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
永远的月亮——王维
作者:声声唤我入江南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433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9019篇,  月稿:604篇

  永远的月亮——王维

  我的父亲是一个唐诗的热忱爱好者,而我所读的第一首诗,是王维的《相思》。或许是缘分使然,如果说这算追星的话,那么我从三岁起,就知道天上有颗星星,叫做王维。

  后来的我也爱上了诗词,我花了很多时间精力金钱,去了解王维这个人。三岁时,在诗中初见王维,留在我心中的印象,是温润如玉的君子,少年天才深情款款;十岁时,我在书中再见王维,我看到了他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千疮百孔的身躯,他确实是最耀眼的诗人,但也是困在长安城里的普通人,长安客中说''命运最叛逆,从不轻易满足人的心愿''。十一岁,我又在书中,看到了清醒的王维。那时候人们只看到他''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却看不到''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这是实现了财务自由不用上班以后才有的任性;人们只看到他''独坐幽篁里'',却看不见他''弹琴复长啸'',那是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的青春口哨;人们只看到一个大叔''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却看不到他''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那是快意人生后的沧海一笑;人们只看到''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却看不到''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世人皆爱李杜,我偏爱王维。论诗情才华,王维稍逊李杜,论人生智慧,他可以秒杀一众大咖。盛世中他烈火烹油,乱世里他冷静清醒 王维的云淡风轻之所以迷人,那是因为他曾经叱咤风云。一事无成,就看淡风云,那是矫情;功成名就后再看淡功名,那才是境界。所以正确的读诗方式应该是:少年读李白,他让你狂傲有血性;中年读杜甫,他赋予你人文关怀与责任感;至于王维,你什么时候都可以读。他会告诉你如何轰轰烈烈的入世,如何体面的出世。12岁,我去看了叶嘉莹笔下的王维。不得不说,大家就是大家,很客观,很多方面,可是作为粉丝我根本做不到那么冷静,客观的去看待王维。

  读了这么多年的王维,我不记得王维拍马屁赔笑脸的谄媚,不记得他献敌的污点,我只记得千里之外的蓝田辋川山间的漫漫寒藤,静谧的草堂,与传说里''如秋水芙蕖,倚风自笑'' ''妙年洁白,风姿都美''的诗人王维。

  我见过皇帝罢相张九龄,以李林甫代替时,向李林甫极尽阿谀奉承的王维;我见过他明明不想在官场逢人做戏,却要为了家族出入名利场时的挣扎与麻木;我见过他做官做的无聊透顶,却依然要假笑奉制为宫里画画,祝贺修道教走火入魔的玄宗皇帝见到了老子真容,并与僚友们互相吹捧的无奈;我见过明明是王维晚辈的苑咸,后来居上,还得意毫无顾忌的写诗嘲笑王维''久不迁''时,他面对这样的露骨嘲讽,不能露出一点不高兴的被动;我见过王维任凭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压榨他的天才,他的骄傲,却只能冷漠的望着曾经对未来无限精彩的向往,以每日一步的距离,不紧不慢的远去时的看淡;我见到王维在他感到辛苦漫长难熬永无止境的时候,不吵不闹,默默背过身去,把人生所要遭受的痛厄作为一种必要的忍受时的心酸;我见过在安史之乱时,写下《凝璧池》只为保命的王维,因为如果有一天唐王朝击败安禄山光复长安洛阳,他这个没有能够为唐王朝而死的高官,一定会接受道义和律法的审判;见过因为弟弟弃官保他使他仅仅贬成太子中允时那些被六等罪惩罚的朋友,对他愤愤不平的议论与忌讽,甚至在《新唐书》中宋祁和欧阳修几百年后也愤愤不平,用四个字点出这露骨的讥讽——''维止下迁'',他们轻飘飘的将这些罪证和自己受的痛楚恨不得全部强加在王维身上,可是王维又做错什么了呢?他只是活下来了,没有为那个腐朽的王朝去死。可他依然什么都没做。任凭谩骂,任凭世人们指责,他甚至从不曾为自己辩解过一句。他甚至没有过多重复囚禁洛阳时的点滴。没有人知道他在洛阳时有多苦,所有人都认为他没有能够去死,就是一种罪。没有人对他表示同情,长安城破时他被俘虏而没有死,从而成为了他最大的污点,他一遍一遍向皇帝表白自己的悔恨,可他什么都没有做错;我见过他如履薄冰时还必须要打起精神,以更热情的假笑赞美中兴盛景的空洞,他的一身傲骨,被名利生生磨得粉碎;我也见过他从洛阳被押送回长安时,崔圆逼他画壁画''画的好免死,由不得他同意''时的别无选择;我看到了他是阶下之囚,曾经主宰他意愿的好恶、品味立刻无足轻重,他得保命时的痛楚。那可是王摩诘啊,他的笔应该是写他的心,画他的画,怎么能被这种脏人踩在脚下?都说王维是''诗佛'',可是他与佛教的距离也只能到此为止,他不能够更进一步舍身为僧,那又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势力场。《大唐大安国寺故大德净觉禅师碑铭》是王维受托写的,他没有拒绝的权利。净觉禅师,不只是高僧大德,更是唐中宗韦皇后的弟弟,他在大安国寺,外家公主,长跪献衣,高官贵人为他洒扫出行的路途。王维交往的僧人大多与皇室牵绊不清,保持着各取所需的距离。求佛道,入山林,割肉施鸟兽,炼指烧臂,只属于选择披荆斩棘的少数人。你看啊!哪怕是去往彼岸净土的这条船上,也塞满了人间势与利的杂心。僧与俗,他都没有什么真正的同路人。

  在一千多年以后的今天,人们谈起王维,喜欢谈他的年少成名,喜欢谈他的尚书右丞,喜欢谈他与李白,杜甫并称为''天才 地才 人才''。其实我想王维自己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什么呢?他在意的是家乡的一朵梅花,''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他在意的是南国的一颗红豆,''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他在意的是辋川别业里的一株辛夷,''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我们与王维都挣不脱这浮世。我们是身在心也在,而王维他是身在浮世,心向清欢。

  年少时,在我心里,王维就像是天上的月亮,永远光风霁月,干干净净,高悬空中,皎洁明亮。可是长大了后,我看到了月亮光芒下的千疮百孔。但这并不影响他是月亮,我也不会因此不喜欢月亮。摩诘,摩诘,佛经里''干净无垢''的意思。如果可以,我想穿越回唐朝,找到那个被伤的千疮百孔的王维,抱抱他。如果可以,我希望去得更早一些,阻止王家的没落,他就可以潜心钻研画画、写诗和音乐。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了,那也没关系,月亮又不是光滑的跟镜子一样,总会有坑坑洼洼的。况且,人不活一个点,人活连续和起伏。

  王维,永远是我的月亮。

  2022.12.24

  清韵

  写于家中

【审核人:站长】

《永远的月亮——王维》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王维 月亮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杂文精选

    查看更多杂文精选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