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大全
南岸:行者无疆 (6)
作者:南岸 时间:2022-08-04
浏览:4次  字数:3874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7 篇,  月稿:26 篇

  三十一

  今天早上刚到厂里,俞总就朝我挥了挥手:“老安,走,跟我一块出去一趟。”于是我就朝那辆“东南”汽车走去。“哎,老安,今天不开那辆车子,坐我的车。”

  凯迪拉克,进口版,SUV。据说,当年俞总提这辆车子的时候,那一年全杭州只进了四辆。

  路上,俞总问我:“老安,车子开了几年啦?”

  “差不多二十年了。”——不行!不能这么说,再这么说,行不过去了。“五年了!”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俞总笑了。“五年了?”

  “五年了!”我再次斩钉截铁。

  俞总又笑了。“确定是五年?”

  我有点支支吾吾了。“嘿嘿,是……是’无产阶级’的’无’。”

  俞总“噗嗤”一声又笑了。“老安,你胆子真大呀!”

  “不胆大就没机会啊。”

  “哎——,是的。”俞总笑着看了我一下。我和他目光一对,发现他眼光里满满的赞许和欣赏。

  我说我从小上学的时候,同学就送了我一个外号:“韩大胆”。

  俞总又“噗嗤”一声。“老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一次,你说要是早生几十年,你能成为粟裕;后来你把车子挂伤,洋葱说这二十年的驾龄了居然能开成这样子,真是神了!你说辽沈战役时毛主席总是不停地夸奖林总打仗太神了!现在你又说你成’韩大胆’了。”

  我朝俞总憨憨地“嘿嘿”了一声:“这是说笑话哩。不说,哪来的痛快呢?”我顿了顿又接着说,“不就是痛快痛快嘴嘛!反正说大的跟说小的用一样的劲,再说了,吹牛也不用报税。”

  俞总笑了:“我说老安你真是个人才啊!”

  我傻傻地笑了一下。“人才不敢说,但起码能算上一匹千里马。”

  俞总:“千里马?没看出来。”

  我:“是啊,我从来不让人家看出来。”

  俞总:“为什么?”

  我:“千里马都是好马啊!我不愿意让别人看出来我是好马。你没听人家说吗?不能因为我是一匹好马,就把我累死!而事实上,累死的都是好马。”

  俞总笑了,“老安,我感觉你脸皮厚啊!”

  哈哈,哈哈!而我感觉俞总这时才开始夸我。听了俞总的夸赞,我忍不住笑了。“谢谢俞总的夸奖!谢谢!成大事的人都是脸皮厚的人!脸皮薄的人容易自暴自弃,脸皮厚的人往往百般磨难、历尽屈辱,却不忘初衷,砥砺前行,终成大事。再说了,我要是脸皮不厚,来这里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我留了下来?不过今天俞总您这么一夸我,倒让我看得出您真是慧眼识珠啊,能看出来我是成大事的人。如果说,我是千里马,那您,就是伯乐!”

  俞总脸上甜蜜蜜地笑了。这时我发现,俞总喜欢我夸他。

  “老安,你性格很开朗啊。我喜欢性格开朗的人。”

  “看看,刚才我没说错吧?俞总,您就是伯乐!慧眼识珠!”

  书归正传:

  1991年8月份《读者》杂志载:正午,毒辣辣的太阳底下,别的建筑工人都被40多度的热浪烘烤得躲了起来,只有一个工人还在工作,他一边挥汗如雨,一边想象着经他的手房子盖好了,于是有人搬进去住了下来,不久阳台上多了姹紫嫣红的花盆,又引来了蜜蜂和蝴蝶。想到这,这个工人笑了,他没有感觉到太阳有多毒。他心中有梦想,所以毒辣辣的太阳底下,他挥汗如雨,却感觉很甜蜜。

  ……

  这时,车里的收音机交通91.8于虎讲了一个打工人的故事,临了,虎哥说了一句:

  “努力活着的普通人,永远不会丧失崇高。”

  三十二

  未完,待续……

  (生活从未停下脚步,行者永远在路上。)

【审核人:雨祺】

《南岸:行者无疆 (6)》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南岸
评论(4人参与,0条评论) 林萍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日记大全

    查看更多日记大全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