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秋水翁说『红楼梦·56』:新官上任三把火
作者:秋水翁 时间:2022-08-05
浏览:7次  字数:22488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84 篇,  月稿:21 篇

  1

  此为《红楼梦》五十五回笔记。

  这一回讲贾府里启用新人作为管理者的问题。前面我们讲过,站在现代社会来看,贾府就像一个几百号人的企业,每天如何地组织这一帮人有效地工作,提高效益,降低管理成本,是这一个家族的主管王熙凤所要考虑的问题。

  然而此时凤姐因为小产,得休养一段时间,而贾府里不能一日无主,所以在王夫人的运筹中,启用了李纨、探春、宝钗协同管理贾府事宜。

  这一回就围绕这三个人对贾府的管理过程,铺排了一系列有趣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人性的弱点;探春的果断与才华,以及凤姐和平儿高贵而美好的品质。我每一次读到这一回末,总会掩书长叹——诚如作者第一回所言:我堂堂七尺之躯,诚不若彼裙钗。

  《红楼梦》展示女性魅力的地方很多。然而作为一个现代企业的管理者,或者从事其它事务的管理者而言,真正应该好好读一读此回:什么是管理者的才能?什么是管理者的品性?什么是管理者的气度?大家不妨细细品读一下,我想会引起许多人的感叹和嘘唏。

  2

  小说开端说到王熙凤的小产之事:

  凤姐儿因年内外操劳太过,一时不及检点,便小月了,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大夫用药。凤姐儿自持强壮,虽不出门,然筹画计算,想起什么事来,就叫平儿去回王夫人,任人谏劝,他只不听。

  读这一小段,想起凤姐的判词:“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那时候,总觉得王熙凤争强好胜,权力欲望极大,而且贪心过重。但仔细想想,这样大的一个组织,每天各种杂事纷繁不断,她一个女流之辈,平日里除了平儿帮忙,再无妥贴的帮手,她若不处处操心,贾府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儿。所以站在管理者的角度出发,有时候很佩服王熙凤的才能和责任心。

  相比她的丈夫贾琏,及贾府其它男人如贾珍、贾蓉,甚至贾宝玉来说,王熙凤无疑要优秀很多。我十几岁看过87版电视剧《红楼梦》,看到王熙凤死的悲惨结局,想起她在贾府里做过的事,总有一种痛快之感。然而时至今日,当自己作为一个管理者时,方才知道,凤姐在贾府里是多么的不易啊!

  一个管理者的辛酸,底层人是看不到的。管理这行活动,它并不是一项政治斗争,但它却是一个斗智斗勇,充满挑战和展示人格魅力的过程,它对人的素养要求非常高——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作管理者的!

  我想王夫人很明白这一点,从她在凤姐小产期间,安排管理者的人选方面,就可以看得出来。

  首先安排的第一人选是李纨。李纨这个人尚德不尚才,就是只看品德,不重视才干。这样的领导往往只会培养一群庸人,因为品德无法准确地进行考核和评价,只是唯心而已。然而像李纨这样的人,却可以使组织稳定,必要时还可出面调和组织内部的矛盾。看来王夫人的首要目标是求稳。

  其次是探春。书中这样写道:“王夫人便命探春合同李纨裁处。”从对人的考察来看,王夫人非常清楚李纨的性格,所以派探春来与她“合同”裁处。也就是说,在决策方面,由二人同时决定。从另一方面看,王夫人对探春性格掌握也十分到位,这二人一刚一柔,正好达到和谐管理的目的。

  然而大家都小看了王夫人的手段,后来她又派了一个人前来:

  如今且说目今王夫人见他如此,探春和李纨暂难谢事,园中人多,又恐失于照管,特请了宝钗,托他各处小心。因嘱咐他:“老婆子们不中用,得空儿吃酒斗牌,白日里睡觉,夜里斗牌,我都知道的。凤丫头在外头,他们还有个怕惧,如今他们又该取便了。好孩子,你还是个妥当人,你兄弟妹妹们又小,我又没工夫,你替我辛苦两天照应照应。凡有想不到的事情你来告诉我,别等老太太问出来我没话回。那些人不好你只管说,他们不听你来回我。别弄出大事来才好。”宝钗听说,只得答应了。

  列位,你们可别小看了王夫人天天念经诵佛,以为她四大皆空,那就错了,她在本小说里可起着大关键的作用呢。你看这一段她是怎么说的,表面看是叫宝钗协助李纨和探春,然而她向宝钗交待的那些事却像是监督和报告。从这里看王夫人在人事的安排上,是很有些道理的:有执行,有协助,有监督,这三人组成一个团队,她才能放心。

  3

  这三人小组形成的管理层,又各有性格,管理风格也大不同。当然其结果和影响,也迥然相异。李纨的柔弱、厚道,多恩无罚,下人们便不把她放在眼里;而宝钗仅起监察作用,不多言,也不多插手管理事务。唯独探春,表面言语安静,然而心中明亮,事事难逃她的眼睛,所以管理自然就会更细心,更到位,执行力也更强:

  只三四天后,几件事过手,渐觉探春精细处不让凤姐,只不过是言语安静、性情和顺而已。……他二人便一日皆在厅上起坐,宝钗便一日在上房监察,至王夫人回方散。每于夜间针线暇时,临寝之先,坐了轿,带领园中上夜人等,各处巡察一次。他三人如此一理,便觉比凤姐儿当权时倒更谨慎了些。因而里外下人都暗中抱怨,说:“刚刚的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越发连夜里偷着吃酒玩的工夫都没了!”

  探春虽是没出阁的女孩,然而读过书,比起凤姐来,在管理方面自然有她更精到的地方——她比凤姐更了解人性,也更能把事做到细处。表面看她平心静气,但心里明镜似的。所以几件事过手,下人便知道她的厉害了。当这些卑微者的利益受到影响后,他们自然会对探春有所看法。

  所以当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后,关于打赏银两的裁决,下人们的心里状态——人性的真实在这里表面得非常真切:

  刚吃茶时,只见吴新登的媳妇进来回说:“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昨儿出了事,已回过老太太、太太,说知道了,叫回姑娘来。”说毕,便垂手旁侍,再不言语。彼时来回话者不少,都打听他二人办事如何。若办得妥当,大家则安个畏惧之心,若少有嫌隙不当之处,不但不畏服,一出二门,还说出许多笑话来取笑。吴新登的媳妇心中已有主意,若是凤姐前,他便早已献勤,说出许多主意、又查出许多旧例来,任凤姐拣择施行;如今他藐视李纨老实,探春年轻的姑娘,所以只说出这一句话来,试他二人有何主见。

  作者选取了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下人来试探二人的决策能力。那吴登新家的是贾府里的老佣人,协助凤姐负责贾府人情往来之事,自然非常清楚送礼打赏的规矩。然而此时,她却只想当一个看客。她的这种心态十分清楚:

  自己是贾府里的老佣人,懂得某些事务的管理,所以应该得到尊重和重用。因为这是三位新上任的管理者,自己自然有一种想看看新领导笑话的心态。这就好似一个企业,换了新的领导,许多老员工便保持看热闹的心理一样——他们在猜测新领导的品行及性格,摸清领导做事的风格,以便在以后工作中找出应对之法。这种看客的心态,表面看是聪明的,其实正是庸常人的弱点。

  真正有智慧的人,无论领导是谁,都应该忠诚于组织、爱岗敬业才对,因为他所服务的是单位,而不是某一个人。记得有一次,我跟一个客户喝茶,聊到与领导之间的关系时,那个客户笑说我太浅薄:“你别以为你掌握着公司某些权力,有一个受人敬仰的职位就了不得!一旦离开公司,你什么都不是!”那时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公司的平台塑造了自己,而不是自己成就了公司。然而现实的许多人,自以为有点才干,就目空一切,好似组织亏欠着他一样,离开了他,似乎组织就干不下去一般。这样的人其实不过只是见识短浅、愚蠢透底的庸人而已,他在组织里的发展前途自然也是有限的。

  而此时探春却看穿了他们的心思。当她听李纨说按袭人死了母亲赏四十两的标准打赏时,探春立即阻止,于是便问吴登新家的,家里的下人与外面的下人之间打赏有什么区别,并叫她说说差距具体是多少。

  这一问,吴登新家的自然明白探春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于是谎称自己记不得了,要回去查查账本:

  吴新登家的笑道:“既这么说,我查旧账去;此时却不记得。”探春笑道:“你办事办老了的,还不记得,倒来难我们!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现查去?若有这道理,凤姐姐还不算利害,也就算是宽厚了。还不快找了来我瞧!再迟一日,不说你们粗心,倒象我们没主意了。”吴新登家的满面通红,忙转身出来。众媳妇们都伸舌头。

  众下人本来想看探春在处理自己舅舅之死的打赏方面是否偏心,如果出现以权谋私之事,下人们就会四处传播,说探春办事有失公平,这自然让探春失去威信,在以后的管理中难以服众。然而探春早已经看出她们的心思,她义正严辞地驳得吴登新家的哑口无言,这比较李纨和宝钗来,探春更睿智、更直爽,也更有魄力。

  所以最终按贾府的旧例,给了二十两银子的赏钱。

  4

  但这一决定,另一个人却不干了。

  当赵姨娘听说自己的亲生女儿探春,按旧例只给她兄弟打赏二十两银子时,便哭哭啼啼地来找探春理论。她的理由非常简单:就是现在探春在贾府当家了,掌权了,自然应该多照顾一下她。从赵姨娘的思想看,她的这种说法并没有错,我们现实中常说的一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或者也有人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站在自身的利益上考量,似乎合符情理。然赵姨娘的小聪明,也正是她糊涂的表现。她当着众人的面,正大光明地要求得到照顾时,探春毫不客气地回绝了,并且严厉地进行了批评。

  探春站在贾府集体利益的立场做事,既公平又符合管理原则。一个优秀的管理者,怎么能以权谋私?更何况,那些下人正躲在门外看热闹呢,赵姨娘的哭诉如果得到满足,岂不正中下人们的心愿?

  令探春更痛苦的是,这位亲生母亲不但不能理解自己的处境,反而受了别人的挑唆,兴师问罪一样地来质问自己,当一个大公无私的管理者面对一个自私而糊涂的母亲时,谁能猜到此时探春心里的苦楚:

  太太满心疼我,因姨娘每每生事,几次寒心。……太太满心里都知道,如今因看重我,才叫我管家务。还没有做一件好事,姨娘倒先来作践我。倘或太太知道了,怕我为难,不叫我管,那才正经没脸呢!连姨娘真也没脸了!”一面说,一面抽抽搭搭的哭起来。

  在封建伦理下,像探春这种小妾所生的儿女,都会在家族中低人一等。所以探春生活在贾府里,总有一种伤悲,处处做事不能张扬,更何况自己的生母这样自私和不明事理,使探春在众人面前更没有尊严。这次好不容易获得了一个机会,而赵姨娘却为了一己私利前来闹腾,这既让人看笑话,又让探春难堪。所以探春为了大局考虑,只有不顾亲情,对自己的亲生母亲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和斥责,而且言词相当绝情。可是谁能理解她的痛苦,她在亲情与公平面前的两难呢?

  最后探春在赵姨娘更激烈的刺激下,愤然而绝情:

  探春没听完,气的脸白气噎,越发呜呜咽咽的哭起来。因问道:“谁是我舅舅?我舅舅早升了九省的检点了!那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我倒素昔按礼尊敬,怎么敬出这些亲戚来了!——既这么说,每日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怕人不知道,故意表白表白!也不知道是谁给谁没脸!——幸亏我还明白,但凡糊涂不知礼的,早急了!”

  如果仅站在亲情的角度上考虑,探春的这一席话真是非常绝情的,也许换着我,未必能把这些话说出口来。不论怎样,赵姨娘是她的亲生母亲,虽然她自小跟随王夫人一起长大,然而那层亲情,但凡一个普通的人,都不会轻易地舍弃的。

  但探春不是普通人,她能够准确地判断事情的好坏,并以非常果断的态度作出决策。在大是大非面前,她能够站在公义的立场作出选择。所以,当我们后面读到贾府抄捡大观园的时候,探春说的那些道理,才看到这个女子的雄才大略和远见。

  然而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在她所说的:“ 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立出一番事业来,那时自有一番道理。”一方面可以看到她那拥有智慧的自信;另一方面,也表现出自己做为女儿家,不能为家庭立世的遗憾。更甚者,这也是对贾府里男人们无用的一种嘲讽!也是对封建男权社会的一种批判!

  5

  所以当下人们看到探春这样的态度后,自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主子。

  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平儿来了。我想平儿此时来,一定也知道了探春的态度,从表面看,她似乎是来平息事态的,然实在另有其目的:

  平儿笑道:“奶奶说,赵姨奶奶的兄弟没了,恐怕奶奶和姑娘不知有旧例。若照常例,只得二十两;如今请姑娘裁度着,再添些也使得。”探春早已拭去泪痕,忙说道:“又好好的添什么?谁又是二十四个月养的?不然,也是出兵放马、背着主子逃出命来过的人不成?你主子真个倒巧,叫我开了例,他做好人,拿着太太不心疼的钱,乐得做人情!你告诉他,我不敢添减混出主意。他添他施恩,等他好了出来,爱怎么添怎么添!”平儿一来时已明白了对半,今听这话越发会意。见探春有怒色,便不敢以往日喜乐之时相待,只一边垂手默侍。

  平儿的出场是很有技巧的。表面看她似乎来平息事端,收拾残局,实则她和凤姐早已看懂了探春的做事风格。通过上面这一段对话,我们可以看出,平儿是来抬高探春威信的:让众人看看,探春连凤姐的话都可以严厉地驳回去,她还怕谁呢?后来平儿见探春发怒,再不言语,站在一边,垂手默侍。

  好一个“垂手默侍”!这里面传出的信息是:一是支持探春的做法,——她的支持,也是王熙凤的支持,想想以后有谁还敢反驳探春?二是自己在探春面前,俨然只是一个下人,只能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听吩咐罢了。

  所以当探春洗漱时,看看平儿的表现:

  因探春才哭了,便有三四个小丫鬟捧了脸盆、巾帕、靶镜等物来。此时探春因盘膝坐在矮板榻上,那捧盆丫鬟走至跟前,便双膝跪下,高捧脸盆,那两个小丫鬟也都在旁屈膝捧着巾帕并靶镜脂粉之饰。平儿见侍书不在这里,便忙上来与探春挽袖卸镯,又接过一条大手巾来,将探春面前衣襟掩了,探春方伸手向脸盆中盥沐。

  作者这样细致地描写探春的补妆,用意也十分明显:威严已经显现出来。那小丫头的“捧”、“双膝跪”、“高捧”、“屈膝”几个词用得特好:

  捧:一种小心翼翼的态度,只有害怕和尊敬才会表现出来的;

  双膝跪:是臣服,是忠诚;

  高捧:放低身子,不敢正视,是威;

  屈膝:有一种卑微,更有一种求得怜悯的心态。

  想起曾经某位领导给我讲的一句话:在政治上和管理上,只有斗争和严苛,才能赢得尊重。也许这便是“严生威”的道理吧。

  再看平儿的表现,她本是凤姐的丫环,严格来说也是贾琏的小妾,然而此时却成了服侍探春的佣人,帮着挽袖、掩衣襟等动作可以看出平儿正向贾府里所有的下人表明了一种态度:从今日起,探春可以完全代替王熙凤行使管理权限了。

  经过这样的表现,我们再看看下人的态度如何:

  门外的众媳妇们都笑道:“姑娘,你是个最明白的人,俗语说:‘一人作罪一人当。’我们并不敢欺蔽主子。如今主子是娇客,若认真惹恼了,死无葬身之地!”

  这些下人老婆子的态度一下子转变了。为了怕自己受到牵连,首先是推脱责任,推责是卑微者一贯的作风,现实社会中许多人,为了一点点小小的利益,趋之若鹜,然而当面临问题时,却推得一干二净,人啦,最擅长的是趋利避害。这种现象似乎在说:有过错的强者跑了,无过错的弱者倒霉。多么具有讽刺意味!

  当然,探春的这一手算是取得了完胜。所以后面她取消家学里的公费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对。也就是说,进行第一轮的较量,探春不仅获得了真正的权力,而且威信大增,在以后的管理中,自然就会顺畅很多。

  6

  有了威信,就有了规矩,自然就有了尊贵的地位。所以看看三位管理者吃饭的场景,就能看出贾府的管理开始进入正轨:

  三人在板床上吃饭,宝钗面南,探春面西,李纨面东。众媳妇皆在廊下静候,里头只有他们紧跟常侍的丫鬟伺候,别人一概不敢擅入。这些媳妇们都悄悄的议论说:“大家省事罢,别安着没良心的主意。连吴大娘才都讨了没意思,咱们又是什么有脸的?”都一边悄议,等饭完回事。此时里面惟闻微嗽之声,不闻碗箸之响。

  吃饭坐的位置,可以看出谁更尊贵。小说里“探春面西”。好样的,她坐东呢!说明从现在起,贾府的内部管理,她说了算。二是,吃饭时不闻碗箸之响,管理已经进入有序的状态,安静即是威严;进出有序,便是规矩。

  我想此时的探春,已经胸有成竹,一脸轻松。所以你看她叫平儿快去吃饭,吃完饭后将有更大的事商量——那语气是带着笑的。

  于是这一回最感动人的情节出现了——

  当平儿带着探春处理两件事的结果去回复王熙凤的时候。看看凤姐怎么说呢:

  凤姐儿笑道:好,好,好!好个三姑娘,我说不错。

  ——重要的事说三遍!三个“好”字,是对探春高度的赞扬和欣赏。她看到探春管理贾府的魄力时,她一定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一方面她赞赏探春的管理才能和执行力,这是真正的管理者之间思想的碰撞,也可见凤姐日常的管理过程中,知己甚少。二是在她与平儿的对话中,她指出了世俗观念强加在探春身上的痛苦,——因为探春是庶出,所以不管做任何事,都显得不那么名正言顺,所以凤姐是真正懂探春的一个人。三是二人的对话还讲到一个现实的困难:就是贾府目前面临收支不平、入不敷出的管理问题,这必将给贾府带来经济的压力。同时从这里可以看出作者真正要表达的意图:

  首先是贾府里由于长期形成的固有的管理模式,上上下下的人都已经习惯按传统的方法办事,所以要改革贾府,开源节流,达到收支平衡,是非常困难的事。这便为探春下一步的改革和管理留下了思路。

  其次是从平儿与凤姐的讨论中可以看出,这二人虽是女流之辈,却能预见到家族的现在和未来,并对目前的困难进行有秩序的筹划,对比贾府里那些纨绔子弟,此时的凤姐和平儿,实在是巾帼不让须眉。

  再者,当凤姐谈到探春接下来的管理时,她表现出来的气度,陡然让人起敬:

  还有一件,我虽知你极明白,恐怕你心里挽不过来,如今嘱咐你:他虽是姑娘家,心里却事事明白,不过是言语谨慎。他又比我知书识字,更利害一层了。如今俗语说:‘擒贼必先擒王。’他如今要作法开端,一定是先拿我开端,倘或他要驳我的事,你可别分辩,你只越恭敬越说驳的是才好。千万别想着怕我没脸,和他一强,就不好了。”

  大智慧的人,必有大境界。王熙凤的胸襟实在让人敬佩。在管理上她不仅相信探春,并视为知己,所以她宁愿作出更多的妥协,甘当改革的第一个靶子,支持探春的改革向前推行。这是何等的情怀!

  试想我们现实中的许多管理者,当他们退下来的时候,不仅没有这样的胸襟,反正在新领导面前摆老资格,拉小团体,处处发难,这实在是让人感到恶心和憎恨,这还不如一个小女人的心胸!

  可叹世人之境界,唯名唯利者众,为公为民者寡,他们站在领导的位置上,却尸位素餐,比才不如探春,比德不如凤姐和平儿;在场面上,他们满口的仁义道德,私下里却一肚子男盗女娼。

  我想作者在这里写探春的“三把火”,又着眼于凤姐和平儿,岂不是大笑于天下众多的正人君子,及着冠带礼服的士大夫么?

  2022年7月17日于金犀庭苑

【审核人:雨祺】

《秋水翁说『红楼梦·56》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秋水翁 红楼梦 说说 秋水 新官上任三把火
评论(7人参与,1条评论) 阿一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05 09:50
    美文苑
    《红楼梦》展示女性魅力的地方很多。然而作为一个现代企业的管理者,或者从事其它事务的管理者而言,真正应该好好读一读此回:什么是管理者的才能?什么是管理者的品性?什么是管理者的气度?大家不妨细细品读一下,我想会引起许多人的感叹和嘘唏。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文学评论

    查看更多文学评论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