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梁长峨:知否?知否?
作者:梁长峨 时间:2022-06-20
浏览:4次  字数:11760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43 篇,  月稿:53 篇

  蒙莫朗西,三百年前曾是巴黎的近郊,那里有一片很大的阔叶树林,地势很高,很安静。在这简朴的自然中,有一座不显眼的小屋,卢梭生命的晚年就住那里,人称“卢梭小屋”。

  卢梭曾常站在这小屋的窗前,向外凝望,凝望巴黎,凝望社会,思考着人、人类和世界。

  人们看见这座被绿茵环绕的宁静小屋,或许想象着这里的纯洁、静雅和安然,慨叹卢梭的福气,住在这里的惬意。殊不知,这位伟人一生风波叠起,从没惬意地生活过。他一生到处流浪,晚年跑不动了,为了躲避政府和无耻对手的伤害,以便更多的思考和著述,才选择这里住下来。就是在这个地方,卢梭依然没有安生过。所以,也可称这里是卢梭这位普罗米修斯式的伟人最后倒下去的那个悬崖。

  他的全部过错,就在于他太爱人们了,他比人们自己都更加希望人们好。然而,人们不领情,好像他犯了大错似的不肯原谅他。因为他用睿智的目光看透他们许多不良的秘密,暴露了他们荒谬行径背后的动机,抖落出他们专制独裁的嘴脸和罪恶,撕开了宫廷内、社会上及文艺科学圈子里一个个正人君子的丑恶面目。所以,政坛和文坛的人齐伙儿用鄙视的目光,耻笑讥讽的语言,甚至用政治迫害的手段,奖赏他。他们把这位博爱和自由的伟人,看作是一个疯子,一个凶手,甚至是搅乱他们生存的狼。他们没有勇气承认自己的荒谬、虚伪、愚蠢、庸俗,其中恶人们更不敢承认自己的恶劣、肮脏、卑鄙和凶残。而他却为人们对他的不理解而叹息,为他们对他的一片冰心产生仇恨而悲伤,为他们的不醒悟、不忏悔而痛惜。为了想要帮助人们乃至人类,他整个一生都满怀热情,忠心耿耿,在著作中劝说,在演讲中呼喊,无时无刻不在向社会、向人类倾诉自己内心热爱人们的款款柔情,剖白自己对社会人类一片赤诚之心和解放人们的美好愿望。可结果呢?“他碰到的,却只有蜻蜓点水式的问候,经常性的冷漠,傲慢自大的局限性,无穷的迫害和流言蜚语!”当时的人们甚至整个世界,回敬他的是抛弃、挤压、迫害。无论在社会上还是精神上,他都深陷极度的孤独之中,加上疾病和贫困交织,这就加快了他走向人生彻底宁静的脚步。

  人们为什么像野兽一般扑向他,让他一生始终活得那么艰难,到处遭到驱逐和迫害?卢梭是位老实、羞涩的人,平常总想躲避人,见人说话就脸红。他没有我们常见的学者和作家那种让人生厌的夸夸其谈和装腔作势的卖弄或居高临下的傲慢。他对人总是谦和、温存,从没有失去理智吼叫过谁,谩骂过谁。他更没有也没有能力在江湖招兵买马,组织军队对抗政府。为什么磨难像鬼魂一样跟踪他一生呢?良民一个,何罪之有?很简单,他如苏格拉底一样,如一切思想伟人一样,犯的是思想意识罪和天才罪,犯的是睁眼看世界罪,是嘴和笔较真罪,嘴里射箭罪,笔成投枪罪。

  卢梭所处的时代,正是法国1789年大革命前,君主专制制度的危机时代。国王作为最高代表,利用手中握有的绝对权力,对人民实行肆无忌惮的独裁统治,公开宣称“君权神授”、“朕即国家”、“法律皆出于我”等君权至上思想。为了维护专制统治,在政治上采取一系列腐朽残酷政策,在经济上荒淫无度地鱼肉人民,在思想上加强天主教统治,鼓吹蒙昧主义,摧残文化,迫害进步思想,整个法国如同一座阴森森的巴士底狱。而上层社会贵族们,不仅享受各种特权、垄断大量的财富,还占有行政、司法、军队和教会中的重要职权。大大小小的贵族利用自己职位和特权,穷奢极欲,横征暴敛,贪污腐化,大肆挥霍,把整个法国搞得千疮百孔,疾病丛生,使之变成“凄凉的鬼窟”。

  也就是说,他所生的世界,他的周围“变得连活下去都觉得厌恶”。一切都那么可恶而且愚蠢。他好心一片,热情满满,想要拯救人们、拯救世界,替换人的心灵,唤醒人们的意识,把人的罪孽从人们身上摘除。他的所有著作都在思考着人类的命运,始终不渝反对专制独裁,反对王权神授,反对贵族和宗教特权,反对统治者对人民的奴役和镇压,反对人与人之间的虚伪和奸诈,坚决维护人的尊严,极力主张人的平等和自由,渴望人由非人变回人。这为当世所不见容,所以卢梭一生到处遭驱逐、受迫害、不被待见。

  对于《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这部巨著,卢梭异常辛酸的说:“该作在整个欧洲却很少有人能读得懂,而且即使读得懂的人也全都不愿谈起它。”这句话含有说不尽的内容。读不懂,多读几遍就会懂的,怕就怕懂装不懂。只有懂了,才会对他永远地恨之入骨、拒之千里。是的,谁会去大张旗鼓宣传否定自己、批判自己的作品?谁会欢迎揭露自己丑恶、动摇自己权力和地位的作者?如果不懂,他们就不会那般疯狂凶狠围剿卢梭、竭斯底里攻击卢梭了。他们对卢梭在这之前写的《科学与艺术》,在这之后写的《新爱洛伊丝》《社会契约论》《忏悔灵》《爱弥尔》那般恶毒攻击、疯狂封杀,都缘于此。因此,他们才对卢梭“布下所有陷阱”,而且让卢梭“不能得以避开其中任何一个”。让卢梭时时“处在他们的种种阴谋之中”。

  改变社会、改变人、改变制度的艰难和漫长,卢梭比我们许多人都清楚。所以,他从没想过在大街上走路时,“会期待所有迎面走来的人,全都能够成为英勇的模范,非凡理解的榜样”,也从没有“一种把一切理想化,对一切居高临下地加以批评的习惯”。他的《社会契约论》、《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等著作,始终以同情的笔触记述人类的受苦和人们身上的缺陷以及各类疾病,同时又深刻地仔细入微地寻找着原因、关联,寻找着治疗的手段和方法。他总是心平气和、冷静亲切地劝说世人,认清历史和现实,认清统治当局,认清人性的善恶,懂得什么是真正独立的人,从而改造和提高自己,从没有以救世主的姿态,对世人凶神恶熬、声严色厉、居高临下的大呼小叫。然而,世人们即那些“不懂”卢梭著作的人,面对这样大智大慧、天性善良的伟人却那般木然,他们明明十足愚昧却自以为十分聪明,以百倍的热情,响应当局的号召,接受无耻文人的挑唆,用各种手段折磨卢梭、诽谤他的人格,毒化他的生活,甚至把他钉在十字架上进行疯狂迫害。反动当局和无耻文人迫害卢梭也就罢了,而普通民众也加入到迫害的行列,而他们迫害的人正是为了他们好的卢梭,这真让卢梭绝望和窒息。

  看了卢梭一生艰难痛苦的经历,我目眦欲裂,肝胆俱焚,泪水不尽从脸上划过。他一贫如洗,还坚持寒夜孤灯,枯坐板凳,探索真理。好心没好报,竟遭到孤立、冷遇、打击、驱逐和迫害,致使卢梭最后得了精神分裂症。天理何在!?在豺狼横行,小人肆虐,庸众愚昧且疯狂的时代,探索和坚持真理太难了。

  好在卢梭播下的真理种子终于发芽开花了。他的社会契约论,人民主权说,自然状态说,人的自由和平等,以及教育理念,等等,使他成为出类拔萃的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教育家,使他成为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先驱、启蒙运动的卓越代表。他的思想不仅引起法国大革命,而且还在法国产生了影响世界的《人权宣言》,后又被写进世界第一部成文宪法即某国宪法,成为一切法制国家的基石,成为几权鼎立互相制约的理论基础。自此以后,卢梭思想成为世界文明向前推进的旗帜和指针。凡是遵照卢梭思想行事的国家都走向世界文明的前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凡是相反的国家,都是老牛拉破车艰难而十分缓慢地走三步退两步或走一步又退一步。这后一类国家,专制独裁依旧盛行,民主政治遥不可及,人民主权在哪儿?自由、平等、公平、公正、正义在哪儿?国家向那儿去,历史怎么走,世人普遍处于蒙昧状态,心中一片迷茫。许许多多人,也包括相当一部分所谓的精英,他们基本是旧世界旧思想旧传统旧文化的继承者、维护者,被旧思想旧传统旧文化所囚囿,挣不脱,或者欣欣然活在旧世界的污泥浊水中,从没想过挣脱。他们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活得可怜、可悲、可笑,他们不要人的尊严,不要自己作为人的权利,出卖自己的自由和平等。不然为什么眼看别人被拉到菜市口屡试刀锋,自己还围观狂欢叫好,还对被刀锋所试的同类扔白菜叶子吐口水。他们从没想到明天被刀锋所试的可能就是自己。自己一天没有被刀锋所试,就觉得自己活在无比的幸福之中。他们尽管自己如小鸟被关在笼子里,如小狗被套上套子,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活成非人竟觉得这才叫人,而像人一样活着,他们反觉得不叫人了。

  卢梭的读者和听众是整个人类。我们静下心来认真读过卢梭的书吗?我们虔诚地聆听过卢梭的教诲吗?他是18世纪初期生人,距今已300年过去了,可他的著作仍然有青春的活力,他的思想仍然放射夺目的光辉。鄙人不揣冒昧地说,我们又进化了300年的今天的学者、教授、作家的思想水平,远在卢梭这位流浪汉的水平之下。然而,中国一千多所大学里的无数教授、中国作协一万多名国家级会员作家,有多少人认真阅读卢梭著作的?中国那么多社会科学院、那么多哲学和历史研究所,有多少学者认真研究卢梭思想的?中国每年毕业近千万大学生,又有多少人认真拜读卢梭(不要求全部)那七部最重要的著作的?我想再问中国各级行政官员各级公检法部门的人们,有多少认真读过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和《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的?我在一本书上看到,中国有一个专家到欧洲去参加一次卢梭思想研讨会。他说,自己在去之前没有读过卢梭的某一部著作,就在会议间隙,匆匆读了这部著作,才在会议上发言。我十分惊讶一个中国研究卢梭的专家竟然没有读卢梭的著作,而且是卢梭著作非常重要的那一部。卢梭著作很多,最重要的有七部,而你连这七部都没读完,你还敢妄称研究卢梭专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胆子真够大的,竟敢参加如此重大研究卢梭思想的会议。不过,我还是非常敬重他的诚实,没读就是没读,还敢写在书里,布告天下,不像有些人明明没读几本书,还冒充博学,列个长长书单,到处传扬。这不有点像黄鼠狼钻到磨道里吗?

  研究卢梭的专家都没有好好读卢梭的书,遑论我们那些教授、学者、作家和大学生了。所以,我们落后,我们在思想上落后人家几百年啊!

  我当然坚信,卢梭那些重要思想,终究会赢得全世界。但是,终究是多久呢?只好问时间了。

【审核人:雨祺】

《梁长峨:知否?知否?》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梁长峨 知否知否
评论(4人参与,1条评论) 盐如玉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6-20 19:06
    美文苑
    看了卢梭一生艰难痛苦的经历,我目眦欲裂,肝胆俱焚,泪水不尽从脸上划过。他一贫如洗,还坚持寒夜孤灯,枯坐板凳,探索真理。好心没好报,竟遭到孤立、冷遇、打击、驱逐和迫害,致使卢梭最后得了精神分裂症。天理何在!?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文学评论

    查看更多文学评论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