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
钱朝铸:藏在心中的呐喊
作者:钱朝铸 时间:2022-09-21
浏览:45次  字数:20301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62 篇,  月稿:62 篇

  引子

  2022年8月21日,尽管骄阳似火,酷暑难捱,但家住安徽省和县县城民生小区的粮食系统退休职工、优秀共产党员赵显生,还是热情地将笔者接上他的车,赶赴皖东名镇乌江,去采访他健在的叔爷爷——百岁寿星赵钟弼老先生,了解到赵老的哥哥——民国年间和县开明绅士赵钟维先生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得知了赵公当年为新四军收税而惨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的血腥内幕,为新编《和县志》填补了光辉一页。赵老虽然有些耳背,但依然思路清晰,反应敏捷,如数家珍地为我们提供了许多珍贵史料,也为赵家人发出了藏在心中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神圣呐喊。

  01

  赵钟维,男,1912年3月出生于和县濮陈乡(原濮石乡,范围在今濮陈至石跋河一带)窑头自然村。曾先后在濮陈、乌江、和县及南京等地读书。赵家是窑头村的首富,赵钟维的父亲赵昌鹏(字博久)、母亲范氏(乃乌江名门范家姑娘)秉持劳动致富、勤俭持家、恩泽乡里的理念,诚实厚道,宽以待人,逐渐致富,家财万贯,人丁兴旺,两位老人育有六男二女共八个子女,他们排行依次是:老大赵钟琴(长女)、老二是赵钟维(男)、老三赵钟杰(男)、老四赵钟铭(男)、老五赵钟铭(男)、老六赵钟弼(男)、老七赵钟英(小女)、老八赵钟熙(男)。赵昌鹏老先生不仅在村上创办了名闻遐迩的“赵森和油坊”,民间称作“赵家油坊”,而且还拥有窑头、小李、黑杨集和石长圩等村庄共500多亩旱涝保收的良田。位于窑头村的赵森和油坊,门头高大雄伟,建筑气势恢弘。60多间厂房,30多名技师人,60多位长工和短工,另有众多家丁,其人数之多、规模之大皆为和含一带首屈一指。该油坊出产的《森和》牌老字号香油、麻油系列,质量上乘,价格公道,深受百姓青睐,是苏皖一带的名牌产品,该油坊与当年西埠的“范家油坊”并驾齐驱,有“南范北赵”之誉,是和州“油坊双壁”。

  赵老爷的长子赵钟维,身材高挑、儒雅俊秀,待人真诚,聪明好学,博览群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多才多艺,广交朋友。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他在南京钟英中学(现第二十三中)读书期间,就接触到中国民主同盟等许多爱国进步青年,并积极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和这些进步青年共同组织开展了各种爱国教育活动,在南京这个民国首都名声日隆,直至高中毕业后,才因老父之命返乡继承家业。

  1931年冬,一表堂堂的赵钟维,刚跨入20岁门槛,就与乌江名门邵家的大家闺秀邵先慧小姐拜堂成亲,邵先慧是我国“诗书画三绝”林散之(乌江人)至交邵子退先生的亲侄女,是当今名闻苏皖的著名书画家邵川先生的叔姑。当年结婚的喜宴规模之宏大、盛况之隆重一直是乌江、濮陈一带老百姓争相传颂的佳话。

  02

  婚后的赵钟维,在知书达理、聪明贤惠的妻子邵先慧的大力支持下,一边协助赵家继续经营老油坊和土地出租管理,一边想将自己的才华奉献给家乡的教育事业,便毅然在濮石乡创办了一所私立小学——振华学校,他自任校长,特聘了许多进步青年为该校老师,教授国文、数学和地理、历史等课程,其中有著名的东北流亡青年、后来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王重方先生(他教授数学),真正为家乡学子的教育成长、为国家培养建设人才发挥了重要作用,因而受到了当时民国政府和县县长刘广沛的通报嘉奖。

  在受到地方政府热情鼓励后,赵钟维信心百倍,越干越有劲。1934至1935年间,他在勤奋办学的同时,不忘与许多老友和进步人士经常联系,他们“三观”相同,爱好相近,志趣相投,经常接触,互为知己,他们关心国家大事,关注民生民权。他们在一起共商国是,为国家的救亡图存奔走呼号。他们中有秦朝华、罗家政这样的地方名绅,也有狄群和万年芳这样的共产党人。狄群是当年江南新四军横山游击队某支队负责人,1942年率队“北上”抗日路过乌江时,曾受到赵钟维和万年芳等人的大力资助,1948年“南下”灭蒋时,还特意赶到乌江寻找过“好人”赵钟维,解放后曾任马鞍山市委书记。万年芳,是在乌江镇以经营棉花为名的地下党,专司抗日救亡运动。秦朝华和罗家政都是当年中国民主同盟会员,秦是濮石乡秦家营村人,也是濮石乡“华严寺”庙小学校长(赵钟维曾协助秦将庙里的泥菩萨搬走做学校);罗是和县张集人,也是当地教育界名人。赵钟维与他们这些人之间的互动和友谊都是公开的秘密,连小于赵钟维11岁的五弟赵钟弼至今仍记忆犹新津津乐道,他说:“我二哥是个有远见且具有强烈的爱国心的人,他审时度势,认为共产党是一个为劳苦大众谋利益的党,是一个能拯救中华民族的党,所以主动与共产党取得了联系,想为共产党做一点实事。”

  03

  1937年12月隆冬,临近年关。一天上午,一小队日本鬼子从长江石跋河口登岸后,便开始了疯狂的“烧光、杀光、抢光”,一时间长江岸边天昏地暗、白色恐怖、涂炭生灵、民不聊生。沿江的村舍都被化为灰烬,百姓妻离子散,振华学校只好停办了,好在位于窑头的赵家油坊没有被烧掉,于是赵钟维只得和妻子一同重操“赵森和油坊”旧业。在这期间,他继续与许多爱国民主人士包括时任和县县长的王殿之(也是东北流亡青年)等取得联系,尤其值得载入史册的是,他还与刚调至皖东北担任安徽省第六行政区督察专员兼泗县县长及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司令的盛子瑾(又名盛瑜,原国民党军统局局长戴笠的表妹婿,和县姥桥盛旺村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生)取得了联系,并与秦朝华一道去和县香泉某地与盛子瑾先生见了面,盛热情接待了他们,并为他们洗脚洗尘,宣传抗日救国道理。之后,赵钟维主动把家里用于看家护院的枪支弹药拿出来交给盛子瑾支持抗日斗争。赵钟维与乡贤盛子瑾先生这段难忘的革命友谊,百岁老人赵钟弼至今仍牢记在心。

  令赵家人倍感自豪的是,赵钟维在暗中与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四军取得了联系后,愉快地接受了新四军给他的艰巨任务,他便以“赵家油坊”到各地征收菜籽、芝麻、花生等原料等为掩护,暗地里替新四军捐款征税。因他是和县文化名流,社会地位较高,加上家庭殷实,言行庄重,常行善事,口碑较好,所以他的收税行动得到了老百姓一致拥戴,每年都超额完成了税收任务,为新四军筹集了大量的可用经费,因而受到了当年新四军和含支队领导马长炎顾鸿等人的高度称赞。马长炎是当年和含支队副支队长,后任“和含江全”地区游击纵队司令员,解放后历任安徽省副省长、省委常委、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顾鸿是新四军第七师五十六团副团长,和含支队江全大队大队长,解放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师长、代师长,第十六步兵学校校长,南京工程兵学校校长等职。所以,在马、顾等人的影响下,他不久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党领导的地下税收征管员。

  04

  1943年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年月。当时民国和县政府已迁往和县善厚的山里去了,所以乌江、濮陈和石跋河一带都呈无政府状态,社会管理自然形成了老百姓口中的“三方面”局面,即国民政府的残渣余孽、新四军和日本鬼子,社会一片混乱。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年盛夏的一天,赵钟维替新四军秘密收税的消息,竟然便被石跋河街上的国民政府县党部“二支队”的密探得知了,他立即向他的上司——严老小(绰号,二支队的大队长)告了密。严老小是乌江、濮陈和石跋河一带出名的反共分子,他虽然个头不高,三角脸,贼眉鼠眼,长相寒碜,但他依仗自己有枪有炮,还有县党部作为靠山,所以穷凶极恶,横行乡里,祸害百姓。可一提到新四军,他就色厉内荏,认为有了新四军就没了他的“统治”地位。有一次,他手下的一名中队长被新四军就地正法后,他便对新四军恨得牙痒痒,四处布下自己的密探,随时搜集新四军情报,以便及时抓捕,想复仇解恨。所以,严老小在得知这个情报后,立即亲自带了一队人马赶到窑头村的赵家油坊,将正在家中整理账务的赵钟维先生强行抓走,吓得赵家人惊恐万状,立即筹钱想疏通严老小,求他放人。可想不到的是,严老小想“处死”赵钟维的决心已定,连他手下的人都知道了:“你们赵家给再多的钱来赎身也没用!”很快,赵钟维先生被国民党二支队抓走的消息也传到了新四军的耳里,他们立即开展了“营救地下党赵钟维先生”的行动。

  1943年农历6月13日上午八时许,生怕新四军来营救赵钟维的严老小等国民党匪徒,将赵钟维先生五花大绑,押到了石跋河的“张果老庙”后面荒岗的一棵老槐树下,想杀一儆百。赵家得知后,赵钟杰(赵钟维二弟)立即筹措近万块银元请求赎身,却遭到严老小的蛮横拒绝。

  在临刑前,严老小张牙舞爪地挥舞着手中的驳壳枪,在赵钟维身旁转了三圈后,忽然用枪头指着他恶狠狠地叫道:“说!你为啥要替共产党的新四军收税?咹!”赵先生扫了他一眼后轻蔑地笑了笑看向滔滔北去的长江之水,其不屑一顾的神情,气得严老小暴跳如雷,他咬牙切齿地说:“赵老大,你竟然藐视我!来人啦,给我狠狠地打!”他话音刚落,就从其身后闪出两个匪徒来,一个是“杨队”,一个是“魏大民”,他俩立即举起随身携带的牛皮鞭猛地向赵钟维抽打起来,可怜,直将赵钟维身上的白衬衫被抽得稀烂,身上显出一道道血印,但他却不哼一声。其暴行立即引起围观乡亲义愤填膺,他们纷纷指责严老小道:“土匪行径,丧失人性!”严老小这才挥了挥手止住了他们,自己走上前问赵钟维奸笑道:“只要你告诉我谁是你的同党,谁是你的上司,我就立马放了你,还保举你当上濮石乡乡长!”赵钟维立即大声训斥道:“呸!你这无耻之徒,看,新四军每天都在打日本鬼子,可你们在干啥?同室操戈,丧尽天良!老天会惩处你的!我的同党就是共产党,我的上司就是新四军!”严老小被骂得张口结舌:“我……我……哼!”他忽然冷笑道:“你赵钟维死到临头嘴还硬!好,今天就要你尝尝我的厉害!”说罢就用刺刀戳向赵钟维的嘴,戳得他牙齿脱落,满口喷血。但赵钟维却大义凌然地向围观的村民高声呼喊道:“新四军会为我报仇的!共产党万岁!新四军万岁!”其口齿虽然含混不清,但声音却如洪钟大吕,威严宏亮,吓得匪徒们不知所措,严老小赶紧对“杨队”和“魏大民”吼道:“你们发楞干啥,还不赶快动刑!”这两个匪徒这才缓过神来,立即端起明晃晃的刺刀,向绑在大树上的赵钟维先生猛然捅去,一刀刺向颈脖,一刀刺向左胸……立即鲜血喷溅,赵先生却宁死不屈,他大义凌然,两眼怒视匪徒;三刀刺向右胸,四刀刺向心窝……刀刀见血,可赵先生依然横目冷对,吓得两位匪徒浑身发抖,他们从未见到如此坚强的共产党人,于是便丧心病狂地向赵先生连捅了36刀!直至将他身上的白衬衫在瞬间染成了红衬衫……

  遗憾的是,此时,营救赵先生的新四军队伍已急速赶到了近在咫尺的黄坝了,他们仅晚来了一步。

  赵先生惨遭杀害后,围观者立即爆发出一片惨痛的哭喊声,其中有赵家人,也有受惠于赵家的众多百姓,赵家人则奋不顾身地冲上去,将捆绑赵先生的绳索解开,此时他脚下鲜血已浸红了大地,染红了近在咫尺的长江,引起江水一片呜咽……

  面对如此惨绝人寰的血案,赵家人悲愤交加,苦于世道黑暗,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他们只好在撕心裂肺地呼唤中将赵钟维先生的尸体迅速领回。由于天气太热,不便隔夜,所以当晚便举行了隆重而简约的出殡仪式。方圆数十里的百姓都自发地闻声赶来,大家群情激愤,呼声哭声一片。因为大家再也想不到,这位曾为家乡人民争光添彩的和县名人,犹如一颗明星,竟这样被国民党匪徒阻断了它的光辉,悲惨地陨落了……

  令人无比欣慰的是,1943年农历6月16日,即赵钟维英勇就义三天后的中午时分。严老小这个万恶不赦的二支队某大队匪首,在午饭后逍遥自在地在家门口一个荷叶塘里洗澡时,被突然出现的新四军锄奸队给当场枪决了,新四军为赵钟维先生报仇雪恨的消息不胫而走,立即传遍和县大地,真是大快人心!

  05

  赵钟维先生不幸逝世后,赵家油坊依然成为新四军的联系点,这里有时曾驻扎过新四军的部队,许多共产党人都曾在此落脚,如马长炎、王祖民(仝汉成的上司)和仝汉成(和县濮集人,解放后曾任我国铁道部公安局局长)等人,其中仝汉成就曾多次住在赵钟弼的房间,可见赵家与新四军的鱼水情谊有多深,这是多年后马长炎、王祖民和仝汉成等人特此证明的事实。

  解放后不久的1951年,和县掀起了“土改”运动,赵家因地多、人多、财产多而被评为“大地主”成份。面对如此风云突变的政治形势,赵家人只得默默承受,从不向政府叫怨叫屈,表现出了赵家人大海一样的宽宏大量。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都对赵家人好评如潮,感恩戴德,敬佩有加。尤其令赵家人感动的是,在一次批斗地主的大会上,当主持人宣布:“将地主婆子邵先慧押上来”时,竟然有七八位当地的身强力壮者——他们都是赵家油坊聘请的师傅,自发冲上前去,轻轻地搀扶着邵先慧女士,几乎将她抬上了台。使得主持人非常生气,他质问道:“你们为什么这样抬举她?”想不到回答他的是众口一词:“赵家对我们恩重如山!”主持人立即哑口无言,不由得对眼前这位文弱的妇人心生一片敬意。想不到批斗会竟然变成了赵家的表彰会!

  尤其令人欣慰的是,时隔不久,刚成立的和县乌江粮油厂亟需招收技术工人。负责人事安排的曹训礼同志特批了赵钟维的次子赵毓雷,并说:“他家虽是地主成份,他父亲却是开明绅士,还是革命烈士,我们应该对烈士后代给予关照。”所以赵毓雷才有幸成为一名国营粮食系统的职工,后来他儿子赵显生才有幸成为他的接班人。

  06

  自1966年起,全国开展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有一天,在窑头村生活的地主分子赵钟维的大儿子赵毓刚,突然看到一批“红卫兵”闯进了他家,扬言要揪斗他。他非常生气,一边大声抗议道:“我是革命烈士的后代!”,一边从家里取出一张印有红色字头的信笺,上面正是他父亲的好友马长炎、顾鸿和仝汉成等人亲笔写的证明材料:“赵钟维先生是我地下党员,他是为新四军收税而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的,应当追认为革命烈士……”谁知这些红卫兵看也不看就将它撕得粉碎撒了一地,并说:“谁相信你这地主狗崽子的话,我们革命小将决不上当受骗的!”赵毓刚气得七窍生烟,犹如万箭穿心,两眼一黑,轰然倒下。可红卫兵却不依不饶,认为他“故意装死”,便用凉水将他泼醒,然后将他反吊在大梁上……可怜,赵毓刚这位血气方刚的汉子在第二天凌晨竟然一气之下上吊而亡!他的突然离世令赵家人伤心不已,个个悲愤交加,以泪洗面……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春风扑面而来。重新点燃了赵家人为赵钟维申请革命烈士之火,通过各种渠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当年熟悉赵钟维事迹的相关领导,他们果断出具了“赵钟维是革命烈士”的纸质证明,于是就向县委、县政府提出了庄严的申请,可想不到的是,当赵家人捧着这份来之不易的证明材料向县政府有关部门申报时,接待的工作人员却以“现在以拨乱反正为主,我们这里的冤假错案堆积如山,急需处理,你们的事只能暂且放一放”为由,硬是人为地将此事给耽搁下来。此后,由于赵毓雷长期体弱多病,直至1995年6月不幸病逝,导致赵钟维革命烈士申报的工作就不了了之。

  07

  在笔者结束采访时,赵钟维先生的长孙赵显生感慨万千,他满含热泪地说:“今天终于完成了我的一个夙愿,老早就想请记者来写我的爷爷。因为我自小就听父亲多次说过爷爷的往事,每当他说到爷爷为新四军收税被国民党反动派戳了36刀的场景时,我们父子俩就抱头痛哭。现在再次听到我叔爷爷的叙述,更是悲痛万分。父亲在病逝前曾拉着我的手说:‘伢子,你一定要好好做人,多做好事,继承你爷爷的革命遗志。’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多做好事、善事,争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好人,以实际行动告慰我的爷爷。我赵家后人一定会继承他“教育兴国,造福乡梓,救国救民,复兴中华”的遗志!”说完他忽然仰起头双手抱拳,十分庄重地面对蓝天和近在咫尺的长江噙着泪水说:“爷爷,您长眠于家乡的荒岗上,孤零零的,没有一块石碑,您的子女也没获得政府颁发的烈士证书,这是我们赵家后人刻骨铭心的遗憾,但您现在尽可放心吧,您和先辈们用生活换来的新中国,如今正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前进着,所以您的鲜血没有白流,我们一定会继承您未了的遗愿,砥砺奋进,为家乡和国家多作贡献,请您含笑九泉吧!”

  赵显生如此庄严的神情,使我们在场的人都感动万分,大家不禁热泪盈眶。因为他向天庭和大江的呼唤,不仅喊出了常年压在赵家人心头的愤懑和屈辱,喊出了一介百姓对共产党的真情,更喊出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柔情和血性。在这个呐喊声里,我们真切地感受到奋战在祖国各地的赵家精英们,爱家之情是何等地深沉浓烈、爱国之情是何等地光彩耀眼!

  是的,赵钟维先生虽然离我们远去,但他为新四军辛勤收税的革命精神依然有人在继承着,他忧国忧民的博爱之心依然有人在传承着,赵显生在先后被评为“和县好人”“马鞍山好人”后,如今又当选为“安徽好人”并荣获“全省学雷锋十佳志愿者”称号。他退休工资不高,却依然坚持每年都为自己帮扶的失学儿童义务捐款数万元!先进事迹感天动地,成为赵家后人的优秀代表之一。他说:“一时做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我一定要以继承爷爷的光荣传统,多做一些公益事业,服务乡亲。现在我们对赵钟维革命烈士追认成功与否,已看得风轻云淡了,但我们对共产党的一片忠诚和对祖国的一片挚爱,却越来越浓了。”

  赵显生的语言朴素无华,却内涵丰富,直抵人心。

【审核人:雨祺】

《钱朝铸:藏在心中的呐喊》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钱朝铸 呐喊
评论(45人参与,1条评论) 罗虎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21 16:40
    美文苑
    钱老师的佳作拜读了,非常好!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叙事散文

    查看更多叙事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