说:“这个时候买西瓜,肯定特别需要,咱自己吃不吃不碍事,赶紧给他拿过去吧。”

  老婆马上给那人回话:“大哥,您现在哪里?”

  “你家店门口。”男人语气里带着雀跃的欣慰。

  “好,您等着,我们马上过去。”

  老婆说完,冲我一努嘴,“拿着!走!”

  我不敢怠慢,从母亲手里接过西瓜,和老婆一头扎进门外漫天风雪之中。

  家到店几百米的距离,我们很快赶到店前。远远的,已看到一个黑影在门口急促地踱来踱去。近前,借着路灯昏黄的光,我看清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戴一顶黑色棉皮帽,两边帽耳放下护着耳朵,上穿一件军大衣,风霜重重的脸上,满是焦虑、忧戚的神色。雪落在他帽顶,双肩,雪白的地上印满他杂乱的鞋印。

  看到我们,尤其看到我手里的西瓜,男人松了一口气,但脸上忧戚更甚。他满是谦意地说:“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打扰你们。可是……”男人迟迟疑疑,还是说了,“老母亲在医院里压着最后一口气,就是想吃口西瓜……为了心愿……才来……”喉咙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原来这样!

  我猛地一惊,心像被谁用手揪住似的疼痛起来,整个人呆愣了。老婆反应快,马上从我手中拿过西瓜,双手捧着塞进男人怀里。

  “好!好!”男人激动不已,一迭连声地说着,掏出钱来递给老婆。

  “值不了几个钱,赶紧拿去吧!给大妈吃要紧。”老婆推辞不要,催促男人快走。

  男人不好意思,看我老婆不接,又把钱往我怀里塞。

  老婆抢先拦住,有些动怒地说:“大哥,我们是真心实意的,别客气,赶紧回去给大妈吃!”

  男人拿钱的手僵在那里,颤抖起来,半天,嘴唇翕动着连说两句“谢谢!”一扭身,快步走了,约有十多步远,男人突然停下,扭回身,恭恭敬敬朝我和老婆鞠了一个躬。

  起风了,刮得纷扬的雪花漫天飞舞,渐渐淹没男人越来越远的背影……

  朋友的故事讲完了,我却意犹未尽。想必老母亲吃过儿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买回的西瓜,一定含笑九泉。其实许多时候,父母对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女,毫无奢求。孤独时的一个电话,病饿时的一碗饭,临终时的一口水,他们都能感到极大满足,渴求慰藉的心必会温暖许久。

  我不由想起我的母亲,想起我十二岁那年生的一场病,想起那份解救我于水火的西瓜情结……

  刚过春节不久,我突然全身浮肿,面色虚黄,食欲不振,浑身乏力。到医院一检查:肾炎。医生开出一百天的诊治方案,大量的药丸,每天两针青霉素。为了治病,刚读五年级的我只好休学在家。母亲用架子车拉着我,每天早晚两次去邻村曾照四诊所打针。整整一百天,整整二百针,我小屁股上的针眼密密麻麻,惨不忍睹,每次母亲都心痛难抑,泪流满面。可是,遭受千般罪,病却未治愈,眼看又要历经一百天二百针一个疗程的万种涅槃时,在外地行医的该村曾广明大伯回来了。父亲知道他的名头,中医治肾炎手到擒来。于是,在经过大伯一番望闻问切后,开出几具中汤药,并告诉父亲一个偏方,西瓜消炎去肿,要多吃。

  时值初夏,头茬西瓜刚上市,贵得离谱。可是,母亲毫不犹豫地卖掉家里仅存的小麦、玉米,买回成袋的西瓜让我吃。大概两个中药的疗程,半个月左右,辅以西瓜功效,我全身肿胀消退,脸色红润,神清气爽,胃口大开,彻底摆脱疾病困厄。

  诊断书下来,母亲抱着我喜极而泣。

  俗话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路;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但愿天下所有人,趁父母安康,无论工作多忙,路途多远,常回家看看,给父母端一杯热茶,帮父母做一顿饭,哪怕陪父母说说开心话。

  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一个西瓜的故事,带给我的启示。

【审核人:雨祺】

《殷国然:有关西瓜的故事》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殷国然 故事 西瓜
评论(6人参与,1条评论) 盐如玉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6-21 11:40
    游客
    从一个小小的西瓜入题,讲到儿子对母亲的反哺,母亲对儿子的爱,令人感动。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叙事散文

    查看更多叙事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