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陈祥发: 日新月异,“文物”层出不穷
作者:陈祥发 时间:2022-09-24
浏览:37次  字数:4119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26 篇,  月稿:26 篇
△日新月异,“文物”层出不穷

作古一批,又作古几许
过去了,都一一过去,岁月不居
记忆亦需清理,记忆之室也会发霉变异
不必用《辞海》定义自我拘泥
若干文物,不过藕断丝连情绪
造城的历程演绎沧海桑田的神奇
那些不成器的土丘浅沟,当年
任谁亦想象不出灯红酒绿
深夜似有若无蛐蛐呓语
谁能想到它竟演变成喧嚣不止
让梦浅的人们难以安适
从葫芦溪蜿蜒进山的沿河大道
颇具风情之鸟杨树水码头,不过二三十年
便走进历史。脑海浸透如烟往事
“打捆清理”亦几分可惜
深心里,当以文物梳理一二三四
权当窖酒料子,深埋地底
期待岁月沉淀提质,溢出清香扑鼻
醉人醉己,悦人悦己
啊,曾经拥有,何求天长地久
岁月总会沉积,不绝如缕
似金如玉,时光总不虚拟!


△留几分爱予自己

渐自长成自家老人的样子
从外形到内里,从口吻到行事
自从有了小孙子,更多关注年与身体
“希望能多照看后辈子嗣”
这,一如老妈妈当年口气
一如老家老人们“常态化”用语
只是这老,青之一分太涩,黄之一分易蚀
本想多照看后辈一些日子
但愈往后愈是“泥菩萨过河”难堪样子
不过几下“狗扑”使使
善念唯存心底,举止狼狈至极
子孙能含笑不语,即属修行到底
朝辉夕阴,东山西岭
遥距万里岂止?斜阳如梭
留几分爱予自己!


△城区地名令人心旷神怡

城区大小地名,你总好奇得很
“打破沙钵问到底”,时或令
本城最年长者哑然失言
座座城区都藏着几分奥妙
永无止境往前追寻,虽寻不见
山川田园之上辈、上上辈
当乌杨、洋河、芦塘、马鞍山
让这水泥林子于午夜月晕
摇曳出几分山形水纹
记忆总这般缠缠绵绵
正午街面的眼花目眩
亦能变幻出几分郁郁青青
自作多情,真有多情的抚慰
星灯如梦还真,晚风徐徐
歌舞透过市声,仙人伴行!



△城与乡乃前世今生

城区的街名便是村里的山名湾名
前世今生真能记忆相连?
山川不死,城乡都具灵性
只是江景房、山景房稀缺得很
住宅楼内一点假山假笋
诚如一段梦境,小区的挡墙
梦里梦外,阴阳分明!


△当下,人们钟意候鸟生活

城市新区普遍二十层楼了
想想居住其上的人
孤清远超山民,对歌,那不得行
山歌依山而生,山月一轮
山里人共同的亲人,殷勤十分
光临这岭又顾那林
鸟鸣深山万壑齐应
城里可不成,车辆喇叭与人声
皆宜小声小气,遇公共场所
需近前再贴近,耳语也行
好在公交车延伸至四乡八邻
招呼站若雨后春笋,“歇气坎子”搭建凉亭
说走咱便动身,竹扇一面水起风生
城与乡四季自选,各居半年
车鸟得兼,向天再借嘉华年!


△修炼成仙,真不必求远

赴名山大川,须经舟车劳顿
城区过段时日便举起一“摩天”
云天之上,要多清静有多清静
小区花苑庭院深深,街区
窥不得一瀑一泉
唯送外卖者出出进进
小区多以“府、城”命名
真个城府深沉,只可怜了那些老爹老妈
“磨皮擦痒”烦躁十分,叹一声
“城市套数深,我要回农村”
端起饭碗跑遍上中下院
乡村,云舒云卷!



△唐诗宋词轻吟,中国人都半个诗人

更多是田园诗人,依附并钟爱田园
后来田园演变成城池
梧桐街、云雀激、龙港路
城市依然桨声鸟鸣
若风过田园,郁郁青青
光洁街区风行不停,沐浴日月光华
承受春风拂面
“老干体”不丢人,顺口溜传诵得远
启承转合,遂愿随心!


△城乡结合部,独特风景

幼儿园外,活动着一二岁孩儿及照护之人
半开半闭乃至开放透明
哥哥姐姐举手投足有趣十分
无遮无碍悉数进入眼帘
隔着低矮墙院,恰如镜里镜外
园内园外,一样的体操、舞蹈、游戏、练声
一二年光景,正儿八经走进园门
勿需动员,轻车熟路进入既定场景
与哥哥姐姐们比翼飞腾
前方的风景呼呼有声,牵引着
急不可耐明澈眼睛,细小翅膀一意前行
初生牛犊,岂畏天高路远
锁定前方,目不转睛!

【审核人:雨祺】

《陈祥发: 日新月异,“文》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陈祥发 日新月异 文物 层出不穷
评论(37人参与,1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昨天14:46
    美文苑
    写实风[强]值得铭记
    来自·福建省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现代诗歌

    查看更多现代诗歌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