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红色牧师”脱险记
作者:刘静 时间:2022-03-11
浏览:13次  字数:9652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59 篇,  月稿:0 篇

  在中央特科,有一位隐蔽战线上的奇人,圈内好友称他为“红色牧师”,美国记者斯诺在《西行漫记》中称他为“神秘的王牧师”,毛泽东则称他为“党内两大怪人之一”。他,就是董健吾。

  ——题记

  1931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委派张国焘、陈昌浩、沈泽民等人从上海到武汉最后抵达鄂豫皖苏区工作。周恩来派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护送。

  周恩来对顾顺章有些不放心,决定派董健吾随行。

  董健吾(1891——1970年),上海青浦人,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在陈赓的推荐下加入中央特科。

  周恩来在向董健吾交代任务时,流露出对顾顺章的担忧。

  行前,周恩来言近旨远地跟董健吾说:“你这一次一定要提高警惕,路上要严密注意敌人的任何动向。”顿了顿,他接着说:“不光如此,还要时刻注意自己人的情况,千万不能大意了,更不要盲目听从任何人的建议,如果出现情况,要记得随时跟上海党中央联系,报告。”

  李克农之子李力在《怀念家父李克农》书中写道:顾顺章是上海宝山人,1925年加入共产党,当过工人,比较活跃,罢工斗争中负责纠察队,表现机智勇敢,后被调到上海总工会。“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奉命到武汉任武汉工人纠察队总队长;中共“八七”会议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后调至上海具体负责中共中央特科工作……在上海小有名气,但他流氓意识较重,在成绩面前,狂妄自大,骄傲蛮横,而且道德败坏,吃喝玩乐、抽大烟、嫖女人、参加赌博,几乎无所不为。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多次对他批评教育,他当面认错,背后不满,在错误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瞿秋白的夫人杨子华说:“虽然他(顾顺章)是一个老党员,虽然他过去执行党的决定很勇敢,但他没有了解主义和政策,他的一切工作是没有革命意识的。顾顺章是上海流氓无产者的典型。”

  3月30日晚,一支轻车简从的小分队从上海出发了。

  4月3日,张国焘一行安全抵达汉口。

  4月8日上午,张国焘、陈昌浩、沈泽民等人离开武汉前往苏区。顾顺章的护送任务完成,理应马上返回上海,他却要逗留几天。

  董健吾之子董云飞回忆说:“任务完成以后,我父亲说,我们回去吧,回上海吧。他(顾顺章)说,不,我们要留在武汉,我要演出魔术。我父亲就说,任务完成,先去汇报吧,不要再搞那个东西了。他说,不,你不要大惊小怪。我父亲说,这个事情不是大惊小怪,你公开演出,抛头露面,不是要出问题吗?他又大笑,觉得我父亲对这个事有点大惊小怪,同时,他提出要我父亲陪他一起演出,因为他知道我父亲在圣约翰大学读书的时候跟一个美国的魔术大师叫布特能学过魔术的,所以,他要我父亲做他的配角。”

  4月20日,顾顺章不听董健吾的劝阻,竟用“化广奇”的艺名,在汉口“新市场”(今民众乐园)魔术馆登台表演魔术,并在街头、路口醒目处刊登广告,大肆宣传,引起一片轰动。

  为此,顾董之间发生严重分歧。

  董健吾认为护送任务已完成,应尽早返沪。顾顺章无视纪律,执意要上台表演。

  眼见演出时间一天天临近,董健吾忧心如焚,决定返沪向周恩来汇报。

  董健吾之子董云飞接受采访时说:“顾顺章约我父亲到江边码头碰头,到了以后,除了顾顺章,还有一位身着白西装、头戴白帽、脚穿白色皮鞋的妙龄女子,看上去像个舞女。我父亲把他(顾顺章)拉到边上说,我们做秘密工作,你怎么弄了个女的来。他说,这有什么,我们可以谈话,又可以打掩护,你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顾顺章沉迷于白衣妙女谈情调笑,面对董健吾的好言相劝,固执己见,当耳边风。

  董健吾迫不得已,在4月23日接头时,拿出一封自制的加急电报,谎称家中“祖母病危,速返沪”。他想用这个办法逼顾顺章返沪,顾顺章还是不愿意走。

  顾顺章派人给董健吾买了一张24日的“建国”号船票,并再三嘱咐他速去速回。

  董健吾之子董云飞:我父亲拿到船票后,向顾顺章辞行,随即来到了同学刘秉义家里。

  我父亲说:“我明天要走了,票也买好了。”

  刘秉义说:“你买的什么票啊?”

  我父亲说:“买的‘建国’号。”

  刘秉义说:“这条船很小又脏,我给你后天换一条日本轮船,那个又大又干净。”

  我父亲说:“那就行吧。”

  第二天,董健吾手提一个塞满废纸的网篮,到“建国”号上面转了一圈,预告开船的铃声一响,他混在送客的人群中下了船。一上岸,当即乘车直奔日商码头,登上了晚于“建国”号一小时启碇的“洛阳”号。

  4月24日下午,汉口“新市场”魔术馆内座无空席,几百名观众屏息凝望“化广奇”的拿手戏法。“化广奇”轻轻打开一个“空”木箱盖子,一只可爱的小白兔从里面蹦了出来。非凡的演技,博得满堂喝彩,拍手叫好。面对汹涌而来的掌声和欢呼声,顾顺章得意忘形。

  《怀念家父李克农》书中记载:4月24日,顾顺章在台上表演时,被一个名叫尤崇新的叛徒发现,尤立即报告国民党武汉行营侦缉处将顾顺章逮捕(尤崇新原是中共湖北省委委员,1930年叛变后,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工作,他知道“化广奇”就是顾顺章)。顾被捕后,立即对侦缉处长杨庆山、副处长蔡孟坚表示愿意向政府投诚,戴罪立功,而且声称自己是共产党的重要人物。

  侦缉处副处长蔡孟坚大喜过望,心里清楚坐在面前的这个其貌不扬的魔术师,其真实身份是中央特科的负责人“黎明”,他也许就是自己日后飞黄腾达的一部天梯。

  顾顺章还没等审问,便开口说:“你们的处长蔡孟坚呢?”

  正准备审讯的蔡孟坚被问愣了:“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蔡孟坚?”

  顾顺章冷笑道:“你们各大城市的侦缉处处长是谁我都知道!”

  蔡孟坚说:“我就是蔡孟坚。”

  蔡孟坚在回忆录中曾这样描述:顾顺章说“我有个对付共产党的大计划,请你速安排本人晋见总司令蒋公,我将当面陈情。”

  顾顺章向蔡孟坚要了纸笔,说:“我给你写出来,这就说明我已有归顺政府的诚意。”他接着嘱咐了一句:“你们暂时先不要动这些机关,等我到了南京,见了蒋总司令之后,你们再动。”

  经过一番较量后,顾顺章一口气供出了中共中央驻汉口的秘密交通机关、红二军团驻汉口办事处,鄂豫皖根据地驻汉口办事处等的联络地点与负责人。武汉行营派兵捕获了10多名共产党员,中国共产党在武汉的联络站被破坏殆尽。

  顾顺章还供出了来汉口的目的和同行董健吾的行踪。

  所幸董健吾接受了老同学的一片好意,由“建国”号改乘“洛阳”号,于24日晚11时左右靠近九江码头。

  “洛阳”号起航时间尽管比“建国”号晚,但因航速快,到九江时,已经追上“建国”号。

  董健吾在船上无事,便溜达到甲板上,凭栏远眺,发现“建国”号缓缓靠岸的刹那间,突然,警笛长鸣,旅客们乱成一团,吵吵嚷嚷,码头上军警云集,如临大敌。

  “洛阳”号的乘客好生纳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船长见九江码头混乱不堪,晓得无人在此下船,为远离是非,不招惹麻烦,于是下令:船不靠岸,直抵上海。“洛阳”号径自朝长江下游驶去了。

  26日下午,董健吾乘坐的“洛阳”号到达上海虹口NKK日商码头,一下船,他立马返回家中。

  晚7时30分,董健吾见到了周恩来,将这次护送任务和在汉的情况详细地作了详细汇报,讲述了易船的经过,并对顾顺章在汉口的行为,谈了自己的看法。

  周恩来听完汇报,对董健吾的做法点头赞许,说:“你这次好险啊,幸亏脱身得快,否则也会遭殃。”

  董健吾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不知险从何来。

  周恩来诠释:“从南京方面得到的确切消息,顾在你离开汉口后的当晚被捕,旋即叛变,他供出了你和其他同志的行踪。为将你捉拿归案,国民党九江方面对‘建国’号轮进行了大搜查,因为船票是顾为你亲自准备的,而船上未能搜捕到你的人影,于是全船戒严,令该船至九江以下各埠一律不得停靠,直抵上海。我们最后获悉,‘建国’号轮在抵达上海十六铺码头时,军警将全船百余名旅客尽数押到捕房逐一盘问,结果一无所获。”

  此时,董健吾恍然大悟,回过头来想一想,不禁毛骨悚然。

  结语:董健吾的一生,赤心为国,践行着复兴中国的伟大志向。毛主席曾动情地评价董健吾:“我总算才明白,当年到瓦窑堡商谈国共合作的密使董健吾,就是护送斯诺的王牧师,也是抚养我的三个孩子的董健吾。如今解放了,他本人却悄悄隐匿了起来,而我们这些熟人,他谁也不来找,真是一个怪人。”

【审核人:雨祺】

《“红色牧师”脱险记》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红色 牧师 脱险记
评论(13人参与,1条评论) 刘静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3-11 18:28
    寒贝雪
    中央特科的故事,我在研究陈云的思维方式时有所了解。今天看到此文,又多了解了一个人董健吾。陈云为中央特科负责人时,正是在顾顺章叛变之后。
    当时中央特科对手是戴笠领导的国民党军统特务。在那样白色恐怖的环境下,中央特科还能有所作为,我真佩服周恩来总理的智慧和勇气。
    欣赏佳作,感悟精彩!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历史故事

    查看更多历史故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