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辞讲话
军区大院的变迁(散文)
作者:李吉华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3417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7707篇,  月稿:3023篇

  军区大院的变迁

  七十年代初,那时在我国有十一个大军区。军区是一个很有神秘感的单位,很多军人都很向往。那时的军区首长都曾经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是革命老前辈,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对于一般人来说,军区大院充满神秘色彩,那里面住着的军人都是什么级别呢?军区大院又是什么样?里面都有哪些设施呢?这些对于普通陌生人来说就非常具有吸引力。

  军区大院其实就是部队的一个机关所在地,是一个大军营;有军区司令部,政治部。有司令员和副司令员,司令员为最高首长,还有参谋长副参谋长。政治部有政委,副政委,这些首长就是主要领导。司令部管辖有参谋部、作战指挥部、情报部、训练部、动员部、工兵部、通信兵部、机关事务管理局等等。一般是部长下称处长,处长以下称参谋。在军营里开玩笑;“参谋不代长放屁都不响” 。政治部管政治和宣传工作的,政治部下也有若干个部,部下面称处长,处长以下干部称干事,也有人开玩笑称;“干事、干事,沒事乱干事”。后勤部单独在另外一个大院,管理部队的后勤、运输、物资、枪炮、弹药、服装、生活用品等保障工作,驻在近郊。简称司、政、后三大机关。在军、司、团级部队单位也是这样称呼。

  曾经在军区大院当过兵的人多少有些感受。新兵刚去时,感到很兴奋,很激动,每天可以见到大首长。军区大院里还有小院,司令员和副司令员首长住独栋别墅,家里有公务员,警卫员,保健医生,其它任何人不得进入小院内,只有秘书,保健医生,专车司机可以随便进出。还有参谋长和副参谋长,这类首长是军级领导几乎都是住平房,是集体小院,配有秘书秘和专车司机。各部的部长是正师职首长,住四层楼的套房,沒有专车,沒有专职秘书,在军区机关师级首长他们出差下基层得向车队派车出门。其它处长,参谋,干事,都是住集体楼,或者住家属宿舍楼。在那个年代沒有电梯房,都是步行上楼下楼。政治部有政治部的家属宿舍楼,司令部有司令部的家属宿舍楼,管理规范,工作、生活井井有序。

  大家都讲机关的兵比较松散稀拉,作风散慢,纪律性差,那不是绝对的,要看单位和部门,还要看每一个人的岗位和工作性质。机关兵也要排队集合、出操、训练,如去大礼堂看电影还是要整队进入的,军容还是要整齐的,出早操还是要跑步,喊一二一的。每年还是要进行打靶训练。记得七十年代中期部队搞野营拉练,背着背包、挂包、水壶,腰扎腰带,穿着的确凉的绿军装和解鞋步行几十里路的郊外里野吹,还要帮助地方为人民群众修水库,帮助农民搞劳动、收割、播种产生,然后再步行回军区大院里。

  军区大院内风景很美,奇树异景,假山、小桥、流水。园内花木丛林,林荫小道,盘景鱼池,花开花落别具一格。春天,花园里的红梅像亭亭玉立的小姑娘,鲜花露出甜甜的笑脸,发出淡淡的清香,好像给花园穿上了粉红色的衣裳。夏天,花园里梧桐树木密密层层,树叶挡住了人们的视线,一抬头只能看见无边无际的绿色,好像给花园穿上了绿衣裳。秋天,花园里的桂花黄黄地挂在枝头,三五成群的军人,有男兵有女兵,挨挨挤挤的人群来来往往,躲在树阴里就像害羞的恋人,给花园增添了迷人色彩。冬天,白雪皑皑像给大地铺上了白地毯,花园也好像穿上了白衣裳。美丽的花园常常是笑语连绵。走进花园里,闻闻这朵花,看看那朵花,却怎么也闻不够,怎么也看不够,仿佛这花的芬芳更浓了,仿佛每一朵花都笑了。大院所有的花花草草,丛木盆栽,花园剪枝都是部队雇用的老职工的手艺。

  军区机关老兵也比较多,有的老兵服役十多年,还有二十多年的,当然是有技术特长的,如水电工,汽车司机,炊事员,剪枝的花木丛林的职工。这些表现好,政治觉悟高,几乎都是党员,祖宗三代贫农,穷苦家庭出身,三亲六戚政审过关,沒有海外关系。平时工作积极骨干,心态好作风过硬。负责日常浇水和修剪,让整个军区大院美丽如画。

  当兵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年年征兵,又年年复员,所以做不好这些绿化剪枝工作。大院内还有防空洞,那些防空是在“深挖洞广集粮”的口号下挖的,那个年代提倡“备战备荒为人民” ,一切为了战备需要挖的防空设施。军区大院里有大礼堂,可以开会,也可以看电影,还可以演出,是一个多功能性的大礼堂,可以容纳300多人。每个周末都要放新闻纪录片,逢年过节就放电影,主要是英雄人物,如《黄继光》、《董存瑞》、《邱少荣》、《英雄儿女》等。还有一个小礼堂,容纳100多人,军区首长召开副司级以上干部会,就在这个小礼堂召开。

  由于军人身份的特殊性,一般军区大院门口都会有站岗的。看着那些手里端着枪支的军人,很多人都忍不住想要往里瞄一眼,好奇心被激化,有种想进去探个究竟的冲动。不过,军区大院并不是谁都能进去,这种想法也就只能埋在内心深处,除非里面有你的亲属。

  军区大院常年戒备森严,有四个大门,简称东营门,南营门,西营门,北营门。军区里有一个警卫营,四个大门二十四小时轮流站岗,还有巡逻的卫兵。首长小院还有站岗的,任何无关人员不得靠近。

  在七十年代,全国人民政治觉悟高,阶级斗争观念比较强,对地主,富农,右派,和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派余毒还存在,有百倍的警惕。因此,部队干部战士阶级觉悟和警惕性相当很高。军区营门口就要严格把关,严格要求是常态,对外来车辆人员都要严格审查登记,然而还要介绍信,就连家属来部队探亲访友都要凭介绍信或者证明之类的办理手续,否则一律拒绝会客入内。

  机关大院里面各种设施都非常齐全,游泳馆、影院、银行、学校、篮球场、军人服务社、门诊部、洗衣店、洗澡池、招待所、幼儿园、大小食堂等等,几乎应有尽有都不对外。不过,虽然设施齐全,但是空间毕竟有限,相对来说还是有些封闭。

  院内还有马路,解放牌大货车,大客车可以来回出行,但是,必须是本军区司令部、政治部机关的车辆可以进出自入。平时生活,工作都很平静,人与人之间很和谐,各部门是按部上下班,有一种“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的气分。

  机关大院里树木多,每当秋天来临时,落叶飘飘,满地都是秋风扫落叶的景象。院内各部门分工任务很明确,各部门就要各自扫门前叶。把平时的晨跑出操训练改为扫落叶,每个人一把扫把,干部战士都要去扫落叶。在军区大院,正师级领导也和咱们当兵的一样参加扫地和打扫卫生。在那个年代,排级干部以上都是四兜,那是干部与战土的唯一标致。

  在当时部队沒有军衔,师团级干部在大院内也不算什么首长了,只是比战士多两个口袋,和大家同吃同劳动,真正体现了官兵一致。师团级干部在师团里那可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团级干部在团里也一样,有专职秘书,专职司机,还有公务员,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在军区大院里就显得普通了,出门沒有专车,接待亲朋好友还得与车队搞好关系,或者与司机们搞好关系,否则用车派车很难。

  军区大院里,司令员是最大的首长。在那个年代他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在当时,部队的变化与社会的变化同步。记得在掀起“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岁月里,部队不甘示弱,军区首长做出决定,把军区大院内的绿树,花园挖掉,将那些土地改造后做农地,种植疏菜来改善机关干部战士食堂生活,想法很好。号召干部战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沒有几天功夫就花园整理一成平地,让战士们种蔬菜,整天浇水施肥忙个不停。整片地都使用人工肥料,战士们大多数都来自农村,不怕臭味,很能吃苦,就去粪坑里挑粪。其实厕所里的大粪很臭,农作物肥料确实很好,每当中午太阳当空照,就是有点味道很浓,大粪便味就臭气冲天,整个大院的干部战士都绕道走。这件事在军区大院闹翻了天,议论纷纷,但是,又敢怒不敢言,大家都忍着,就这样整个军区大院的干部战士闷在心里。

  在部队大家是知道的,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首长大了好几级,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多时间。各部门,各级干部都有意见,但敢怒不敢言,最后军区首长也感觉到了有味道,他就决定改回来,由蔬菜地改为花园。又过了两年,军区首长调走了,又来了新的首长,正在这时,全国上下提倡“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在这样的口号下,军区首长做出决定了,在他看来大院里成了园林,成了花园,林荫小道里成了纳凉休闲谈情说爱的地方,首长见了说;“这那里像军营,是公园、花园。把这花园全部给拿了,改为做体育场”,根据首长的意见,又改成做篮球场,排球场,还留一些梯子座位,让大家观看训练,比赛等体育活动。每到逢年过节机关大院的干部战士和家属们都围在那里看篮球赛,排球表演,一阵阵笑声、掌声如雷……

【审核人:站长】

《军区大院的变迁(散文)》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李吉华 作者 散文 大院 军区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致辞讲话

    查看更多致辞讲话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