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
【思·恩】59号||同来望月人何在(原创首发)
作者:黄皮人   发表于:
浏览:8次    字数:2513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3760篇,  月稿:9294篇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中秋之夜,正是月圆人聚的良辰美景之际,我特地请李哥来我家赏月对酌。

  为了营造“月光如水水如天”的氛围,我将酒席安置于凉台上,这里正对着昆玉河,水面上跃动着粼粼波光。一张圆桌、两把小椅、四道炒菜、一瓶白酒,是我俩今夜赏月的道具。屋子里灯光全都关闭,银灰色的月光透过封闭的落地玻璃泻满凉台,呈现一幅自然、和谐、静谧的底色。

  夫人外出找姐们跳舞去了,将空间留给了我俩,也将今晚的月夜交给了我俩。李哥与我是老乡,大我几个月,别人称他李总,而我称他李哥,几十年如此,显得亲热。

  李哥的儿子在银行上班,被单位安排去国外银行任职锻炼4年,他老伴、儿媳妇和孙子全随儿子去了,留下他一人在家。他有自己的公司,业务繁忙,无法脱身。在我的朋友圈里,李哥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绝不是因为他是大老板,而是极佳的人品。况且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摄影技术又出自名家指点。

  因而,虽然我俩即将迈入古稀,但偶尔玩点小资情调也是一种消遣,充实生活陶冶情操。比如今夜,如此美好的圆月,又是酒逢知己,自然是频频举杯畅饮,滔滔不绝说笑。席间,李哥突然对我说:“我真羡慕你。”

  我一愣,不知何意?心想:我还一直羡慕你呢。

  见我没说话,他叹了一口气:“唉!你90岁的老妈还健在,而且还有儿子、姑娘每天陪着,多幸福。”

  他妈几年前去世了,还是我陪他一起回老家办的丧事。我笑着问:“怎么呢,想妈了?”

  他点点头,端起杯,抿了一口酒:“妈在,家就在,你好好珍惜吧。”

  我说:“今年十一我回家,我们兄弟姐妹打算给老妈办90岁的生日庆典。”

  他摇摇头,说:“我,对不住我妈。”

  我说:“你是个大孝子,谁不知道。”

  李哥有兄妹俩,他18岁离开农村老家,从一个打工仔成为老板,在北京开了一家大公司。后出资让他妹妹和妹夫在老家的城里开了一家工厂,经营十分火爆。妹妹一家也在城里安家落户,乡下只剩他老妈一人,他多次做工作想让老人随儿女生活,是跟着他还是跟着妹妹由老人自己决定。但故土难离,老人习惯了乡下生活,不愿意外出。于是,他亲自回家给老妈盖了一栋豪华楼房,不仅如此,还花钱请保姆24小时伺候老妈。可以说,他对老妈尽心、尽力、尽孝,他的行为在当地传为佳话。

  李哥举起酒杯,与我轻轻一碰,说:“你知道老人最需要什么吗?”

  我望着他,摇摇头,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考虑过。

  他说:“有些事,当你明白后,就晚了。”

  我一头雾水,不知他说的什么意思?

  他指着月亮,说:“你看,这月是圆的,可我的心是缺的,这是为什么?”

  我说:“你是望月思亲吧?”

  他手一挥,说:“不,因为我心里的家没了,妈没了,家就没了。”

  他一副沮丧的神情,让我感觉到今夜的月色,刚才还是淡淡的柔情,现在却变成了淡淡的乡愁。真所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他想妈了。

  他继续说:“妈在时,我每次回家,妹妹再忙也要赶回去看望老人,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和老妈住在一起特别踏实,就像小时候一样有妈的慈爱。妈走后,我每次回家只能住在妹妹家,妹妹说,‘哥,我俩从小相依为命,我的家就是你的家。’可是,妹妹对我再好,我总感觉在妹妹家我是客人,心里不自在,不踏实。”

  他说这话我非常赞成,去年清明我回老家给父亲扫墓,一家人在一起谈家常时,我对老妈说:“妈,您一定好好活着,有您在我就能多回家几次,您百年之后,我就少回家甚至不回家了。”说完这话,我见大家都沉默不语,呆呆地看着我。姐姐含着泪说:“我们的家就是你的家,怎么说这话呢?”

  我意识到这话说重了,但我心理很清楚,妈就像一块磁石牵引着我,也吸引着一家人。兄弟姐妹的骨肉之情,终归代替不了母子之情。

  月亮越爬越高,又大又圆,我突然发现月光变了,泛着黄色的光晕。酒的味道也变了,有点苦涩。而此时,周边万家灯火通明,欢声笑语时轻时重、时近时远地涌向月夜,与我俩的境况形成了强烈地反差。我起身想去开灯,让灯光照亮月色,驱散愁绪。

  李哥拦住了我,用低沉的声调朗诵了一首诗:“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同来望月人何在?风景依稀似去年。”

  我有点惊异,李哥今天怎么呢?

  他举起酒杯,独自饮下,又盛满,说:“去年中秋,我回老家参加朋友儿子的婚礼,打电话告诉妹妹,让她回家一趟。因为工作忙,她没来,当晚我住在乡下的楼房里。那天晚上的月亮与今天一模一样,月光照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我感到从来未有的孤独。因为,我想起了我的老妈,屋子里好像到处都有她的身影和气味。我父亲去世时,我只有6岁、妹妹3岁,母亲怕委屈了我俩,一直没改嫁。老人就靠着一双手拼命干活,把我俩拉扯大。后来我在北京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家,无法照料老妈,总以为多花点钱,让老妈有个好的生活环境,就能报答养育之恩,我的心就能平衡。”

  他停了下来,端起酒杯,望着我,眸子里闪着泪花。我赶紧端起酒杯迎着他,两人一饮而尽,像白开水,寡淡无味。

  放下杯,他继续说:“其实,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是非常错误的。”他猛地提高嗓音,大手一挥,似乎有点歇斯底里,吓我一跳。

  “人老了到底需要什么?那天晚上我终于想明白了:需要儿女们的陪伴。你想想,中秋之夜,万家团圆,就我孤身一人,心空落落的。我突然意识到,妈走了,家没了,房子再大心没有根。我想,那么多年我妈一人生活在这里,她一定也会想我们兄妹俩。”说完这话,他情不自禁地潸然泪下。

  真是“男人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人的情绪是很容易被感染的,尤其是思亲之情,不经意间我掉进了李哥的伤情中,今夜的赏月也在不经意中演变为愁月了。

  俯视清水波,仰看明月光,在这清水明月中我仿佛看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妈,老妈需要我们的陪伴,我们更需要老妈的健在。老妈在,我心理有一个完整的、温馨的家,我永远是家的主人。很难想象,当我抱着客人的心态住进兄弟姐妹的家时,那个曾经十分熟悉的“家”是否消失殆尽了?

  酒未酣,席已散,原本“把酒长歌邀月饮”演化为“借酒消愁愁更愁”,再继续下去两个赏月人恐怕要变成中秋之夜的“酒仙”,飘飘然入醉乡。

【审核人:站长】

《【思·恩】59号||同来》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原创文学
评论(8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18 13:56
    美文苑
    中秋之夜,和朋友把盏几杯,不想朋友聊起了他的母亲,虽然过去几年了,但朋友依然很遗憾,悟出了自己的感想,老人需要的是儿女的陪伴,文字朴实自然,清新流畅,看似轻轻地娓娓道来,实则情深似海,触动心弦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杂文精选

    查看更多杂文精选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