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大全
赶往新河的路上
作者:林凡 时间:2022-01-07
浏览:0次  字数:5258  手机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35 篇,  月稿:130 篇

  新疆阿克苏地区新和县,使我心动的驿站。七月的南疆炙热如火,不过我还是下定决心要去看看,体会一下这里的民风。

  经过近两个小时从乌市地窝堡机场飞行,顺利到达库车龟兹机场。过安全通道出了机场。

  我的朋友鲍医生和她的儿子小汪母子俩,把我从龟兹机场接上。在赶往去新和的国道土和段,库车至新和道路上疾驰。

  一路上,我的思绪随着车子的运行。一切都感觉沿途的荒凉,心却凉了一半。鲍医生看出了我脸上的表情,推了推同车还坐着一位七十多岁的维族老大爷。罗医生你听听他来告诉你现在的新河吧。她儿子开着车头也不回的告诉我,这位维族大叔是我爸爸的十几年的好朋友。我有了倾情之感,也是我想起了今年初春要来新和的想法。

  新和县,只是在中国地理图册新疆篇认识了阿克苏地区有个新和县。所以,一般的地理总是再告诉我们相对在某一区域或大或小都会有,不同区域和不同特色,展现在我们面前。

  "罗医生,你是不是坐飞机累了吗?”“啊,没有”“那我就给你说说,新和吧”鲍医生,坐在前座,侧着身,打开一瓶绿茶递给我,同时自己把一打开的一瓶水,轻轻放在嘴边,喝了一口。又继续介绍。我的身体略微朝前挪了一下,手里拿着瓶装水静听,生怕漏掉有关新和新奇和我自己感知的诱惑。

  整个小车里,都是她的话语。连车子里放的舒缓的轻音乐都融合在她的激情话语里,感染着我。

  她说:我在新和十多年了,还是听这位的维吾尔老人介绍吧,他的祖辈就是新和人。老人接过鲍医生的话语娓娓道来:新和位于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东面的渭干河与库车相望,背面隔雀格勒山与拜城相望,南连沙雅县。老人,侧着脸,我看见了老人抱紧沧桑的面庞,高高的鼻梁,一双双深奥的眼睛被长长的眉毛掩映着。长长的银白胡须,写进了不尽的沧桑。老人的汉话,说的夹生,但意义表达的很好。

  “罗医生,这是玉和麦提.亚生大叔,他是我家老公的好朋友,十几年的交情了”“好好,大叔你好”说这话,我伸过一双手,紧紧握着他的手,感觉半个世纪的年轮,都在我心中过目。老人双手,紧紧地握着不松手,亲情语言难以表达。

  他喝了口水,“罗医生,你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是的”我说。“我们这里,不像你们北疆的石河子,听鲍医生说嘛,你们的汉族较多,这里吗,民族比较多有维族,汉族,回族,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满族,乌孜别克族,还有几个其他民族我记不住名字了,反正吗,好像十一个,鲍医生我说的对不对”说这话他的脸朝鲍医生看看了看。“对对”鲍医生应道。

  “我们这里的维族朋友吗,好着呢,时间长了你就感觉到他们和有亲和力。”我答到:“是的我会慢慢学会这里的生活习惯的”’

  说这话,车子已离开机场三十公里开外了。“罗医生,车子里新和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她的儿子,小汪减速将车子慢慢停了下来。“咱们下车休息一下,看看这里的路边的核桃和特色有机葡萄,然后,到新和县城吃中午饭”

  “好的好的”。

  下车,小憩。玉和麦提大叔,同我们一道,来到一家小家院落,老人过去同他们打招呼“艾合买得”“艾合买得”“亚和西,亚和西”我们一行三人,也将手掌贴放在左胸口,互致问候。小坐,喝喝着维族朋友的专茶。维族大爷告诉我们,这是他的姑姑家。叫古丽娜,买买提。

  不一会,他们就把自家去年攒的的薄皮核桃,和凉嗮的葡萄干,拿出来请我们品尝。“实在对不住呀,今年的还没有下来,不过嘛这是我们当地有名的有机葡萄名叫木纳格。”

  “看我姑姑头上戴的是格吉姆头巾,是很有名族特色的,不过吗,我姑姑汉话说得不好,请你们原谅”,这是我才看见,他姑姑已坐在院门口的旁边羊圈喂羊去了。

  玉和麦提将凉嗮好的葡萄干和干杏和185薄皮核桃装好。每个人各送三袋,让我们回到镇上慢慢品尝,我们一起用维语“艾合买的”“艾合买的”,即汉语是谢谢的意思。

  时间过得真快,鲍医生谢过古丽娜,我也在路上跟着玉和麦提大叔学的再见,用上了即:霍西霍西。

  我们一同赶往新和县,据说新和的民风很好,常有民汉通婚的好事,还有就是当地的饮食文化,我好向往呀。

  这时,等待的诱惑吗。

  小车,继续前行,往新河县城赶去......

  2018-7-12原创于阿克苏新河尤鲁都斯巴格镇。

【审核人:雨祺】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文学 新河 美文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日记大全

查看更多日记大全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