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胡天喜 :观棋者(小小说)
作者:胡天喜 时间:2022-09-18
浏览:50次  字数:4893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60 篇,  月稿:60 篇

  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放了三个支架,花了近十万元,张大林的心脏病终于有了缓解,胸口不再疼痛,出气也顺畅多了,医生说:“明天你就出院吧。”

  没有了疾病的威胁,张大林一分钟也不想在病房呆。一个月来,他感觉自己像坐监狱,他好想出去活动活动。

  市中心医院紧邻沙颍河。经过整治,河岸变宽,绿树成荫,草坪覆地,彩色柏油路,还建了不少供人休息的亭子,起名叫滨河公园。每天打拳的,跳舞的,唱歌的,唱戏的,下棋的,散步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张大林无所事事地站在病房大楼的窗户前向下张望,看见滨河公园里的一棵香樟树下,有一群人正在下象棋,周围站满了围观的象棋爱好者,有的用手指指点点,有的大声争论。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顿时急不可耐。要知道,他可是单位的象棋冠军呀!只要有象棋下,一天不吃饭都行。他对医生谎称到楼下买点生活用品,就急匆匆向滨河公园奔去。

  象棋摊被围得密不透风,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有年轻的,有年长的,有抱孩子的,足足有十人之多,个个伸长了脖子、瞪圆了眼往棋盘上看。张大林拨开人群,来到象棋摊前,发现下棋的是一老一少。红方六十多岁,银发飘逸,黑方二十多岁,平头短发。

  “跳马,跳马!”不等短发走棋,就有观棋者为他支招。

  “跳啥马呀,出车!”另一人反对。

  “都是馊主意,撑仕!”又有人大声说。

  短发摸了摸马,又掂了掂车,犹豫不决。

  “还犹豫啥,架当门炮!”又一观棋者不等短发同意,拿起边炮就放在了中卒的上面。

  短发抬头看了看支棋者,一脸的不悦。

  老人不慌不忙,上了一个象。

  “臭棋!你这不是给人家当炮台吗?”抱孩子的胖子猛地把孩子扔在地上,伸手拿起象,又放回在原处。

  张大林看了看胖子,心里不免反感,俗话说,观棋不语,是你下棋还是人家下棋?

  老人不说话,固执地按自己的思路重新把象放在炮的下面。

  张大林认为这不是一步好棋,但他没吭声,继续看下去。

  该短发走了,周围又响起一片支招声:“炮翻过去,吃象将军!”

  “不能将军,没看那个象在看着吗?”有人提醒说。

  “跳马,跳马!”一位面色赤红,花白头发的老者喊道。不等短发说话,就拿起马跳了上去。

  平头不满地看了花白头发一眼,又把马拿了回来。

  “咋?不听?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花白头发对平头很是不满,满脸得意,似乎他的话就是真理。

  张大林仍不语,认真思考着短发该怎么走。突然,他发现可以致老人被动的一步妙招。

  “车占肋,车占肋!”有人高声喊起来。

  张大林抬头看了看支棋者,心想,真是一群猪队友,放着好棋看不出来,还车占肋。他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短发,但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

  短发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不疼不痒地拱了个小卒。

  张大林大失所望,就这水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下棋,太无语了。

  结果可想而知,短发节节败退,老者步步紧逼,眼看短发命悬一线,张大林实在看不下去了,决定打破沉默,为短发支招。

  “车吃炮去!”张大林看老者的炮沉底,下一步就会把短发置于死地,情不自禁地喊道。

  “不下了!”短发终于忍无可忍,突然把棋盘掀了个底朝天,满脸气愤地说:“谁有本事谁下吧!”说罢,站起身,扬长而去。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张大林尴尬之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家同时把目光集中到张大林的身上。

  “这位同志,你把棋搅黄了吧。”胖子带有怨气的口吻说。

  张大林的肠子都悔青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李,跟这位同志下一盘?”有人鼓动胖子说。

  “算了吧,我才没那个闲工夫!”胖子一副目中无人的口气。

  “快来人啊,谁家的小孩掉河里了。”突然从远处传来大声的喊叫声。

  “小虎?小虎!小虎——”胖子猛然发觉孙子不在身边,大喊着飞快地跑了出去。

  众多观棋者也都鸟散,纷纷向孩子落水的地方奔去。

  张大林觉得心口隐隐作痛,头上也冒出汗来。他站起身,捂住胸口,慢慢朝医院走去。

  医生给他做了检查,告诉他:“病情出现反复,你明天不能出院了。”

  据知情人士说,胖子的孙子在河边玩耍,不幸滑入河内,幸亏河岸人多,被及时救出,但也住了三天医院。

  2022年9月16日

【审核人:雨祺】

《胡天喜 :观棋者(小小说)》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胡天喜 观棋者 小小说
评论(50人参与,1条评论) 虞美人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18 11:02
    美文苑
    观棋不语,是棋场规矩,但有的人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指指点点,似乎他在下棋,结果弄得下棋者不耐烦,自己生闷气,伤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