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蒋宜茂:新疆行(组诗)
作者:哈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360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58篇,  月稿:49篇
过乌鲁木齐

拜望新疆的愿望
延滞了几十年。
七月流火,
燃烧的情愫
抖落在乌鲁木齐街旁。

新疆的太阳格外豪放
耿直勤奋,早出晚归。
蓝天悬浮的云朵
稳重老练,沉心静气,
随时准备与风握的剑击博。

烈日罩住街巷的榆树,
涌出层层绿波。
口渴难奈,依旧引吭高歌。
博格达峰集会的雪
清醒冷静,
持续为乌鲁木齐加持捧场,
日夜布施纯洁的瑞祥......


大巴扎的入伏夜

时针叫响夜间十点,
太阳刚刚收工,
月亮迟迟没有入座。
乌鲁木齐的大巴扎,
与白昼一样精神抖擞。
伏,面露难色,
独自在栅栏外徘徊。

街巷霓虹流淌,人头攒动,
维吾尔族青年的琴弦与歌唱,
柔软了游人的舞姿与心房。
西域商品情调,满目琳琅,
绽开笑脸,主人握手话别,
驮着天山抛过来的缕缕清风,
奔向心仪的茫茫磁场。


拜见天山博格达峰

博格达峰,鹤发童颜,
肩披袈裟,打坐亿万年。
分泌的津液,
洗炼成大块翡翠,
揣在宽厚的胸襟,
漫起蔚蓝的光。

群峦鼓掌,脉动恒常。
漫山苍柏,绿荫荡漾,
惊艳蓝天白云的目光。
举手投足彰显谦逊内敛,
仰首凝视,彼此会心微笑,
为神铸的“圣山”自豪。


马牙山即景

古冰川刨蚀遗作,
巴依的化身栖居山顶。
牛马羊群埋头啃食酥油草,
或立或鸣,惟妙惟肖。

零度发芽的种子
零下30度生死考验,
生命禁区里奔涌抗争。
雪莲  翠雀花  梅花草 金莲们
在高冷寂寞中渐次惊艳。

草甸 丛林  岩壁 石缝
仄逼土瘠,子孙延绵。
无需路人驻足赞叹,
无需牛羊蜂蝶围观,
风霜雨雪中演绎宿命循环。


盐  湖

正午时分,从你身旁走过,
伸过懒腰的脸庞,睡眼惺忪。
坐在山峦的那些白云,
正与你大侃自己的成分与功能。

达坂城的姑娘们
没有在古镇涌现。
她们的长辫子
已剪短封存。

吞吐的盐粒,
仰卧湖岸裸体瘦身,
齐刷刷瞪大眼睛,
等待说走就走的旅行。


穿越火焰山

火焰山的火,未曾熄灭。
七月的骄阳,
袅燃旷野。
烧红的山峦,
似半熟的高粱大馒头,
期待神的抚慰救赎。

千佛山巅的诸佛,
无惧高温蒸煮。
凭万年内在功力,
在火焰中禅定打坐。
慈眉善目,守护慰藉千佛洞
曾惨遭外夷掠夺的残破。

天山胸襟坦阔 ,
博格达峰解开一件外衣,
火焰山脚趾涌动绿的奇迹。
冷峻深沉,浓烈火燥的禀性
叙说冰火两重天的玄机,
流淌西域的千古演绎。


漫步石河子街头

拜读过诗坛泰斗艾青
《年轻的城》,心仪已久。
今日相见,依然血气方刚,
诗意弥漫,底蕴厚重深沉。

青年林,朝气蓬勃列阵
顶天立地成壮年。
碧树参天,拂拭悬垂的白云。
行道果树们牵手,
苹果杏子压弯枝头,
脸颊泛红,向驻足的路人点头致意,
彼此心有灵犀,相视微笑无言。

“军垦博物馆”展墙群星闪烁,
热血流淌,洋溢青春笑靥。
沉淀的故事与传奇
浸润络绎不绝来往者的心田。
明珠湖,睁大澄澈的眼睛,
注视城市的成长变迁
印映出农垦人别样的心境。


“雅丹”与“世界魔鬼城”交集

白垩纪,佳木河下游的乌尔禾带,
碧湖浩淼,水天一色。
湖周大树参天,水草丰茂,
乌尔禾剑龙  恐龙  准葛尔翼龙,
水族兄弟姊妹,各得其所,
奔走  交往  繁衍,欢聚一堂。

地球自助操,时有感冒咳嗽,
一块肌肤发炎起疙瘩,
涂竭一大湖津水。
砂岩与泥板岩纠缠抓扯,
揉出陆地瀚海,
后人冠其名“戈壁台地”。

台地居戈壁,未曾歇息,
万古风雨剥蚀,四季飓刀雕琢。
具像形态各异,栩栩令人惊奇。
夜阑沉寂,“魔鬼”东张西望游曳,
与“雅丹”亲昵相拥,呼号地球
实乃宇宙一颗微粒。
众生芸芸,敬畏“感冒”病变,
用情把赖以生存的微粒将息。


在禾木村邂逅慢时光

蒙古族图瓦人的祖先们
从游牧到此聚居,
也许是神的旨意。
仰视与平视绕村的岗峦,
不高不矮,一身青翠。

河谷平畴长出来的木屋们
象雨后的蘑菇群,
错落别致,对望成邻。
炊烟驮着鸟鸣轻袅,
原著民进取的轨迹敞亮。

山坡缀满花草,
黄昏身披金辉,
闭目诵经打坐。
悠闲的褐色蝴蝶,
相约在花朵间翩飞缠绵。

蹲在禾木河上的禾木桥
坦荡叙说百年沧桑,
鹤发童颜,面溢慈祥。
两岸簇拥的白桦林
站姿自在,怡然相向。

过往村子里的风,无拘无束。
马队的步伐不紧不慢,
牛羊们一边吃草
一边抬头向游人轻叫打望。

我坐在浅吟低唱的禾木河滨,
凝视斜躺青峰的夕阳,
不急不缓的清流,
泛着朵朵浪花,从心田潺潺流淌......


遇见雨中的喀纳斯湖

神赐的一大块冰种属翡翠,
厚重剔透,形如月牙。
阿尔泰山的兄弟们
系于腰间,捧在手心。
碧玉绽放的光
弥溢高山峡谷,
奎屯 友谊峰小心收藏。

新疆落叶松宗族,领衔站岗,
高大挺拔,布阵俨然,
日夜护卫神山净水。
游人络绎,雀鸟翻飞,
清晰的雨点疯狂亲吻湖面。
荡舟湖心,烟波浩渺,
不曾有“水怪”兴风作浪。

山间陡生成堆的雾团,
看不出它们是攀援峰顶,
还是要沉迷湖畔。
雨渐渐弱了下来,
阳光已在赶来的路上。
那些蹲在树梢的雾,
交头接耳,惊慌失措......


夜访额尔齐斯河

午夜零点,一睹芳姿,
血管里喷出你的大名。
多逻斯川,你的别称,
出生阿尔泰山南坡
富蕴境内加勒格孜嘎山地。

豪迈出门,福海  阿勒泰  布尔津
哈巴河诸地,成长修炼的故乡。
流连难舍,涵养情深,
泪眼汪汪,吟唱告别的歌谣。

跨进哈萨克斯坦的斋桑泊,
领略异域风光,融入鄂毕河。
参禅悟道,进住北冰洋。
二千九百六十九千米的履历,
中国唯一属于北冰洋水系的外流河。

我伫立廊桥,夜风清凉,
你的血液正淌过富蕴心脏。
万籁寂寂,月光霓虹洒落身上,
日夜兼程,未曾却步休憩,
九曲回肠,不愿卸下行囊。

目送远去的背影,
异国他乡,是否有过彷徨?
尽管北冰洋的房舍足够宽敞,
而我仍莫名感伤......

【审核人:雨祺】

《蒋宜茂:新疆行(组诗)》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哈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现代诗歌

    查看更多现代诗歌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