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
戏言、谎言、谣言与事实【作家子音】
作者:子音 时间:2022-04-14
浏览:107次  字数:8512  电脑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978 篇,  月稿:806 篇

  我所在的城市“病”了。

  这样的开头很有文艺风,我却不甚喜欢。我喜欢坦诚、直率且温和的表达,我会说:“广州突发了新冠疫情。”有网友这样描述4月9日的广州:“一夜之间,广州变天。白云区封控,全市核酸。到今天上午,大概是被上海吓到了,广州人民开始疯狂囤货,盒马、朴朴,各超市、菜场,几乎全光。”作为亲历者,我所在区域的情形与网友所描述的差不多。有个邻居去超市晚了,整个蔬菜区仅剩下一个小南瓜孤零零地躺在那里。然当天主流媒体镜头下却是货源充足,居民井然有序,一片波澜不惊的样子。我不能否认这些都是事实,那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反差呢?主流媒体取景的时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们在极力避免散播恐慌,我认为这是无可厚非的。4月8日23点多,业主群有人说:“广州要全员核酸了,赶紧囤货吧。”然后她还给出了一个囤货清单。坦白讲,人们都在喊囤货,想做个理性的人真不容易,我们家也参与了那天的囤货行动。群里也有人满腹狐疑:“真的要抢购吗?”事实证明,当天真的发生了抢购现象。

  第一个喊囤货的人或许仅是一句戏言,第二个喊囤货的顶多算是一个谎言,第三个喊囤货的大概率就成了一个谣言。恐慌就这样蔓延开了,戏言、谎言和谣言,竟都变成了事实。这次发生在广州的抢菜现象,实际上就存在了一天。今天我听太太说市场人很少,比平时还少,那些囤了菜的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无需再去菜市场了。说起广州疫情,我很容易联想到上海疫情,广州疫情相关新闻下面的评论也有不少网友@上海:“好好学学广州吧”。上海出现今天的局面,主要是社会面已经产生了恐慌,我们业主群很多关于上海乱象的段子,看多了多多少少也会生出些许恐慌来。有人曾对明朝覆亡做了大量考证,做了一些历史假设,也得出了一些结论。我并没有什么独立且高明的见解,仅从我的经历与感受出发,我认为明朝覆亡的主要原因是恐慌。恐慌生乱,乱则生变,变则人心浮动。我想起一个词来,乱性。人们常说酒后乱性,我记得我有个同事有一次喝醉以后公开表白我另一同事。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人乱了之后,便显出了真的人性来。

  有网友调侃曰:“上海不在辟谣就在辟谣的路上。”有时候辟着辟着,谣言却成了事实。网上曾流传着这样一则段子:“传言:浦东有8000例阳性,官方:辟谣,结果:不止八千。上海正在建造方舱医院,官方:辟谣;结果:已经建好。传言:上海将停课四周,官方:辟谣;结果:不止四周。传言:上海封城,官方:辟谣;结果:先封浦东,再封浦西。”我这里插叙一则闲话。我曾戏言自己是作家,后来发现没人在意这些,便贴上作家标签招摇过市了,如今我俨然以作家自居了,或许有一天我就真成了作家。戏言、谎言、谣言与事实,有时只有一步之遥。人们常说不信谣不传谣,有媒体文章也常祭出“严厉打击”的字眼。有网友担心这会危及言论自由,我觉得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佛曰:“静生定,定生慧,慧至从容”。如此看来,安定环境下人更有智慧,阻止谣言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极力给人们一个安定的环境。上海谣言为什么这么多?主要是上海人们当下没有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我们一起来看看上海最近的辟谣热搜:“上海辟谣武警将接管上海社区”、“上海辟谣大白从29楼被人推下”、“上海辟谣28人坐集装箱逃到江苏”、“上海辟谣可代办保障通行证”、“上海辟谣居委倒卖捐赠物资”、“上海黑快递为赚钱核酸造假系谣言”、“上海误判阳性夫妻音频事件真相”、“上海一居委回应菜放到发臭不发传言”......。其中有些谣言源于某些人的一句戏言,有些谣言是一些人故意编的谎言,有些谣言则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的。这些谣言传播的土壤便是不安定的社会环境和慌乱的人心。

  这几天网上也有不少关于广州的谣言,然而广州居民表示很淡定,谣言根本无法大面积传播。4月9日22点30分左右,有人在业主群里说,广州方舱医院开建了。4月10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有人贴出一则辟谣公告:“广州要建方舱医院?谣言!”。我看了后直言:“这样一来,我成了信谣人,还好没转发,否则就是传谣人。”当天下午的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却确认了这则信息:“广州目前正在琶洲会展中心推进建设方舱医院”。当初我为什么选择相信这则消息呢?因为那位业主提供了详实的证据,有现场目击者图片,有施工方的聊天记录。看起来很荒诞的一件事,我事后又仔细捋了捋,发现其中存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这则辟谣消息其实是4月7日广州公安发布的,那时候方舱可能还在筹划中,4月9日的确开建了,这个时候不存在辟谣了。我不由想起电影《九品芝麻官》里的“用前朝的剑斩当朝的官”的桥段来,我估计转发辟谣消息的业主也没仔细看。我能如此冷静,那是因为广州现在很安定,人们很淡定。即使有谣言,广州人民也能冷静地去甄别。有网友在上海辟谣信息后留言说:“有这个时间,不如花在稳定物资供应上。”客观地讲,我觉得及时辟谣很是有必要的,要知道恐慌是可以无限放大的,任由谣言满天飞,那真就成了无政府状态了。

  我看到这样一则消息:“上海富人隔离生活曝光:除了有钱的人快乐,还揭开了人性的丑恶。”张宏良甚至叫嚣:“如果上海富人隔离区的情况属实,亡国大难将不可避免。”人在恐慌的情绪下,很容易表现出一些原始的冲动,比如这些富人所展现的精致利己主义。我为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呢?我曾看过一个视频:上海梅陇镇某小区一居民和政府人员交涉时强调,他和国务院参事马力熟,可以要马力直接写参事给总理,政府要报阳性(假数据)报到其他小区去,政府要优先解决他们小区的问题。有网友戏言:“原来中央有人,说话硬气。”我们再看一则消息:“顺丰同城回应骑士单日收入过万。”顺丰称,骑手收入70%以上来自顾客的打赏。疑似某骑手的聊天记录显示:“市里边的人,你不接单他就一直加价,加到你接为止,最高的加价到800元。”有网友对此行为表示理解,有人抱不平曰:“前有打赏200被网暴少,后有高额打赏顺丰同城,网友又批骑士发疫难财,莫不是同一批人?”我不以为然,如此一来,人类文明的底裤也彻底被扒掉了。如此一来,唯有富人配活着,而且是高质量的活着。我想起了电影《2012》里一张船票10亿欧元,穷人或许真的不配活着。作为一个不富裕又没特权的人,我曾经也为此焦虑过。那天太太说他舅舅去医院看病送了红包,医生也欣然收下了。我虽常听到看到一些各行各业触目惊心的潜规则,但都没有这则消息来得震撼。昨天有个热搜:“网友爆料:北医三院太平间收取高价殡葬费。”有网友留言调侃说:“好好活着吧,死都死不起了。”我是一个闲人,我自有一套宽慰自己的说词。比如我没钱买末日船票,我会对自己说:“死了便死了吧,那些活下来的人,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血腥竞争,其中绝大部分人会成为他们曾经歧视的穷人,过上他们曾经讨厌的韭菜般的生活。”我这样想着,觉得死了倒也干脆,我并不会去羡慕那些权贵与资本家。我是一个闲人,我珍惜每一刻闲人生活。

  有人说:“这个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楚生活的真相,并仍然热爱它。”如此说来,我便是个英雄主义者。我承认这个世界是荒诞的,我并不排斥活在这个荒诞里,我以为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华灯初上,我独坐窗前。戏言、谎言、谣言与事实,此时此刻在我眼里彻底失去了界限......

  2022年4月12日作家子音草于广州

【审核人:雨祺】

《戏言、谎言、谣言与事》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戏言 谎言 谣言 杂文 事实 作家 子音
评论(107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杂文精选

    查看更多杂文精选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