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辞讲话
走进生活(小说)
作者:寒塘瘦石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4236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7707篇,  月稿:3023篇

  我曾经试图以爬格子为生,养活一家三口人,并孝敬双方的二老。但现实告诉我,这是一条极不靠谱的生财之道。要想活下去,还得另辟蹊径,找一个能养家糊口的饭碗。真是想啥来啥,想娘家的人,他舅舅来啦!不过,来的不是我舅舅,也不是妻子的舅舅,而是邻居家小屁孩儿的小舅爷。那位小舅爷比我还小上两岁,大光头、蛤蟆镜、花褂子、喇叭裤,张嘴闭嘴“你妈你妈”的。有道是“喝了海河水,妈妈不离嘴”。早年“天津娃娃”的习惯用语,已经成为小舅爷的口头禅,他就是想改也改不过来了。小舅爷家住南市,老爱来姐姐家串门儿,一来二去我跟他也就混熟了。

  这天下午,小舅爷跟我在家门口的荫凉处下象棋,他接连赢了两盘,便好像取得了多大成就似的,不觉眉飞色舞起来。

  小舅爷操着一口浓重的天津话,跟我调侃着:“我说哥哥,听你妈说哎,你是个耍笔杆子的大作家,给你妈热河路大放光彩啊!我你妈要有那本事,早你妈得瑟的飞上天啦!”

  我笑了笑说:“甭以为作家都是吃香的喝辣的,内里的弯弯绕,你是瞧不见罢了。我要是有做生意的门道儿,才不在乎什么捞什子作家呢!”

  小舅爷忽地瞪起了眼珠子:“你妈真的假的?你妈真的假的?都你妈说,作家作家,坐家里就你妈拿钱,尼拉恁么倒想着去做生意呐?”

  我由不得叹了一口气说:“你是只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呀!靠那点儿稿费渡日子,好有一比,罗锅子上山----前(钱)紧啊!”

  小舅爷听罢我的话,撇着嘴说:“如今一切向钱看,谁你妈不想发财?天下三百六十行,你老人家除了耍笔杆子,还你妈精通嘛?”

  这还真的把我给问住了。

  小舅爷说:“哥哥,叫你做昧良心的勾当,你妈肯定不干。可不赚黑心钱,又你妈恁么发财?”

  我一本正经地说:“小舅爷,你甭拿我打镲。我宁愿出苦力,也不玩花活儿。”

  小舅爷举起棋子,叭地往棋盘上一拍,牛气哄哄地说:“好呀!除了劫道的,就是卖药的。我你妈帮你踅摸一个门脸儿,你老人家去古捣药铺吧!”

  我嘬嘬牙花子说:“小舅爷你快拉倒吧!我对医药学常识一窍不通,营业执照是那么好弄到手的?再说了,我去哪儿请药师爷啊?”

  小舅爷晃悠一下脑袋瓜子说:“干脆,你妈开个杂货铺吧!”

  我禁不住笑着摇摇头:“笑话了!笑话了!”

  小舅爷擤了擤鼻涕:“你妈照直说吧,你是不是以为‘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瞧不起开店铺这个行当?”

  我连忙摆了摆手说:“那都是些过去的老话了,我才不在乎。小舅爷,你真能帮我踅摸个门脸儿房?”

  小舅爷把秃瓢脑袋拍了几拍说:“我你妈可不是许不下羊羔许骆驼,拿你妈驴粪蛋儿当炸弹。你说你说,你想要干嘛吧?”

  我说:“充其量也就是开个小饭馆吧!”

  小舅爷一拍大腿说:“巧了!眼睁睁南市‘群英’对过,闲着一处门脸儿房,里面餐桌椅子柜台灶台样样齐全。把它盘下来,现成一个狗食馆!”

  听小舅爷那口气,不像是吹大梨,我也就认了真。以我目前的条件,开个便民小饭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回家跟妻子支支吾吾地一念叨,她禁不住笑了起来。

  妻子戏谑地说:“也好,我就学一把卓文君当垆卖酒吧!”

  当年,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开小酒馆,也是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我们虽然不敢跟人家相比,但面临的处境却是一样一样的,都是为了生计。

  晚清时期,南市这块弹丸之地,一些军阀、官僚、政客、银行家们,争先恐后地占地填坑、开路建房,经营房地产业。到了民国初年,算命的、说书的、唱曲的、练把式的、卖野药的,各种艺人都来这里谋生。同时,饭馆业、娱乐业、服装鞋帽业、百货商店等,也应运而生,南市逐渐发展成一个中下层人民的购物和娱乐中心。由于毗邻的法租界和日租界以及中国政府均不派员管理,故而称为“三不管”。南市盛产混混儿,名甲九州,地痞恶霸尤为猖獗。这里喝酒成风,无论冬寒夏暑,无论昼阴夜晴,熟人相见,不分地点,不分场合,即或是在茅厕里,彼此见面最亲切的问候,就是“喝了吗”。偷鸡摸狗,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招摇过市的狗烂儿们,把个弹丸之地搅得乌烟瘴气。天天如此,月月如故,人们也就习以为常了。

  而今,尽管早已改朝换代了,但遗风犹存。

  记得那天阴阴沉沉的,我用自行车驮着妻子,大梁上坐着五岁的阳阳,直奔南市而去。半路上下起了毛毛细雨。幸亏妻子早有准备,一把大伞低低地罩在我的上前方,为的是不让阳阳遭雨淋。到了地点我才发现,妻子的头发、肩膀和后背,都被雨水淋湿了。我也是昏了头,即便生活过得再艰难,也不必这般风雨兼程啊!更糟糕的是,但凡开饭馆,最最讲究的就是选地点。而我这个生瓜蛋子,竟然选在了“三不管”这块地方。

  这是一座两层的灰砖小楼房,楼上楼下都是敞亮的大开间。早年间这里是排做什么用场的不得而知,解放后一直是副食店。改革开放以后,副食店关张了,承租人将它改做了饭馆,取名“留园餐厅”。后来因为经营不善,餐厅黄了,房子一直空闲着无人问津。不知道小舅爷怎么跟房产拥有者挂上了钩,把倒闭的留园餐厅给盘了过来,月租3千元。但凡做生意,都要讲究个生财之道。而从未经营过饭馆的我,也不知哪来的胆子,硬是走进南市开了一家狗食馆。我和妻子分析来分析去,觉得享誉全国的兰州牛肉拉面有市场,操作起来也简单,雇个会拉面的师傅就齐了。

  于是乎,我们两个带上阳阳走街串巷,考察了十几处经营兰州拉面的买卖家,发现大都是当街设摊位,交个占地费也就拉倒了。这个时候,我俩才意识到把摊子支大了。可是合同已经签完,房租也按月缴付了,容不得翻悔。

  妻子安慰我说:“就这样吧!小车不倒只管推,赔了又能怎么样?”

  有妻子这句话,我的心里踏实多了。我俩还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儿,那些经营兰州拉面的买卖家,拉面的师傅几乎全是河南人。这就是说,平时所见到的兰州拉面,都不是正宗的。我俩一合计,既然已经租赁了店面,那就要干出点儿名堂来。去兰州找妻子的大表姐帮个忙,我们拜师学艺,开一家地地道道的兰州拉面馆。

  到了兰州我俩才弄明白,所谓的“兰州牛肉拉面”,那是咱们这边的叫法。在人家兰州,学名叫做“兰州牛肉面”,昵称“牛大”。正宗的兰州牛肉面,讲究个“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所谓一清----指汤清;二白----指萝卜白;三红----指辣椒红;四绿----指香菜、蒜苗,也有放葱花和青菜的;五黄----指的是面条黄亮。而面条的形状有九种:毛细、细面、二细、三细,讲究的是粗细均匀;韭叶、宽面、大宽,讲究的是厚薄均匀、宽窄一致;荞麦棱,讲究的是粗细均匀、棱角分明。无论是哪一种,都要做到不粘连,不断条。而兰州牛肉面的精髓,来自于秘制的浓香清汤。汤调不好,面就很难入味了。典型的清汤,香气四溢,满店飘香,色香俱全,靠的就是祖传秘方。

  大表姐还真够意思,不但介绍我俩去了一家牛肉面馆学习手艺,而且还帮我们请来两位宁夏的拉面小师傅。大表姐一直表示歉意,费了好大的劲儿,也没有请到兰州的本土师傅。她解释说,无论“兰州拉面”的牌子有多么响亮,外面的市场又多么广阔,兰州人却始终不屑将牛肉面馆开到全国各地。因为离开了兰州,牛肉面就不是那个味儿了。牛肉面对于兰州人来说,是一种文化认同,更是一种情感归宿。不过,宁夏小师傅的手艺也相当不错,他们是大表姐从那家牛肉面馆里挖出来的高手。

  当黄昏来临时,我们来到了奔腾不息的黄河之畔,只见西天的晚霞绚丽多彩,金碧辉煌。耀眼的火烧云,宛若铺成一条金光灿灿的长河,从天边蜿蜒而降,与地上汹涌澎湃的黄河相接,浑然一体,仿佛天成。我臆断李白正是目睹了如此壮丽的景观,才写下了“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千古佳句。妻子也觉得只有在黄河边上,才能看到如此波澜壮阔的景观。

  我们带着阳阳,登上了皋兰山顶的三台阁,眺望着兰州城区的风光。一眼望去,当年那些古老而简陋的屋舍,已不复存在。代之而起的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派现代都市的气象。

  皋兰山北麓,亦名五泉山,因山上有五眼山泉而得名。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五泉山,具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如今辟为五泉山公园。园内丘壑起伏,林木葱郁,山色清幽。古朴恢宏的庙宇建筑,依山就势,廊阁相连,错落有致。

  在万渊阁和文昌宫之间的陡峭山道上,有一处造型奇妙、独具匠心的石牌坊,题为青云梯。看到一副楹联:“高处何如低处好;下来还比上来难”。我的心由不得感到了沉甸甸的份量。接着,在五泉山的浚源寺,又看到了另一副楹联:“白鸟忘机,任林间云去云来,云来云去;青山无语,看世上花开花落,花落花开”。此时,在我的眼里,往日狂热崇拜和迷恋的“作家”桂冠,蓦然失去了华丽的色彩。纠结于世间的名缰利锁,无非枉自虚费光阴。且看花开花落,花落花开,人生能有几度春秋,又能春秋几度?当然了,这些感慨的话,我是不敢对妻子讲的。妻子真不愧是我的红颜知己,一眼就能从我的目光中,看到我的心扉深处。

  妻子说:“你想弃繁华尘世,隐居山林吗?不是?那你为什么一看到楹联,就变得那么悲观消沉呢?身处逆境之中,情绪当然会受影响,但是因为挫败而消极处世,终将一事无成。只有用挫折磨砺自己的人,才能一步步走出逆境。我从来没指望你大富大贵。不过,努力做一个对家庭负责任的人,总不能说是在难为你吧?咱们开小饭馆,对于我来说是为了生计,对于你来说却是体验生活。暂时放下写作充充电,这有什么不好,就至于那么失落那么悲观吗?”

  我赶忙解释说:“误会!误会!菩萨姐姐,我再没有出息,还不至于因为遭遇了挫折,就灰心丧气,一蹶不振。有人说过,大道理人人懂,小情绪难自控。我不过是看了刘尔忻的对联,颇有人生无常的感慨,哪里就会沦为落魄书生?咱们开饭馆,不就是对逆境的一种抗争吗?”

  妻子听我这么一说,那颗不安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说句膀大力的,我曾经以为当上作家,就可以赚到大笔稿费,就可以让一家人过上富足的生活。但是生活告诉我,那是多么的不现实。

  临离开兰州的时候,大表姐托人为我们买了篷灰和红辣椒。正宗的兰州牛肉面,非用篷灰水和面不可。否则,既抻不出细如棉线的“一窝丝”,也不会有筋道柔韧的口感。兰州特产的红辣椒,色红皮亮,香而不辣,口感特佳,是兰州牛肉面不可或缺的调料。而这两种东西只能从兰州带,在天津是很难买到的。

  一声长鸣,列车徐徐地启动了。它载着我们一家三口,离开了美丽的兰州城。望着渐行渐远的群山,我禁不住脱口而出:“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连我也感到莫名其妙,嘴里怎么会蹦出这么一段著名的联语。我想,这或许就是我对人生的感悟吧!

【审核人:站长】

《走进生活(小说)》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小说 生活感悟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29 22:09
    美文苑
    文字讲述的是一段“弃文经商”的小插曲。“我”本意靠笔吃饭,但无奈现实不作美,于是想另谋个养家糊口的出路。“小舅爷”有感于“我”的现状,热心助一臂之力。遂租得门面,缴付押金,再市场调查,评估权衡,后亲去兰州,求取“真经”。虽然万事俱备,但一颗向“文”之心不肯屈服,触景生情,酸意顿生。善解人意的妻子一番语重心长,让“我”顿感释怀:“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全篇文字生活气息浓厚,“小舅爷”形象突出,让人能品出生活中的幸福,追求里的无奈和心酸。正所谓柴米油盐酱醋茶,百般滋味是生活。感谢老师分享精彩,力荐共赏!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致辞讲话

    查看更多致辞讲话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