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私语|短篇小说
作者:张亮 时间:2022-01-15
浏览:0次  字数:14077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2 篇,  月稿:48 篇

  -01-

  刚满六个月的孩子,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是谁?为什么要傻傻地看着我?不应该只是她一个。我能从黑暗中出来看太阳,应该拜托两个人,另一个去哪了?半年了,他一直没有出现。如果只有面前这个女人,我是不可能来到这个世界的。别说看太阳了,就连萤火虫也见不到。女人明白了那双稚嫩的眼睛传达的意思,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你是问他吗?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今生今世陪着你的只有我了,还有一个与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他。那个和我结合之后而才有了你的人,我真的无法确定。对不起,孩子!如果你一定要弄清真相,就只能依靠DNA了。再说,我也不想知道他是谁,我也劝你,不要再寻找真相,因为真相是残酷的,世道是险恶的。真相会伤着你,我一个人受伤足够了,可不想让你跟着我受伤。

  孩子眼里露出一丝黯淡,小嘴唇动了几下:我再小总也是生命吧,是生命就不应该莫名其妙。以后再长大些,你推着婴儿车走在街上,两三个闲逛的阿姨和你搭讪:这孩子真漂亮,多大了?不用说,你老公也一定很帅。那时你该怎么说?你能说你不知道你老公是谁,这孩子是天外来客吗?

  女人的眼睛开始潮湿,没忍住,坠落了一粒,恰好滴在孩子的嘴唇上。孩子咂巴咂巴小嘴,一股苦涩,和刚才喝过的牛奶明显不是一个味道。女人用手轻轻擦拭一下,喃喃自语:孩子,不是我不跟你说,是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是哪个他造的孽。孩子啊啊了两声:我是那个“孽”吗?女人说:孩子,你不是!你是我的宝贝!我被家里人逼着来上海打工,挣钱给弟弟娶媳妇,也就是你的舅舅。带的钱买了车票,几乎就不剩了。到了上海,我就傻了。这么大的城市,我去哪找工作啊?我甚至不敢走出火车站,我怕把自己弄丢了。看着没有黑夜的城市和不休不眠的人群,我害怕极了。当我坐在台阶上哭泣的时候,一个男人站到了我的面前:需要帮助吗?我抹了一下眼睛,扫了他一下,人长得很渣,可是很热情:看你是外地来的,需要帮助吗?当时也不知咋了,我就接了他的话:我是外地来打工的,可是我不知道去哪找工作。

  他还是一脸热情:我也是外地的,来上海有10年了,做中介的。你遇到我是遇到对的人了,跟我走吧。我有点恐惧:去哪?他回了一下头:明天带你去上班,纸箱厂,计件取酬,多劳多得。熟练的工人一个月能挣六七千元,像你刚来的,开始每月挣个三四千不成问题。我的天啊,三四千,活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三四千块钱摞在一起的钞票啊。当时我一点也没犹豫,就跟着他走了。心想不跟他走,我又能去哪?他带着我穿大街走小巷,半小时后,走进了一栋很旧的楼。楼梯逼仄,廊灯昏暗。和大街上灯火通明相比,这里真的是另一番境界。在第4层楼道的尽头,他打开了门,摁亮室内的灯,招呼我:进来吧!我就像被他遥控的机器,没有任何抗拒。这是3室1厅的套房,客厅再被隔出了一块,形成一个独立的单间。他开了这间的门,对我说:你就住这儿,房租每月800。我一下子被吓住了:不行,我不住这儿,我没有钱交房租。他笑了笑:先不用交,等你发了工资再交。说实话,我没想到这辈子还能遇到这样的好人,自己的父母也没有这么贴心。我连声说:谢谢!他摆摆手:不用客气,谁还没有个困难的时候。他指着左边的房间对我说:这里住着四川的一对小夫妻,打工的;又指着右边的一间,这里也是一对,湖南的;最里面的一间,我住的。上海的房子很多,又很少。你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星”,住的都是大房子,而且外加宽敞明亮的大阳台。像我们只能合住在这里。饿了吧?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说完他带上了我房间的门。

  我就这样被稀里糊涂地安排进了上海。

  -02-

  第2天,我真就进了纸箱厂。这里在流水线上工作的大多都是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也许是她们干久了,干起活来忙碌而又有条不紊。而我手忙脚乱了一天,骨头都要散架了,还被技术员不停地训斥。晚上10点回到租屋,我哭了半夜。他可能是听到了哭声,敲了我的门,我赶紧止住了哭泣。可能是想向什么人倾诉吧,我不由自主地开了门。他也不客气,径直走了进来,第1句话就说:才干一天就受不了了,那你就不要来上海,这个城市从来不养闲人。我只得承认自己确实干不了。他眼里闪过了一缕先前没出现过的光。他问我:你结婚了吗?我说没有。他说他也没有结婚,让我嫁给他,就不用去干活了。

  人到了这个份上,似乎只能被安排,也可能是因为当时还没有从对父母的怨气里走出来。心想索性找个人嫁了算了,毕竟他看上去还算是个精明能干的人。那晚他没有离开,也是从那天开始,我成为了一个生活意义上的女人。他确实对我很好,但我总感觉这种“好”里有种令我不安的东西。他总是背着我给什么人打电话,我甚至听到了他手机视频里有孩子的声音,那稚嫩的啊啊声,就和你现在差不多。当我追问的时候,他告诉我那是他姐姐的孩子。

  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一天上午,他正常去上班。住在我右边房间的那对湖南小夫妻到我房间里来。女的问:你和房东是什么关系?你不知道他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吗?尽管我也有所怀疑,只是我不愿意相信罢了。听到这话,还是像三九天被人迎头泼了一盆冷水,浑身一种刺骨的寒冷。男的说:房东就是个吃二饭的。他给厂里介绍工人,从厂家领取一定的服务费。这房子也是他租的,然后再分租给我们。你这年轻人,人长得又漂亮,怎么那么傻?我被他两口子说得无地自容。待他们走后,我收拾好自己的包,离开了那座小楼。孩子,我没有骗你。这是我遇到的第1个他。

  孩子的表情有点冷,眼珠转动了两下,分明是有更大的疑惑:这么说来,你还有第2个他?女人点了点头:是的。第2个他来的更加突然,更加莫名其妙,几乎和第1个他是无缝对接。孩子又啊啊了两声:我是他的吗?女人说:孩子,别问了,我不知道!真不知道!女人看见孩子哭了,连忙将他抱起来。孩子扬起小手拍在了女人脸上,女人拿着孩子的手,往自己的脸上又打了一下:孩子,实在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来到这个世上,你说这个世界有什么好啊?亲爹亲妈都是那样逼自己,难道女儿就不是人吗?为什么他们偏偏要逼着女儿给他们的儿子挣钱?现在倒好,钱没挣到,结果把你挣到了这个世界上。孩子,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是想看太阳,可那太阳是升给我们看的吗?确实,阳光下有很多幸福的人,可它照在我身上,为什么那么冷呢?

  那天我从楼上下来,眼睛一黑,天旋地转,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我问护士自己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护士说我是低血糖,晕倒了,是一位好心的大叔把我送到这里的。我跟护士说我不能住院,因为我没有钱交住院费。护士说那位好心的大叔帮我交了。过了两天,那位我没见过的大叔出现了,手里拎了一袋苹果。他帮我办理了出院手续,还说要送我回家。我说我没有家。他就让我先住到他家去。他说他5年前就离婚了,家里只有他一个。我虽然有些迟疑,但一考虑到眼前的困境,竟然还是跟着他走了。我想年龄大的人该不会骗我吧,可是我又一次错了。孩子,和你想的差不多,没多久,我就和他在一起了。他表面上慈眉善目,可性情是你不知道的暴烈,近乎变态般的狂虐。据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妻子才和他离婚的。我被他折磨的实在受不了了,就想偷偷地逃出去。当我终于拿定主意鼓起勇气外逃的时候,还是被他发现了。他用眼神就将我逼了回去,并且威胁我不准报案。我开始绝望,不再想像你一样看太阳。偏偏这时,我开始有了反应,呕吐得很厉害。他看见了我这个样子,突然狂呼了起来: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他说的儿子就是你啊!孩子!至于你是不是他的孩子,我真不能确定。我遇到的两个他,时间间隔的太短,你是他的还是他的,我不知道啊。后来我还是报了警,警察将我解救了出去,并通知家里人让他们把我接回去。可爹妈死活也不来,弟弟不仅不来,还说:让她死在上海吧,就当她从来没存在过。

  -03-

  但是他来了,是骑摩托车来的。他知道了我的情况,风驰电掣般的来到了上海,在派出所里找到了我,哭得像个泪人似的。他就是我小时候的“青梅”,当然也可以叫做“竹马”。说实在的,他是我真心喜欢的那个他,他也喜欢我。因为他无法帮我爹妈娶上儿媳妇,我和他不能在一起。他说我走了以后,他在拼命地找我。为了不耽误他一辈子,我和他断了联系。孩子,你知道吗?当他知道我有了你时,毫不犹豫地说,他要成为你生命里的那个他。只是那时你还没有出生,孩子,我没法和你商量,无法征得你的同意,就先替你答应了,你不会怨我吧。这段时间里,你之所以没见到他,是因为他太忙了,此刻,他正骑着摩托车在大街小巷里替人送饭呢,人们叫他外卖小哥。当然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庞大的团队,他们的摩托车上的保温箱都有标记。他那么辛苦,是因为他不仅要养着我们俩,还要养家里的母亲。你之所以没有见到他,是因为白天他不在这出租屋里,半夜回来时,你已经睡着了。孩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纳他,愿不愿意叫他一声爸爸。我想从今以后你就别再寻找自己身世的真相了,我也不找了,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如果你仍然怀有无法压抑的怒火,那就全部发在我身上好了,说到底这都是我的错,谁让我没有用呢,既无一技之长,又受不了那份辛苦,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累赘,是可有可无的多余。还好,他没有嫌弃我,也没有嫌弃你。虽然他只是个穷小子,但是他满脸朝阳。你不是想看太阳吗?等他回来了,你就能见到阳光,他现在就是你和我的太阳。你外公外婆都不要我们了,还有你舅舅。算了,他不是你舅舅,是路人,以后就当做是身边匆匆而过的路人。这辈子我也不会带你回到那个地方,我们都把从哪来的忘了吧。以后外卖小哥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你说好吗?

  我的孩子,你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一个多么好的人。他本来可以不那么辛苦的,而是能够和其他的孩子一样,享受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的,如果继续念书,现在应该都大学毕业了,可偏偏上高一的那一年,他爹在大理石厂出事了,被砸成了重伤,还没送到医院就断了气。他是个孝顺的孩子,为了母亲,他顶替父亲,接过了那份又苦又累又危险的活。他是挣了不少钱,可那都是拿命换的啊。你说我怎么忍心让他把拿命换的钱,给我弟弟娶媳妇。孩子,是我对不起他啊!

  孩子的眼睛好像睁大了,呀呀了很长一会儿,女人听懂了:我来的可能不是时候,给你们添麻烦了,如果知道是现在这种情况,说什么我也不会来的,但这种事情,我可能也决定不了吧。是的,我是想看太阳,每一个初生的生命都想看太阳。对我来说,早一年晚一年又有什么关系呢?早一天迟一天又有什么影响呢?虽然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的状态多种多样,但只要来了,就是幸运的,也应该是平等的,就像太阳,一直向我们每个人喷洒着平等的光芒,我们因此要谢谢带给我们生命的人。所以,我在这里要真诚的谢谢你!同时也谢谢那个我不知道的他,更要谢谢这个我已经知道的他。

  孩子继续啊啊:我还想给你提个建议,你说外公外婆不要你了,弟弟也不要你这个姐姐了,你打算把他们当成路人,我觉得你的想法是错误的。不管怎么说,你的生命总是爹妈给的,这就是天大的恩情。没有他们,就不会有你,你就看不到太阳,即使你想痛哭一场,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你,你怎么会哭?所以你应该感激他们给了你生命,我也得感激他们,因为我能看到太阳,和他们有着直接的关系。

  另外,我觉得生命不能总想着依赖他人,比如你满怀委屈到上海来,总想着把自己寄托于别人,到最后自己落个被骗的结局,所以你自己是有责任的。当然,我不能说我感谢你的两次被骗,但事实不正是这样的吗?今后我肯定会接受你的教训,我会像那个外卖小哥一样,一切靠自己。为了你的自立,你可以把我送回老家,随便交给什么人,然后自己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同时也养我长大,有一天我会反过来养你,还有外卖小哥。

  女人的脸有点红,低头吻着孩子的额:孩子,我懂了,今后我们一起努力!

【审核人:雨祺】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文学 短篇小说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短篇小说

查看更多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