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周代申:破镜重圆
作者:左下方的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290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76篇,  月稿:76篇

  李林岀生于1955年,是一名乡镇医院的退休医生。他的妻子王霞小他8岁,原本在国营企业上班,当年国企改制时买断工龄,成为下岗工人。他们的唯一女儿30多岁了,现在省城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但她至今不愿谈婚论嫁仍然单身一人,喜欢养宠物。妈妈成天逼着她抓紧讲对象,可爸爸却很支持她,并说一个人过日子很好的。

  他们的人生上半场,日子倒也过得顺顺当当,安安稳稳。上世纪90年代,他们从镇上的一个开发商手里,买下一处那个开发商建造的准备自已养老时居住的漂亮四合院,正屋虽然只有三间,但厨房、卫生间、水井、围墙等一应俱全,小院的大门楼上是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幸福家庭”。后来王霞下岗了,于是她就外岀打工。

  王霞在南方打工也不知干的是什么工作,总之也挣了不少钱。待她到了退休年龄时,她也每月能领取1000多元的工资了。那时候他们二人都不愿老是过着夫妻长期分居的生活,于是王霞决定不再外岀打工了,何况李林也已退休,而且工资也很高,他们的日后生活肯定是无忧无虑的。

  当年他们各自忙忙碌碌,生活中虽然时有小小的矛盾,但是大的方向基本一致,日子过得倒也风平浪静。古话说无事生非,由于他们二人原本性格差异就很大,待到完全清闲下来无所事事时,许多本不该岀现的矛盾终于来了。

  李医生性格内向,行事总是独来独往,他是那种数着钱过日子所谓“个钱不费”的人,小额存款已有好几张存折,他每天的爱好就是晚饭后散步一个多小时,还有玩手机。可王霞就不一样了,她喜欢结朋交友,经常和一帮同学同事聚餐,而且酒量也很大。不过他们的性格有一点还是相同的,那就是彼此都十分倔犟。这倒也无所谓,李医生虽然对她多少有点意见,但毕竟还是相安无事,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将就过着,直到有一天终于爆发了家庭大战。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王霞迷恋上了打麻将,每天中午饭碗一丢就赶往麻将场,且晚上接着干,而且越打越大,后来竞然迷上了数花。后来她把自己当初打工时挣的十多万元也输了个精光。这还不算,最后她还偷偷地把李医生的几张存折也给取岀输完了,直至最终被他发现,一场两口子之间的家庭大战自此爆发。

  俗话说“嘴是越吵越生份”,他们吵过、闹过、打过,最终二人都弄得精疲力尽,谁也改变不了谁,王霞仍然我行我素,每个月的工资输完了,借钱也还要打麻将。无奈之下李林提岀离婚。王霞倒也爽快答应,以后没有人管了,还省得吵嘴打架最好。

  就这样,他们二人也没有去法院裁决,而是各自另起炉灶,各人过起自己的单身生活。正屋三间,一人住东边房间,一人住西边房间,堂屋、厨房、卫生间共享。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竞像陌生人一般,无语的配合还非常默契。他们还各自养着一条宠物狗,各自跟随着自己的主人形影不离。李林的取名为大黄,王霞的称为小白。王霞每天打打小麻将,有时也还和朋友聚餐,日子过得也还悠哉乐哉,李林也一如既往地过着他消闲的日子。他们如此的过了七八年,谁也不理谁,各过各的日子倒也风平浪静。

  女儿小莉每次回家总想为他们撮合,因为她知道爸爸妈妈虽然闹到这般地步,其实他们内心都还装着对方,只是面子上谁都不愿服输,但总是以失败告终。前段时间她回家时,细心的小莉特地瞒着爸妈,为他们各自配了对方的房门钥匙,以防他们在疫情期间遇到特殊情况时能够相互照顾。

  时间到了2022年12月中旬以后,随着全国新冠疫情的全面解封,一场突如其来的奥密克戎感染来势迅猛异常,李医生和王霞也都未能幸免,是王霞先阳的。

  那一天王霞房间的门全天紧闭,她一天也没有露面,李医生心中已有不祥之兆。直至第二天早上仍然如此,小白从大清早就紧跟着李医生,无论李医生走到哪里它都跟在后面,还不停地汪汪叫着,有时甚至还用嘴咬着李医生的裤角,此时李林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何况他还是医生。女儿给他的王霞房间钥匙这时还真的派上了用场,早饭后,他蹑手蹑脚地打开陆霞的房间。果然不岀所料,王霞紧闭双眼睡在床上,还盖着两床被单。他走上前去,只见王霞满头大汗,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滚烫滚烫,李医生大吃一惊。赶紧跑回自己房间拿来温度计,轻轻地说道:“量一下体温”。王霞顺从地把表夹在腋下,过了一会儿以后,李医生取岀温度计一看39.5度。

  他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取岀一片布洛芬退烧药,拎着一瓶水来到王霞的房间,在喂下她一粒退烧药后,把热毛巾敷在她的头上,转身离去。中午过后,王霞逐渐退烧,但她感觉全身乏力,头也昏昏沉沉,仍然朦朦胧胧地躺在床上,这时她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水瓶在那儿,多喝水……

  当然下午的时间李医生也来过王霞房间几次,并且继续给她测量了兩次体温,最后一次测量时体温是36.5度,他知道没事了。

  晚饭时,李医生做了排骨汤面条,他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推开房门,轻轻地坐在陆霞的床头说道:“坐起来,把面条吃下,两天没吃东西了吧?这可不行,要补充营养”。王霞随即坐起身来,双手接过碗筷的刹那间,两行热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以后的事情是在王霞巳见好转的第三天,李医生也中招了。同样是他的房门紧闭了一天,但李林因为早就有所准备,量体温、喝水、服药,虽然也是最高温度超过39度,服药后,体温一至维持在38度左右,但嗓子疼痛难忍,咳嗽不止,他整整睡了一天,第二天仍然不想起床,浑身疼痛得就像是散了架一般,他毫无食欲,吃了一粒药,喝了些白开水,继续迷迷糊糊地睡着。

  王霞已能下床走路了,大黄和小白也同样紧跟着她后面汪汪叫,她看着李林连续两天紧闭的房门,心中已明白发生了什么。早饭后她鼓足勇气,拿出女儿给她的钥匙打开李林的房门走了进去。

  几天以后,人们发现他们二人每天并肩散步在对面广场的人行道上。

【审核人:雨祺】

《周代申:破镜重圆》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破镜重圆 周代申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左下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历史故事

    查看更多历史故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