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郭治涛:石儿子
作者:哈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299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58篇,  月稿:49篇

  古人之训:养儿防老,多儿多女多福气。

  赵旺海十八岁结婚成家,当年生下了大儿子,不到四十岁已经生下了七男二女,邻居羡慕他家儿女成群,同时也为他养活这些孩子发愁。

  赵旺海看着儿女一个个出生喜在心中,笑在眉头,摸着孩子们的脑袋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为了养育孩子们,他春种夏锄秋收,养猪养羊养牛。三季农田活干完,冬天他把家里的禽畜靠给妻子饲养,他赶着骡子又干起了驮驮子生涯。农闲季节他赶着骡驮子,驮着粮食或当地特产走南闯北,卖出自己的东西,再买了别人的东西驮回来,来回脚,来回挣钱。他不但要把孩子们养大,还得给孩子们积攒钱娶媳妇盖房,因此成年累月的奔波。

  孩子们一年年长大,长大一个成一个家,直到最后一个孩子成家,赵旺海长长地出了口气,感觉肩膀终于缷下了重担,轻了许多。

  天下可怜父母心,虽然儿女们都一个个成家了,赵旺海两口子既觉得身边冷冷清清,又怕儿女们的日子过不好,一年四季还闲不了,心想手里攒个钱,那个孩子日子难过补贴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个个孙子、外孙街上跑,赵旺海也变成了老头。前几年还能春耕夏锄秋收的给老两口种些口粮度日子,渐渐地干不了活了。儿女们成家各过各的日子,谁也顾不上照顾父母,赵旺海老两口每日苦熬日子。

  八十多岁的老两口,别说干活,每日烧柴吃水也困难。一日,赵旺海拄着拐杖从雪地囯拣回一些树枝取暖,墩在灶台前一边点火取暖,一边对老婆子说,咱俩养了九个儿女,可九个儿女养不了咱俩,看来得想办法。老婆子说,你年轻时除了受罪干活,啥办法也没有,老了还有啥办法。

  赵旺海睡了一夜想出了办法,早饭后从柜子底下取出了一个二尺长,半尺宽,六、七寸高的红漆木匣子。老婆子问他取出这木匣子干啥?他说九个儿女不给咱养老,咱靠石儿子吧。老婆子纳闷了,九个儿女不管咱,再生个十儿子就管你,再说咱俩这么大岁数了咋生儿子?赵旺海说你看好吧,说完拿了个小面袋,把烟袋插进腰带里出了门。

  半晌午赵旺海挎着沉甸甸的面袋子回了家,老婆子呆呆地看了他几眼,问他面袋子里装的啥。赵旺海抓住面袋子底朝炕上一倒,比鸡蛋小一点的鹅卵石滚在炕上,老婆子问他这是干啥呀?他看了老婆子一眼,拿来红漆木匣子,揭开匣盖把鹅卵石装进匣子,盖好了盖,上了一把铜锁,摆在了柜子靠墙一角。然后对老婆子说,这就是咱的十[石]儿子,里面是金银珠宝,不是石头。今后儿女们问,我说啥是啥,你不能多说,更不能说是石头。

  年除夕,赵旺海把红漆匣子擦了又擦,红漆匣子显示出铮光亮色。大年初一儿女们领着全家来看老父母拜年,大儿媳眼尖,一眼看见了红漆匣子,上前摸了摸,挪了挪挺沉。便问公公这里面装的啥东西,以前没见过这木匣子。其他儿女们见大媳问木匣子,也引起了对木匣子的关注,纷纷问木匣子那来的,装的啥东西。

  赵旺海见儿女们问木匣子,坐在小板凳上叹了口气说道,说起来话长,这个木匣子跟了我六十多年,成了我一块心病。六十多年前,我赶驮子去南方做买卖,在一个旅店与一个南方侉子相识,两人一块住了几天,喝了几天酒,点了三烛香,叩头八拜,结成异姓弟兄。几天后那人说有大事要办,把这个木匣子和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说不方便随身带,托付给我保管。双方互留姓名,他也没留地址,我留了地址,说日后与我相见取这木匣子,谁知道六十多年过去了,再没与他相见,一匣子金银珠宝就放在这里,让我提心吊胆的保管。如今我年龄已大,眼见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前几天你妈过年打扫家,翻出了这东西,想着等我和你妈过世托付给你们,如再没人来取,你们就把那东西分了吧。

  赵旺海说完在儿女们脸上扫了几眼,儿女们听老爹说今后这东西是他们的了,一个个脸上堆满了笑容。大孙子上前想把木匣子拿下来,两手端了端挺沉,爷爷对他说,你拿不动,放在那,先让爷爷还保管,等爷爷和你奶奶下世,就是你们大伙的了。

  年初一的团聚给儿女们的心头增添了意外的喜悦,也增添了沉甸甸的惦记。打那以后儿女们隔三差五的临门父母家,送米送面,担水劈柴所有的活都不需父动手,缝补浆洗闺女媳妇也都适时到位。

  转眼几年过去,父母年事已高相继去世。处理完父母的后事,长子会同弟弟妹妹,在父母的牌位前把红漆木匣子打开,上面盖了一块纸,把纸揭开下面是鹅卵石,大家揉了揉眼还是鹅卵石。儿女们呆呆地看着,百思不得其解,父母为什么装了一匣子石头。

  就在大家沉思不语的情况下,小儿子拿起匣子里石头上面那张纸,上面写满了父亲的遗言:儿女们,当你们打开木匣子看到的全是石头,你们感到很失望,也很不理解。爹和你母亲生养你们兄妹九人,一个个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可是爹和你母亲一年年老了,什么也干不了,柴不来,水不去,难以生活,可是该对你们谁说?你们兄妹九人各顾各的家庭,爹在无奈情况下就想出个办法,闹出个十[石]儿子养老。

  爹知道财帛动人心,在你们看这是一匣子石头,爹看是宝贝。你们当初也认为是宝贝,牵动着你们每天上门,个个孝顺,让爹和你母亲安享了晚年。

  儿啊!人无财帛不能生活,但也别把财帛看的太重。切记为父谨告:家业要想兴旺须孝子,国家要想富强须忠臣。

  众儿女听完小弟念的父母遗训,一个个早已哭成泪人,悔恨每个人都顾自己的家,忽视了爹娘。

  父母去世后,儿女们把祖宅建成了祠堂,祠堂内供奉着祖宗牌位,父母牌位前放着装满鹅卵石的红漆木匣子和父亲留下写满了那张纸的遗训。

  后来赵旺海的后代繁衍的枝繁叶茂,儿孙个个出色,虽然离开了家乡从事了其它职业,但是每一代人都有一个回乡养老,逢年过节伺奉着祠堂的祖宗。每年春节全部回乡聚在祠堂听祖训,后代们个个遵循,都成了忠孝之人。

【审核人:雨祺】

《郭治涛:石儿子》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哈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民间故事

    查看更多民间故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