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大全
那一缕硝烟的往事
作者:盐如玉 时间:2022-01-08
浏览:0次  字数:5317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90 篇,  月稿:56 篇

  硝烟散去今重逢,

  少年已是白发翁。

  一尊还酹红河州,

  千古风流真英雄。

  济南金秋,城内暂无疫情,在中豪酒店会议大厅,战友挈妇将雏,如约而至。

  这些战友来自于五湖四海,是一支参加过中越自卫反击战的英雄连队。济南人好客,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为了这次战友会,提前月余,组筹备班子,可谓煞费苦心,惟恐接待不周。

  席间,久别重逢,欢悦荡漾于眼角,軍礼已被紧紧的拥抱而取代,豪放的大嗓门,烈酒似水,怎敌那战场上的生死交情。

  大厅内,音乐舒缓,如泣如诉,大屏幕播放着近年来连队动态的实况。台阶上方横幅醒目书写着:“万福河阻击战英雄连旗帜高高飘扬”,下行又书:"原步兵91团3连第三届战友会”。

  经私下问询,方知出处。该连队曾属刘邓大军之麾下,解放战争时,在山东金乡万福河一带,打了一个漂亮的阻击战。为之,这是一支具有光荣历史传统的英雄连队。

  上世纪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该连随大部队攻入越境作战,历时二十多天,战事惨烈,伤亡过半。据战后统计,尚有十一名战士,便长眠于崇山峻岭的异国他乡了......

  每每忆起那段往事,一首古诗油然而生:“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虽然历史事件所发生的时间、地点、缘由不尽相同,但家国情怀的意境应是一样的吧。

  虽然战友会已是第三届了,在战后分别四十多年的岁月里,能重聚一起,也是近年来的事了。因每次与会的人数、及来的人员是不一样的。一个战壕的战友,且来自于山南海北,今生今世还能重聚,真不容易!

  屏幕仍在续播着,当画面凸显,红河州金平县祭扫烈士陵园的场景时,竟看到了我所在连队战友的墓碑。触景生情,追思绵绵。

  英雄连队的干战,着老式绿军装,五星,红领章。伫立在簇簇花圈挽联的烈士墓前,致军礼默哀。又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泪眼婆娑,用颤抖的手抚摸着墓碑上儿子的照片,哽咽的念叨着:“孩子,娘来了,跟娘回家吧......”

  好久好久没有触及到这种瞬间,——这瞬间袭入心扉的悲伤了。总认为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我,不会再流泪了,然而,却涕泗滂沱。我深深地知道:就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为你負重前行……

  这些牺牲的战友,是那么年青,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没来得及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没尝过生活的美好,更没有为慢慢老去的父母尽孝,生命却戛然而止了……

  苏维举杯敬司务长说:“司务长,有次打仗时,连队三天仅吃了一顿饭,你只发给每人一片榨菜,那时我年轻,饿啊!俺想多要一片,你把头仰天一歪说‘不行’!今天,你来俺济南了,榨菜俺管够,想吃多少都行!”

  话音刚落,便引起阵阵开怀的大笑。看似一个诙谐榨菜片的往事,却诠释了战争的残酷。

  一帮敬酒的邻桌战友又来了,其中一位面庞黝黑的战友,携布依族服饰的妻子,托着满盛红酒的杯子,用生涩难懂的家乡普通话说:“感谢济南战友的热情招待,我打完仗退役回家后,就没出过远门。这辈子没喝过红酒,没坐过高铁、飞机,更没住过这么大的酒店。谢谢战友,谢谢啦!我干了!”

  香落尘外书斋,,,点击下图购买湛蓝新书《我的月光》小程序

  闻听此言,真乃五味杂陈涌满心头。不禁暗忖,该战友来自云南山区,那里很穷吧……

  战友会后,我了解到,该连队的战友,百分之八十来自各省农村或云、贵、川山区。其生活条件大多较为贫困。席间闲聊,方知,“共同富裕”的春风已吹遍祖国大地的村村寨寨。随之战友们的家乡,大都已脱贫困,并开始走向富裕之路。闻此,倍感欣慰……

  这次济南战友会,历时三天,还去了趟山东金乡万福河老战场遗址缅怀先辈。考虑到战友们的经济状况,大部分经费,都由东道主苏维及筹备组倾力承担了。

  受邀而来的歌手和舞者,一曲曲憾悦耳鼓的歌声,间有部队题材的舞蹈,还有山东快书的演艺,让战友们沉浸在军旅生涯的重温之中。

  老连长及军嫂一曲《血染的风采》的对唱,引发了全场的互动,把“一日为战友,终生为兄弟”的军人情怀推至高潮。

  战友会的尾声,是在转交英雄连队旗帜后而结束的,也就是说,下一站的战友会,将重聚于南方的贵阳吧。

  那一缕硝烟已飘去四十二载了,但曾经的往事仍铭刻在那一代军人的心中,永远不会忘却......

  2021年12月18日于济南夜

【审核人:凌木千雪】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日记 硝烟 往事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日记大全

查看更多日记大全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