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钟松胜:人之初,性本恶
作者:钟松胜 时间:2022-09-20
浏览:44次  字数:6253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62 篇,  月稿:62 篇

  一个被哥嫂嫌弃,满脸胡子拉碴,长年晒得黝黑的老光棍马有铁和一个同样被哥嫂嫌弃,瘸腿,尿失禁的女人曹贵英,还有一头长年吃草,不会说话,任人使唤的驴,在一个西北的偏远农村组成了一个家。他们养了几头猪、几只鸡,种了几亩麦子、玉米,从冷冷清清地结婚,孤立无援地立家,到孤零零地死去。

  这是电影《隐入尘烟》的故事,我非常平静地看完。妻子坐在我的旁边,撒娇似的靠着我的肩膀,疑惑地问:“看他们多苦,真有那么苦吗?”我轻轻地弹了弹烟灰,抿一口茶,说:“怎么没有呢?我们只比他们好一点点吧。而我觉得这个电影的意义,于我来说是这样的——他们都在拼命地活着,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放弃对生活的希望呢?”但他们的希望,在故事结束时变成了绝望,随着生命的消失隐入烟尘。

  妻子看到一半去睡了,她走的时候,马有铁和曹贵英住进了他们新垒的土房子。几分钟前,有铁和贵英在打土砖坯,妻子又担心地说:“哎呀!说不定等一下会下雨呢!”她的话才落下,倾盆大雨如约而至。有铁从床上翻起直冲外面,贵英也紧跟而上,但任凭他们再努力,也无济于事,他们索性不管了。贵英摔倒了,有铁紧紧抓住她的手,他们对视着在笑,他们灿烂的笑像一朵在暴雨中顽强开放的花儿。那时候,我感觉他们彼此抓住的是对生活的希望和对爱人的体贴与安慰。妻子起身离开时,贵英说:“我咋都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自己的家,能睡在自己的炕上。”任何一个女人都如此,一生最简单的追求就是有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地方,我没有看妻子,但想,她曾经也许像贵英一样,眼里泛着晶莹的泪光。

  有铁这样的老光棍,我见多了,他们和兄弟生活在一起,有的娶过媳妇,死了,有的一辈子也没有结过婚。他们常常被人取笑,问想不想女人,见没见过女人的胸脯。也不乏贵英这样的女人,还有更惨的是嫁人后被丈夫嫌弃,或者死了丈夫再回到娘家 ,或许她不瘸腿,尿也不失禁,只是傻傻的,凌乱的头发散发一股又酸又臭的味道,衣服也是脏兮兮的,别人看见她远远地绕路走,她不知道别人像躲瘟鬼一样嫌弃她,还要赶上去嘴巴极甜地问好。

  年轻的时候,他们做牛做马一样地劳作,老了遭到白眼,死了,拉去烧了埋了。这就是他们的命!

  而有铁和贵英,比他们幸福多了。他们可以彼此拥有,彼此牵挂,彼此温暖。有善良的人们问《隐入尘烟》怎么不拍个有铁和贵英房事的镜头,可见人生再凄苦,还可以在天生的人性中寻找一丝温存,或者说,任性去宣泄自己的苦。谁不想呢?

  在地里,贵英不小心把小麦苗给拔了出来,转头看向有铁。有铁笑笑,平静地说:“啥人有啥人的命数呢,麦子也一样,它也有它的命数呢,还不是到夏天让镰刀割掉了。”这就是命数,能够改变命数的不是自己,除非你离开那片天,否则,几乎不可能改变。在西北,土地贫瘠,交通不便,贫穷循环不止,即使出一个两个大学生,他们飞出去几乎就不回来了,回来,他们又能够做什么呢?一个甘肃的朋友对我说,他们种的苹果,除了农资,几乎没有什么收获。我们又何尝不是呢?我家去年种了几亩瓜和玉米,除了化肥农药,除了请人的工钱,还倒贴三千块钱。妻子今年问我要不要再种,我头也不抬,说:“种个球!”

  有铁和贵英的贫苦生活,丝毫也不夸张,他们新垒的土房子,搁在四川凉山彝族地区,极度贫困的人还住不上。就算像他们借住的旧房子,也还有人住,真不忍心说,我们以前的牛圈,都修得比那好。他们长年吃土豆,吃一顿米饭都难,命运多舛的,像贵英一样,摔在崎岖的山路上死了,另一个因为没钱治病死了,丢下嗷嗷待哺的孩子。有人问我凉山究竟有多穷,我说,你尽管发挥你的想象力吧。

  看多了像马有铁和曹贵英一样遭遇的人和事,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为他们做点什么,于是,对生活选择了妥协。我谅解了马老三像使唤驴一样使唤老四马有铁,驴要吃草就得使唤;我谅解了在马有铁喝农药死后,他的侄子把他的房子占为己有,毕竟那一万块钱是他家出的;我谅解了那个从深圳回来赶马有铁出去的房主,毕竟马有铁占着他的房子,他就拿不到一万五的补贴;我谅解了那个嫌贵英脏的女人,谅解了问有铁还鸡蛋的老人。只是,无法谅解一次又一次吸有铁的血的村霸,还有看着贵英死也不救的人们。

  我是眼泪非常脆弱的一个男人,常常被书里、影视剧里的某一个情节感动,瞬间就破防,然而,看完了《隐入尘烟》,没有感慨,没有唏嘘,更没有痛哭流涕。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整部电影叙述平常,没有任何的气氛渲染,导演和我一样,用一双冷眼看这个世界——嫌你穷,怕你富,见不得你好的世界!

  我的心里,始终还有一部童话。我试图把艺术与现实分割开来,我知道,这是我的一厢情愿。现实中,那些卑微的生命,在很多时候,他们无论怎么抗争,都不能拥有生命权,不能被爱,不能被同情,到死都没有尊严!

  我好怀念余华的《活着》,它至少还能给人希望——家珍,凤霞,二喜,有庆,苦根,他们一个个死了,至少还有一头牛陪伴着福贵,他还可以平静安详地叙述他的故事。我一直以为《活着》是痛,是伤,没想到《隐入尘烟》才是一个厚实的枕头,把人活生生地捂死。

  我要找到那本圣贤书,把他扔进火里烧个精光。然后,重新写道:“人之初,性本恶。若良善,乃择选……”

【审核人:雨祺】

《钟松胜:人之初,性本恶》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钟松胜 人之初
评论(44人参与,1条评论) 罗虎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20 08:39
    美文苑
    写的很朴实,点赞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文学评论

    查看更多文学评论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