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

后妈的良苦用心(小小说)

作者:文献   发表于:
浏览:92次    字数:3064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38889篇,  月稿:0

  黄港乡司前村村民周宝新在老婆的哥哥大舅子家吃晚饭,喝了大概五两白酒,后来还喝了一瓶啤酒。吃饱喝足后,坚持晚上一定要回家,大舅嫂担心他路上出事,留他在家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再走。宝新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并夸口道:“我最多可以喝一斤白酒没问题。”随后,驾驶二轮摩托车沿213省道由太和往司前方向行驶,行至213省道15公里下坡转乡公路时,由于酒精麻痹的作用,导致周宝新意识不清,反应迟钝,左右摇摆,无法控制刹车及方向,操作不当直接撞上公路边上的一棵大树,造成周宝新当场重伤。根水爹从县城集市回家,他今天捎了几头猪仔到集市去卖,又去了县中学给儿子送去这个学期的生活费、并顺便带上了自己腌制的干鱼和咸菜,儿子一定要留爹吃过晚饭以后回家。当根水爹骑着摩托经过此地,看到有人撞树,摩托倒地,人也飞出3—4米远。他赶紧停下车,奔到受伤的车主跟前,好不容易辨认出他就是邻村周庄的宝新老弟。看宝新昏迷不醒、全身发怵、满脸是血,根水爹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并联系宝新的妻子启凤,告诉她宝新出事了马上送医院,要她准备好,等救护车来后他再去村口接她去医院。

  急救车很快到达出事现场,根水爹协助救护人员将宝新抬上救护车,告知医生去接家属,一会就到。随即救护车拉响警铃,风驰电掣向医院疾驰而去。根水爹来到司前村,老远看见启凤身挎背包,他们二话没说,启凤跨上摩托车后座,根水爹载着她就向医院驶去。

  县人民医院急诊室对宝新进行了快速诊断和救治,心电监护严密监测生命体征,查看病人和影像资料后得出结论:肋骨骨折,肝脏破裂,腹腔大出血,以至于血液失去了凝血功能。情况十分紧急,启凤掩面哭泣不停,神魂颠倒、坐立不安,根水爹搀扶着启凤坐在急诊室门口,安慰她耐心等待,自己跑上跑下给宝新办理各种如挂号、急诊、缴费等手续。经过3个多小时的抢救还是没能挽救宝新的生命。突然来到的打击让启凤无法承受,扑倒在宝新的遗体上哭得死去活来。根水爹好一阵呵护,赶紧扶起凤启并劝慰到:“请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眼前要考虑的是,如何处理好宝新的后事,规划好一家人的生计和出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吩咐,咱们合力共同渡过这个难关!”

  根水爹按程序帮助启凤把宝新的遗体转移至太平间后,时间已经过了晚上零点。看到根水爹忙碌疲惫的样子,启凤几次劝他回家,这时宝新的父亲和嫂子也来到医院,根水爹才离开了医院。他在家休息了几天,心里惦记着启凤及家人。触景生情的他,躺在床上想起七年前妻子病逝前后的日子,特别能体验到中年丧偶的痛楚和悲伤。这就是根水爹为什么会全力以赴帮助关心他人的动力。他的善良和体恤关怀帮助,也极大的感染和影响了启凤和宝新的家人。

  启凤一家人给宝新办完了丧事后,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从悲痛中走出来。回顾整个事件的过程,他们认为:根水爹与我们不沾亲带故,不但主动帮助对宝新的抢救和后事的安顿,事后还经常上门问候和看望我们,让他们感到根水爹是一个好人。启凤早就听说,根水爹七年前妻子病逝后,好心人几次劝他再娶,她总是说没有时间精力,家庭条件也不允许他考虑此事。现在首要任务是要把根水培养好,让他上大学,将来做一个有出息的人。村里人都知道,为此根水爹殚精竭虑、瘦弱的肩膀独自承担了所有的担子。如今他的儿子也很争气,发奋学习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中学。他应该可以考虑再娶,启凤想到这里,一幕幕施救帮衬暖心的画面呈现在眼前,感觉做人应该知恩图报。启凤将愿望告知公婆,想带着五岁的儿子,嫁到根水爹家,并保证,经常会带着孙子过来看公公婆婆,他的想法得到了全家人的同意。

  患难见真情,一年后启凤就与根水爹结婚了。全村人都为她们感到高兴,最高兴的莫过于根水。

  暑假开学,爹和新娶的后妈凤启和后妈带来的那个五岁小弟弟都走出院子送根水回学校读高三,后妈很温和地同根水再见,根水心里就象装进一个春天的太阳。

  春天的太阳一直挂在根水心里,所以他的的笑脸就多。老师同学都说根水象变了一个人,根水忍不住抿嘴笑笑:当然!爹终于不再孤寂,根水能一门心思冲击高考了!

  可是,上半学期的一天中午,根水正由寝室去教室,突见邻居庆和叔找来。庆和叔看见他喊:“根水———根水———”

  根水忙跑过来:“叔,你来了?”

  “我进城买农药,你……你爹让我顺道看看你。”

  “我爹好吗?”

  “好……好,你后妈对他一千个好哩。”

  “我……后妈好吗?”

  “好,好呀。可是……”

  “咋?”

  “你后妈她……她不要你了。她不许你回家去。”

  “可我想爹呀。”

  “想也别回。你妈说你要回去,她就走。你爹让你千万别回家去。”

  根水的泪水就流出来了,他十岁上就没了妈,他多想有爹又有妈呀。可是,根水得听,他心疼爹。根水潮着眼说:“我不回家,一定不回。”

  庆和叔的眼也湿了。叔叫声根水呀,从兜里掏出一沓钱说:“这是你爹捎给你的一千块钱。省些用,够到高考了。”

  根水不由瞪大眼睛:“爹哪来这多钱?”

  “他把你家的牛卖了。为这,你妈气得还和你爹大吵了一次!眼下总算和好了。根水,一定好好读书,一定考上大学呀。”

  根水接过钱,喊声“爹呀!”眼圈儿又红了起来。

  庆和叔小心地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照片儿捧给根水:“根水,这是你爹的照片。想爹了,就看上一眼吧。”

  根水双手接过照片,眼泪一下子又淌下来了。根水淌着眼泪对庆和叔深鞠一躬。

  庆和叔重重拍下根水的肩:“孩子,一定好好读书!一定考上大学呀!一定别回家去呀!”

  庆和叔走了,根水一口气跑回座位,泪水一下子打湿几本书。他一时真有点儿抹不过弯儿呢,为什么不让回家看爹,他甚至有点恨这个后妈。那轮太阳还在呢……可钱和照片实实在在在兜里。他抽泣一下,狠狠把照片和钱捏一下,那轮太阳就被捏出了心窝子。根水想:她不要我就不要吧,只要她对爹好就行。再抽泣一下,慢慢擦干眼泪。可是,卖了拉犁的牛,爹该平添多少苦和累呀!他仿佛看见瘦削的爹在田里弯腰拉犁成了一只硕大的虾。

  根水拼命读书,每天都对自己说:只许胜不许败。

  高考后,根水在城里打工,上大学不能再全指望爹了。

  录取通知书拿到手,根水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儿:也许拿了通知书回家她不会骂的?这个想法儿一旦出现便难以克制。他进村时正值晌午,正是人家各自坐在自家院阴凉处吃午饭的时间。毒辣辣的太阳把没树阴的土地、房屋晒得白花花,灼死人。根水走到自家院门口树阴下。不灼热了,舒服了许多,根水又害怕起来:万一惹了她咋办?只一会儿,根水就拿定主意:不管怎样都要看一眼爹。他壮了一下胆,几步跨进院子大喊:“爹——爹——”

  没人应声!

  他这才觉出院子很静,院子里因少了那头牛显得很空落,在原来拴牛的地方坐着一个剥花生的小男孩。小男孩的脸瘦瘦的,胳膊细细的,干瘪的小手像是根本就捏不开花生壳。小男孩听见喊,猛地抬头。小男孩的脸怔怔的,两只眼睛格外大。

  小男孩突然明白了什么,哇地哭起来:“哥,哥……咱爹早死了……娘不许给你说。”

  小男孩领着根水来到屋内,只见大厅正中悬挂着爹爹的黑白遗像,两厢张贴着根水在校期间获得的三好学生、学科竞赛等各种获奖证书。看着这一切,根水再也压抑不住内心地激动,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撕心裂肺的大声喊着:“爹爹,根水来看你了。”随后磕了三个响头,泪流满面的他,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从挎包里掏出大学录取通知书,双手捧着将它摆放在爹爹遗像下的台面上。堂屋里发生的一切被从厨房出来的后妈看在眼里,她顿时也泪如泉涌。

  2023年6月8日于上海

【审核人:站长】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睡前故事

    查看更多睡前故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