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评论
黄敬光:最治愈 ——写在《我要看医生》之后
作者:黄敬光 时间:2022-09-20
浏览:44次  字数:12895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62 篇,  月稿:62 篇

  文学平台“香落尘外”选用了我的一篇题为《我要看医生》的小文,早晨起来的第一时间,我转到了我的空间和华阳桥牌群、中德乒球群里与相关的朋友们分享后,就出门到小区大门口集合我这一组志愿者队伍去了。

  等到小区核酸检测开始后,与白大爷及同事们交代清楚后,又马不停蹄赶到单位安排我的万安街核酸检测点服务去。

  工作倒是很顺,只是今天特别奇怪,平时一直不响的手机,此时,在我最忙的时候,却一直响个不停,有电话,有信息提示。开头的几个电话我都没有时间接,更没有时间看信息。后来忙空了才开始接电话、回信息。

  我接起的第一个电话都是在万安街上好一会儿了,是在各方面都理顺了之后。这是毛根儿朋友东娃打来的,他当过书记、乡镇长、局长等大官,完全是一副老油条的口气。

  他显得很严肃:“光娃啊,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啊?听说你病啦?”

  我不知怎么回事,赶紧认真地回答:“你咋这么说喃?你是在咒我啊?老子好得很哈。”

  他仍然还是一副严肃的口气:“你说我咋晓得的,这个时候,我和老革命一起在小区做核酸呢,这都是他告诉我的。他说,是说你自己说的,说你病得不轻,说你要看医生,说你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说你深度抑郁甚至精神分裂了呢。”

  他说着说着,开始大笑起来:“怎么样了啊现在,要不要我们买点烂苹果过来看看你啊?哈哈哈!只是,即使我们想过来,政策也不允许啊,水果就先记到那里哈。”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都是我的那篇文章惹的祸,他们应该都看过了。现在是他们在调侃我。

  东娃继续开着玩笑,说:“你的病嘛,医生可能是医不好的,如果能,也只有产科的肖队长才医得好哈,你要把她喊回来了嘛,要不要我们帮你打电话啊?”这个最佳损友太知道我这个耙耳朵了,硬是把我弄得一串嘎笑之外不知说什么好了。

  然后又有电话打进来,是早已发展到成都省去了的李特级,过去的桥友,也是我生活工作上的好朋友。现在,他已是儿孙满堂。一串哈哈之后,开始了抱怨模式:“你狗子在成都待了这么久都没有吭声喃?”

  我赶紧解释:“你晓得的啊,哪个喊你住在锦江区的嘛?即便我喊你,邀请你,你又来得到没有嘛?你未必又出来得到么?我想来找你也没有那个胆啊。沧浪倒是都来耍了一两次,还有一次说好了要过来,因为临时单位里要开会都没有成行。唉,打桥牌还是老搭档好啊,就那一两次我们俩还是很默契。来日方长嘛,机会有的是。”

  然后,他说话变得有一点小心翼翼:“肖队这么久都还没有回来啊,等疫情解封了,你就过我这里来耍嘛,不要一天到晚把自己逼起嘛。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咋个说起的啊?”

  他:“你都要去看医生了,不要真的把精神逼出毛病来了哈。”

  哈哈哈,我就晓得了,这个家伙也看到了我的那篇小文,但是没有认真阅读就跟我打电话了。

  我:“你好好再读一遍我的那个东西哈,你可能歪曲了我的本意,或者是我的表达出了问题。我想表达的是我在疫情防控的各个阶段的做法,是要给大家宽心、打气的哈。连我都做得到,你们就更应该做得到的,我正常得很呢!”

  说到这里,我赶紧去到空间和群里,才发现已经有许多点赞、留言和评论了。还有许多专门开小窗口跟我聊天的,说什么的都有,我赶紧该回复的回复,该互动的互动,该解释的解释,对朋友们的关心表示我的谢意,对大家的点赞表示感谢,或者再彼此调侃一番,等等。这事也就过去了。

  有一天闲来无事,翻看到这篇文章,我发现这些对话、留言、语音都颇有意思,令我感动。于是我摘录部分,想要与朋友们分享,也是再一次表达我的感谢,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厚爱了。

  (一)

  听雨:无病呻吟。

  我:你是真医生,你都不关心我。

  听雨:没有看出来你得的是啥子病喃。即使晓得你得的啥子病,我也医不了你啊(他是针灸推拿专业的专家)。

  我:强烈抗议,医生,医生,这个应该不是你这个专家说的话哈。你要包治百病。而且你要像乒乓球一样医我。

  听雨:我要保持胜利,现在不得跟你打球了(因为前不久打球,他终于赢了我一次)。

  我:所以,现在你晓得了嘛,我的病因里还有你的份啊,都是你赢我太多,打掉了我的自信心。现在,你连赢你的机会都不给我了,还说我没病。

  听雨:就是不给。

  (二)

  泛舟(临床医学专家,内科,球友):哈哈!我这个医生初步诊断:1、更年期综合征(早期);2、孤独性抑郁症(轻度)?[偷笑]

  然后继续留言:补充诊断:失虐性皮痒综合征?(提示:根据你的主诉,可能与你家人有关[偷笑])

  美女球友凌也来凑热闹:我觉得还是这个诊断正确些[呲牙][呲牙]

  美女球友萍:医生诊断到位。

  我圈了泛舟医生说:大师,莫吓我,我脆弱[憨笑][憨笑][憨笑]

  我:治愈之法,唯有打球,前提是,你要陪我,天天陪[调皮][调皮]

  肖队同学阿依:是想肖队的相思病,肖队回来就什么病都没有了[坏笑]

  萍又反驳:她回来了的话,可能还要加重喔[憨笑][憨笑][憨笑]。

  我回复萍:你应该直接些,说:明明白白的气管炎[憨笑][憨笑]

  球友老尹:病得不轻,何以解忧,唯有乒乓

  我的回复:桥牌、酒、书,还有你。

  (三)

  同为球友、文友、学生的杰帅留言:看完了,喜欢。老师闲得蛋疼,建议去当志愿者。

  我:你喜欢就好。一直都是志愿者。此时此刻正在万方街站街呢。

  群主、球友汪汪:有《狂人日记》的影子[强][呲牙]。

  我:哪里还敢狂,都遭他们收拾怕了[憨笑][憨笑]——指打乒乓球。而且我的出口多,莫担心嘛。嘿嘿,我都有点放肆了,而且有点越来越放肆的感觉了。比如昨天(九月十日),我写了两篇随感,就因为这个放肆,我都删除了[憨笑][憨笑]

  (四)

  会长、球友曙光:我觉着他主要是想看护士小姐姐。

  我的回复:是医生,请认真阅读,我看的是医生。😄

  文友江上:小声问一句:医生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悄悄的哈,因为急,还没有问性别。🤩

  魏老师:赤裸裸地显摆,桥牌,乒乓球,写作,交游广,爱好多!(偷笑)

  ……

  (五)

  最让我感动的是桥友贺大姐。已经七十多岁的她,给我既有语音留言,又有许多文字交流。她懂我,我们是忘年交,我的文字引起了她的共鸣。她是11岁就开始上桌打桥牌了,真正的资深桥牌爱好者。今天她没有怎么说桥牌,而是破天荒地摆起了她的其他的经历:

  乒乓球我也打,水平嘛,我不知道你的水平究竟怎么样,在你面前就不多提了,反正在厂里我是难逢对手吧。同时,羽毛球我也打了几十年,在单位都和男球友打,因为女队员里没有对手。我妹妹还是专业羽毛球运动员呢。运动有瘾啊。如今年纪大了,看到你们年轻人打球(哈哈,和她老人家相比,我应该算年轻吧),心、手都是痒痒的。

  我也踢毯球(恕我无知,我懂不起这个运动)。我还是厂队队长,善发大箭球,曾在一次比赛中连发十五球结束一局,牛嘛。其中,倒钩是我的绝活,因此活动范围比一般运动员要大一倍……

  我也打篮球。你信不信,我也是单位女子篮球队的队长。那时,真玩命啊,每天早上六点打到上班(八点),练就了许多真本领,比如三步上篮,如果没人拦住的话,百分之百打板进框。我曾代表篮球队上场领奖,底下一片嘘声,都奇怪,这么个小个子会打篮球,而且还是队长。当年有球友就说:中国队有个丛学弟,我们这里幸好就有你!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曾经流了多少汗,受了多少伤,努了多少力。

  我知道,运动都是相通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为曾经的我好自豪啊!

  唉,我又想起下乡当农民经历来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提起来眼泪汪汪的!

  遥想当年,做任何事都会做到竭尽全力,包括业务方面,我们科里有任何难办的事时,科长习惯性地指派我,科里出差有时十几个人,也会交给我带队……

  好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了。

  如今,关在家里(她住成都双流),无聊至极时看到你的文章,勾起了我无尽的回忆。想起这些,不免有点伤感,昨日已经不再。不过,我没有沮丧,我认为我的这一生还是幸运,是幸福的。

  目前这个世界,有疫情,有战争,有重病在身之人,也有权贪后坐牢倍感后悔的大官,我已经看得太多了。现在的我,一个退休多年的老孃儿,还能常常和朋友们一起打打桥牌,还能与你们这样的爱好者交流交流,我知足啦……

  看了你的文章,我要为你点赞,不仅为你的文采点赞,也为你的真情实感,为你打动了已经不容易被打动的我而点赞。

  ……

  看了贺大姐的“长篇大论”,一时间,我也非常激动,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知道,事实上她就是我的榜样,她走过的路,我或多或少都在重复着,甚至还要继续走下去,但是,她的过去肯定比我辉煌得多。于是,我的思想又开始飞起来,一个青春、美丽、活力四射的运动员,一个阳光灿烂的贺大姐,一个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安慰她老人家说:我正在走着你曾经走过的路,虽然我没有,也不可能创造如你一样的辉煌了,但是,我要努力做到如你一样快乐阳光。无论疫情,无论战争,无论任何的磨难,你都是我的榜样。

  群里的、电话里的、微信、QQ等等互动还有很多,仅仅称呼就五花八门。有叫我光娃儿、黄老师、与时俱进、俱进的,还有叫我小黄、老黄,甚至小黄黄的。内容都大体差不多,比如:听说你生病了,严不严重,什么病啊,多出来走动走动嘛,等等。还有朋友发给我自己写的类似文章以示关心和感动,也有许多朋友就是表示一下关心,调侃一下我,毕竟因为疫情,客观上已经不容易在一起吃饭聊天了。还有朋友鼓励我把写的东西积集出书的。也有真没有读明白,以为我病了,而且病得不轻的。

  我想,在疫情防控期间,这也不失为一种群体情绪的发泄吧,这些东西于我来说真是太治愈了。

  因为这篇文章,我还有许多意外的收获。

  比如,平时外冷内热的肖队,平时难得主动打电话的肖队,居然主动给我打来了问候的电话,而且说话还轻言细语,语气还是温柔体贴,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比如,在现实生活中失散多年的金鹰群,今天终于在网上又重新集合了,而且还把远在上海、新疆的老桥友加了进来。想一想,今后这些知根知底的桥友们又可以在网上干桥牌了,远在天边的桥友,真的就像近在咫尺一样,从此以后,小小环球,同此凉热,好安逸啊。

  解封后的第一天,仍然还有许多惊喜。有朋友约我去爬金堂山,去三学寺拜观音;启哥电话里说:来,七楼喝茶了;许大师、顾总、叶经理在微信里面喊:下午老时间,“买菜”。不,明白说了,来打球;金鹰群多早就在约晚上的桥牌比赛了……。

  因为疫情,许多人失去了工作机会,许多企业失去了订单,许多个体工商户被迫停止营业而没有了经济来源……我应该算是很好了,仅仅只是肖队被迫滞留长沙回不来而已。总之,许多东西都被扭曲。此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亲朋好友的关心最治愈的了。感谢有你,感谢有你们!

  写到这里,我已热泪滚滚。

  写于2022.9.12,改于9.17

【审核人:雨祺】

《黄敬光:最治愈 ——写》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黄敬光 医生 读后感
评论(44人参与,1条评论) 罗虎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20 08:39
    美文苑
    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是好的文字。值得借鉴和学习。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文学评论

    查看更多文学评论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