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词风韵
郑晓琴:青瓷汤碗
作者:武洪民 时间:2022-04-13
浏览:75次  字数:4295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90 篇,  月稿:2 篇

  家人盛汤的时候,碰破了家里唯一一只古青色的青瓷汤碗。我很是心疼,碗在中下部碰了一个口子,并裂了缝。这只古青瓷汤碗我一直非常喜欢,舍不得丢下。

  这只碗是我从南京城一家古瓷器店挑选来的。那是一个晚上,我们驱车从城市回来,路过街道看到一家卖古瓷器的店面,灯火明亮,但十分冷清。那些古瓷器在灯光的照射下,明亮又幽静。我正好搬到乡下想选几样餐具。

  我进店的时候老板一个人在店里,见我进来告诉我,他卖不了几天了,很快要回老家了。当时店的前排一堆各色餐具前,有一只没有任何花色,纯青色的古青瓷汤碗。静静的在各种花色餐具下,格外的不显眼。但正是它那淡淡的青绿,在那些显眼的花色中是那么的古朴而清雅。也许是缘分,我挑选了它。

  人和物大概是缘分吧,这种缘分是一眼相上,心生喜欢。这种喜欢,会慢慢地浸润着身体,带来喜悦。

  记得当时选了碗的那个晚上,驱车从城里回到乡下,路上感觉乡下的晚上真美,在黑夜里,仿佛看到了淡淡的青绿在飘荡,一如我选的这只古瓷青绿汤碗。

  回到乡下后,舍不得不用这只汤碗,盛汤时都用。每次用这青绿色汤碗就会想起,青瓷在商周原始瓷的基础上发展过来,这青绿穿过时间的岁月,一直延续到今天。在这青绿的延续中,生命如一星点绿,与大地相衬相依。这星点的青绿,在短暂中扎下了大地,生生不息,代代相传。这只古青瓷汤碗,每次用它盛汤时,仿佛在和我诉说着它的故事。

  也许它是前世祖先的化身,所以心生欢喜。

  现它被家人碰破了。我端视着它的裂口缝隙,看着它底下一点点好的,和上面那点好的,我实在舍不得丢下。它破了,可这份青绿还在。那个伤口又何尝又不是在哭泣,丢了它,也许它就永远长眠了。伤口一如我的心痛。

  以前家也坏过碗,没有一次,如这次舍不得。

  好多坏的有时候舍弃了,有的没有坏的也舍弃了。而唯有这只碗,我放在碗柜里很久,虽坏了一直珍藏着。

  直到有一次,我几年前曾在一棵大树底下捡来一块半月型的石头,而这个半月石头,一直静静地在家里花盆旁。我喜欢这块极其普通的石头,是因为它是半月形。从小喜欢月亮,因为在小时候黑的夜路,有了月亮,就有了亮光。而对乡下长大的孩子,这点亮总能让我不怕。因此月亮在心里是美丽的。

  我想到在碗柜里的古青瓷汤碗,盛上这块半月石头,让它那古青绿又活了回来。半月亮石头在自然界长久的生命力和那份光,对这破了口的古青瓷碗裂缝何尝不是一种弥补。同样半月亮石头如果在的是一个破了口的有裂缝的古青瓷汤碗,对于它自身又何尝不是要求下自己伤口的愈合。有时我常凝视着,半月石头和古青瓷汤碗,它们又何尝不是生命在活着,相互对话。

  有时候我"放的水"不能浸入月亮石头。有时在这只碗里"多放些水",在洞口慢慢漏出。我常感叹这些何尝不是在现实环境下要把握的度,当掌控了这个度也许是生命的一种滋养。任何时候脱离了实际,去固守"原有的状态",也许是在"失去原有的状态",甚至有浪费。

  于是我常又想这半月的石头在这碗里,它终还是一个活不起来的生命。

  水在这只碗里只能“保有它的适度”,哪怕它“不能盖住月亮石头”。也许最好的办法找一块适合大的"硬石头",放到碗里,阻上那洞,也不要盛水。这只古青瓷汤碗,就是一只坚不可破的"青绿瓷碗"。

  于是刹那会感到人的微小和万物的伟大。万物于不言中,承载着可以化生命于长久的青绿。而硬有时候又何尝不是普渡众生的柔啊!众生都可柔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连成片青绿生命飘荡啊!

  2022年3月1日

【审核人:雨祺】

《郑晓琴:青瓷汤碗》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郑晓琴 青瓷 汤碗
评论(75人参与,1条评论) 李辉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3 12:23
    美文苑
    佳作,汤碗情深,而文中喻用"人的微小,万物的伟大"这句话,语涵极高,大赞!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古词风韵

    查看更多古词风韵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