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又喝多了(中)
作者:独自行走 时间:2022-09-23
浏览:34次  字数:10308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22136 篇,  月稿:7900 篇

  还有一次是去西安开年会。

  所谓年会,实际是带点联欢性质的订货会,厂里会邀请一些大客户,到厂里好吃好喝好伺候,然后集中签订一些订单,有些订单都是前期酝酿好的,就等着在这一刻兑现,营造一种供销两旺,宾主同欢的欢庆场面。

  三天的会议,一般用一天开完,剩下的时间由厂里安排游玩。

  厂里效益好的时候,年会一般都开在旅游景区,今年大理,明年哈尔滨,后年敦煌,再后年洛阳,东南西北中,轮流做东,有一年甚至包了一艘游轮,从重庆顺流而下,直达宜昌,三天的时间,既可以饱览三峡风光,也可以打麻将喝酒,做文人,做醉鬼,做赌徒,全看自己的选择。

  后来,厂里效益不行了,年会就在西安就地解决,兵马俑,华清池,大雁塔啥的,想去哪去哪,厂里报销门票,有想去法门寺看无字碑的,去茂陵祭奠汉武帝的,或去延安看壶口瀑布的,厂里也负责给派车。

  那些年干采购的吃香,一个业务员如果干的时间足够长,仅凭一个厂的年会,就能走遍大半个中国。

  那一次年会是在西安开的,大概是九四年吧,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那年有世界杯,决赛在意大利和巴西之间进行,最后,点球决战,巴乔射失,巴西人捧杯,射失点球的刹那,全场鸦雀无声,巴乔愣在当场,那一双湛蓝、深邃、忧郁的眼镜,仿佛灌满了整个太平洋,让我黯然神伤。

  当然,更主要的是那晚喝多了,人生第一次失忆。

  那天白天先是开会,领导和优秀客户代表讲话,座谈,颁奖等,例行的程序走完,众人期待的晚宴正式开始。

  聚餐的地点在厂里礼堂,摆了二三十桌,场面类似结婚摆酒席,桌次按地区划分,当时销售部门将全国分为华东,华北,东北,西北,华南,中南等几个大区,听起来像是解放军的野战部队,每个大区由数十个业务员负责,这样便于管理。

  我所在的片区属于华东,包含上海,江苏,安徽等省,分了有五六桌,但因为山东工业发达,国营大厂众多,来的人也多,仅山东一个省就占了三桌。

  我这一桌主要客人有鲁西化工的老于,胜利油田的老杨和齐鲁石化的老李,陪酒的主要是济南办事处的经理老张,内勤叶晶和我。

  老于是个干干巴巴的小老头,不苟言笑,但为人很温和,说话都是细声细语,让人很舒适,按孔子的话,合乎礼。

  老于是鲁西化工的仪表总工,自动化方面的权威,虽然不负责采购,但厂里用什么样的仪表,用哪家的,他说了算,那时鲁西化工项目一个接着一个,老于看似其貌不扬,但实际位高权重。

  第一次去他们厂拜访老于,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老于的办公室不在厂门口的办公楼,进厂还要走个百十米,在路北边有一座灰扑扑的二层小楼,老于就在二楼的其中一间。办公室面积不大,只有十几个平方,摆设也简单,进门一个挂衣架,靠墙立两个文件柜,对着门放一张办公桌,文件柜里和桌上满满当当,堆的全是图纸和厚厚的书,老于就伏在这些图纸和书后面,瘦小的身体几乎隐而不显。

  我敲门进去的时候,阳光直射进来,光线强的刺眼,我一下适应不了,视力有些模糊,楞了半天才发现,老于正瞪着一双小眼睛,从高高的图纸后面静静的看着我,我赶紧做自我介绍,老于没说话,点了点头,朝旁边的沙发示意一下,又伏案工作了。

  等了有一刻钟,正在我不耐烦,想没话找话说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接着,一股浓烟冲天而起,我吓得一个哆嗦,站起来就想跑,跑到门口感觉不对,回头一看,老于纹丝不动,仍然静静的坐在那里,我又踅了回去。

  一会,老于抬起头来,对我风淡云轻的说,蒸馏塔炸了,离这还远哪,伤不着你。我问,经常炸吗?老于淡淡的说,也不经常,这是第三回了。

  到了下班的点,老于仔细的换好衣服,出门时把门锁好,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细语的说,中午跟我吃食堂吧,给你压压惊。

  从那以后,我和老于算是认识了,后来,每次他来济南,到位于历山路的山东化工设计院公干,都会给我打电话,我们俩,加上设计院的孙工,中午就在设计院门口的一家饭店小酌。老于酒量深不可测,但从不拼酒,都是自饮自酌,一开始对他这个癖好不习惯,总是和他碰杯,后来发现碰完杯,我这边一口干了,他还是小小的轻抿一口,以后也不再搭理他了。

  很久以后才知道,老于那会也就四十多点,长得是真老成啊。

  胜利油田的老杨是一个脸上泛着油光的中年汉子,矮胖,一张脸总是笑眯眯的,是一所炼油厂的采购主管,每年掌握几百万的订货量,很有些权势,找他的人很多,老杨对谁也不得罪,客客气气,但要想进一步却很难,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

  我和老杨不熟,有一次,听业内的人拉起老杨的故事,对他更加敬而远之。

  那次是博山的一家压力表厂,通过关系找到老杨,想建立业务关系,老杨也很给面,过了没几天,就从他们那里进了一批压力表。压力表在仪表行业属于最低端产品,不值钱,装满一车也就万般块钱,那次好像送了两车。厂家很高兴,毕竟做成了一笔生意,以后会源远流长。

  又过了个把礼拜,老杨给压力表厂打电话,问博山有什么好玩的,对方一听,以为是老杨自己想来,觉得这是拉近关系的一个好机会,连忙说博山是山区,好玩的地方很多,可以爬爬山,看看齐长城,还可以吃农家宴,博山菜有一道豆腐箱很有名,有空过来就行,老杨嗯了一声。

  过了没多久,一个礼拜天,老杨真去了,不是一个人去的,是带领他们单位四五十号人,坐着大巴车,浩浩荡荡去的,压力表厂的负责人一看傻眼了,赶紧招呼员工接待,这一通忙活,连吃带喝下来,花了好几千,挣得那点钱不但不够,还赔进去好多。

  后来,看金庸小说《笑傲江湖》,每每看到岳不群,我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老杨的形象。

  我最喜欢的是齐鲁石化的老李。

  老李是典型的山东人形象,四方大脸,又高又壮,脸总是红红的,有点像《水浒传》里的赤发鬼刘唐。齐鲁石化在临淄,十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个厂,所有厂的采购都由物资公司负责,老李就是物资公司我们这块业务的负责人,一年的业务量以千万计,是同行们觊觎已久,极力巴结的对象。

  一开始见老李很打怵,老李在办公室很严肃,和后来在酒桌上完全不是一个人,老于也很严肃,但老于平静温和的表情让你很舒适,而老李却让你有种压迫感。他本身个高,体壮,坐的椅子又比常人的高一些,宽大一些,坐在那里像一座小山,颇有些渊渟岳峙,面对坐在旁边沙发上,一脸唯唯诺诺的我们,像老虎把玩掌中的猎物。

  后来,喝过几次酒,又在年会上接触过几次,和老李慢慢熟悉起来,这才发现,老李是个好人,倨傲是他的外表,朴实才是他的本质。老李性格里有些耿直,不认可你这个人,正眼都不会瞧你一眼,一旦认可你这个人,他会包容你的一切。

  那会济南办事处有辆桑塔纳轿车,每次去齐鲁石化都是带车去,通常吃完午饭走,到他那里下午四点左右,磨蹭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吃饭的点了,晚上的酒局才是正题。

  他办公室里经常一屋子人,烟熏火燎,我们去了,老李会在烟雾中抬起头来,点头示意一下,表示看到了,然后我们各顾各的。有时他不在,我们就坐在沙发里等着,快到下班时,他急匆匆回来,坐下就打电话,一通电话打完,拽着我们下楼,对其余人连问都不问。

  等上了车,老李会告诉我们一个饭店的名字,指导我们怎么走,到了饭店,把他放下,然后,我们再按老李的指示,一个个去接人。

  去炼油厂接着老王,去电厂接上老张,去一化肥接上老赵,去二化肥接上老孙,去焦化厂接上老钱,等等等等,反正每次都是这一套,酒局固定在八九个人,从来没单独和老李一块吃过饭,他喜欢热闹,这些人都是他的发小。齐鲁石化的厂子很分散,相互之间的距离在数公里不等,没有车真不行。

  也不喝多,通常每人半斤白的,再整两三瓶啤的,便作鸟兽散,第二天大家还要上班,然后,我一个个把他们送回家,等回到宾馆,通常是十二点以后了。

  也有喝嗨了的时候,老李便提议去唱歌,那会正是东北下岗潮的高峰,齐鲁石化的歌厅里多的是东北娘们,有些年龄都三四十了,心态很放的开,喝嗨了直接把上衣脱了,露出两只白生生的大奶来,对我说,大兄弟,来吃奶。我那时年轻,脸皮很薄,赶紧躲到一边,老李在一旁听见了,吼了一嗓子,别吓着孩子了,过来我给你吃。

  偶尔,老李也来我们办事处坐坐,有次来济南办事,顺便把一个承兑捎过来,来的时候不巧,我和老张正在斜对门卖水泵的周村老傅那里打双扣,老李见我俩不在,问内勤小冰子,小冰子说,他俩出去打牌了,但在哪个房间不知道,反正是在二楼,老李出门就是一嗓子,喊我和老张的名字,声音大得能把楼震塌了,我和老张被吓得一激灵,牌差点拿不住了,心想没有仇人啊,谁敢这么放肆,出门一看,原来是老李。

【审核人:站长】

《又喝多了(中)》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美文摘抄
评论(34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爱情故事

    查看更多爱情故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