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作文
漫长的康复
作者:独自行走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587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9019篇,  月稿:604篇

  第十二天了,症状依然明显,咳嗽,越是晚上想睡觉了,越是咳得厉害,嗓子眼处敏感得像就要决堤的大坝,一点风吹草动便会引发一阵山呼海啸。

  但还没有另一个朋友严重,他咳嗽得难受的时候,恨不得旁边有人拿个大棒子,照着他头上狠狠敲一下,敲晕了,然后昏昏然美美的睡上一觉。

  除了咳嗽外,嗅觉好像也丧失了,泡的茶叶勉强能分出是绿茶或者红茶来,于是,翻出早就过期的,舍不得扔掉的茶叶,泡出一种赤色的酱汤,品着厚重的涩味,聊胜于无。

  非但嗅觉,味觉好像也不咋样,老婆子前几天做了条黄花鱼,端上桌让我尝尝味道如何?黄花鱼是我最爱吃的鱼,肉白而嫩,味鲜而美,往往一条鱼吃到最后,连汤都不会剩下,但这次咂摸了半天,只觉得盐放的有些放多了,其他味同嚼蜡,把意见诚实的和老婆子说了,惹来一阵青眼白眼。

  记得前一段时间,朋友冯兄第一个阳了的时候,在微信群里说没有味觉了,我还和他开玩笑说,省钱了,整天吃窝窝头就行,看来,我也有必要天天吃窝窝头了。

  父母的情况也堪忧。

  爸在阳之前就患湿疹,和他去省立医院看了一次,拿回药来又是口服又是外涂,好的差不多了,阳康之后洗了一次澡,痛痛快快的打上肥皂,把陈年老皮彻底清理了一下,没想到,这一次洗澡惹了祸,湿疹又复发,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痒得晚上睡不着觉。

  爸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一般的小病小痛从来不提,更少主动去医院,反倒是妈,从年轻时就往医院跑,家里常年有一股中药味,有时提起来,爸会开玩笑的说,你妈蚊子咬一口,苍蝇踢一脚都会跑医院,但前天却主动给我打电话,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全身痒的太难受了,还是再去医院看看吧。

  于是,驱车去段店立交桥西的省皮肤病研究所,那是一家老牌皮肤病专科医院,估计那里的专家经多见广,对付湿疹这种常见病有点经验。

  正是早高峰,经十路堵得天怒人怨,水泄不通,八点钟从家里出发,到了医院快十点了,以为大过年的人不会太多,没想到,还是低估了病人的决心,小小的候诊大厅挤满了。

  排队挂号,排队候诊,排队交钱,排队检查,排队取药,走完整个流程,拿了一大堆药回来,又是内服,又是外涂,有没有效果只有看天意了。

  妈的身体也有些不适。

  阳之前,妈胃口很好,每天三餐之外,还能吃苹果,梨,橙子,耙耙柑等各种水果,不怕酸,不怕凉,爸很是羡慕,现在每到饭点就犯愁,不吃不行,吃了胃疼,只好每顿吃一点,应付公差般了事。

  阳之前,妈每天上午外出购物,闲逛,几个小时下来不觉得累,现在在家里走走都喘得厉害。更有一次神情恍惚,在小区里散步居然找不到家门了,说出来是个笑话,妈自己也有些难为情,但这就是阳康的后遗症之一,间歇性失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妈本来就身形瘦小,去年饮食上放得开,好不容易胖了点,这二十几天下来,脸上那点肉又慢慢消失了,倒是脖子上的甲状腺结节越发突出了。

  看着妈消瘦的身影,我很是心疼,也有些焦虑,对她说,不能不吃饭,越是不想吃,越是要强迫自己多吃点,总比吃药好吧。

  妈嗯嗯答应着,但对于一个把吃饭当药吃的人来说,能吃多少,也只能尽力了。

  听说阳康后完全恢复要一两个月时间,妈还得继续熬下去,真希望有一句咒语像“芝麻开门”那样,念叨一句,明天早上一觉醒来,一切又能回到从前。

  好在老婆子彻底恢复了,她阳得比我厉害,我们俩都连续烧了四天,但她还有“刀片喉,水泥鼻”等症状,严重时睡觉只能侧卧,不能说话,我们俩头靠头各自躺在沙发上,听着彼此沉重的呼吸,交流只能用手机微信。

  老婆子恢复了,意味着我有现成饭吃了。

  朋友圈最近也比较消停,美猴阳的早,症状轻,发了两天烧就没事了,前一段时间一直想出去打球,听说可能会得心肌炎,又吓得不敢去了,徐兄,邵兄胆子大,本来是不怕的,但架不住后面有女人唠叨,也都偃旗息鼓了,我属于胆子最小的,自身症状又重一些,打球已遥不可及,每天能在小区里走走就很知足了。

  不能打球却能喝酒,美猴早就开喝了,偶尔三两白酒,间或四瓶啤酒,很是自嗨,涛弟不遑多让,一瓶习酒两顿就见了底,我也想喝,让老婆子炒了几个菜,开了一瓶红酒,据说是多年前买的澳大利亚酒,经过岁月沉淀,应该挺好喝了,在我尝来也只是酸涩,还不如喝点兑了色素的通化葡萄酒,最起码省钱。

  不能打球,不能喝酒,日子便寡淡了很多,每天除了看书,做点杂事外,便只剩下了发呆。

  偶尔会打几个电话,和朋友聊聊天。

  郑州的陈经理和我年龄相仿,又都爱好喝酒,爱好体育,平时甚为相得,几乎每隔几天便会通个电话。

  前一段时间他来山东跑业务,被作为密接者关了几天,回河南后又阳了,现在应该早就恢复了,我打电话问他,最近怎么样?他说,不怎么样,这个月光随份子随出去五六千了。我说这都啥时候了,还这么多结婚的?陈经理说,啥结婚的,白事,最近公司高管的父母接连走了三个,加上其他同事朋友的,陆陆续续,几乎隔几天就走一个。

  我说情况都差不多,我周围也有不少走的,这个病对老人比较残酷,需要和年轻人一样生生硬抗,能否抗住就看个人造化了。

  最让我黯然神伤的是一位朋友的女儿,才三十多岁,居然也遽然离世,留下尚处于懵懂期的幼儿。

  好在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人们都在慢慢恢复中。

  明天就是小年了,今天天阴欲雪,雾气弥漫,外面少有人走动,小区里多少有些冷清。

  上午去父母家里贴了几个福字,以往对联啊,灯笼啊,福字啊啥的,都是爸爸张罗,他会早早去环联小商品批发市场买回来,兴高采烈的将家里装饰好,今年爸被湿疹折磨得没了心气劲,我只好代劳了。

  下午去菜鸟驿站拿包裹,这是我给自己的新年礼物,一套心仪已久的书。

  在平淡的生活中努力活出新年的心情来。

  鲁迅在《祝福》里写道,“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亮光,接着一声钝响,是送灶的爆竹,近处燃放的可就更强烈了,震耳的大音还没有息,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

  鲁迅的新年还有爆竹可放,而我们的新年只能悄无声息了。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以前读刘长卿的这首《新年做》,总觉得过于凄凉冷清,今年的这个春节,多少有了些理解了。

【审核人:站长】

《漫长的康复》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康复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高中作文

    查看更多高中作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