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春行疫情下(春季过年疫情)
作者:友友 时间:2022-05-19
浏览:4次  字数:6226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961 篇,  月稿:837 篇

  仲春,白天阴沉沉,晚上雨滴滴。春雨躲晚上下,既能促春耕,又能让“闲人”踏青。妻已退休,呆家日久,天天抖音,嘻嘻哈哈,算的上半个“闲人”。这时节,忽冷忽热,难以将息,稍不留意,就受了风寒。

  近日,妻受了风寒,晚上咳嗽不止。为了抵御风寒,唯有加强锻炼。踏春,是一项集悠闲、赏景于一体的有氧运动。疫情当下,市里规定,不准出黔城,不准扎堆。我白天上网课,晚上查作业,难得周末偷闲,邀妻去黔城周边山岭转转,放放风,透透气。

  一日,风和日丽,我与妻漫步百丈(村)。呼啸的火车,哐当哐当,于妻脚下被留了影。沿途,满眼青绿,蕨菜发桠了;枳花白白的,笑得摇头晃脑。三月泡谢了,绿小果,还残存着泪痕;草籽花,紫红了一地,护着裸露的泥土砾石。梧桐,秃头,绿不着体,却用串串白花遮羞,性感伟岸,靓而不俗。枯草,还想掩饰什么,绿可不许,与它勾肩搭背。

  百丈隧道,高风嗖嗖,清寒逼人。我大吼几声,回音阵阵。妻也忍不住,连吼带喊,与我的吼声混为立体声。出洞,豁然开朗。俯瞰,百丈绿油油的,与簇新的农家小院很搭配。一幅美丽的山村长卷,凸显甚美,却鲜见行人!斜视,左前岭上,一制药厂,机器轰鸣。高大的烟窗,冒着洁白的云朵,把单调的碧空点缀得妙不可言。

  白云乱了我的思绪,还来不及梳理,满眼的枳花就笑上了山坡;飞鸟度量着距离,还来不及让我细算,远近高低都绿了。忙碌的日子,不要忘了疲惫,去山岭放松放松,也算是件惬意的事!

  株山深处,一库水的雏鸭,黄黄的,绒绒的,把碧绿的“平镜”,弄出了道道涟漪。库坎上的枳花,把碧水当明镜,喜盈盈的,在风中咧嘴自赏。山湾一户人家,木屋破旧,静卧道旁!妻羡慕不已说:“你退休了,我俩就去寻一清静之所,租一椽破屋,好好享受享受田园生活。”

  我微微一笑,戏谑道:“当下太平盛世,国运蒸蒸日上,我才不愿过那种隐逸生活!”

  木屋女主人,见我俩,跟了过来。至堤坝,她的举动,引起了我关注,让我想起杜甫《旅夜书怀》里的句子,“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她真的像一只沙鸥,旋即栖于大坝,仰天长叹。隔着泄洪道,她主动与我俩搭讪。我一眼看去,她仿佛只有五十几岁,腰板儿直,腿脚利索。搭话后,方知她已七十好几,丈夫先她而去。

  听其言,育有两儿一女,均已长大成人,各自有了家。他们住城中高楼,却都忘了自己的娘。她边说边下堤坝,绕过泄洪道,离我俩三四米远,与妻聊了起来。她眼角一直含泪,神情悒郁,对我俩说:“农村啊,儿女不孝,老了,生活就艰难了。老伴去了,孤苦伶仃,独守老屋,更是凄苦!生病了,身边无人,有时真的犯难,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还好,政府每月发‘老年钱’(政府补助),种点小菜,衣食还能无忧!”妻闻之戚戚然,说了些安慰的话。

  我把视线挪向道旁,一枝迟来含苞的玉兰,如一盏盏白炽灯罩;一只偷眼的黄鹂,几声颤微,与云中射出的几道霞,绘成了一幅美丽的花鸟画!我忙陶手机,欲留其影,小鸟却怯生生地飞了。顿得一首《白玉兰》打油诗:几道红舌霞儿飞,一枝白炽罩儿肥。几声鸟鸣偷眼去,不为玉兰怯生辉。

  一条曲溪,流水潺潺。三只白鹭,啄于浅滩,奋翅平溪而飞,始终与我俩保持一段距离。也许它们寂寞久了,寻人逗乐,诱我俩深入。我俩一靠近,它们又朝前飞,若即若离。这里除了淙淙的溪水声,啾啾的鸟鸣声,别的什么声响也没有。偶尔一台电动车,从身边驰过,也算是给这幽静的溪谷增添了一些活力。

  仰视,枳花素颜,一片片的,看的我心花怒放。岭上一杉,蛇斑鸟,在“蛇蛇(蛇,土音读傻)”的闹。“蛇,蛇,蛇,蛇蛇,蛇蛇”声音很大,也很急促。我见其闹得欢,定睛杉树。一枝如翅伸展,青黛间,一只蛇斑鸟“蛇,蛇,蛇,蛇蛇,蛇蛇”边叫边翘尾巴。一只露头树尖,一只能闻其声。我忍不住,学着它们的叫声,“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斑鸟闻之,以为我学舌,是与它们嬉戏,蛇的更欢。

  妻笑指蛇斑鸟,逗趣道:“友友,它们骂你呢!细听听,说你来这干啥,别把新冠带溪谷。蛇蛇蛇,你蛇蛇蛇,四处乱窜!再听听,蛇蛇蛇,蛇蛇蛇,政府有规定,赶快回去吧!”妻拿起手机,见我在前,背个红色的“洪马”(洪江市半程马拉松)袋子,“蛇蛇蛇,蛇蛇蛇”,逗得蛇斑鸟漫骂。我继续逗它,“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蛇”。转一弯,蛇斑鸟,换了枝,把头都朝我骂“蛇蛇蛇”。

  妻又笑了,在身后说:“友友,鸟儿追着你蛇呢!蛇蛇蛇,蛇蛇蛇,你不能继续往前走了。它们的意思是说,政府有规定,不要乱跑。”“哦”,我应了声,继续前行,口里还不停的“蛇蛇蛇”。蛇斑鸟,追着“蛇”了过来。我不理它,它们反倒没趣的去了林子深处。

  鸟儿也真有趣,我虽不懂什么鸟语,与它们唠唠嗑,聊聊天,也是件乐事。

  三只白鹭,又飞我前面去了。一路飞飞停停,我俩被诱入小阳村。小阳村,如世外桃源,人户集中,院子里蛮热闹的。水田里,耕机啪嗒啪嗒,跑得欢。翻出的水草泥土味,在空气中弥漫着。呢喃的小燕子,在新翻的泥土上空掠影。好美的一幅小阳村春耕图啊!回时,三只白鹭又在前引路,送至溪道分岔地。

  隆平体育中心,墨香雅苑,间隔一米排着核算检测人员。警察在一旁维护秩序,医务人员,熟练地在忙碌着。我俩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有序地等待着被检测……

【审核人:站长】

《春行疫情下(春季过年》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疫情 春季 过年
评论(4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爱情故事

    查看更多爱情故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