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大全
庆小兔日记3953妈妈不会听我的
作者:庆兔兔   发表于:
浏览:35次    字数:5057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3750篇,  月稿:9311篇

  《庆兔兔日记》早教日记

  庆小兔五岁九十六天

  3953-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一日星期一晴天转多云32℃~19℃客厅早晨温度23℃ PM2.5-63

  外婆起来第一句话就是:“我夜里一直梦里在排队做核酸。”

  昨天晚上一阵手忙脚乱乱哄哄的阵势一样也留在我的梦中。

  昨天晚上八点半姨妈的电话响了,姨妈在接电话,接着姨妈在通知同事。

  姨妈在手机里说:“医院要求十分钟赶到医院报到。”

  姨妈急匆匆换好衣服。

  姨妈说:“晚上我可能回来很晚,我也可能晚上不回来,你们就不要等我了。”

  我对外婆说:“弄不好宜昌有疫情了,是不是她们去医院开会了。”

  外婆说:“如果有疫情,以后我们就不从前门走了。”

  这一拨的疫情确实让人心惊肉跳,这一次上海市的疫情到现在还没有动态清零,上海的疫情还在高位运行。

  上海市是一个超大城市,上海那么多高楼大厦,上海市的人流不可计量,一旦有了新冠病毒感染者,就像一滴墨汁滴入清水中。

  湖北省,武汉市,是最早中招的省份和城市,现在湖北省已经小心翼翼,爸爸从肯尼亚回国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所以虽然全国各地的新冠不时地泛起,湖北省还有我们宜昌市还是比较平静。

  我们家是一楼,我们和姨妈在后边阳光房就可以出去。

  非常时期尽量不要在人多的场合经过和停留,我们用不着坐电梯,我们也用不着非要走人来人往的过道。

  外婆已经准备睡觉了,妈妈的的电话来了。

  妈妈要我们去江山多娇,妈妈要我们去做核酸,妈妈说晚上回来太晚了,妈妈要我们在江山多娇睡。

  这是姨妈跟妈妈说要我们去做核酸的,姨妈已经去了点军区做核酸采样了。

  这种事情我不能问,我也不能说我的看法。

  我们连忙收拾东西关窗户锁门,外婆带来所有的证件出发了。

  我对外婆说:“做核酸医院会到每一个小区的做的。”

  外婆说:“早做比晚做好。”

  我说:“万一小区封闭了,我们不是不能回家了。”

  外婆还是有一点犹豫,但是犹豫还要继续向前。

  我说:“我们在江山多娇做,我们就不可能再离开江山多娇,还不如让他们到我们这里住。”

  江山多娇已经拉起警报,江山多娇的侧门已经被铁链锁起,我们只能转大圈从大门进去。

  进到妈妈的家。

  庆小兔就在喊外婆外公。

  妈妈说:“还要等一会去医院做核酸。”

  我说:“如果有疫情要隔离,你们还不如到我们那里住。”

  妈妈说:“以前还不是隔离过,那么多东西我怎么搬呀!”

  我说:“以前是在我们那里隔离的。”

  妈妈说:“还不是一样。”

  我不知道现在的疫情是什么情况,如果真的在那个小区出现阳性病患,就会出现封闭小区的情况。

  既然不知道,我也不多说了。

  我突然发现我的手机没有拿来,我开始是进屋拿手机的,外婆问口罩的事情,结果我把手机忘了。

  我说:“我还要回去拿手机,没有手机医院大门都进不去。”

  我从小区大门出去。

  门卫说:“你快一点回来,过一会这个大门没有核算证明就不能进出了。”

  我经过社区办公楼门口,这里已经停下一辆装满器材的电动车,江山多娇社区办公楼已经亮起灯。

  我回家拿了电话我给外婆打电话。

  我说:“小区可能要封闭了,我弄不好回去就进不去了。”

  外婆连忙说:“我回来。”

  我迎着外婆走去,在社区办公楼跟前已经人头涌动。

  人不是一般的多,那么宽的马路都被人群塞满了,路上已经排了长长的四队,根本就没有什么社交距离,就像一个一个菜市场,就像一场音乐会。

  外婆连忙站到一个队伍后边。

  我说:“你干什么呀?”

  外婆说:“做核酸呀!”

  我说:“这里有什么社交距离,那么多人挤在一起,万一有一个人是阳性病号,这些人都会被感染。”

  外婆这才离开人群。

  早上刚刚起来妈妈的电话就来了。

  妈妈问:“你们这里大门是不是能够进出,我们小区已经凭核算证明进出小区了。”

  我和外婆分头出去。

  我去侧门看,侧门没有锁,我用磁卡开门,侧门还能够打开。

  外婆回来了。

  外婆说:“我们这边小区大门还是自由进出,就是出去要求戴口罩,社区门口做核酸的人已经排到路这边了。”

  外婆打电话告诉了妈妈。

  妈妈说:“你们早一点去做核酸。”

  外婆说:“我去江山多娇社区看了,做核酸的人还是很多,做核酸的人排队已经到了我们这里拐弯的地方了。”

  我不主张去和年轻人去排队挤做核酸,年轻人还要去上班上学,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做。

  外婆说:“我们过一会进去做核酸。”

  我说:“用不着那么急。”

  外婆说:“你不做核酸,你怎么去接小九呀?”

  我说:“你们这是有一点反应过度,他们如果要封闭小区,他妈妈就不能上班了,医务人员就会到小区里做核酸。”

  因为社区做核酸把整个马路都堵死了,这个马路是不走汽车的马路,庆兔兔庆小兔每天从这里走过,现在庆兔兔庆小兔只能从江边过来。

  外婆要出去接庆兔兔庆小兔。

  我说:“他们今天可能会从江边过来。”

  外婆接庆兔兔庆小兔从后边阳光房进来。

  庆小兔说:“我们那边的小区已经被封闭,我们那边的侧门也被关闭了。”

  外婆说:“江边还可以走。”

  庆兔兔说:“我们从里面的路走,路被做核酸的人挡住了。”

  庆小兔说:“我们拐回来从江边走的。”

  庆兔兔上学走了。

  庆小兔说:“超能力。”

  《超能力侦探团》开始了。

  庆小兔问:“超能力还有几集了?”

  手机里出现宜昌市疫情防控指挥棒通知,在宜昌市几个郊区乡镇听通知去做核酸采样,不过我们伍家区不在之列。

  我对外婆说:“我们这里还不是疑似区,管控区核酸采集点是按通知接受核酸采样,我们这里是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去做核酸采样。”

  庆小兔喊道:“我听不见了。”

  我和外婆进到厨房里说话。

  外婆说:“我看到几个刚刚采集完的老太太,有一个说,这不是我们不能在一起打牌了,一个说,我们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

  我说:“现在好多散发疫情就和这些老年人有关,有些人还没有注射疫苗,这些人喜欢聚集在一个小的空间里,一旦有人感染,这些人就是传播者。”

  我问庆小兔:“你晚上在家里学习吗?”

  庆小兔点点头。

  我问:“学习摩比豆。”

  庆小兔摇摇头。

  我问:“你还学习什么?”

  庆小兔摇摇头。

  我问:“你在家里玩的吗?”

  庆小兔点点头。

  我说:“你在家里不学习,你还不如晚上住在这里。”

  庆小兔用手把我推一下。

  我说:“你在这里,我还可以陪你玩,我们把乘法口诀读一遍。”

  庆小兔说:“不要。”

  我说:“读一遍就一两分钟。”

  庆小兔说:“我不要一两分钟。”

  我说:“你怎么不喜欢学习了,乘法口诀每天读一遍,你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读熟了。”

  庆小兔说:“不。”

  我说:“你不喜欢学习,我也不找你了,你是不是不要和我玩了。”

  庆小兔拍了我一下。

  闹钟响了。

  我说:“到点了。”

  我把闹钟关了。

  庆小兔走过来找手机。

  我说:“我已经关了。”

  庆小兔说:“我不要你关。”

  我说:“以后我让你关。”

  天热了起来,人们的衣服都穿的单薄起来,早上在阴凉处还有一点凉意。

  庆小兔站在公交站旁边。

  外婆说:“你到这里来,这里有太阳。”

  庆小兔说:“我这里也有太阳。”

  外婆说:“我这里的太阳大一点。”

  庆小兔来到外婆跟前。

  我说:“是不是这里的太阳胖一点。”

  庆小兔说:“太阳就一个。”

  汽车并不是很高,早晨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停着的汽车把阳光遮挡,我们只能接受从汽车缝隙里透过的阳光。

  庆小兔指着身后的汽车说:“这个违规,这个也违规。”

  外婆弯下腰问:“你在说什么?”

  庆小兔说:“他们不能停在这里里。”

  外婆说:“对!他们不遵守交通规则是不是呀!”

  我说:“现在新冠疫情重了。”

  庆小兔说:“我们小区要核算证明才能够进出。”

  我说:“你们怎么不到我们这里住呢?”

  庆小兔说:“江山多娇才是我的家。”

  我说:“如果疫情严重了,不能出来怎么办?”

  庆小兔说:“我可以呆在家里呀!”

  我说:“你们家那么小,如果妈妈上班了,你一个人在家里吗?”

  外婆说:“你们可以到我们这里来住呀!”

  庆小兔说:“妈妈不愿意的。”

  我说:“在这里多好呀!我和外婆的房子那么大!还有姨妈家可以玩,外边还有一个花园,你可以跟我和外婆玩,你也可以跟姨妈玩,大毛也可以陪你玩,你还可以在在园子里种花看花。”

  外婆说:“如果小区封闭了,你在江山多娇哪里也不能去,你只能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庆小兔说:“妈妈不会同意的。”

  外婆说:“你可以跟妈妈说呀!”

  庆小兔说:“妈妈说,我星期六星期天可以跟姨妈睡。”

  我说:“小区封闭了,你哪里也走不了。”

  外婆说:“你可以跟妈妈说,你们搬到这里住几天,等疫情结束再搬回去。”

  庆小兔说:“妈妈不会听我的。”

  校车还是按时到达,庆小兔开始新的一天。

  回来看手机,没想到我的后边几段录像都变成了照片。

  外婆的手机响了,是姨爹的电话。

  姨爹问姨妈回来没有。

  外婆说:“没有回来,可能她们忙了一夜,弄不好今天还要忙一天。”

  外婆跟姨爹说:“现在外边疫情有一点重,你回来买一些菜回了,家里已经没有什么菜了。”

  姨爹问:“带什么菜?”

  外婆说:“你看着买吧!”

  这是外婆第一次要姨爹帮着买菜,姨爹在我们搬来三年里没有买过一次菜,就去年夏天买了一个小西瓜。

  姨爹回来了,姨爹就买了两颗小小的五号白菜,一条不大的鱼,可能是买同事钓的鱼,因为鱼没有进行初加工。

  外婆每一次出去买菜,外婆的拖车都装不下。因为外婆的厨艺高超。我们一家人太喜欢吃外婆炒的菜,外婆的菜每顿都会把餐桌排满。

  没想到姨爹只买的两棵白菜,两颗白菜只能够炒一盘菜,看来我们还要出去买菜。

  外婆又出去看做核酸的队伍。

  外婆说:“还是那么多人。”

  我说:“不用那么急,会通知做核酸的,在非常时期不会让一个人漏下不做核酸的。”

  妈妈又来电话了,妈妈催促我们去做核酸

  外婆说:“我刚才又去看了,排队做核酸的人都排到小门那边去了,我们晚上再去看看。”

  妈妈的电话还是接连不断。

  外婆只好停下炒菜,外婆出去准备做核酸。

  我说:“急什么急!那么多人,就是你今天做了核酸,不等于两天后你没有感染。”

  外婆走了。

  我只好跟着去了。

  今非昔比,中国人的办事效率实在让人惊叹,昨天晚上还是乱哄哄的场面,今天核酸采样已经完全变了面貌。

  刚刚走到江山多娇马路接口处,就看见已经拦上围墙拉上警示线,人们一个个像流水一样在走动,人们就像在正常走路,甚至可以说人们在加快步伐在走。

  社区采样点已经架起三十个遮阳棚,十五个登记点,十五个核酸采集点。

  有工作人员引导人们到一个个登记点,每十个人一组带到登记点。

  外婆先走一步,我的身份证在外婆的身上,我只能拿手机登记,我的微信不会用,还是工作人员帮着打开健康码。

  十五个登记点就三个前边有人在排队。

  登记结束,工作人员带着十个人到一个采样点。

  采样点一样只有三个前边有人在排队。

  然后在出口处领情一张《已完成核酸采样》的卡片。

  如果不是我手机操作的延误可能做一次核酸采样要不了十分钟。

  妈妈电话又来了。

  外婆说:“我们核酸采样已经完成,人很多但是做的也很快。”

  火热的太阳照亮大地,我们已经感到骄阳的威力,窗帘已经开始遮挡阳光。

  下午三点半姨妈才从抗疫前线归来,姨妈在一个乡镇的核酸采集点工作了十三个小时。

  姨妈问:“庆兔兔,你们做核酸了没有?”

  庆兔兔说:“我们下午做了核酸。”

  庆小兔说:“我们上午就做了。”

  姨妈问:“你哭了没有?”

  庆小兔说:“我们都没有哭。”

  吃了饭妈妈说:“我们走了。”

【审核人:站长】

《庆小兔日记3953妈妈不》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妈妈 日记 庆兔兔
评论(35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演讲大全

    查看更多演讲大全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