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吴新生:糖水鸡蛋
作者:吴新生 时间:2022-08-06
浏览:3次  字数:4469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84 篇,  月稿:21 篇

  那年夏天,天出奇的热,知了在茂盛的树叶里鸣叫,炎炎烈日下,我和几个小伙伴在村边小河的桥下张网逮鱼。

  那是一条非常深的小河,但由于长时间没有下雨,河水几近枯竭,裸露的河床上鹅卵石被灼热的阳光烤得很烫,每当我们要到下游一处深洼处,查看放在水中的黄鳝笼子的时候,光着脚的我们只得连走带跑。跑累了把双脚在河边湿点水,然后再跑,这样脚底不会在路面停留太久,脚板不会烫伤。

  晌午时分,又渴又饿,正准备回家吃饭,只见好朋友冬生气喘吁吁地跑来,隔着老远,呼喊着我的名字:

  “二子,”他停在我们面前,弯下腰双手撑在大腿上,上气不接下气:“你妈妈拿着剪刀到我家里去了!”

  “啊,真的呀!”我内心一阵狂喜,这下我又有糖水鸡蛋吃了。冬生娘过年后就挺个大肚子,这会儿我妈去他家八成是给他娘接生去了,想到这里,我拉起冬生的手就往村里狂奔。

  说实话,妈妈在乡下不属于那种心灵手巧的家庭妇女,她一辈子没做什么过硬的事,她在村里也曾撮合成几对姻缘,但都是天残地缺,不是瞎子配瘸子,就是哑女嫁鳏夫,我们家里人常常笑话她。奶奶说,你妈妈针线茶饭,种田纺纱没有一样能拿得上台面的,只有这给人接生是她的拿手活,多难的难产症状,只要请她一搭手,总是化险为夷,婴儿会顺利产下,大人也会平安无事。确实如此,妈妈手上迎来过数不清的婴儿,横生的、倒生的,双胞胎、三胞胎,巨大新生儿、超轻体重新生儿,都遇到过,却没有一次失手。妈妈给人接生从来不用药物,不打针,纯手工操作,全凭自己的经验判断。遇到难产的,用土办法,拖、按、压是常用的方法。剪脐带也是用家里那把剪刈鸭菜的豁口剪刀,用土法子消消毒,一刀下去,脐带剪断了,血也止住了,于是大功告成。

  不一会儿工夫,我和冬生就跑到他家门口,只见院子里围着许多人,院中间那棵碗口粗的柳树,枝条恹恹地垂下,纹丝不动。冬生爹这时提来几桶凉水往外一泼,地上泛起一股热浪。我和冬生仗着自己身材瘦小,绕过人群紧贴在房门外,伸着长长的脖子扒在门缝上朝里面望,可惜看不真切,只听见里面有妈妈说话的声音:“不要怕,用劲!再用劲!”好像一边用手轻压着躺在床上的冬生娘,一边小声的安慰她。过了一会儿,妈妈大叫一声:“脚出来了,是倒的”,她连忙招呼冬生爸也进去帮忙,里面传出了冬生娘撕心裂肺的哭叫,外面的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大概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叫声停息了,但是房间里依然静悄悄,没有一点声息。这期间冬生父亲急匆匆地出来拿半瓶白酒进去,说是要消毒剪脐带。又过了十多分钟,才有了小孩的哭声。

  这时候,妈妈出来告诉大家大人小孩都平安。接着,她开始洋洋自得:“今天好险,孩子是脚先下来,我只好慢慢地将她的小脚塞进去,让屁股先下来,直到头下来的时候,才把手伸进去,手指轻轻伸进嘴里,将下巴往下一起慢慢顺出。这样才乖乖地下来了。”不知是天热还是激动,她说完之后神情难掩兴奋,脸上微微泛着红光。大家听后也都松了一口气,庆幸冬生娘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众人纷纷上前向冬生爹祝贺恭喜,冬生爹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怯怯地问妈妈:“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刚才骇昏了,没看清?”

  “是个女娃”,妈妈快人快语:“这大热天生的,我看就叫夏生吧!”

  妈妈大字不识一个,但就好给人取名字。妈妈的话刚落音,冬生爹忙不迭地说:“好!好!”

  此刻,妈妈神情略显疲惫,上衣全部湿透,额头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瘫坐在堂屋的竹椅上。这时冬生奶奶端来一碗糖水鸡蛋递给妈妈,一边为妈妈打着扇子,一边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妈妈只轻轻地在碗边啜了一口水,就递给了我:“慢慢吃,别烫着!”

  我点着头“嗯”了一声,坐在门槛上,小心翼翼地捧着蓝边碗,一口气把它吃了底朝天,也记不清碗里面几个鸡蛋,只感觉甜到心里去了。

【审核人:雨祺】

《吴新生:糖水鸡蛋》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吴新生 糖水 鸡蛋
评论(3人参与,1条评论) 阿一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06 20:11
    美文苑
    就记得了甜,甜透了心。温馨的童事最甜,透着岁月的沧桑母亲的慈爱。这是汗水的结晶劳动的馈赠。一碗糖水是生活的追求幸福的源泉,何况还有鸡蛋,叫人怎么能忘记呢?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