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爱情
樱桃山上沐春光
作者:贤者无忧 时间:2022-03-10
浏览:21次  字数:6945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2715 篇,  月稿:1130 篇

  樱桃山上沐春光

  文/刘元兵

  离开蒲江近二十年了,那清静的湖泊上的悠悠小船还在梦里游荡,满山的郁金香和百合花还在眼前绽放,樱桃山上灿烂的樱桃花让我难忘,那香甜的樱桃,让我口水直流。梨花沟里香甜的鸭梨和农家小院的烟熏老鸭,总让我时时记忆犹新。蒲江啊,你总是让我魂牵梦萦。

  虎年初春时节,我应兴国同学之约,再一次回到蒲江。告别了连日的阴雨天后,今日的蒲江,阳光正好,天高云淡。与兴国和几位文友午餐后,我想去樱桃山看看。

  从朝阳大道往樱桃山方向行驶,曾经幽静的小城,一片喧嚣,空气中飞扬着白色的灰尘,灰尘覆盖着的行道树,有些面目全非。到处都可以见到用绿色围挡着的建筑工地。我相信,建设后的小城将会是一座崭新的绿色小城。那曾经留下我泳姿的梁河,水质依然清澈,哗哗流淌。我好想在夏日里再次融入她的怀抱,可是,岁月让我已经不能像青壮年时那样一个跟斗直接扎入梁河了。

  蜿蜒的沥青路让我层层爬高,曾经熟悉的樱桃山,已经变了模样,风貌整治后的农房,显得很整齐。农户房前屋后、漫山遍野种植着万亩樱桃树,道路两旁的已经长大成林。雨水节刚过,有的已经盛开着洁白的花朵,还带着几匹嫩叶。三三两两的游人,已经脱下厚厚的冬装,步伐显得轻盈了许多。居然还有几个靓女穿上了短裙,露出雪白的大腿,成了一道扯眼球的风景。景区游人五颜六色的打扮与灿烂而又妖艳的樱桃花相映成一幅乡村画卷。

  身着时尚服装的几个女子站在路旁,用熟悉的蒲江话吆喝着:“大哥,喝茶蛮,蒲江雀舌,有空位子啊。柴火鸡,烟熏鸭,环境好,价格便宜。莫走了,开进来嘛,开进来!”我不敢相信,这几个像是城里人的妇女,居然是农家乐的主人。记忆中的蒲江女子,皮肤黝黑透红,一口蒲江话,衣着很朴素,不大讲究,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农村人。

  在一家叫“大自然”的农家乐停下了脚步,因为我就是来享受大自然的,所以应该进“大自然”。

  这个“大自然”还真有大自然的风味。美女主人带我们参观一圈小院,一排泥墙灰瓦房被绿色的树木包围,院子的周边栽种着各色不算高档的花卉,打理得干干净净的院子里,樱桃树下的几个方茶桌周边摆放着休闲的椅子,不像其他地方的农家乐尽是麻将桌,体现了蒲江人的休闲与雅致。美女主人操着一口蒲江话说:“大哥。你们看坐哪里蛮?你们来得早,等一会儿,就客满了,没有位置了。现在院子里随便选位置。”

  此时的阳光已经有点热辣了,兴国这个金堂人用蹩脚的蒲江话说:“我们想晒望望太阳!你看哪里合适?”

  主人一下子就懂了,说:“那就在樱桃树下,就是可以享受望望太阳。”

  一个方桌,四把椅子,我们围坐在樱桃树下,兴国拿出蒲江产的“了了君”茶,叫主人泡上。蒲江与雅安接壤,气候湿润,盛产绿茶,著名的“蒲江雀舌”“绿昌茗”“了翁茶”等在全国都很畅销,很受消费者喜爱。而这个“了了君”茶是蒲江茶中的上品,一般很少人买得到、喝得起。在蒲江发了财的兴国同学拿出好茶招待我这个初中同窗,显示出蒲江人的豪气与好客。

  兴国与我是发小,二十五年前来到蒲江,白手起家,一路打拼,将火锅店开得誉满蒲城。后来他瞄准机会,做电商,销售蒲江农特产品。通过十几年努力,已经成了蒲江电商的领军人物。聊天中知晓,兴国将一百万资金在一个月内销售出六倍的产值,彰显了兴国的智慧。这位老同学已经成了地道的蒲江人了。

  来的路上,我眼中的蒲江农村不再有青瓦房了,已经是楼房林立,有的还是别墅样式。春节后的田地里依然水果满枝头,覆盖着白茫茫的一片薄膜,保护着丰产的耙耙柑和不知火。待到市场机会出来,兴国这些电商就会将这些鲜果发往全国。因为农民种植猕猴桃和水果,蒲江的百姓都富裕起来了。兴国等电商们的辛劳将蒲江乃至周边区县的农产品,销往全国,带动了蒲江农民致富奔小康据说,蒲江的房价在全市区县里面都是最高的,体现了蒲江人强大的购买力。

  品了一会儿茶,热情的蒲江文友现斌要陪我走走。这时,“大自然”农家乐的停车场摆满了轿车,还有很多的“大奔”。据现斌讲,近几年蒲江城里新增了很多的高档轿车。像大奔、奥迪、保时捷等随处可见。满脸挂笑的女主人,站在路边不停地说:“农家乐已经客满,接待不了啦,请往山上走。”

  站在半山坡上,享受着难得的阳光,我们一眼就可以望到对面的官帽山。现斌老师给我讲起了官帽山故事。

  官帽山是蒲江樱桃山景区的标志性山峰,因山形酷似宋、明两个朝代的官帽而得名。远眺,可见在青山绿水间耸立着一顶硕大的官帽,蔚为壮观。官帽山帽顶海拔846米,宽约500米;左右帽翅各宽约800米。据说在全国各地的“官帽山”之中,以蒲江官帽山形状最似,体量最大。清代乾隆版《蒲江县志》载曰:“官帽山高耸峻拔,遥对县署,为蒲南第一风水。”登官帽之巅,南望峨眉,西眺蒙顶,北对西岭,东瞰成都平原。山高人为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心胸无小我则自宽。

  对于官帽山,我也只有远眺而已。我想,一个人一身的官帽是暂时的,短暂的,唯有这个大自然中官帽山才可以永久。

  游走了一圈后,我们回到茶桌旁边,阳光穿过盛开的樱桃花,洒在我这张老脸上。微风中,几瓣粉白色的花瓣飘落在茶桌上。兴国说:“兵哥,你看你的脸色好红润啊,晒太阳就是好啊!”

  我笑着说:“主要是樱桃山的太阳,才有这样的效果,还有与老同学和文友一起才有青春的再现。”

  我夸他在蒲江很成功,兴国幽默地说:“我们农民只有努力拼命地工作,不然哪有机会,在这里悠闲地晒太阳,只有背着太阳过山的命啊!”

  此时,我想起了富翁与乞丐在海滩晒太阳的故事。

  的确,去年的一场大病,让我苍老了许多。阳光亦然,樱桃山依然,我的心境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日回到我工作过十年的第二故乡蒲江,与樱桃山的阳光相遇,与春天相遇,与老友相遇,与文友相交,心情舒畅,春光就格外暖心、爽心,沧桑的脸色自然也就红润起来了!

  二〇二二年三月一日

【审核人:站长】

《樱桃山上沐春光》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樱桃 诗歌 春光
评论(21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伤感爱情

    查看更多伤感爱情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