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胡天喜:当官有瘾(小说)
作者:陈夏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3925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0篇,  月稿:34篇

  贾局长退休了。贾局长没退休之前是县城管局的局长。县城管局过去大家了解甚少,不对,其实根本没这个单位,巴掌大的县城不需要专门的机构去管理。县城管局是改革开放后随着城市的扩张而新设立的机构。什么机构只要政府授予它权利,那就牛逼了。看到了吧,城管队员在大街上执法,那叫一个威风,叫你关门你就得关门,叫你开门你就得开门,小摊小贩在大街上卖个东西试试?不给你踢翻也给你没收,至于罚款,那是必须的。有人开玩笑说,这些人呆错地方了,应该派他们去守护钓鱼岛,和日本鬼子较量一番,那气势肯定能把小日本吓跑。

  既然城管队员个个都是狼心豹胆,武林高手,没有个办事果断、强有力的一把手领导他们肯定是不行的。在重用知识分子那会,县委组织部没考虑到这一点,任命了县第一高中的校长当城管局局长。这局长戴个近视眼镜,说话慢条斯理,从来不会吵人,骂人,啥事都用商量的口气和人沟通。开始城管队员还感到新鲜,但慢慢的他们发现,队员也可以向局长提意见,顶顶嘴,也可以把局长的指示打打折扣。于是,胆子越来越大,后来愈发不可收拾,局长成了聋子的耳朵,城管局乱成一团麻。

  说话没人听,权力被架空,无奈之下,局长跑到县委组织部,哭诉了一番,向部长表示:“要么调我走,要么免我职,反正城管局长我死活也不干了。”

  经请示县委书记,组织部长同意了城管局长的调出请求,但在派谁去接任的问题上却犯了难。汲取了上次教训,这次组织部长坚持了两个条件,一、手段必须要狠,不具备这个条件是管不住那些城管队员的。二、脑子必须要活。不能把对城管队员的态度用在对上级领导身上。经过反复比较,最后把眼光落在县畜牧局副局长贾黑脸身上。

  贾黑脸当畜牧局副局长之前是有名的养猪专业户。不知道是“近墨者黑”的原因还是遗传基因的问题,此人脸色很黑,而且不是一般的黑,如果让他和非洲人站在一起,还真分不清谁是中国人谁是外国人,所以别人给他送个绰号:贾黑脸。

  贾黑脸从小就对当官有强烈的欲望。他习惯软硬两手,上小学的时候,为了当班长,他一面买了十支铅笔贿赂老师,一面对不友好的同学进行恫吓,如愿当上了班长。到了中学,班长不再由老师指派,而是由学生选举,他又故伎重演,如法炮制,顺利当选为班长。但由于贾黑脸的心思都用在了当官上,学习成绩一直上不去,高中没考上回家当了农民。

  当了农民的贾黑脸对当官的追求仍孜孜不倦。他想,既然当不了管人的官,就当管猪的官,于是当起了养猪专业户,一下子养了十几头猪,哪头猪不听他的号令,有时候用棍打,有时候踢几脚。养猪专业户归县畜牧局管辖,所以县畜牧局的领导没少去视察。贾黑脸虽然对猪很残酷,但对上级领导很友善,每次都不会让畜牧局的领导空手而归。畜牧局的领导很高兴,很满意,就把贾黑脸树为先进典型,选为县人大代表。刘黑脸养猪,也杀猪。刘黑脸杀猪稳、准、狠,再大再厉害的猪到他手里都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刀毙命,绝不会补第二刀。每逢他杀猪,旁边都会站满围观的人,甚至有些人跑几里路来看他杀猪。看到刚才还顽强挣扎,哼哼不服的家伙在贾黑脸熟练的刀子下瞬间毙命,顿时发出一阵“好好”的欢呼声。贾黑脸很享受这种氛围,虽然自己不是官,却是人们聚焦的中心,崇拜的对象,当官也无非是这种感觉吧。这时,他会把带着血迹的刀子举过头顶,满脸都是自豪。后来,只要周围没人看他杀猪,他就不动刀子,要等周围有人看的时候再杀,为的是得到人们的喝彩、赞扬。

  县畜牧局空缺一位副局长,局长向县委组织部推荐贾黑脸。理由是:贾黑脸有专业经验,又是县人大代表,懂技术、会管理。县委组织部经过内部争论,破例同意了,任命贾黑脸为县畜牧局副局长。

  以前管猪,现在管人,手中终于有实权了,贾黑脸高兴得要跳起来,干起工作也和杀猪一样稳、准、狠。分管的工作,他说一不二。对待下属就像对待猪一样,轻则训斥,重则粗口,下面的人都怕他,唯恐工作做不好。现在的人就这样怪,你好好跟他商量不行,习惯了行政命令,习惯了高压产生动力。在贾黑脸的训斥下,下属不敢怠慢,各项工作井井有条。

  组织部门找贾黑脸谈话,透露让他去城管局当局长的考虑。贾黑脸想,城管局执法在县城,在县领导眼皮子底下,畜牧局的工作在乡下,领导看不见,而且官职有副转正,又升了一格,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当即表示服从组织决定,坚决把城管局的工作搞上去。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蛤蟆降赖头(一种水中动物),骄横的城管队员碰上了稳准狠的城管局长,肯定要碰出火花来。果然,贾黑脸上任的第一天就和一个队长杠上了。

  事情是这样的:县城西关的一户人家违章建房,把房子盖到了马路边上,遭到邻居和行人的投诉,十几天了没得到处理。听说城管局换了局长,便再次投诉。并说,这次就看贾局长的了。贾黑脸听了,热血上冲,当即表示马上解决。随即派负责违建监察的队长带领三名队员前去处理。可第二天举报者又来了,说贾局长说话不顶用,问题没解决,房子还在照常施工。贾黑脸这才想起昨天队长去了以后并没有向他汇报处理情况,这可把贾黑脸气坏了,马上把队长叫到办公室,问他违建的事为何没有得到处理?队长说,这家的工作我做不通,贾黑脸问为啥做不通?队长说这家是我老丈人。贾黑脸说,好,从现在起,限你两天时间,如果解决不了,你卷铺盖走人!

  想不到上午安排完毕,下午就把工作做通了。

  杀一儆百。有了这个先例,别的队员再也不敢在贾黑脸面前打折扣,别看他们在商贩面前气势汹汹,但看见贾黑脸却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贾黑脸一呼百应,说一不二,成为城管局的中心,俨然一副太上皇的做派。

  贾黑脸在城管局局长的位置上一干就是八年。八年中,他习惯了人们对他点头哈腰,习惯了人们对他阿姨奉承,习惯了 “以我为中心”,习惯了被人推崇的感觉。

  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转眼间贾黑脸到了退休年龄。退下来的贾黑脸没有了下级,失去了被领导的对象,顿时找不到感觉了。他想在家里当领导,但黄脸婆也不是省油的灯,比他还厉害;儿子早不见踪,晚不见影,抓不住;儿媳妇不拿正眼看他,不好意思去管;孙子孙女更是说不得,打不得。强烈的权利欲和控制欲使他抓耳挠腮,几乎天天睡不着觉。他苦思冥想,怎样才能发挥“余热”,把自己的权利延续下去。

  有一天,他忽然灵魂开窍,想出了一个办法:转移阵地,建立微信群,把与他有关系的同学、同事、朋友、工商户都拉进群里,自己当群主,群主不也是“一群之主”吗?这样,自己不又可以当领导了吗?

  他怕别人不愿意入群,便做出承诺:无论生意和家庭,谁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他都可以帮助解决。

  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条件,现在办事,谁有那么大的本领,处处畅通?群里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各路关系的人都有,有了大家的帮助,事情或许好办多了,一时间纷纷响应,不到一个星期,加入的人数就达四五百人。

  当过局长的贾黑脸深知,领导的权利体现在管人和管钱上,管的人越多,权力就越大,管的钱越多,权力就越大。如今人有了,但没有钱,要想办法弄钱、管钱。于是提出每个群员一年交伍佰元的活动经费,用于打通关系,请客送礼,群员活动等费用,由群主负责开支的审批。虽然有人心里不乐意,但看别人交了,也就做个顺水人情。轻而易举,贾黑脸的账户上就收获了二十多万元。贾黑脸很高兴,很满足,仿佛又找到了当官的感觉,觉得他又是领导了。

  有了当官的感觉,就会有当官的举动。接着,他成立了微信群管理委员会,把微信群分为群主、副群主、群管理员三个等级,他是群主,与他关系好的几个人是副群主,又挑了几个比较活跃的人当群管理员。这样,一个具备三级管理模式的微信群正式形成。

  贾黑脸开始以一把手的口气给群里的人布置工作,副群主成为给他跑腿办事的工具,不是今天让这个给他接孙子,就是明天让那个给他扛煤气罐。群管理员成为他的吹鼓手。只要贾黑脸在群里一发言,马上就会有人附和,“群主英明,”“群主辛苦了!”“群主想的周到”等等文字瞬间爆屏。

  微信群运行了三个月,忽然有一天群员们意识到群主并没为他们办什么事,只有别人给他办事的份,唯一的一次聚会的饭钱也是参加的人临时兑的,有被欺骗的感觉。发现这世界上,谁离开谁都能活。别人对你说好话那是尊重,不跟你一般见识那是修养,何况你仅是一个群主呢?群主算是哪一级官员?

  但深陷“官位”的贾黑脸真把群主当成“官”了,他觉得群里的人都应该听他的,都应该急他所急,帮他所需,自己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但通过一件事,差点把贾黑脸的肺气炸了。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贾黑脸到饭店喝酒,贾黑脸的酒量不小,但怎耐喝得太多,回家时已是摇摇晃晃,这时候突然从前面开过来一辆汽车,贾黑脸躲闪不及,被汽车挂倒了,造成骨折,住院了。

  在医院里,贾黑脸第一时间把住院的消息发到了微信群,他想,群的人看到信息肯定会来看他,即便不来看,通过微信转个几百元慰问金也是应该的。但是他想错了,群里的人早已对他产生反感,住了一个星期医院,除了几个副群主到医院看望之外,其他的人只是在微信群里不疼不痒地表示慰问。他生气了,感觉群里的人都对不起他,欠他的。他对群里的人恨之入骨,经常指桑骂槐。

  微信群里的人受不了了,纷纷退群。几个月时间,群里的由几百人减到几十人,最后只有几个与他关系好的人留在了群里。

  他又一次住院了。这一次不是外伤,是内伤,是心理疾病。

  一年后,贾黑脸便含恨去世。

  贾黑脸去世后,大家对他议论纷纷,有的说他当官有瘾,有的说他私心太重,有的说他不自量力,有的说他夜郎自大,有的说他死有应得,有的说他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贾黑脸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亲爱的读者,你也来给他做个评价吧!

【审核人:雨祺】

《胡天喜:当官有瘾(小说)》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小说 胡天喜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