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辞讲话
一露一霜尽现人性的丑陋与善良(随笔)
作者:秋水翁 时间:2022-08-17
浏览:11次  字数:15123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23749 篇,  月稿:9323 篇

  一

  前一回用茉莉粉替去了蔷薇硝,这一回咱们接着讲玫瑰露引出的茯苓霜。这一粉一硝,一露一霜,在贾府的主子看来,不过是些小东小西,就是平日里送到贾府的,无非精致一点,质量上层一点的东西,也不算什么稀罕物件。然而整个大观园却为了它们弄得鸡飞狗跳,你争我夺,好一派热闹的场面。

  在这场热闹的争执里,我们不妨抽丝剥茧,一层一层地剥开来看,从那粉啦、霜啦之类的东西到大观园里厨房管事之争,以及柳五儿被软禁的事件里,似乎可以看到老婆子们和丫头们为了某些私利表现出来的人性丑陋的一面。然而当贾宝玉主动瞒赃,平儿断冤平狱的智慧里,我们又可见到人性的光辉和善良。

  作者采用对比的写法,向读者展示了不同人对同一物件的不同态度。在这种态度里,我们可以看到人生格局对生命的影响:格局的大小,往往决定他在社会上拥有财富的多寡,以及精神元素的丰富程度;格局小的人,眼中不过半斤八两的鸡毛蒜皮;格局大的人,胸中蕴藏着湖海山川的丘壑。

  所以各位,读此小说时,如果仔细品品里面每个人的言行,个中滋味稍加揣摩,自然可以获得对人生的领悟。

  二

  小说这一回里接着写柳家嫂子给其侄儿送玫瑰露,并带着她嫂子送的茯苓霜从外面回大观园里时,遇见守门的小子,此二人一段交流斗嘴,可见真实的社会现象。

  一是守门小子故意不开门,理由很简单,希望柳嫂子承诺进园后,能给自己送点好处。这很有意思,小人掌权,自然想着多寻好处,多捞油水,哪怕只是一个守门的呢?记得有一次我去见一个大型企业里的好友,那守门的以没有预约为由,死活不让我进去,无奈我只得去商店买了一包香烟送给他,方才允许我踏入半步。我们乡下人常流行一句话:“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所以看一个单位守门人的态度,便可以猜测这个单位是怎样的一种风气。

  二是那守门的小子跟柳嫂子怎么说的呢:“好婶子,你这一进去,好歹偷几个杏儿出来赏我吃。我这里老等。你要忘了,日后半夜三更打酒买油的,我不给你老人家开门,也不答应你,随你干叫去。”

  大家看看,为了几个杏子,那守门的却可以这样要挟人的。那杏子是什么味,我们可以去猜猜。我从小不喜欢吃杏子,因为一听到杏子,嘴里就会冒酸水,牙齿有变软的感觉,——在我脑海里,这水果一直是酸味十足的。“酸”在我们四川人的思想里,除了“酸儿辣女”的说法外,更有一层象征意义:那人说话怎么“酸不拉叽”的呢?这里面的酸,可不就是羡慕忌妒恨。

  难怪那小子后来说,柳嫂子如果不给他带几个酸杏子,倘若她女儿柳五儿进了怡红院,往后还要用他的时候,那就不是怎么方便的事了。言下之意,就是大家共同合作、互惠互利,没有好处的事,我守门的也不会那么爽快地为你服务的。

  从人性的角度分析,每一个下人都想从大观园里获得一点好处,然而由于探春实行承包责任制后,这样的好处却是越来越少。眼看着柳五儿要进怡红院了,这好处对众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诱惑,所以众多的下人丫头,立即对柳家母女就多了一分“关注”。

  我们不难理解那些小人物的心态,——人总是忌妒人家之好,喜看别人之悲,这社会里锦上添花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多,所以人情世故里,其实看得最真实的不过是世态的炎凉,人性的丑恶而已。

  三

  因此,细细分析来看,那柳家母女便成了众矢之地。

  首先来找麻烦的是迎春屋里小丫头莲花,她因司棋想吃碗蒸蛋,要求柳嫂子给她蒸一碗的时候,柳嫂子因鸡蛋难买为由,便有一番推辞和争论。

  然而矛盾的积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那柳嫂子为了使自己的女儿能够进到怡红院,极尽讨好怡红院里所有的人,所以这便引起了大观园里其它人的不满。众人认为,柳家嫂子为大观园做饭,是公家出的费用,而用公家的费用去讨好怡红院里面的人,那就会出现徇私的行为,众人自然看到眼里,不公之愤油然于心。

  因有这样的看法和理由,司棋指派莲花前来索取蒸蛋,自我感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在任何单位,食堂或者伙食团,总是被人诟病最多的地方。我想起二十年前我在一家国企药厂工作,那时候厂里有一个伙食团,供几百员工吃饭,然而因为是单位出所有的费用,所以每天总有员工抱怨,——今日说菜淡了,明日说豆腐是馊的,甚至就像此时小丫头莲花的心态一样:这掌管厨房的人,不知道在这里捞了多少油水。

  莲花儿道:“前日要吃豆腐,你弄了些馊的,叫他说了我一顿;今儿要鸡蛋又没有了!什么好东西?我就不信连鸡蛋都没有了?别叫我翻出来!”一面说,一面真个走来,揭起菜箱一看,只见里面果有十来个鸡蛋,说道:“这不是?你就这么利害?吃的是主子分给我们的分例,你为什么心疼?又不是你下的蛋,怕人吃了!”

  我们不能排除管理厨房是否从中赚取了多少好处,但这毕竟是公家的行为,当时在大观园里单独立厨房之时,凤姐也是出自一片好心,然而事可立了,却缺少监督管理,自然会引起众人的怀疑。倘若柳家嫂子能按时公布开销,说明原由,也许矛盾也会更少些。

  不过话也说回来,厨房之事,众口难调:

  “……你们深宅大院,‘水来伸手,饭来张口’,只知鸡蛋是平常东西,那里知道外头买卖的行市呢?——别说这个,有一年连草棍子还没了的日子还有呢!我劝他们,细米白饭,每日肥鸡大鸭子,将就些儿也罢了。吃腻了肠子,天天又闹起故事来了:鸡蛋,豆腐,又是什么面筋,酱萝卜炸儿,敢自倒换口味!只是我又不是答应你们的,一处要一样,就是十来样;我倒不用伺候头层主子,只预备你们二层主子了!”

  柳嫂子的这段话里,正说出了做厨房管理的难处,因为受物价和货物短缺的影响,每一个人的口味和要求不一样,难免不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虽然柳家嫂子自己有一肚子的委屈,然而对他有意见的人来说,谁又会站在她的立场上思考呢?

  莲花儿听了,便红了脸,喊道:“谁天天要你什么来,你说这么两车子话?叫你来,不是为便宜,是为什么?前日春燕来说,晴雯姐姐要吃蒿子杆儿,你怎么忙着还问肉炒鸡炒?春燕说荤的不好,另叫你炒个面筋儿,少搁油才好,你忙着就说自己‘发昏’,赶着洗手炒了,‘狗颠屁股儿’似的,亲自捧了去;今儿反倒拿我作筏子,说我给众人听!”

  莲花的这席话,其实道出了众人对柳家嫂子不满的真正原因:

  一是怡红院是大观园里的中心地带,贾宝玉对众下人的态度是极好的,不仅地位高,而且没有阶级之分,加之贾宝玉受贾母疼爱,怡红院里的女孩子当然会有更多的好处。所以那些丫头们内心里认为,能够在怡红院当差,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而那些去不了的丫头们,自然也会有忌妒之心。

  二是柳嫂子对待大观园里的人,不是一视同仁的,而是有亲疏之嫌。试想想,大家都生活在大观园里,又都是下人,理应享受同等的待遇,就像贾宝玉前面所说:“人不平则鸣”。而柳嫂子因为自己的女儿之事又特殊照顾怡红院,这自然加重了众人对柳氏母女的忌恨。

  所以,大观园里一场闹剧再所难免。

  当莲花回到司棋身边,一番添油加醋的说明后,司棋从羡慕到忌妒再到愤怒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司棋听了,不免心头起火,此刻伺候迎春饭罢,带了小丫头们走来,见了许多人正吃饭,——见他来得势头不好,都忙起身陪笑让坐。司棋便喝命小丫头子动手:“凡箱柜所有的菜蔬,只管扔出去喂狗,大家赚不成!”小丫头子们巴不得一声,七手八脚抢上去,一顿乱翻乱掷,慌的众人一面拉劝,一面央告司棋说:“姑娘别误听了小孩子的话!柳嫂子有八个脑袋,也不敢得罪姑娘。

  《红楼梦》读到这里,第一次正面地出现了司棋,她出场时居然是为了一碗蒸蛋,然而又是这样来势汹汹,我不知道作者这样写,是为了增加司棋给读者的印象?还是把情节推向一个小高潮?

  有时候读到这里,总会对司棋产生不好的印象。她有豪爽的一面,也有性情暴躁的一面,她敢爱敢恨,某些地方很像晴雯,这样的性格是很独特的。然而封建正统思想里,哪里容得下独特性格的人,所以看司棋的出场,也就预示了她未来的悲剧。

  四

  然而这一场厨房闹剧的最终结果,导致了柳五儿无缘于怡红院。

  前面我们说怡红院里丫头地位高,待遇好,所以许多下人都希望自己的女儿或者有亲戚关系的女孩子到怡红院当差。而此时怡红院少了小红,赶走了坠儿后,就产生了两个空缺。这一下子大家感觉机会来了,所以在大观园里找各种门道,欲获得这样的好去处。而柳五儿在柳嫂子的运作下将进怡红院之事,已成了公开的秘密,表面看大家彼此风平浪静,然而小丫头老婆子们之间却暗流涌动。

  所以当柳五儿擅自进大观园,来怡红院给芳官送茯苓霜时,这一下子被林之孝家的看见了——这个贾府里的管家形象一下子在柳五儿面前就变得威严了。再加上刚才大闹厨房的莲花和小蝉儿一撺掇,那柳五儿便成了替罪的羔羊。

  小蝉又道:“正是。昨日玉钏儿姐姐说:‘太太耳房里的柜子开了,少了好些零碎东西。’琏二奶奶打发平姑娘和玉钏儿姐姐要些玫瑰露,谁知也少了一罐子,不是找还不知道呢!”莲花儿笑道:“这我没听见。今日我倒看见一个露瓶子。”林之孝家的正因这事没主儿,每日凤姐儿使平儿催逼他,一听此言,忙问在那里。莲花儿便说:“在他们厨房里呢。”林之孝家的听了,忙命打了灯笼,带着众人来寻。五儿急的便说:“那原是宝二爷屋里的芳官给我的。”林之孝家的便说:“不管你‘方官’‘圆官’!现有赃证,我只呈报了,凭你主子前辩去。”一面说,一面进入厨房。莲花儿带着,取出露瓶。恐还偷有别物,又细细搜了一遍,又得了一包茯苓霜。一并拿了,带了五儿来回李纨与探春。

  有时候想想,那一点茯苓霜究竟能值多少钱呢?而这些家下老婆子、小丫头却要这样煞有介事的兴师问罪。她们一行人,查抄厨房,管制柳嫂子,软禁柳五儿,似乎因为这一件小事,好像查出了一件惊天大案一般充满着激情。

  从林之孝报李纨、禀探春、回凤姐来看,其实在主子的眼里,这并不是什么大的事情。

  凤姐方才睡下,听见此事,便吩咐:“将他娘打四十板子,撵出去,永不许进二门。把五儿打四十板子,立刻交给庄子上,或卖或配人。”平儿听了出来,依言吩咐了林之孝家的。五儿吓得哭哭啼啼,给平儿跪着,细诉芳官之事。平儿道:“这也不难,等明日问了芳官便知真假。但这茯苓霜前日人送了来,还等老太太、太太回来看了才敢打动,这不该偷了去。”五儿见问,忙又将他舅舅送的一节说出来。平儿听了,笑道:“这样说,你竟是个平白无辜的人了,拿你来顶缸的。此时天晚,奶奶才进了药歇下,不便为这点子小事去絮叨。如今且将他交给上夜的人看守一夜,等明日我回了奶奶,再作道理。”

  试想想,如果当真这样草草地执行凤姐的意思,恐怕一桩冤案就此产生了,不仅破坏了一个家庭,甚至会断送一个人的生命。幸亏出来传达命令的人是平儿,当她听了五儿的申诉后,并没有立即执行凤姐的决定,而是很智慧地告诉众人,暂关押五儿母女,待调查清楚后才作决定。

  这里面有两种管理思想的对比:在凤姐眼里,只有利益和权力,没有人性的温暖。在权力面前,她相信严刑峻法可以产生令人恐惧的威慑力——王熙凤更希望看到事情的结果,她并不在乎人家究竟出自何种理由。而在平儿看来,管理最重要的是对人的尊重、沟通和理解,对一件事应该多方面地去考虑,才能做得更加圆满和富于人性。人对人的尊重,也许是管理的最高境界,然而现实中无论是企业还是政治体系里的管理者,能做到对人的尊重是很难的,更多的情况是权力凌驾于人的尊严之上。

  有时候站在小人物的角度来看,探春改革措施执行后,似乎平白无故就生出了许多事。但一件件事情分析出来看,当利益重新分配之后,许多的人就把利益看得更重要了。所以,表面看大观园里乱,其实是利益之间的争夺和诱惑。《道德经》上讲:“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心不乱。”在一个没物欲的社会里,也许人与人之间的氛围会更和谐和真诚,所以不崇尚财富,就不会引起偷盗抢的行为;不重视官爵,就不会让人产生争执,弱化人们崇尚名利的心,才能治理好天下。这当然是一种理想的状态,几乎不可以实现的。儒家思想讲有为而治,为名为利,要看到切实的东西,所以奉承儒家思想的人,更注重实际效果,更懂得与人争名夺利的机巧,也更能看到人的私欲。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在很多地方,当一个领导上任时,他会根据自己在本地任职的年限制定发展规划:比如一个领导五十五岁任职,到六十岁退休,那么他便制定五年规划;而当领导五十七岁任职时,他就会制定三年行动计划……这不仅仅是人的短视,更是利己思想的泛滥,一个新领导,一种新意识,一种新规划,一种新决策,其实这都出于自己政绩的考量,这种现场必然不会有百年的事业,永继的历史。

【审核人:站长】

《一露一霜尽现人性的丑》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人性 丑陋 善良 随笔
评论(11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17 19:52
    乔鱼
    人,在利益面前,都是丑陋的怪物!
    来自·山东省济南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致辞讲话

    查看更多致辞讲话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