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
代职(代职鉴定)
作者:陈耀光 时间:2022-05-19
浏览:18次  字数:13184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66 篇,  月稿:765 篇

  【编者按】如果对你的手下,你的学生,或者你的孩子不会“因势利导”的做工作,建议看看这篇文章。当然,如果能够直接得到陈老师的教诲那就更好。我军的传统优势就是做政治思想工作,这是保证队伍稳定,提高军事素质的关键所在,陈老师就精于此道。代理代理,代而不理,无论是代理宣传干事,还是代理连队的指导员,都像模像样,而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成绩。能够如此,一方面是能力问题,更重要的是责任心和事业心。有感于陈老师在对待孩子的“教子有方”,对工作的认真负责,而且多年后还能那么清晰地将其付诸文字,有板有眼,值得点赞!一篇好文,附议运涛老师的加精。(黄皮人)

  我有过两次的代职经历,第一次是在科里代理新闻干事。 干了一年的电影队长,领导就让我当宣传干事。职务上提了,压力也大了,一则以喜,一则以忧。能不忧吗,宣传科的老干事们哪个没有几把刷子,哪个不是能说会道的家伙,叫我当宣传干事,不是赶鸭子上架吗。任职命令下了,到这个份上,也只得硬着头皮干,而且只能干好,不能干差了。 开始叫我搞教育这一块,还能对付过去。过了不久,刚上任的新闻干事要到《福建日报》社代训一年,工作由我接手,代理新闻干事。其实,接什么手啊,文革开始后,部队宣传文化工作也受到很大冲击,通讯报道工作几乎没有了。新闻干事刚任命,还不懂新闻为何物,所以送去报社见习,以干代训。我接手时,全师的报道员队伍还没有拉起来,一切从零开始,白手起家。 这个压力可大了。我明白尽快培训报道骨干,建立通联网络,自己多写文章,尽快见报,是当务之急的两件事。对于我来说,这都是难事啊。拉队伍,因为师团领导重视还不难,难的是培训,老师在哪里,谁能来上课?!我本想请军区《前线》报社的记者来授课,可当时新闻人才奇缺,谁也派不出人来帮忙。无奈,我只好问他们要了些新闻写作方面的书籍、材料回来,自己先学习、消化,然后备课、讲课,赶自己这头鸭子上架。 我深知,自己必须先发表几篇文章,我在新闻报道培训班的讲课才有说服力,否则,我的课讲得再好,也没人信服,即使报道骨干们当面不说,心里面也会想,你讲得头头是道,怎么没见你报上发表文章啊。 要在报上发表文章,谈何容易呀!这可不同于给领导写讲话稿,你说不行,总得给我说哪里不行吧,也好修改,哪里不行,我改就是了,讲话稿容易通过。如果碰上只说不行、又不说哪里不行的领导,我也有办法对付,取回稿子,再检查一遍,只要没有错误,就故意压稿子、拖时间,等到领导要讲话那天,再把讲话稿恭恭敬敬地递上去,那时候往往就行了,不行也行。给报社投稿,从来没有不行也行的好事,想在报纸上一篇稿子,一点取巧的办法也没有,得凴硬实力。 可是,一、两个月过去了,我一个字也没有见报,自己压力山大,内心很焦急。我想自己必须下苦功夫学习,拿出真本事来。那段时间,我可刻苦用功了,我日采素材,夜研范文,毛主席写的《中原我军解放南阳》这篇著名的新闻稿和其它一些范文,我研读再三,从导语、背景材料直到结尾,一段段分析、解剖其写作特点,全文都快能背诵了。每天夜里,当住在外间的几个战友鼾声如雷、汇成交响曲的时候,我常常一个人还在里间挑灯夜战,直到下半夜。由于那段时间睡眠太少,一次在礼堂听完报告回办公室的路上,我走着走着突然就倒下了,科里的同志吓坏了,马上将我喊醒扶起并叫来了医生。真没想到我有生以来唯一的一次晕厥,竟发生在我二十郎当岁,生命力最强盛的时候。 功夫不负苦心人,不久我陆续在《福建日报》发表了《海堤哨兵缉私记》、在《前线报》发表了《林政委野营路上授传统》和我师野营拉练注重练走、打、住结合的一篇新闻稿。有了这三篇文章,我就觉得自己有了当老师讲课的底气了,我经过认真的备课,反复地修改讲稿,一个人唱独角戏,既当培训班的班长,又当授课老师,办了为期一周的通讯报道骨干培训班,我讲了《怎样写新闻》、《怎样写小故事》、《怎样写一事一议》和《怎样采访、发现报道线索》四课。因为事前通知过,每个人都必须带着报道素材来参加培训,我安排了两天的时间集体讨论大家带来的素材、然后分别写稿,并要求培训结束一周内,每个人必须向报社发一篇稿子,以检验培训的效果。半个多月后,参训骨干有三分之一的人文章见报了,那几天,骨干们纷纷高兴地打电话向我报喜。我们师里一下子上了四、五篇稿子,初步改变了我部队此项工作落后于兄弟单位的面貌,师领导也很高兴。这事还惊动了集团军的新闻干事晏金根同志,他打来电话表扬了我这个代理新闻干事,夸我代理得不错,那时候年轻、虚荣,被上级机关的人夸奖,我自然也高兴坏了。 虽然我是代理新闻干事,但不代则已,代了就一定要代好。代好的关键一条,是不能有代理的念头和想法。什么代理呀,既然叫我负责,就是我的工作,就要全力以赴,真正负起责任来,不能有半点的敷衍和马虎。 因为我是个机关兵,先天不足。所以我的第二次代职,被安排去连队代指导员。 提干以后,领导总觉得我缺乏基层工作经验,更缺乏在艰苦环境下的锻炼和考验,千方百计想办法让我补上这一课,以利我日后的发展。开始,我不太理解领导在培养年轻干部上的良苦用心,甚至心生埋怨,怎么吃苦的差事都轮到自己的头上?!千里野营拉练叫我去;南日岛、晋江深滬湾搞军事演习叫我去;莆田黄石、忠门那边搞海上登陆艇装载训练叫我去;渔溪农场搞“双抢”也叫我去...... 1972年9月,五团二连郑指导员生病住院,正值老兵退伍前夕,是连队思想工作最难做的时候,我被派到那里去代理指导员的职务。二连各方面的工作都做得不错,是一个先进连队,郑指导员也是师里的先进个人。说实在的,我临时补上这个空缺,深感压力大,一个先进单位,万一因为我的工作没做好,搞砸了,我怎么对得起郑指导员、二连的官兵、怎么对得起组织对我的信任?!我有些畏难,但领导鼓励我,“没有困难派你去干啥,疗养啊!共产党员越是艰难越向前,年轻干部就是要到这些有困难的地方去磨炼、去摔打,才能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去吧,谨慎谋划,大胆工作,真要是遇到困难了,多和杨连长他们商量,再没有办法,请示营里帮助,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领导给我打足了气,我信心满满地去了二连代理指导员。 跟战士同吃同住同训练,一起摸爬滚打,我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但要我拍板定案处理的问题也来了。一天,杨连长对我说,八班小刘的入党问题需要再讨论一次。“再讨论一次什么意思?”我问。原来小刘多次写了入党申请书,今年三月支部讨论他入党问题时,觉得他常患冷热病,表现好一阵、差一阵,决定暂缓发展,观察几个月再说。过了几个月,他看没有动静,就泄气了。二次研究时,大家说还要再观察考验。指导员找他谈话,指出他患得患失的毛病,他表示“虚心接受”、要“坚决改正”,现在半年多了,一路观察下来,表现不错,情绪一直比较稳定,所以杨连长建议开个支委会再讨论一次。我对连长说,历史情况我不太清楚,我来的这段时间,看他表现还好,主要看你们的意见。我召开了支委会,大家都点头赞成将小刘的入党问题提交党员大会通过,就在我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小刘入党了。 入党后的小刘,没有多久就放松了自己,群众有些反映,我让连长去敲敲他。好了不到半月,他又故态复萌,训练中怕苦怕累,甚至还带头发牢骚,说一些消极不满的话。问题反映到我这里来了,我决定找他谈一次话。 “小刘,入党以来,你这一段的表现怎么样啊?”我问他。 “我觉得自己表现还可以呀!” “你说说哪些地方可以?”他就把起床、就寝、整理内务卫生等每个战士都应该做好的事情,当做党员的表现拿来说。我打断他的话:“不要说了,这些是每个战士都应该做的,作为一个党员,你觉得这就可以了,说明你降低了共产党员的标准,把自己混同于一般的战士来看待。” “我本来就是个一般的战士嘛!”我听出来他话中有话。深入交谈,得知他一起来当兵的一些江西乐平老乡,有的早入党,当班长、副班长了,而他还是个“白丁”,什么都不是。这是问题的症结,他的负面情绪和患得患失的冷热病源于此。 “是的,你是个一般的战士,可别忘了,你还是一个共产党员啊,训练场上,太阳底下大家苦练精兵,你却借故躲到树荫底下去了。晚五分钟收操,你就带头发牢骚、说怪话....党员这样的表现,你真觉得可以吗?” 小刘不吭气了,脸红了,坐在我对面局促不安了,我抓住机会,乘胜进击。 我说:“小刘,你想进步,说明你是个有上进心的人,这一点很好。但你有个毛病,知道吗?我这个代指导员今天就直说了,你渴望进步,却又怕吃苦,只要付出一点,就立马想得到回报,一不如愿,就影响情绪,马上没有了积极性,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什么叫患得患失,这就是。依我看,这是你冷热病不断发作的根本原因。这个毛病是你的致命伤,要是不改,早晚会害了你。” 小刘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点着点着竟流下眼泪来。 我没有同情他的眼泪,而是继续进击。“现在有战士说,指导员是江西人,来了不到一个月就把你发展入党了,讽刺说我慧眼识人,那意思是讲我在拉老乡,我当然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我希望你能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你要用你优秀的表现来证明,我们支部发展你入党,是真的慧眼识人,发展对了,而不是瞎了眼睛,看错了人。” 这次谈话后,小刘自己对连长说“触动很深”,当然他的表现,谈话后变化也很大,起码我还在那里代职的那段时间里,他的表现一直不错,他后来保持了多久,我不得而知,因为我又调回师机关去工作了。 代职期间,还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一天集合,值日的三班长批评了二班副不遵守队列纪律。三班班长是一九七一年的杭州兵,二班副是六九年入伍的湖南兵,他不服气,当即就顶了起来,还恶言秽语大骂了一通,搞得三班长难堪得下不了台。问题反映到我这儿,我要找他谈话,他不来。排长说:“指导员要找你谈话,怎么能不去呢?”他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说:“指导员又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嘴巴比我们会说一点吗,我就不想去,也不想听。” 遇到这样的老兵,还真有点棘手。我不急于找他谈话,而是先摸清情况,他主要是自己没有当上班长有情绪,什么人批评他都不买账,何况一个资历比他浅的人。我们教导员也是湖南人,我了解到他跟教导员欲认老乡,平时多有接触。我觉得这是可以借力的地方,我找教导员汇报了情况。教导员严厉批评了他,要他主动向三班长和我道歉,听候我的“发落”。他主动找我认错来了,我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是个老兵,老兵要有老兵的样子、老兵的觉悟和姿态,不要为难了新班长。你要支持人家的工作,人家才会更尊重你。” “你是教导员的老乡,你表现好,才是对教导员工作的支持,你表现不好,人家就会说教导员的老乡怎么吊儿郎当的,还会连累教导员听闲话。”我说:“你这次做得很不好,影响很坏,应当消除影响。今天还是三班长值日,我看晚餐饭前排队集合时,你在队前给三班长道个歉,做个自我批评吧。”哪怕不是那么心甘情愿,但他还是照我说的去做了。 老兵退伍的时候,这类问题比较多,干了几年,没入党、没提干,甚至连个班长、副班长也没当上,就有情绪,有的故意为难一下领导,给你点难堪。耐心细致地做好这个时候的思想政治工作非常重要。

【审核人:站长】

《代职(代职鉴定)》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代职 鉴定
评论(18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杂文精选

    查看更多杂文精选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