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形与影
作者:郭禹彤 时间:2022-05-12
浏览:0次  字数:5243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0733 篇,  月稿:1663 篇

  “看牛皮(指皮影),熬眼皮(打瞌睡),摸黑回家撞鼓皮(墙壁),老婆挨眉(批评)捏闷脾(受气)。”

  几千年来的人,乐此不疲地观着皮影。台子上现个猴影儿,莫要人讲,台下呼声四起,掌声雷动——那可不就是不羁的美猴王!老孙来大闹天宫也!

  单看个影,人凭着经典的轮廓一眼识物。简练而活力四射的身形,或是繁复而婉约的侧影,一个角色永远不会是另一个角色,丝毫不讲道理。总觉得直接看影更为直观,而直观的影早就被抽丝剥茧过,就像是隔着门喊“是我”、凭着声音报上家门一样。

  手是万没法成为鸟的,关灯打手电,才能在墙上显出纤细的羽来。苏轼想试试有无人识他的影,便借烛光描自个在墙上的侧影,“以灯取影”,见者失笑:这不正是苏东坡么?

  此间既有雅趣,又足见影之妙处——写形。

  我们通常说的形便是物之表象,影是物之内涵,是物之内涵的外在表现。影是物之挚友,与物相携相映,或助人撇去杂念,以抽象来写实。看不见手便可把手影当飞鸿,线条无了,影比雾都自由,至于形,简直就是笼子里的金丝雀。

  影如何自由,以致略微朦胧,它便趁虚而入。“镜花水月”“雾里看山”,一点轻纱阻隔或一池碧水波澜,人便将那瑶台仙子想得可望不可即。大抵是影本身便供人无限遐想吧,人渐渐拿它来入诗入画。

  宋朝有个“张三影”——张先,以“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柔柳摇摇,堕轻絮无影”为自个最得意的诗句。后来不知怎的,谁都爱舍形取影,管你诗还是画。影倒也知晓革新,千变万化。

  瞧过幽篁吧,水墨画里常常直接描它影。好墨有松香,画却有竹的冷气,莫名使人有森然之感,能闻画者笔下竹哨,原来是影中藏影影无影,影无影来成了意。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苏轼舍形取影,无意间已经将承天寺夜清朗而冷寂的夜,融入当时还未能排遣的孤独不甘,和一点点自得的小确幸:“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此刻影不能是影,它应当换个名字——意。

  影不仅是皮影戏的角色代表,早已成为使人着迷的内涵,已由实物之内涵的外在表现,纯粹地变成了人所以为的内涵,成了物背后若即若离的灵韵,越发贴合徐渭的“看灯捉影”。

  从心所欲,不逾矩,墨游处,不羁外物,这大概是古代画家喜欢绘影的原因吧。重影即重意,“意”为精神,偏重情而非理。诗画借此传达出情感,又给人留以想象空间。千人所见皆不同,用意来绘画写诗,也给了古人许多寻找知己的方便。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白描月下梅,半字不点名,图景却慢慢被勾画出来,只存在于脑中,给我默默感知梅在此意境中沐浴的月华。此为留白,白里却有千重万重清孤。

  立竿见影,约略形似,当真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年年苦恨押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世间万物都有影,立竿求影见己恨。为何不得志?诗人的呼喊跨越时间,厚积薄发撕破纸张的障壁——我便是那贫女!我的诗,有知音能懂么?

  文人寄托的万千情思,恰似那九连环,还是水一般的九连环。

  且不提白居易以卖炭翁讽刺朝廷残酷,冰天雪地花白两鬓;李商隐借杜牧来影射自己的怀才不遇;杜甫“日暮聊为梁浦吟”,叹人才稀少,纵有良才,敌不得代宗昏庸若刘禅。托古讽今,借物喻人,哪一个不是影?

  影是迂回,难有视觉冲击,却是最好说不可言说之事的。影为何重要?且问用影人心有几窍,穿了多少道山路弯弯绕绕。捋顺,抽出一丝,点到即可,委婉,好似仙女于云端若隐若现,又未曾华衣锦袍,素淡得总叫人品出一点莫名的味道,好似发黄卷边的纸页,晒了许久后在阳光气儿中混出的味道。

  影,虚,所以中国画缥缈、空灵、飘逸。淡淡彩,浓浓意,相映衬,灯火阑珊人独立。神,更虚,简直完全是唯心的东西,是影由意而再升华去,当真如徐渭所推崇的,以“顿悟”解世,由此以诗画顿悟,观者只觉此诗那画高深莫测,理得很,可又很文,是心没几窍抱着哲学砖也解不出来的。

  能让徐渭写专著去论述的影,早已处处藏着哲学。徐渭论影,不也是先就着阳明心学影响的么?

  也是,影一开始不就是代表的理吗?影终究还是人心性的投影。

  谁说影时真的说影了?谁看皮影戏看的是影了?词词句句,但见传奇里英雄之精神,流芳千年。

【审核人:站长】

《形与影》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皮影 老婆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爱情故事

查看更多爱情故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