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精选
一碗鱼粉
作者:笔架山菜农 时间:2022-01-07
浏览:0次  字数:5205  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2530 篇,  月稿:913 篇

  一碗鱼粉

  周六在娄底陪爸妈,早上,我问他们:“老爸、老妈,该吃早餐了,想吃点什么?”老爸望着老妈:“还是去一小对面吃你喜欢的馄饨吧?”老妈说:“明明自己喜欢,偏偏要赖到我头上。”我哈哈一笑:“既然都喜欢,那就走吧!”随后,叫上妻、还有弟弟俩口子同去。

  距一小有一里多路,爸妈腿脚不好,大家只能陪着他们慢慢走。妻说:“爸妈吃一小对面的馄饨,有好几年了吧?”弟说:“是啊,只要外出吃早餐,他们就非得来这里。”老弟嫂说:“其实我们家附近也有馄饨店,味道也不差,就不知为什么,他们非要走这么远。”我说:“每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他们觉得好,还不随他们,就算是散步锻炼身体好了。”

  到了馄饨店,妻抢着为大家买完单,然后问我:“你要大碗还是小碗?”我说:“大碗也不要,小碗也不要。”妻说:“怎么啦,身体不舒服?”我说:“没有。我其实不喜欢这馄饨,味道太清淡了。”妻说:“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不喜欢,那你想吃什么?”妈说:“他肯定又是记挂上了鱼粉,来这里还不是为了陪我们。”爸说:“鱼粉确实好吃,我年轻时也喜欢,可惜现在只能吃清淡的。”妻说:“那你就去吧,我们在这里陪着爸妈就行。”

  知子莫若父!记得小时候,我跟着爸到一户人家里吃寿酒,吃到了一道用小鱼块和红薯片粉煮成的菜,觉得很好吃,尤其是里面的红薯片粉特别美味,便问爸:“这碗鱼煮红薯片粉叫什么菜,我平时怎么没吃过?”爸说:“这叫剁鱼。一般人家里办酒席只有一碗蒸鱼,有钱人家办酒席才会多一碗剁鱼。”

  剁鱼的记忆从此留在我的心底,以后家里只要煮鱼,我就要用鱼汤煮上一碗面条或者红薯片粉,既做菜,也当饭。爸妈后来迁来娄底居住,我有一次陪他们逛街时,偶然发现了一家鱼粉店,便进去尝了尝,从此,只要来娄底,必定要去吃几回,有时一个人去,有时陪爸妈去,直到几年前,爸妈喜欢上一小对面的馄饨后,才很少去光顾。

  走了里把路,来到鱼粉店,我见七、八张桌子已围满了人,还有人排着队在点单,便赶紧排到队伍后面。见前面的人大多点鱼杂粉和鱼头粉,少有人点鱼肉粉、鱼骨粉和黄鸭叫粉,我心里便有点急,生怕吃不到自己喜欢的鱼杂粉。

  终于轮到我了,我问服务员:“还有鱼杂吗?”服务员说:“只有一份了。”我说:“看来我运气还好!这碗鱼杂就给我吧,多少钱?”服务员说:“你先找个位子坐下,吃完了再来付钱。”

  我找个位子坐下,不一会,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鱼粉就端到了我跟前,只见碗上面铺满一层鱼杂,鱼肠饱满、鱼肝完整、鱼泡闪亮,碗边溢出一圈金黄色汤汁。我使劲闻了闻扑面而来的鱼香味,赶紧用勺子舀起一勺鱼汤放进了嘴里……

  快要吃完的时候,局长打电话来:“你赶紧过局里来,县领导要听哪个案子情况。”我说:“局长,我昨天向你报告,今天来娄底。”“那你把调查情况跟我说说。”“好的,局长。情况是这样的……”我边打电话边走出了鱼粉店。

  回到家里,妻问我:“你吃没有?我看到你钱包在床上。”“坏了,坏了,我吃完粉忘记交钱了!”我拿着钱包就要出去。妻说:“这么远你又何必再跑一趟?明早再去吃补上就是。”我说:“那怎么行?人家会认为我是故意混吃的。”老弟嫂说:“人家又不认识你,那么多吃粉的人,说不定人家服务员根本就不清楚你没交钱,你明早去交还不是一个样?”我说:“想着人家会骂我混吃混喝,我心里就不安生。”妻说:“去吧,去吧!要不然,你今晚又睡不着觉了。”

  来到鱼粉店,服务员问我:“想吃什么?”我说:“我已吃过了?”她说:“那你来干什么?”我说:“我四十分钟前在这里吃了最后一份鱼杂粉,你不记得了?”她有点不耐烦:“每天这么多人,我哪记得起。”我说:“那我没付钱你也不知道?”她说:“不知道。来我们这里大多是老顾客,都是先吃粉再付钱,忘记交钱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我们老板说,做生意需要相互信任,顾客记起了就收下,不记得了也就算了。所以,我们对付没付钱确实也不是太上心。”

  社会需要信任,信任建立在诚实的基础上。我交完钱,走出鱼店后,感觉一身轻松了许多。

【审核人:站长】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美文 鱼粉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杂文精选

查看更多杂文精选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